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莱托公爵对教廷自然是没什么特别的好感的,况且这个情况下教廷过来这边,是坏事的可能性比较大一些,要知道对方可是派了00人过来呢,如果是找他有什么事情商量的话,自然不可能派这么多人过来,派几个人联络一下就行了啊,这00人的部队,应该是谈不成的时候直接对他们动手的人。

    想到这里,塞莱托公爵觉得自己要做点什么了,不然的话今天很有可能自己就要折在这里了。想了想,他也是找到了旁边的一个联络器,很快启动了联络信号,等到对方的回应。

    而叶俊文这边,带着教廷的部队很快的靠近了叛军的营地。这个时候叛军的营地已经很乱了,本来士兵们都是人心惶惶的,现在看到一大队穿着骑士盔甲的人朝着他们这边过来,自然第一反应都是敌人啊。说真的现在这里的大部分的士兵都没有作战的意志了,他们大多都只是想要自保而已,而这些骑士不知道是不是来杀他们的,如果是要动手的话,他们也只能反抗啊。

    上面的命令还没传来,一帮士兵也是自觉的拿起了武器。虽然如此他们并不敢靠近这支骑士卫队,对方越走越近,他们却已经开始往后缩了。

    很快这些叛军的士兵也算是都聚集到了一起,然而都是被逼着挤在一起的,前方的路几乎已经被人堵死了,这边的骑士团团长看到这个情况,也是上前直接说道:“在下光明教廷第二骑士团团长塞卢姆,奉教皇殿下的命令,带塞莱托公爵回去调查情况,闲杂人等,给我让开!”

    “是光明教廷啊。”

    “果然是教廷骑士啊。”

    “那现在怎么办?”

    “好像不是来抓我们的啊。“

    一帮杂兵马上就吵闹了起来,之前他们就觉得这帮骑士可能是教廷派来的,现在对方自报家门了,应该是教廷的骑士没错了。那他们中的大部分自然是不敢和教廷作对的啊,不然不是变成异教徒了啊。本来这帮人中就有不少的人想要当逃兵离开这里的,只不过现在军营封锁了而已,现在听到教廷都要调查他们了,想了想赶紧趁机跑了算了。

    于是部分听到塞卢姆的话的士兵赶紧朝着旁边散了出去,想要趁着监督他们的士兵的注意力都在这帮骑士上面的时候直接逃跑。

    目前的情况好像是被这帮骑士控制住了,前面的士兵慢慢地开始减少,不过就在一切朝着好方向发展的时候,突然一个声音出现了:“等等,你们是冒牌的!”

    “嗯?”所有人都是一愣,就几个正准备逃跑的人也暂时停了下来,冒牌的?

    只见一个穿着将军盔甲的中年人推开人群,走到了所有人的面前,说道:“你们并不是教廷的骑士,我认得你,塞里纳伯爵……不对,现在应该是叫塞里纳元帅了!”

    那人一边说着,一边指着叶俊文说道,看来是见过叶俊文啊。当然叶俊文也不知道对方什么时候见过自己,他对对方是没什么印象了,估计是在之前的攻城战的时候见过之类的?

    “这是你的计划吧,找一队人假扮教廷的骑士,用教廷的名义想把陛下带走(之前塞莱托公爵登基过,做了三天的皇帝,所以他的手下称他为陛下,当然这个皇位现在没别人承认)。”这边的将军说道。

    “原来是这样,假扮的?”周围的士兵倒是信了,是的他们也听说过叶俊文之前的战斗,知道这家伙诡计多端,要是别人这么做的话,他们不一定相信,然而叶俊文这么做,他们倒是觉得很有可能。

    “你说我?”叶俊文也是直接站了出来,拦住了想要说话的塞卢姆,笑着说道,“很抱歉,我现在的身份是教廷的特使,并不是元帅的身份,这是教廷的徽章,你应该认得吧。”

    叶俊文一边说着一边就拿出了教廷特使的徽章,这徽章当然是真的,而对面的这个将军,他还确实认得。是的光明教廷的徽章还是很好认的,叶俊文拿出来的时候对方就变了脸色,他确实知道这个东西是真的,这样看来的话叶俊文还真的和教廷攀上关系了,居然变成了教廷的特使,怪不得敢来这里。这回是真的完蛋了,连教廷都变成敌人的话,他们可是在劫难逃了。

    将军稍微的慌了一下,不过马上就想好了办法,这时候承认对方的身份的话,那不是自投罗网吗?还好的是教廷的徽章也不是所有人都认识的,至少这帮什么都不懂的平民肯定是认不出来的,于是他也是直接指着叶俊文喊道:“可笑,这根本就不是光明教廷的徽章!这是假的!就凭这单纯的计谋就想要欺骗我?上,抓住他们!”

