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斗确实已经进入了尾声,克瑟罗密诺这边确实是有点厉害过头的,话说看这个情况它也没有用力的意思,好像也就是随便的玩玩一般。能够对他造成伤害的也就是带头的这个黑衣人了,其他的那些对克瑟罗密诺造成伤害的资格都没有。

    黑衣人这边已经是伤痕累累了,只是被龙爪刮了几下,就已经身受重伤。“砰”的一声响,就在叶俊文说话的时候,这边的黑衣人又一次被龙爪扫中,直接砸向了地面,在地上砸出了一个大坑。

    “弱小!”克瑟罗密诺有些轻蔑的说道,“像你这样的杂虫……”

    话都没说完,突然地上的洞中一道紫色的光芒闪过,朝着克瑟罗密诺飞射而去。克瑟罗密诺脸色明显变化了一下,然后马上一个甩头的动作,险之又险的躲过了这次攻击。虽然躲过去了,不过还是让人很惊讶的,毕竟这可是克瑟罗密诺到现在为止第一次的躲避动作,很明显这次的攻击不一般,克瑟罗密诺也是感觉到了这点才会选择闪避的。

    “怎么回事?”克瑟罗密诺稍微有点惊讶的说道,“刚刚的气息,好像是龙语魔法。”

    “唉?”旁边的坎贝拉特剑圣和叶俊文闻言都是一愣,怎么会是龙语魔法,不是说龙族才会使用龙语魔法的吗。

    “嗯?”还没等他们想明白,克瑟罗密诺突然又感觉到了什么,直接对着地上的洞一爪子直接拍了下去,好像是在追击,然而很快的,它又皱起了眉。

    “死了?”叶俊文问道。

    “不,他跑了。”克瑟罗密诺说道。

    “唉?怎么跑的?”叶俊文奇怪的问道。

    “空间魔法的波动。”克瑟罗密诺说道,“使用了空间魔法的卷轴或者道具吧……”

    “哈?不是说这种东西很少见的吗?”叶俊文问道。

    “是很少见,就算是我们龙族,也很少能拿到这种宝物。”克瑟罗密诺说道,“这家伙虽然实力不怎么行,但是还真的很奇怪。”

    “还真的提奇怪的,一个剑圣身上带着这么多的魔法道具……还都是高级的魔法道具。”旁边的坎贝拉特剑圣也说道,“不过现在也算是有点线索了。”

    “有点线索?什么线索?”叶俊文问道。

    “嗯……你不知道?”坎贝拉特剑圣稍微有点意外,“也是,虽然你实力不错,但是毕竟年轻,见识还不算广。刚刚这条龙说对方使用的魔法有点像是龙语魔法,而这个大陆上能使用龙语魔法的人,除了那些巨龙之外的话,剩下的就是古龙学院的人了。”

    “那个魔法师的三大学院之一?”叶俊文这倒是听说过。

    “是的。”坎贝拉特剑圣点点头,“古龙学院之所以叫做古龙学院,那是因为他的创始者就是一个会使用龙语魔法的魔法师,而古龙学院至今也有不少人懂得龙语,他们会使用龙语魔法,并且也会制作龙语魔法的卷轴,刚刚那个魔法,应该是用的龙语魔法的卷轴吧,这个东西的出处,就只有这一个地方了。”

    “是的。”旁边的克瑟罗密诺点点头,同意了坎贝拉特剑圣的看法,“古龙学院那帮家伙虽然没有和龙族签订契约,但是他们的创始者确实是和龙族有关系的,所以也会龙语魔法,流传下来的话,应该他的传人也会一些。刚刚那个家伙身上没有龙族的气息,但是却能释放龙语魔法,使用的应该就是卷轴。”

    “也就是说现在来说这个神秘组织和古龙学院有关系的可能性很大了?”叶俊文问道。

    “是的。”坎贝拉特剑圣说道,“古龙学院的卷轴应该是不对外销售的,也就是说只有内部的人才能得到这些卷轴,所以卷轴的来源,应该是可以查询的。”

    “哦,那这个线索还是很不错的嘛,指向性很强。“叶俊文点点头。

    “很抱歉,塞里纳大人,可能要让你失望了,这件事并没有这么简单。”说话的人是骑士队长塞卢姆,他刚刚稍微的受了点伤,不过现在看来是恢复过来了,估计也是听到几人的讨论,走过来说道,“那些法师……并不信仰光明神,和我们教廷的关系也很差,所以如果真的和他们有关系的话,我们想要问责,也不是很容易。”

    “这样吗?”叶俊文稍微点点头,也是想起这个大陆上好像魔法师和谁的关系都不是很好的样子,“算了,反正能不能交涉再说了,让教廷去研究吧……那家伙呢?”

