百度搜索 蝙蝠传奇 天涯 蝙蝠传奇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胡铁花第二次走入了山窟,已比第一次走进去时镇定得多。

    因为他已对这山窟中的情况了解了一些。

    他已知道这山窟并不是真的地狱。

    黑暗,却还是同样的黑暗。

    胡铁花沿着石壁慢慢的往前走,希望能看到楚留香手里的那点火光。

    他没有看到,也没有听见任何声音。

    恐惧又随着黑暗来了!

    他忽然发现自己对这地方还是一无所知。

    这里还躲着多少人,多少鬼魂?

    楚留香在哪里?是不是已又落入了陷饼?

    原随云呢?华真真呢?

    胡铁花完部不知道。

    人们若是对某件事一无所知,就立刻会感觉到恐惧。

    恐惧往往也是随着“无知”而来的。

    突然,黑暗中仿佛有人轻轻咳嗽了一声。

    胡铁花立刻飞掠过去,道:“老……”

    他语声立刻停顿,因为他发觉这人绝不是楚留香。

    这人正想往他身旁冲过去。

    胡铁花的铁掌已拦住了这人的去路,这次他出手已大不相同,出招虽急,风声却轻,用的是掌法中“中截”、“切”两字诀。

    这人却宛如幽灵,胡铁花急攻七掌,却连这人的衣袂都未沾到。

    他简直已怀疑黑暗中是否有这么样的一个人存在了。

    但方才这里明明是有个人的,除非他能忽然化为轻烟消失,否则他就一定还在这里。

    胡铁花冷笑道:“无论你是不是鬼,你都休想跑得了!”

    他双拳突然急风骤雨般击了出去,再也不管掌风是否明显。

    他已听风声呼呼,四面八方都已在他拳风笼罩之下。

    胡铁花的拳法,实在比他的酒量还要惊人。

    黑暗中,突然又响起了这人的咳嗽声。

    胡铁花大笑:“我早就知道……”

    他笑声突然停顿,因为他突然感觉到有样冰冰冷冷的东西在他左腕脉门上轻轻一划,他手上的力量竟立刻消失!

    鬼手?

    这难道是鬼手?否则怎么这么冷?这么快?

    胡铁花大喝一声,右拳怒击。

    这一拳他已用了九成功,纵不能开山,也能碎石。

    只听黑暗中有人轻轻一笑。

    笑声缥缥缈缈,似有似无,忽然间已到了胡铁花身后。

    胡铁花转身踢出一腿。

    这笑声已到两丈外,突然就听不见了。

    胡铁花胆子再大,背脊上也不禁冒出了冷汗。

    他遇上的就算不是鬼,是人,这人的身法也实在快如鬼魅。

    胡铁花一生从来也没有遇到过如此可怕的对手。

    又是一声咳嗽。

    声已到了四丈外。

    胡铁花突然咬了咬牙,用尽身气力,箭一般窜了过去。

    他也不管这是人是鬼,也不管前面有什么,就算撞上石壁,撞得头破血流,他也不管。

    胡铁花的火气一上来,本就是什么都不管不顾的。就算遇到阎干。他也敢拼一拼。何况只不过是个见不得人的小表?

    他这一窜出,果然撞上了样东西。

    这东西,仿佛很软,又仿佛很硬,竟赫然是一个“人”。

    这人是谁?

    胡铁花这一撞之力,就算是棵树,也要被撞倒,但这人却还是好好的站在那里,动也不动。

    胡铁花一惊,反手一掌切向这人咽喉。

    他应变已不能说不快。

    谁知这人却比他更快,一转身,又到了胡铁花的背后。

    胡铁花又惊又怒正击出第二招,谁知道这人竞在他背后轻轻道:“小胡,你已把我鼻子都撞歪了,这还够么?”

    楚留香!

    胡铁花几乎忍不住要破口大骂起来,恨恨道:“我只当真的见了鬼,原来是你这老臭虫!我问你,方才你为什么不开腔?为什么要逃?”

    楚留香道:“我看你才真的见鬼了,我好好站在这里,是你自己撞上来的。”

    胡铁花怔住了,道:“你一直站在那里?”

    楚留香道:“我刚走过来……”

    胡铁花咽了口口水,道:“刚才和我交手的那个人不是你?”

    楚留香道:“我几时和你交过手?”

    胡铁花道:“那……那么刚才那个人呢?”

    楚留香道:“什么人?”

    胡铁花道:“刚才有个人就从这里逃走的,你不知道?”

    楚留香道:“你在做梦么?这里连个鬼都没有,哪里有人?”

