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板既然还在城里的话,我觉得是件好事。”叶俊文说道,“对方既然想要得到这个东西的话,一定会再来找的,我们只要等对方自己露出马脚就好了。”

    “阁下知道这个东西藏在哪里吗?”索莱登教皇问道。

    “我们不用去找。”叶俊文说道,“这东西肯定藏在很秘密的地方,所以要找的话,需要大量的人力去找,而我们一行动,对方就知道宝藏的位置了,反而会暴露,我可不敢保证我的手下没有他们的人,毕竟连教廷内部都有……”

    “嗯。”索莱登教皇点点头,“现在知道这个东西还在城里的人,就只有我们几个了。”

    “我觉得我们这时候还能占到一些先机的。”叶俊文笑着说道,“塞莱托公爵现在在我们的手里,而对方觉得我们可能会从塞莱托公爵的嘴里知道这个东西,如果知道的话,我们自然就会派人去找了,他们肯定会盯上我们派出去找的部队……”

    “引蛇出洞吗?”索莱登教皇马上明白了,“我们只要假装出去找石板的话,敌人就会袭击我们的部队……这就能把人引出来了。”

    “是的,敌人可能以为东西被塞莱托藏起来了,所以我们只要派人去叛军之前待过的地方找东西话,敌人肯定会跟上的。只不过在此之前,我们还是要进行一波清洗……如果不把内部的间谍处理干净就行动的话,敌人怎么都会怀疑的吧。”叶俊文说道。

    确实,这内部有间谍的事情已经暴露无遗了,你说这时候不先处理内部的问题,马上就派人去找石板,这太可疑了吧。所以装个样子也要先把内部的间谍排查干净再说。

    “这件事,还请塞里纳大人不要再外传了……”索莱登教皇想了想说道。

    “当然,我这边是不会再往外说了,就算是现在的新皇帝,我也不会汇报了,所以出事的话,绝对是你那边……”叶俊文说道。

    “我……也不会外传。”索莱登教皇说道,“现在这件事太过严重,没想到教廷内部有这么多的间谍,我现在都不知道谁是可信的人了,就算是几个枢机主教,我都要好好的调查一下再说。”

    “现在来说,我们最好还是先把内部的间谍排查一下,特别是教皇大人您那边的情况。“叶俊文说道。

    “我知道。”索莱登教皇点点头,“但是暂时就只做这些吗?”

    “我这边倒是能做些别的事情。”叶俊文说道,“还记得我们的另一条线索吗?”

    “你说的是古龙学院的事情?”索莱登教皇想了想问道。

    “是的,据说教廷和古龙学院的关系并不是很好。”叶俊文说道。

    “嗯。”索莱登教皇点点头,“他们并不信仰光明神,自然和我们的关系很差,就算我们派人去调查,他们估计也会拒绝的,甚至都不搭理我们……”

    “所以这件事我倒是可以去调查一下。”叶俊文说道,“说起来我和古龙学院好像还有些关系……”

    “嗯……”索莱登教皇点点头,这件事他倒是已经知道了。是的叶俊文算是还帮助过古龙学院,之前不是有个小国挑衅叶俊文他们嘛,叶俊文用了个计谋,让一群魔法师去颠覆这个小国家,解决了这个麻烦。而这帮魔法师现在在这个小国建立了一个魔法师国家,具体情况不是目前还不是很清楚,索莱登教皇大概知道两边是相互利用的关系,总之叶俊文和魔法师有联系的事情是事实。

    “我认识几个古龙学院的人,倒是可以去问问情况,当然不是用教廷的名义。”叶俊文说道。

    “确实,这方面我帮不上什么忙,用教廷的名义的话,反而会引起他们的反感。”索莱登教皇说道。

    “所以你这边全力的排查一下内部的间谍,顺便也可以帮我们这边调查一下。”叶俊文说道,“而我这边就去和古龙学院的接触一下,刺探一下情况。”

    “好,我们分头行事。”索莱登教皇点头道。

    两人说完也是看向了旁边的克瑟罗密诺和坎贝拉特剑圣。之前讯问和谈话的时候,两人都在场,只不过他们都没发表过什么意见,现在他们也是询问一下两人的意思。

    “我想了想。”首先开口的是坎贝拉特剑圣,“这件事发展到现在已经不是给我徒弟报仇的事情了,这事情很麻烦,有可能是颠覆整个大陆的阴谋,我觉得我们的人手还是少了一些。所以我想了想,我先去找人……”

