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来的是一个看上去有些年纪的胖大叔,虽然穿着盔甲,但是对方的身材确实是有点胖了,这套上身的盔甲估计也是特别订制的,内衬都快被撑的变形了。虽然样子好像长的挺憨厚的,但是此人倒是还有些上位者的气势,看上去是塞莱托公爵本人没错了。

    叶俊文确实也是第一次看到塞莱托公爵本人,虽然和对方干过一架,但是两边没见到面,这还算是双方初次见面呢。

    “久闻公之大名,今日有幸相会,公既知天命……咳咳咳好像不太对啊。”叶俊文话说了一半突然意识到自己好像说的是被骂死的那位的台词啊,赶紧改口道,“住口!无耻老贼,岂不知天下之人,皆愿生啖你肉,安敢在此饶舌!”

    “哈?”对面的塞莱托公爵一脸懵逼,自己好像什么都没说啊,就是说了“老夫在此”而已,这也算是饶舌?

    “塞里纳,没想到……”

    “住口!皓首匹夫,苍髯老贼!你即将命归九泉之下,届时有何面目去见圣威兰帝国二代先祖!”叶俊文话都不让塞莱托公爵说,直接一顿骂就上去了。

    “……”塞莱托公爵也是一脸懵逼的,本来是想出来和叶俊文稍微的聊聊的,没想到叶俊文劈头盖脸的一顿骂,还骂出花来了,这什么情况啊。

    “我从未见过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叶俊文一挥手说道。

    一顿骂完,这边的塞莱托公爵倒是没气绝倒下,周围的人倒是一脸懵逼的看着叶俊文。这两人什么仇,见面就是一顿狂喷。

    说真的,叶俊文的话塞莱托公爵一时半会儿还没听懂,稍微的琢磨了一下,大概才弄明白意思。对于这个把自己拉下皇位的人,塞莱托公爵当然是非常的愤恨的,要不是叶俊文这横空出世的话,他早就已经当上皇帝了。现在叶俊文手上的戒指也已经证明这家伙的恨意了,不过塞莱托公爵倒是没在脸上表现出来,这个情况倒是表现的很淡然。

    “我知道你会来找我,但是没想到是带着教廷的人过来的。”塞莱托公爵说道。

    “塞莱托公爵,我们教廷是怀疑你和一个ie教组织有联系,准备带你回去调查的。”这边的塞卢姆觉得自己是有必要出来解释一下,申明教廷的立场的,教廷一般不干涉国家之间的战争或者内斗什么的,所以这必须解释清楚。

    这倒是说的塞莱托公爵心一慌,居然真的是被发现了?是的之前听到教廷的人来他也猜到可能是自己和那人的联系暴露了,只是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暴露的。

    “胡说八道,想要抓老夫也不用想出这种拙劣的借口。”塞莱托公爵马上说道,心里虽然有点慌,但是嘴上当然是不可能承认的。

    “你的人已经把话撂了。”叶俊文淡淡地说道,“你不承认也行,反正回去之后教廷有的是办法让你开口。”

    “……”塞莱托公爵有点慌,教廷的刑法他当然也是知道的,这打坏了治,治好了再打的流程确实是有点恐怖啊,谁都慌啊,他也不确定自己能扛得住。不过他还是强行的镇定一下,说道:“老夫什么都没做,既然你们有怀疑,那我就和你们走一趟。”

    “哦?”所有人都是一愣,塞莱托公爵居然同意直接和他们走?此时跟在塞莱托公爵身边的还有好几个将军,塞卢姆也发现其中的几个还是高手,他还以为对方要拼死一搏之类的,结果直接同意和他们回去了?这好像有点奇怪啊。

    虽然有点奇怪,不过他接到的命令就是带塞莱托公爵回去,对方既然合作,那没什么说的,省事不少。塞卢姆想了想说道:“既然如此,请塞莱托大人过来吧。”

    “陛下!”周围的几个塞莱托公爵的亲信也有点愣,这就……投降了。

    “你们,等我消息。”塞莱托公爵也没多说什么,直接对着这几人说道。

    既然老大不准备反抗,他们也没多说什么,只能退下了。当然这奇怪的情况让叶俊文也觉得很懵逼啊,对方居然直接投了,怎么都觉得不太对。按照他的计算,塞莱托公爵不是这么简单就会放弃的人啊,估计是还有后招?

