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俊文说的增加新皇的威望,简单的说就是带着塞莱托公爵大摇大摆的进城。民众们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是塞莱托公爵他们还是认识的。新皇登基之后,自然把这些叛军都给宣传了一下,表示他们都是大恶之人,而现在塞里纳元帅把这个叛国贼抓回来了,自然新皇的威望就上去了啊,这证明国内的战争也结束了。

    经过这么长时间的内战外战的,民众们也开始有厌战的情绪了,他们也想休养生息一会儿,而现在外战虽然已经结束了,内战还没结束啊,叛军可还在呢。他们也都在想叶俊文这个大元帅什么时候去讨伐这个叛贼,没想到没等到发兵的消息,叶俊文就把人抓回来了,这……难道是用的天兵天将?

    总之目前第三军团也没公开反叛,所有表面上的战争终于结束了,平定战争的是新皇代表的新zheng府,贝芙莉和叶俊文的威望都有所上升。

    当然叶俊文回来这条路上倒是没有再被袭击了,不过塞卢姆对叶俊文公开带着塞莱托公爵亮相的行为表示了质疑,觉得他们本来把塞莱托公爵放到人族主城而不是带回教廷就是担心他被人暗杀了,现在叶俊文公开把人带回来不是告诉他们塞莱托公爵的位置嘛。

    而叶俊文表示,这又什么公开不公开的,你们教廷内部的间谍都没抓完,你告诉我对方不知道塞莱托公爵的位置?跟着我们的这些教廷骑士中说不定就有间谍呢,所以隐藏有个屁用啊。

    塞卢姆无话可说,直接回教廷去做报告了。而叶俊文并没有把塞莱托公爵安排在地牢,而是让人在皇宫的藏宝室里面安排了一个监牢,然后直接把塞莱托公爵丢了进去。然后他又把艾斯克给拉了过来。

    “喂喂,你到底想怎么样啊,我都说了我现在受伤了,你能让我好好养病吗?”艾斯克忍不住说道,刚刚这货也不是不知道闹什么把自己扔到战场,还当保险箱用,当然艾斯克自己是回不来的,他现在站起来都晕,当然也飞不起来,所以直接就被留在战场了。

    艾斯克倒也没说什么,反正他就是找个地方睡觉吗,就原地睡了。结果还没睡一会儿,又被叶俊文拉到这边来了。

    “我这不是看你露天睡觉比较辛苦吗,所以还是让你到这里来睡觉了。”叶俊文说道,“顺便还能帮我看个人……”

    “我tn就知道。”艾斯克表示头痛,“还真有你这样把龙族当仆役使唤的人呢。”

    “那没办法,你这边比较方便啊。”叶俊文说道,“你看一般人根本就打不过你,要是真的能打过你的人过来的话,你还能直接把我拉过来,我想了想没人比你更适合当监狱长了……”

    “所以我在你眼里到底有多随便用啊,一会儿当看门的,一会儿当保险箱,一会儿又做典狱长。”艾斯克说道,“说好的我的闪光龙巢呢?”

    “咳咳咳……”叶俊文表示再次把这件事忘记了,“这东西珍贵,进货需要时间好吗?就算是在大唐,这也是个稀罕物,我也是要花大价钱买的好吗?”

    事实上叶俊文发现这帮龙族还是挺好说话的,当然前提是要得到对方的承认之后,就像是艾斯克,虽然嘴上老是抱怨,但是该干的事情他还是会干的,应该还算是条好龙,当然也挺好忽悠的。

    叶俊文只安排了艾斯克在这边看守,其他卫兵也不允许进入藏宝室,因为他也不知道自己的手下有没有对方的间谍,理论上来说对方连教廷都能混进去,自己这边更加方便了,只要对方想的话,估计是没什么问题的。

    刚刚安排完毕,下面有人报告,说是教皇大人来访问了。叶俊文也知道对方马上会过来的,一点都不奇怪。

    等了一会儿,叶俊文就见到了索莱登教皇,他估计是已经接到了事情的报告了,看对方锁着眉头的样子,就知道很烦恼了。

    “抱歉,塞里纳元帅,这次是我们教廷内部的问题,差点导致线索中断,请允许我向您致歉。”索莱登教皇上来就直接道歉道。

    “算了,我也没想到你们教廷会有这么多的间谍。”叶俊文说道,“现在呢?情况怎么样了?”