    胡铁花倒抽了口凉气,就说不出话来了。

    他知道楚留香的反应一向最快,感觉一向最灵敏,若真有人从他身旁掠过去,他绝不会无觉察。

    但方才那个人明明是从这方向走的,楚留香明明是从这方向来的。

    他怎会一点也感觉不到?

    胡铁花长长叹了口气,喃喃道:“难道这次我真遇见鬼?”

    他突又出手,扣住这人的脉门,厉声道:“你究竟是谁?”

    楚留香道:“你连我声音都听不出?”

    胡铁花冷笑道:“连眼睛看到的事都未必是真的,何况耳朵。”

    楚留香叹了口气,苦笑道:“你现在好像真的学乖了。”

    胡铁花道:“你若真是老臭虫,火折子呢?”

    楚留香道:“在呀?”

    胡铁花道:“好,点着它,让我看看。”

    楚留香道:“看什么?”

    胡铁花道:“看你!”

    楚留香道:“你总得先放开我的手,我才能……”

    这句话还没有说完,远处突然有火光一闪。

    一条人影随着火光一闪面没。

    胡铁花再也不听这人的话,拳头已向他迎面打了过去。

    这山窟中除了楚留香外,绝不会有第二个人身上还带着火折子,现在火折子光已在别的地方亮起,这人自然不会是楚留香。

    这道理就好像一加一是二,再也简单明白不过,无论谁都可以算得出的。胡铁花就算以前常常判断错误,但这一次总该十拿九稳,绝不会再出错了。

    他右手扣注了这人的脉门,这人已根本连动都动不了,他这一拳击出,当然更是十拿九稳,绝不会落空。

    “无论你是人是鬼,这次我都要打出你的原形来让我瞧瞧?”

    胡铁花这口气已憋十几天,现在好容易抓住机会,手下怎肯留情,几乎将吃奶的力气都使了出来。他这拳无论打在谁的脸上,这人的脑袋只怕都要被打扁。

    谁知道这十拿九稳的一拳居然还是打空了。

    他只觉右时一麻,这人的手腕已自他掌握间脱出,只听“格”的一响,左拳用力过猛,一拳打空,自己的腕子反而脱了臼。

    胡铁花大惊,咬着牙往后倒纵而出,“砰”的,又不知撞在什么东西上面,连退都无法再退。两条手臂一边麻,一边疼,连抬都无法抬起,现在对方若是给他一拳,那才真的是十拿丸稳,胡铁花除了等着挨揍外,简直一点法子都没有。

    谁知对方竟完没有反应。

    胡铁花身上已开始在冒冷汗,咬着牙道:“你还等什么,有种就过来,谁怕了你?”

    只听这人在黑暗中叹了口气,道:“你当然不怕我,只不过,我倒真有点怕你。”

    忽然问,火光又一闪。

    这次火光就在胡铁花的面前亮了起来,一个人手里拿着火折子,远远的站在五六尺之外,却不是楚留香是谁?

    胡铁花瞪大了眼睛,几乎连眼珠子都掉了出来,呐呐道:“是你?你……你什么时候来的?”

    楚留香苦笑道:“你跟我说了半天话,几乎将我一个脑袋打成两个,现在,居然还问我是什么时候来的?除了你还有谁能做得出这种事?我不怕你怕谁?”

    胡铁花的脸已有点红了,道:“我又不是要打你,你刚刚不是还在那边么?”

    他现在已辨出方才火光闪动处,就在山窟的出口附近。

    楚留香道:“你打的就是我。”

    胡铁花张大了嘴,吃吃道:“我打的若是你,那人是谁呢?他怎么也有个火折子?”

    楚自香没有回答,他用不着口答,胡铁花也该明白了。

    那人若不是楚自香,当然就是原随云。

    别人不能带火种,原随云当然是例外,他就是这蝙蝠岛的主人,就算是将世界的火折子都带到这里来,也没有人管得着他。

    胡铁花道:“那边就是出口,他莫非已逃到外面去了?”

    楚留香笑了笑道:“这次,你好像总算说对了。”

    胡铁花跺了跺脚,道:“你既然知道是他,为什么不追?”

    楚留香道:“我本来想去追的,只可惜有个人拉住了我的手。”

    胡铁花脸又红了,红着脸道:“他是瞎子,我怎么想得到他身上会带着火折子。”

    楚留香道:“谁规定瞎子身上不能带火折子的。”

    胡铁花道:“他带火折子有什么用?”