    想了想,他对着旁边的塞卢姆说道:“把他的东西也都带回去,说不定有什么证据。”

    塞卢姆点点头,然后通知旁边的骑士去拿东西。他们来的时候带着两辆马车,本来是给叶俊文他们坐的,不过现在一辆临时改成了囚车,另外也是从军营里面找了一辆货车,一些教廷骑士也是把塞莱托公爵的东西全部都装了上去,带回去检查一下。

    叶俊文也趁机在军营里面稍微的转了转,主要是想要看看能不能找到塞莱托公爵的宝物什么的。是的他还惦记着之前塞莱托公爵从人族的皇宫里面拿走的那些宝物呢,想着是不是用教廷调查的名义先扣了,然后再想办法收到自己的腰包里面。

    别说这还真的被他找到了一些,有一些重要的宝物直接就放在塞莱托公爵本人的大帐里面,这些都是找到了,比如说叶俊文想要的那个八级的魔晶。但是找到的只是少数,其中有部分已经被塞莱托公爵拿去和山贼交换物资了,另一部分,刚刚有一些士兵逃离军营的时候发动了暴乱,不少人趁机抢了一些物资逃走。负责守备宝物的这些士兵他们听说教廷要来带走塞莱托公爵,也知道这叛军是混不下去了,他们也拿着一些宝物跑了,没人看门,剩下的那些人当然是能拿多少拿多少,甚至叶俊文还在宝库里面找到了不少的尸体,估计是争抢宝物的时候相互之间争斗导致的。

    这帮乌合之众抢的东西是找不到了,他们带着宝物四处奔逃,指不定找个地方当山贼去了,根本不可能找到。叶俊文也是有点心疼啊,还好他们拿走的都是小东西,真正的好东西,塞莱托公爵都自己带着,叶俊文得到的就是这些。

    当然叶俊文中饱私囊的行为也是被塞卢姆看在眼里了,说真的他也没想到这个圣级居然还贪污这些东西,身为一个圣级居然还贪财?你这是不是太奇怪了?

    虽然看到了,塞卢姆也没说什么意思,圣级的事情,他搞不懂,自己又不是圣级,你爱怎么样怎么样吧,他也没资格管这个。倒是旁边的坎贝拉特剑圣看到叶俊文的行动,过来问他要之前叶俊文揣进兜里的八级魔晶。

    “见者有份嘛,你看我的剑都断了,现在要重新锻造一把,懒得去找高级魔兽,要不这个先给我?”坎贝拉特剑圣说道。

    叶俊文一脸不爽,不过还是把魔晶给了坎贝拉特剑圣,看到叶俊文的表情坎贝拉特剑圣也是一脸懵逼,也不知道叶俊文心疼什么,这东西虽然确实不多,但是对他们圣级来说没什么珍贵的啊,八级魔兽而已,只是难找,不难杀。对他们圣级来说,这都不叫事。

    “你这也太贪财了吧,都不知道你是怎么练到圣级的。”坎贝拉特剑圣说道。

    “你懂屁啊,你又不当家。”叶俊文说道。

    “行吧行吧,算我借你的,之后找到八级魔兽我杀两只还给你。”坎贝拉特剑圣挥挥手说道。

    总之在塞莱托公爵的配合下,这边的取证工作也是马上完成了。东西都被运上了车,塞卢姆也是询问了一下叶俊文是不是要带其他一些人回去,毕竟他们是塞莱托公爵的手下,可能也知道一些事情。

    叶俊文想了想,他的手下知道的可能性不大,毕竟这种事情叶俊文的话也不会随便和人说的,但是说不定也有些可能。于是想了想,让骑士团的一般人留在这边收尾,调查一下剩下的人,其他人则是先带着塞莱托公爵回去。

    马车很快上路,其实也就只要到旁边的拜鲁姆城就行了,距离不是很远。到了那边直接坐传送阵就能回去,而回去的路上,塞卢姆一直显得很小心谨慎。

    “怎么了?”叶俊文打开车窗,看着外面骑马一路警戒的塞卢姆问道。

    “大人,我觉得这件事不简单。”塞卢姆说道,“没想到对方直接束手就擒,这个不太正常,我觉得可能有问题,如果对方有什么安排的话,这回去的路上最有可能发生事情。”

    “嗯。”叶俊文点点头,“能想到这点倒是很好。”

    “大人也觉得有问题吗?”塞卢姆问道。

    “是啊。”叶俊文点头,“现在来看的话,能救他的人肯定不是他的那些手下,所以只有我们要找的那些人了,他们主动现身也是好事,让你手下的骑士都警戒一些,随时有可能……”

    “轰”的一声巨响,叶俊文的话还没说完呢,前方突然发生了巨大的爆炸,叶俊文转头一看,路边两颗巨大的树木倒了下来,直接把前路给拦住了。

章节目录

花式作死的位面商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张扬的五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张扬的五月并收藏花式作死的位面商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