    叶俊文也是突然想起了塞莱托公爵,赶紧跑到旁边的艾斯克这边:“喂喂,那家伙还在你嘴里吧,没吞了吧。”

    “噗。”叶俊文刚说完,这边的艾斯克就对着前方一吐,满身都是粘液的塞莱托公爵就被吐到了地上。出来的瞬间,这边的塞莱托公爵赶紧一抹自己脸上的龙口水,然后大口的开始呼吸起来。

    “呃,你有口臭吗?”叶俊文看着塞莱托公爵的样子,对着旁边的艾斯克问道。

    “我……”艾斯克确实很想打人,这家伙把自己当做巨龙保险箱来用已经够过分了,现在还说它有口臭?现在艾斯克确实是有点后悔和叶俊文签订什么契约了,总觉得之后好像有什么不好的事情等着他啊。

    “呼……”长吸了几口气,塞莱托公爵终于是缓过神来了,往周围一看,结果也看到了叶俊文他们,当然还有地上一地的尸体,他稍微的想了想,大概知道发生什么事了。

    “他们……要杀我?”塞莱托公爵看了看马车的周围死的人是最多的,几乎所有的骑士都被毒死了,那很明显叶俊文刚刚的行动就是为了救他才把他扔到龙的嘴里的,要杀他的人黑衣人。

    “怎么了?难道不应该杀你吗?”叶俊文奇怪的问道,“你知道他们的事情,他们担心你出卖他们的消息,所以当然杀人灭口是最好的。不过我有点奇怪啊,你的语气听上去很惊讶,也就是说你觉得对方不太可能会杀你,这是为什么?你应该不会想不到这一层吧。”

    “我……”塞莱托公爵脸一黑,知道自己多嘴了。

    “你不说也行,现在我想应该不会再有人来救你了吧,之后回到教廷呢,再好好的审问审问你,我想你应该会很喜欢教廷的处刑室吧。”叶俊文笑着说道。

    这边的塞莱托公爵脸色一紧,他是真的怕教会的逼供手段啊,想了想,他说道:“是我联络他们来救我的,我手上有他们想到的东西,我以为他们不敢杀我。”

    “他们想要的东西?”叶俊文问道,“是什么?”

    “如果你们能保证我的安全,我可以和你们说明一切。”这边的塞莱托公爵说道。

    “哦,你倒是还有讨价还价的资本?”叶俊文问道。

    “这个东西很重要,你们也想知道对方再找什么东西对吧。”塞莱托公爵说道,“总之,想知道的话,就不要带我回教廷。”

    “哦?”叶俊文稍微一愣,“你不想去教廷?”

    “教廷内部有很多他们的人。”这边的塞莱托公爵说道,“我要是去的话,指不定会被暗杀。”

    “你……”旁边的塞卢姆听后有点生气,但是一想之前发生的情况,他也有点不知道怎么说啊,是的就在他手下就有三个人居然就是敌人的卧底,这样一算的话,其他部队也有可能有啊。

    “确实……我们大意了。”塞卢姆想了想说道,“艾伯纳是他们的人,而艾伯纳就是骑士团的副团长,如果是他安排的话,我们骑士团有他们的卧底一点都不奇怪。之前找到艾伯纳这个叛徒的时候,我们就应该排查一下我们内部的情况了,现在……”

    塞卢姆一边说着一边看了看旁边正在收拾战场的剩下的那些骑士,他们虽然都是自己的部下,但是塞卢姆现在也不敢保证这帮人里面有没有间谍了。之前暴露的那几个间谍都是因为他们站在车边上动手了才暴露的,而上去的那批人可有可能是间谍,留在之前叛军营地的那帮人,也有可能有间谍,现在塞卢姆是有点疑神疑鬼了,感觉谁都像间谍了。

    “我觉得他说的有点道理。”旁边的坎贝拉特剑圣也点了点头,“看来教廷内部对方的间谍还是挺多的,现在把这家伙送去教廷的话,指不定会被人暗杀,要不还是等教廷这边排查一下情况再说吧。”

    “嗯。”塞卢姆也是点了点头,“这件事我马上汇报给教皇殿下,马上开始内部的排查工作,至于这个人的话……”

    一边说着,一边他就看向了叶俊文这边。没开口,叶俊文也明白他的意思了:“也就是说这个人先放在我这边?”

    “还请塞里纳大人帮忙。”塞卢姆马上说道,“我马上去向教皇大人报告这件事。”

    “我还能说啥,算了增加点新皇威望也好。”叶俊文摊摊手说道。

章节目录

花式作死的位面商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张扬的五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张扬的五月并收藏花式作死的位面商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