    楚留香淡淡道:“他带火折子的确没什么用,也许只不过为了你这种人打老朋友而已。”

    胡铁花心里当然也明白,方才他那拳若是真将楚留香打倒,他自己也就休想能活着出去。

    但心里明白是一回事,嘴里怎么说又是另外一口事了。有些人的嘴是死也不肯服输的。

    胡铁花道:“无论如何,我总没有碰坏你一根汗毛,可是你呢?”

    楚留香道:“我怎么样?”

    胡铁花冷笑道:“你现在还不去追他,还在这里臭你的老朋友——我那拳就算真打着你,也不会打死你的,但我却已经快被你臭死了。”

    楚留香悠然道:“现在就算去追,也追不着的,阴天打孩子,闲着也是闲着,有人可以臭臭总比呆站着的好。”

    胡铁花叫了起来,道:“除了臭人外,你已经没有别的事好做了么?”

    楚留香道:“我还有什么好做的?”

    胡铁花道:“张三、高亚男、英万里,这些人部在外面,现在原随云既然已溜出去了,你还有心情在这里胡说八道。”

    楚留香道:“除了张三他们,外面还有没有别的人?”

    胡铁花道:“当然还有。”

    楚留香道:“有多少人?”

    胡铁花道:“至少也有二十来个。”

    楚留香笑了笑,道:“既然还有二三十个人在外面,原随云一个人敢出去么?”

    胡铁花怔了怔,道:“若是还没有出去,到哪里去了?”

    楚留香道:“我怎么知道?”

    胡铁花着急道:“你不知道谁知道?”

    楚留香道:“谁都不知道,这里是他的窝,老鼠若是已藏入了自己的窝,就算是再厉害的猫,也一样找不着的。”

    胡铁花更着急,道:“打不着难道就算了?”

    楚留香道:“我听说回教的经典上有句话说:山若不肯到你面前来,你就走到山前面去。”

    胡铁花道:“这是什么意思?”

    楚留香道:“这意思就是说,我若找不到他,就只有等他来找我。”

    胡铁花道:“就站在这里等?”

    楚留香道:“反正别的地方也不见得比这里好。”

    胡铁花道:“他若不来呢?”

    楚留香叹了口气,道:“你难道还有什么别的法子?”

    胡铁花不说话了,他也一样没有别的法子。

    楚留香喃喃道:“一个人的腕子若是脱了臼,不知道疼不疼?”

    胡铁花大声道:“疼不疼都是我的事。”

    楚留香道:“你不想接上去?”

    胡铁花道:“我要接的话自己会,用不着你来烦心。”

    楚留香道:“既然你自己会接,还等什么?”

    胡铁花这才动手,右手一托一捏,已将左腕接上,道:“老实说,我已被你气得发晕,根本已忘了这回事了。”

    话未说完,他自己也忍不住笑了,但忽又皱眉道:“金灵芝呢?你还没有找到她?”

    楚留香叹道:“我找了半天,根本连个人影都没有看到。”

    胡铁花道:“但我却看到个人。”

    楚留香道:“哦?”

    胡铁花道:“我虽然没有真的看到他,却听到了他的咳嗽声,还被他的手摸了一下。”

    想到那只又冰又冷的鬼手,他竟忍不住机伶伶打了个寒噤。

    楚留香却只是淡淡道:“你既然没有真的见到他,怎知他是人?还是鬼?……莫非,又有个女鬼看上你?”

    胡铁花突然跳了起来,大声道:“你若要在这里等,就一个人等吧。”

    楚留香道:“你呢?”

    胡铁花道:“我……我去找。”

    楚留香道:“你能找得到?”

    胡铁花道:“我要我的人又不只是原随云。”

    楚留香道:“还有金姑娘,华真真。”

    他大声接着道:“我知道华真真对你好像不错,你好像也看上了她,可是你现在总该知道,主谋害死枯梅大师的说是她,杀死白猎的也是她,她干的坏事简直比原随云还要多,你难道还想护着她?”

    楚留香没有说什么,他已没有什么好说的。

    胡铁花道:“现在我只有一件事还不明白。”

    楚留香笑了笑,道:“想不到你居然也有不明白的事。”

    胡铁花道:“我想不通她是怎么会认的原随云的?和原随云究竟有什么关系?”

    楚留香道:“她当然认得原随云,你也认得原随云的。”

    胡铁花道:“但她却早就认得了,否则为什么要将‘清凤十三式’的心法盗出来给他呢?”

