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能让我看看吗?”德卡罗声音有点颤抖的问道,虽然从笔记的外观上面已经基本上判断出这笔记应该是真的瑞森院长的笔记了,但是这种事情当然也需要进一步的确认,还是先看看笔记的内容再说。魔法师的笔记一般来说是不能给别的人看的,就算是自己的弟子,能不能看到也不一定,大概就是那种内传的关门弟子才能享受这种传承般的待遇。德卡罗虽然见过瑞森院长的笔记很多次,但是内部记载的东西一次都没见过,当然只要看一会儿就知道是不是真的了。

    瑞森院长的笔记非常好判断,原因是瑞森院长的笔记,百分百记载有龙语的使用方法。是的之前说过这个学院叫做龙语学院,原因是在这里你可以学习到一部分的龙语魔法,当然每个人能学会一两个就已经算是非常的厉害了,但是作为学院的院长,一定是有记载有全部的龙语魔法的资料的,这当然是不能失传的,很有可能就在这本笔记里面,所以只要看到这些,德卡罗就能确定情况了。

    “请。”叶俊文直接递了过去。没想到叶俊文居然同意了,这边的德卡罗有点战战兢兢的接过了笔记本,吸了一口气,然后打开,果然看到第一页,他就已经确定是真的瑞森院长的笔记了,首先这字就是瑞森院长的字,再看里面的内容,果然是瑞森院长的研究魔法的心得。

    德卡罗赶紧往后翻,果然马上看到了龙语魔法的部分,但是就在他准备继续的看下去的时候,突然旁边的叶俊文直接一把拿过了笔记。是的叶俊文也在观察对方的表情,看到对方的表情像是看到好东西的时候,突然出手阻止了对方,这当然是让对方最着急的选项。

    被人突然打断,德卡罗这边简直是要杀人啊,自己看到最精彩的部分了,这怎么突然断章谁受得了。还好愤怒只控制了他2秒钟的时间,很快他回过了神,眼前的人也不是一般人,他可不能真的把他杀了什么的。

    “那个……塞里纳大人,这东西确实是瑞森院长的笔记。”德卡罗憋下自己的心思,说道,“这样看来你说的果然是真的,非常抱歉,不是我多疑,这确实是需要确认的事情,您……”

    “我懂的,我懂的,确实这需要确认,那现在确认了吗?”叶俊文问道。

    “是的,非常不幸,看来瑞森院长确实……”德卡罗点点头,他已经相信瑞森是真的死了。原本他对瑞森院长倒是也很尊敬,当然也没什么背叛之类的想法,但是现在不是背叛的问题,瑞森院长死了,这他必须多考虑一下了。

    想了想,德卡罗说道“塞里纳大人,既然瑞森院长把这个东西托付给你的话,应该也是让你帮忙交给一个合适的人对吧,毕竟您不是我们龙语学院的人,应该也不是继承瑞森院长的衣钵的人,这个东西对您来说应该是没什么价值的对吧。“

    德卡罗想了想,叶俊文应该是不会想要拿下这个东西的。首先他就不是个法师,这东西对法师来说是无价之宝,但是对于别的人来说没什么价值,叶俊文可是一个帝国的元帅,据说还是控制整个帝国的无冕之王,这种地位的人,你说去当法师,那不是没事找事吗,毕竟按照法师的地位,你这就是在给自己找麻烦,给别人攻击你的理由,所以他觉得叶俊文估计是不会想要这个东西的。

    “瑞森院长确实让我交给一个合适的人,当然这东西对我来说也没什么价值。”叶俊文点头道,“所以我现在不是在找这个合适的人嘛。”

    德卡罗很高兴,但是也很着急,马上说道“塞里纳大人,作为学院的副院长,我觉得我还是有资格得到这个东西的……”

    “哦,确实呢。”叶俊文点点头,“我其实也是这么想的,所以才会把这件事告诉您的,不是吗?”

    “这么说来……”德卡罗有点激动,难道这东西就要到手了吗?