    “圣级吗?”叶俊文问道。

    “当然。”坎贝拉特剑圣也不知道叶俊文为什么会问这个问题,圣级的朋友当然是圣级啊,其他蝼蚁能当他们的朋友吗。

    “你找的人是什么人?现在要参与到这个计划中的话,必须是能信任的人,就算是圣级,也有可能是对方的人,你也看到了,对方明显是有圣级的实力的人的存在的,之前的那个黑袍人也好,这个里德也好,而且他们非常喜欢潜藏,说不定在圣级中……”

    “所以我没打算报告个圣级公会。”这边的坎贝拉特剑圣马上说道,“放心,我找的人是我能保证的人,他不可能是间谍。”

    “这样……”叶俊文也不知道坎贝拉特剑圣的朋友到底怎么样,要是多个圣级的战斗力当然是好事了,但是万一是间谍的话……好像也不是什么麻烦啊,叶俊文怕死吗?于是他点点头,“要多久?”

    “你之后要去那个什么魔法国对吧,我们在哪儿碰头。”坎贝拉特剑圣想了想说道。

    “好。”叶俊文点头,“那我们三人就分头行事……克瑟罗密诺你呢?”

    “其他的事情我并不关心。、”克瑟罗密诺说道,“说真的什么组织之类的,死不死和我没什么关系,我现在关心的是……我什么时候才能吃到那东西。”

    “唉?”叶俊文突然一愣,想起来一件事,是的之前好像答应过克瑟罗密诺,这次把塞莱托公爵的事情办完以后回来就让它吃那个怪物的尸体的。

    那怪物的尸体有毒,不过克瑟罗密诺好像并不介意。这个叶俊文倒是也能理解,毕竟人家的物种是龙嘛,这个和人类肯定不能一起算啊,举个例子,洋葱这种东西对人类来说当然是食物了,还是健康食品呢,然而要是狗吃了洋葱,那事情可就大了,里面所含的正丙基二硫化物可能会导致狗狗溶血性贫血,甚至直接死亡。所以物种不同,对毒物的定义也不一样,这没什么好奇怪的。

    然而虽然能理解,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啊,万一真的毒倒了,这叶俊文也有可能虚弱……不过思考了一下,叶俊文还是觉得让克瑟罗密诺吃一下算了。这目前克瑟罗密诺也算是给叶俊文帮了不少忙了,就算是奖励也要有一些的吧。这货最在意的就是吃这方面了,如果在这上面老是卡他的话,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那行吧,既然说过等这件事办完回来就让你吃的话,就先尝尝那东西吧。”叶俊文说道。

    “唉?真的吗?”旁边的索莱登教皇有点担心,倒不是担心那怪物的尸体,毕竟那东西这么大,你说研究,也不需要这么多嘛,他们自己也找人吃了嘛。他是担心把克瑟罗密诺毒倒了,那后面办事情就比较麻烦了,要知道克瑟罗密诺倒了,叶俊文也跟着倒啊。

    没人知道平等契约的惩罚效果到底有多强,因为上一个和龙族签订契约的人已经是四十多年前的事情了,但是根据记载,好像不是很妙。

    “没事没事,不然他一直惦记也麻烦。”叶俊文说道,“所以现在让你尝尝的话,你之后也帮我继续调查这组织的事情?”

    “我无所谓。”克瑟罗密诺说道,“本来我也没什么事做,还是那句话,要是你死了,我也很麻烦,所以帮你也没什么问题。”

    索莱登教皇也没办法阻止,稍微的劝了一下,还是同意了。毕竟这个怪物的尸体也是叶俊文带回来的,希望别出什么事吧。

    于是坎贝拉特剑圣先行离开,去找他的朋友了。叶俊文和克瑟罗密诺跟着索莱登教皇回到了教廷这边。索莱登教皇首先先把内查的指令传达了一下,然后也是带着叶俊文他们再次来到了之前的地下室。

    这边的研究工作还在进行中,好像比上次还多了不少人,看上去拿着药瓶的人更多了,估计是新找了不少的炼金师来研究。

    索莱登教皇和这边的负责研究的主管打了个招呼,然后请叶俊文和克瑟罗密诺来到了旁边的一个屋子里。稍微的等了一会儿,一个骑士拿着一块巴掌大小的肉块出现在了三个人的面前。

    “刚开始还是少量的先试试。”索莱登教皇说道,“先看看反应,但是先说一下,之前我们实验的时候,他们吃的比这还小,然而三个人都死了。”

    “拿来吧。”克瑟罗密诺根本没犹豫,直接开口道。

章节目录

花式作死的位面商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张扬的五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张扬的五月并收藏花式作死的位面商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