    楚留香又笑了,笑得很特别。

    每当他这么笑的时候,就表示他一定又发现了很多别人不知道的秘密。

    他这种笑胡铁花看得多了,正想问问他这次笑的是什么?

    就在这时,黑暗中突然出现了一条人影,这人穿着一身黑衣服,黑中蒙面,装束打扮就和蝙蝠岛上的蝙蝠差不多,但身法之轻灵奇诡,却连蝙蝠岛主原随云也赶不上。

    他怀中还抱着个人,胡铁花眼睛一眨,他就已到了面前,楚留香一点反应没有,显然是认得他。

    胡铁花道:“这人是谁?”

    这人没有说话,只轻轻咳嗽一声。

    胡铁花脸色已变了,这人赫然就是他刚刚见过的那个“鬼”,这个鬼怀中抱着的人却就是金灵芝。

    难道方才燃起火光的也就是他?

    难道他就是那个“看不见的人”么?

    胡铁花嘎声道:“你认得这人?”

    楚留香道:“幸亏认得。”

    胡铁花道:“他究竟是谁?你在这里怎么会有别的朋友?”

    楚留香道:“他不是别的朋友。”

    不是别的朋友是谁呢?胡铁花越来越糊涂了,只听楚香香道:“金姑娘受了伤?”

    这人点了点头。

    楚留香道:“伤得重不重?”

    这人摇了摇头。

    楚留香松了口气,道:“别的人呢?”

    这人又摇了摇头。

    楚留香道:“好,既然如此,我们先出去瞧瞧。”

    这人又点了点头。

    他为什么不说话,难道是个哑巴?

    胡铁花恨不得能掀开他头上蒙着的这块黑布来瞧瞧,只可惜这人的身法实在太快了,腰一拧,已掠出三四丈。

    胡铁花只有在后面跟着。他忽然发现这人的腰很细,仿佛是个女人。

    到了出口处,楚留香就抢在前面,抢先掠了出去。天上若有石头砸下来,他宁愿自己先去捱一下。

    天上当然不会有石头砸下来,外面的阳光简直温暖得像假的。

    只不过,就在最温柔,最美丽的阳光下,也常常发生一些最丑陋,最可怕的事。

    最丑陋的人就是死人,最可怕的也是死人。楚留香一生中从未看这么多死人。

    所有的人部死了,有的人至死还纠缠在一起,他们虽然是自相残杀而死的,但冥冥中却似有一只可怕的手,在牵引着他们演出这幕惨绝人衰的悲剧。

    英万里的呼吸也已停止,但他的手还是紧紧抓着勾子长的,无论如何,他总算完成了他的任务。

    无论他是个怎样的人,就凭他这种“死也不肯放手”的负责精神,就已值得别人尊敬。

    张三就倒在他们身旁,脸伏在地上,动也不动,他身上虽没有血渍,但呼吸也已停止。

    若是别的人是自相残杀而死的,他们又是被谁杀了的呢?还有东三娘和高亚男。

    东三娘还是蟋伏在石级的阴影中,仿佛无论死活部不敢见人。

    高亚男伏在她面前,看来本想来保护她的。

    阳光还是那么的新鲜美丽——美丽得令人想呕吐!

    这简直不像是真发生在阳光下的事,就像是个梦,恶梦。

    楚留香怔在那里,突然不停的发抖,他想吐,却吐不出,只因他根本没有什么东西可吐的。

    他的胃是空的,心是空的,整个人都像是空的。

    他以前也并不是没有见过死人,但这些人是他的朋友。就在片刻之前他们还活生生的跟他在一起。

    他看不到胡铁花现在的样子,也不忍看。

    他什么都不想看,什么都不想听。但就在这时他听到了一种很奇特的声音,像是呼唤,又像是呻吟。

    这里莫非还有人没有死?

    楚留香仿佛骤然自恶梦中惊醒,立刻发现这声音是从那块石屏后发出来的,是高亚男?还是东三娘?

    东三娘忽然蜷伏着身子抽动了一下,接着,又呻吟了一声。

    她的呻吟声,又像呼唤,呼唤着楚留香的名字。

    楚留香过去。他走得并不快,眼睛里竟似带着一种十分奇特的表情。

    难道他又看出了什么别人看不到的事?

    胡铁花也赶过来了,大声道:“她也许还有救,你怎么还慢吞吞的?……”

    这句话还没有说完,奄奄一息的“东三娘”和高亚男突然同时跃起,四只手闪电般挥出,挥出了千百道乌丝。光芒闪动的乌丝,比雨更密,密得就像是暴雨前的乌云!

