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然叶俊文并不怕死,这个平等契约本身也不会让叶俊文毙命,按照克瑟罗密诺的说法就是难受虚弱一段时间而已,叶俊文也不知道这个虚弱到底是虚弱到什么程度,也不知道持续多长的时间,这要办事的时候突然虚弱了就麻烦了。

    克瑟罗密诺也有点头痛,他本来也想吃一下的,结果发现自己和以前不一样了,现在自己有平等契约的对象了,为了美食,自己毒死了他也没什么遗憾的,但是把别人害了这个他还是挺不好意思的,这就有点烦心了。

    “要不这样,我也不阻止你。”叶俊文说道,“你非要作死的话呢,等我先把这边的事情办了,你再吃这个,省的耽误。”

    “哦?”克瑟罗密诺确实有点惊讶,叶俊文居然还不是完全阻止他吃这个,只是怕耽误自己办事而已,这么奇怪的人类他还真的是第一次见。不过想想也是,叶俊文这家伙本来就很奇怪了,要不是他奇怪,克瑟罗密诺也不可能主动和他签订契约啊。

    “既然如此,那先把事情办了吧。”克瑟罗密诺说道,“到底是什么事?”

    叶俊文也是简单的把事情给克瑟罗密诺解释了一下,也就是有个不知名的组织,要找叶俊文他们的麻烦,反正现在就顺着线索去问问情况,看看能不能把这个麻烦解决掉。

    “这倒是不耽误什么事。”克瑟罗密诺说道,“我也跟你们走一趟吧。”

    毕竟叶俊文要是挂了的话,克瑟罗密诺也要虚弱难受好久,所以威胁叶俊文也是在找他的麻烦,这个不知道什么组织也算是惹上了他。

    有免费打手的加入,索莱登教皇当然是非常的欢迎的。于是马上也是给克瑟罗密诺这边弄了个特使的临时编制,当然坎贝拉特剑圣也没反对。这时候他本身就还有伤势没完全的康复呢,也担心出点什么事。克瑟罗密诺这个实力的人来帮忙,当然是好事了。

    出发之前,他们顺便去看了看艾斯克。艾斯克之前在和怪物的战斗中受了伤,之后还没埋了,现在伤势虽然基本上被教廷的人治疗好了,但是不断出现头晕目眩的症状,好像一时半会儿的还治不好的感觉。

    叶俊文觉得按照现代的医学的解释可能是耳蜗部分受损导致,但是龙的身体和人的身体又不一样,叶俊文也不知道到底是个什么情况,总之现在艾斯克站起来就觉得头晕,实在是没办法出动。

    “你也太丢脸了。”克瑟罗密诺忍不住说道。

    “我……”这边的艾斯克倒是想要解释一下,但是也不知道怎么开口啊,之前的战斗他确实没帮上多大的忙,还是被那个奇怪的东西吼倒的,真的很丢脸,他自己都觉得脸红。

    当然叶俊文叫克瑟罗密诺来看看艾斯克也不是让他骂人的,主要是让他教一下艾斯克契约的方法,以后召唤龙方便一点。克瑟罗密诺当然也没拒绝,在他看来叶俊文的实力还是太弱了,多个龙保护对他也好点,于是对着艾斯克的头一按,很快的,艾斯克也学会了血契。

    叶俊文也是再次感叹一下龙族之间教学方式的便利性,怎么他就要慢慢学,这龙族按一下就会了呢。当然他不知道这种传授技能的方法就是算是龙族的内部也没几个人会,克瑟罗密诺算是变态类型的,基本上什么都会一点。

    总之很快的,艾斯克也和叶俊文缔结了血契,叶俊文也感觉自己的时髦值又高了不少,以后一招就是双龙,真是酷炫。

    准备好一切,叶俊文他们就要出发了。此时教廷的骑士队早就已经集结完毕了,这教廷的骑士团可是精英中的精英部队,虽然只有几百人,但是这几百人都是从几万人里面选出来的精英,只有正真的精英才能加入骑士团,他们中随便一个拿出来扔到军队里都是兵王类型的,等于说是一支特种兵部队了。

    之前说过这次来的是教廷第二骑士团,团长名叫塞卢姆,看样子就知道是一位标准的教廷骑士。人看上去也就三十岁的样子,长的非常帅,光看着脸好像就在告诉所有人这家伙是个正人君子、绅士,总之不管怎么样都不会让人觉得不舒服的那种造型。

    当然这家伙的实力也很强,三十岁的大剑师,在任何地方都算是高手了。当然虽然离圣阶只剩下一步,然而这一步能不能踏出去完全就是玄学,这已经不是努力练习能到达的程度了,天赋反而更加的重要。