    “我已经让异端审判所开始内查了。”索莱登教皇说道,“异端审判所的人都是我们教廷自己培养的人,应该是不会有间谍的。当然调查需要一些时间……”

    “我知道,人先放我这儿好了,我让这条龙先看着。”叶俊文说道,“之前发生的事情你也知道了吧。”

    “是的,塞卢姆已经全部向我作了报告了。”索莱登教皇点头道,“这次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第二骑士团损失100多人,基本上都是被间谍的毒气杀死的,这种毒气应该是特制的,我们虽然配备了解毒药,然而却不能完全抵消毒物的效果,对方的准备更加的充分,非常清楚骑士团的情况……”

    “抓到的其他活口没出事吧。”叶俊文问道。

    “是的,抓到了三个人。”索莱登教皇点头道,“其中2人想要服毒自尽,被我们救活了,目前三人都被关押着,但是我觉得对方可能知道的信息不是很多……”

    “我也觉得。”叶俊文点点头,这种组织基本上不会告诉下面的人太多的信息,被抓到也就是说出点无关紧要的事情而已,叶俊文本来就不抱太多的希望,重点还是在塞莱托公爵这边,所以叶俊文才会重点的保护他。

    “听说塞里纳大人放跑了几个敌人……“索莱登教皇突然问道,说的应该是叶俊文之前放走黑衣人的事情,之前和那几个间谍战斗的时候,塞卢姆就在旁边看着呢,估计也把这件事报告上去了。

    “哦,不是我放跑他们,而是我太善良了,实在是动不了杀心啊。”叶俊文说道。

    “这样……”索莱登教皇有点奇怪的看了看叶俊文,“之前我们教廷还听说什么阁下破城之后屠城什么的消息,现在看来这些肯定都是谣传,果然不能相信这些没什么根据的消息,阁下确实是我见过最为善良的人了,连敌人都能放过……”

    “那是那是……”叶俊文赶紧说道,之前他还确实屠过城,还不止一座,之前杀得不是圣级都来找他算账为止吗。当然索莱登教皇可能是不清楚,正因为是敌人,叶俊文才善良的,杀起自己人叶俊文可是毫不留情。

    “教皇大人主要来这边还是来找塞莱托公爵问话的吧,要不赶紧。”叶俊文赶紧转移下话题。

    “嗯。”索莱登教皇当然也没拒绝,来这边当然也是找塞莱托公爵的,他也想知道对方到底是什么组织。

    几个人也是很快的来到了藏宝室的临时囚室内。这个囚室的环境还算不错,虽然里面也没什么东西,至少比阴暗的地牢好得多了。塞莱托公爵也是刚刚换好了衣服,之前的衣服已经被沾满了龙口水,实在是有点难受,刚坐下没一会儿,叶俊文他们就来了。

    “拜见教皇大人。”估计是觉得自己安全了一些,塞莱托公爵也是镇定了不少,看到索莱登教皇之后也是行了个礼。

    “塞莱托公爵,你的名字我倒是早就听说过了,一直没机会见面,没想到第一次见面居然是在牢房里。”索莱登教皇说道,“我们来的目的,你应该也已经知道了,之前你说的要求,现在也已经办到了,你应该会把我们想要知道的事情告诉我们,对吧。”

    “教皇大人,并非我刻意隐瞒,关于这个组织的事情,我知道的也不是很多。”塞莱托公爵说道,“和我联系的人,自称里德,我也不知道是不是他的真名,这个组织,叫做无形者,也不知道是不是真名……把里德介绍给我的人,正是大皇子殿下。”

    “就那个被你坑死的大皇子?”叶俊文问道。

    “这……也是里德的谋划……”塞莱托公爵马上说道,“其实我也是被逼的,他们想要利用我,不听他们的话的话,我就会被他们……”

    “好了好了,别扯淡了。”叶俊文摊摊手,“这甩锅甩的还真干净,你当皇帝都是别人逼的是吧,我算是服了。总之我们不是来听你狡辩的,赶紧说说那个无形者的事情。”

    “我真的不知道他们组织的情况啊。”塞莱托公爵说道,“总之,他们应该是一个很强大的组织,里德确实提供了我不少的东西,那些东西一般的组织根本就拿不出来。钱财、物资,兵器……还有一些根本就没见过的药物什么的……”

    “把人变成狗的那种?”叶俊文问道。

    “是啊,那也是里德的阴谋。”塞莱托公爵马上说道。

    “教皇大人,我觉得这家伙很不老实,要不先打一顿再说。”叶俊文说道,“当然看在我的面子上,别打死了,我见不得这些。”

章节目录

花式作死的位面商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张扬的五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张扬的五月并收藏花式作死的位面商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