    说完他也是一挥手,旁边他的几个亲信手下直接就冲了上去,其他的士兵一看这个情况,直接开打了,这怎么办?是的他们确实不认识什么教会特使的徽章,谁知道是不是假的,他们只是觉得叶俊文他们这队人穿的像是教廷的人而已,而现在他们的将军说是假扮的,也是有可能的啊。还没明白到底怎么回事呢,突然前面就干起来了,这他们也说不清楚了啊,要不……先干了再说。

    周围直接就乱了起来,这时候有一部分的士兵直接就杀向叶俊文这边了,另一部分的士兵则是还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他们也很迷茫要不要上。

    “列队!准备迎敌!”这边的塞卢姆还是非常的镇定的,直接对着手下的骑士下令道。他收到的命令是辅助叶俊文他们这几个特使,虽然不觉得这几个杂兵能伤到叶俊文他们,但是这种小事不可能让圣级出手吧,还是他们来处理算了。

    教廷的骑士本来就站的整整齐齐的,听到命令,也是直接拿出手里的长枪或者长剑,前排的顶出盾牌,马上进入了应敌模式。而看到对方整齐划一的动作,这边有不少冲上去的士兵也犹豫了。教廷的徽章他们看不懂,但是他们也是上过战场的,这帮士兵绝对不一般啊,精英中的精英,这动作、这配合、这杀气,不会真的是教廷的骑士团吧。

    “噗呲““噗呲“就在一些人犹豫的时候,几个已经靠近了骑士卫队的叛军士兵则是已经受到了骑士团的攻击,没什么好说的,骑士团的前排士兵几轮长枪突刺,轻松的干倒了上来的一些士兵,这些士兵中的大部分都是塞莱托公爵的亲信部队,就他们还没什么犹豫的会听从塞莱托公爵的命令。

    两边的差距显而易见,一边是普通士兵,一边是精英中的精英,一个回合,靠近骑士团的所有士兵基本上都被刺倒了,差距实在是有点大。看到这个情况,一下子把周围其他的那些士兵都给镇住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叶俊文也上来说话了:“各位,你们应该也知道我的身份了。”

    叶俊文之前就没否认自己的身份,而且是他们自己的将军指出来的,应该就是本人了,这些士兵虽然没见过叶俊文,但是也知道他就是塞里纳元帅了。

    “我身为元帅,即使要使用这种计谋,会自己来到这里吗?”叶俊文淡淡地说道,“我确实是代表光明教廷来这里的,要带塞莱托公爵回去调查一件事。至于其他人,赶紧离开这里,不然的话,就是妨碍教廷执法了,异教徒的下场,各位应该还是能想象得到的吧。”

    “这……”士兵们觉得叶俊文说的也有道理啊,他为什么要亲自来这危险的地方啊,哪怕是计策,直接找个手下来假扮不完了嘛。

    看到这帮士兵已经很犹豫了,叶俊文又指了指那边:“你们看清楚了,刚刚质疑我使者身份的那个将军去哪儿了,可别被人卖了都不知道,无端背上了异教徒的黑锅。”

    所有人朝着叶俊文指的方向看了过去,果然看不到之前的那个将军了。是的那将军居然趁乱直接跑了,看来他也清楚这帮杂兵根本就不是这些精锐的教廷骑士的对手。

    那现在事情已经很明朗了,谁在说谎好像一清二楚了。看到这些士兵的表情的变化,叶俊文也是直接吼道:“都还站在我们面前干什么,想要阻碍教廷执法吗?还不快滚!”

    “快跑!”几个士兵马上就扔掉了手上的武器,然后直接转头跑了。既然有带头的,这帮乌合之众也是马上四散开始逃跑,只是一会儿的功夫,叶俊文他们面前本来一大堆挡路的士兵就剩下没几个了。剩下的几乎都是塞莱托公爵的亲信卫兵了,他们虽然也想阻止其他人逃跑,然而挡不住啊,怎么喊都没用。

    “呵。”叶俊文也是轻笑了一声,对着剩下的几个人说道:“塞莱托公爵人呢?”

    “老夫就在这里。”这时候旁边一个声音传了过来。

章节目录

花式作死的位面商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张扬的五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张扬的五月并收藏花式作死的位面商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