    叶俊文和对方打了个招呼,看样子对方还是很愿意配合叶俊文的。至于克瑟罗密诺和坎贝拉特剑圣两人理都没理会这个他们眼里的爬虫,是的小小的大剑师,在他们眼里根本就排不上号,蝼蚁而已。对此塞卢姆倒是也没什么抵触,感觉这才是正常的现象,像叶俊文这种主动理他的圣级反而更加奇怪一些。

    一行人一共600多人,依旧是走的教廷的传送阵,目标是拜鲁姆城。这座城市也是圣威兰帝国的境内的城市,只不过是边境城市,离主城还是很远的。而他们要找的塞莱托公爵的叛军部队就在圣威兰帝国的边境驻扎,离他们最近的就是这座城市了。

    塞莱托公爵的叛军的行踪,当然也是教廷这边的信息,说真的叶俊文他们都没怎么管这队叛军,虽然反的是他们。按照教廷这边提供的资料,这段时间塞莱托公爵的情况其实非常的不妙,理论上来说之前塞莱托公爵卷走了不少皇宫里面的宝物,这时候靠着这些宝物来发展一下他们的部队的话,应该是能够壮大一些的。然而是事实上的情况正好相反,塞莱托公爵的部队不仅仅没增加,反而变少了。

    是的,目前的圣威兰帝国已经坐稳了,新皇已经正式的登基,所以国内的情况还算是稳住了。而国外,挑衅他们的精灵王国和矮人王国的战争也都结束了,而且让人惊讶的都是大胜,感觉对方完全就没什么抵抗就被击败了。事实上经历了两场大战,叶俊文带出去的十万大军不减反增,战损加起来大概就000,但是后备兵源主城那边倒是送到了1万多人。

    这史无前例的大胜也是大大增加了国民的信心,加强了他们对新皇的认同感。他们到不觉得他们在前线作战的士兵有多厉害,多英勇,他们只是觉得这新皇肯定是有神佑的,不然的话怎么会百战百胜呢。既然神都觉得这个新皇没什么问题庇佑了他,他们当然也不能反对啊,所以贝芙莉女皇的支持度现在也非常高。

    那这边的叛军就真的日了狗了,本来圣威兰帝国国内的形势非常糟糕,内部有军队想要叛乱,外部有敌国宣战,他们感觉这还能玩啊,找个时机再次攻下主城得到皇位还是有机会的。然而现在个把月的时间,形势完全逆转了,目前的情况对他们来说实在是太糟了啊。

    塞莱托公爵自己也没弄明白怎么突然就变成现在这个情况了,那现在突然就这样了,之后怎么办呢?打是打不下去了,之前他逃出来的时候手下还有接近2万的部队呢,现在就1万多了,这些士兵他们都跑了啊。但是不打他能怎么办?自己现在可是头号叛国贼,抓到就是死,没什么可能赦免的,已经骑虎难下了啊。

    现在他的部队也是人心惶惶的,之前说了已经有很多的士兵看清楚形势跑了,他们也知道这叛军当不下去了,他们也不想叛国啊,本来以为是从龙之功呢,结果搞着搞着就变成叛国了,这罪他们能抗?所以和几个老乡一商量,逃了。

    逃兵越来越多,塞莱托公爵也是下令封闭了军营,不让他们跑了,他还是有些心腹的手下的。问题是之后的怎么办?他们手上确实有不少的宝物,但是出不去手啊,这没人敢和他们交易,这帮人现在是叛国贼,这和他们交易也是叛国大罪啊,商人也不敢和他们玩。所以他们现在面临的情况就是有钱,但是要饿死了。

    唯一和他们做交易的人就是土匪了,是的国内还是有不少的土匪草寇的,有些势力大的,和他们也联系上了,他们是亡命徒,本来抓到也是死,不担心这些,所以和他们做了交易,当然也知道塞莱托公爵的情况不妙,都是明摆着抢钱的,塞莱托公爵没有任何办法,这亏,只能忍着痛吃下去。

    塞莱托公爵现在的考虑是他们自己要不要转当土匪去,但是好好的公爵变成土匪了,这是不是也太……塞莱托公爵心里接受不了啊。

    然而就在塞莱托公爵不知道怎么办的时候,突然下面的人来报,一队人马接近了他们的军营所在地。塞莱托公爵也是一惊,赶紧问了问情况,得知只有600人的时候,他松了口气,但是很快他又收到不好的消息,对方自称是光明教廷的人,这就很麻烦了。

章节目录

花式作死的位面商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张扬的五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张扬的五月并收藏花式作死的位面商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