    胡铁花做梦也想不到高亚男竞会对他下毒手,简直吓呆了,连闪避都忘了闪避。

    何况,他纵闪避,也未必能避得开。这暗器实在太急、太密、太毒,这变化实在发生得太突然!

    胡铁花只觉一股巨大的力量从旁边撞了过来,他整个人都被撞得飞了出去,只觉无数道尖锐的风声,擦过他衣裳飞过。

    他的人已倒在地上,总算侥幸避开了这些致命的暗器!是谁救了他?

    楚留香呢?这样的突袭本没在预料之中,也没有能避得开,但楚留香却偏偏好像早已料中。

    他还是好好的站在那里。

    高亚男也已站起,面如死灰,呆如木鸡。

    再看那“东三娘”,却已又被击倒,击倒她的正是那“看不见”的神秘女子,她不但身法快,出手更炔,快得不可思议。其实所有的变化部快得令人无法思议。

    胡铁花呆了很久,才跳起来,冲过高亚男面前,道:“你……你怎会做出这种事来的?你疯了么?”

    高亚男没有回答,一个字都没有说,就扑倒在地,痛哭了起来。

    她毕竟也是女人,也和其他大多数女人一样,自知做错了事,无话可说的时候,要哭。

    哭,往往是最好的答复。

    胡铁花果然没法子再问了,转过头,道:“东三娘又为什么要向你下毒手?”

    楚留香长长的叹息了一声道:“她不是东三娘!”

    东三娘的打扮也和“蝙蝠”一样,别人根本看不出她的面目。

    东三娘虽然已不是东三娘,但高亚男却的确是高亚男。她为什么会做这种可怕的事?

    胡铁花跺了跺脚,道:“你早已看出她不是东三娘了?”

    楚留香道:“我……只是在怀疑。”

    胡铁花道:“你知道她是谁?”

    楚留香沉默了很久,又长长叹息了一声,道:“她是谁,你永远都不会想得到的!”

    胡铁花道:“她就是凶手?”

    楚留香道:“不错。”

    胡铁花的眼睛亮了起来,道:“那么我也知道她是谁了。”

    楚留香道:“哦。”

    胡铁花大声道:“华真真,她一定就是华真真。”

    楚留香只笑了笑,跟着他们从洞窟中走出的那黑衣人却忽然道:“她不一定不是华真真。”

    胡铁花道:“她不是谁是?”

    黑衣人道:“我。”

    她慢慢的将怀中抱着的人放下来,慢慢的掀起了蒙面的黑巾。

    这黑中就像是一道幕,遮掩了很多令人梦想不到的秘密。

    现在幕已掀起——华真真!

    胡铁花跳了起来,就好像突然被人在屁股上踢了一脚。这黑衣人竟是华真真。

    楚留香不但早已知道,而显然一直跟她在一起,所以他刚刚才会笑得那么奇特,那么神秘。

    华真真又将她抱着的那人蒙面黑中掀起,道:“你要找金姑娘,我已替你找来了。”

    金灵芝的脸色苍白,像是受了极大的惊吓,一直还晕迷未醒。

    胡铁花也几乎要晕过去了。华真真既然在这里,那么这假冒东三娘的人又是谁呢?

    高亚男为什么要为她掩护?又为什么要和她狼狈为奸?

    现在,所有的秘密都已将揭露,只剩下蒙在她脸上的一层幕。

    胡铁花望着她脸上的这层幕,突然觉得嘴里又干又苦,他想伸手掀开这层幕,却仿佛连手都伸不出去。这秘密实在太大、太曲折、太惊人。

    在谜底揭露之前,他心里反而生出一种说不出的恐惧之意。

    只听楚留香叹息着缓缓道:“世界上的事有时的确很奇妙,你认为最不可能发生的事,却往往偏偏就发生……”

    他盯着胡铁花,又道:“你认为谁最不可能是凶手呢?”

    胡铁花几乎连想都没有想,就脱口答道:“枯梅大师。”

    楚留香点了点头,道:“不错,就算她还没有死,无论谁不可能想到凶手是她。”

    他忽然掀起了这最后一层幕。他终于揭露了这凶手的真面目。

    胡铁花又跳了起来——又好像被人踢了一脚,而且踢得更重,重十倍。

    枯梅大师!凶手赫然是枯梅大师,所有的计划原来都是枯梅大师在暗中主使的。

    这蝙蝠岛真正的主使人说不定也就是枯梅大师!

百度搜索 蝙蝠传奇 天涯 蝙蝠传奇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蝙蝠传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古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古龙并收藏蝙蝠传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