    “不过这件事呢……我觉得还是慎重一些。”叶俊文突然又笑了笑,“这种大事,我觉得我还是好好想想……”

    德卡罗真的很着急啊,还想什么啊,直接交给自己得了啊,万一给了别人……那自己怎么受得了啊。是的作为一个副校长,你说完全不像当正的是不可能的,但是之前有瑞森院长在,他也算是服气,但是现在瑞森院长不在了,其他的几个人如果当上院长,他能服吗?怎么想都是自己最合适啊。

    “塞里纳大人,您……”

    “等等,我又想起一件事了。”叶俊文打断了对方的话说道,“其实我这次亲自来这边还有一件事要办。”

    “这……大人您说,到底是什么事?”德卡罗问道。

    “其实呢,瑞森大人在死前不仅仅把笔记托付给了我,还有一些别的东西。”叶俊文一边说着,一边拿出了几个钥匙,“你看这几个钥匙,根据瑞森院长的说法呢,他学院有不少的宝物,要是我能帮他这个忙的话,学院里面的宝物就让我随便取……”

    “唉?”德卡罗稍微一愣,下一秒就觉得叶俊文绝对是在说谎。是的瑞森院长怎么可能说这样的话,估计说的是把笔记和宝库的钥匙全部托付给可以信任的继承人之类的吧,怎么可能让叶俊文这个外人拿学院里面的宝物呢,这可是学院的财务啊。德卡罗大概是明白了,估计是叶俊文这边起了贪念,笔记他是用不到的,但是宝库里面的东西他当然是能用的,所以他来这边的意思就是想要直接拿宝库里面的东西啊。

    德卡罗觉得自己看穿了叶俊文的阴谋了,这明显是想要谋夺他们学院的财务了,但是现在他怎么办?直接翻脸?一想不对,自己直接翻脸有用吗?没用啊,是的自己现在只是个副院长而已,又不是院长,如果自己和叶俊文翻脸了,叶俊文不把笔记给自己怎么办?

    是的这个笔记还有另一个作用,那基本上就是表明了下一个院长的人选了。现在瑞森院长死亡的情况下,下一任院长并不是指定的,候选人有好几个,除了他这个副院长,几个分院长,几个长老,其实都是有继承权的。那么到底选谁呢?这个不好说,首先实力肯定是一方面的,但是还有别的加分的选项,德卡罗想了想,自己并不是很占优势。而这个情况下,拥有院长的笔记这个条件已经算是巨大的优势了,如果拿出笔记的话,继承院长的几率将大大地提升,毕竟在所有人看来,你能得到笔记,说明你就是院长的制定继承人了,这太重要了。

    那现在笔记归属的选择权在叶俊文的身上,也就是说,叶俊文只要找个人把笔记给他,对方极有可能就会成为院长。如果自己和叶俊文翻脸,那么对方不选自己,而是找别人把笔记给他,自己不就完了嘛。

    是的德卡罗这时候也明白叶俊文的意思了,很明显叶俊文就是这么想的,他就想要学院里面的宝物,谁和他合作的话,他就会把这个笔记给他。自己不同意对方就会找别的继承人,然后和他交易。当然按照学院的角度来说,要是大家都不和他合作,然后一起起来声讨的话当然是好事,但是问题是……德卡罗觉得肯定有人会答应叶俊文。

    是的答应他就直接称为院长了,这肯定有人会动心啊,而自己就算起来反对,等到那个当上院长的人帮叶俊文洗地,肯定更多的人会相信他们啊,到时候自己可能还会变成声讨的对象,甚至被排挤,这得不偿失啊。

    德卡罗看了看叶俊文,这家伙简直就是恶魔啊,明显的敲诈勒索,但是居然那他没什么办法,这种情况就算看穿了对方的计划,但是依旧不得不上当的感觉,果然是大陆军神吗,估计敌人都是被这家伙这么算计死的吧。

    德卡罗吸了口气,这时候……好像也没什么别的办法了,是的把这个机会交给别人,还不如自己来呢。学院的宝库估计是怎么都保不住了,自己不交易,也会有其他人会和叶俊文交易的,而自己反而失去了笔记,所以想了想,还不如自己和叶俊文交易呢。

    想到这里,德卡罗也只能点了点头“原来如此,原来瑞森院长是这么说的啊,那院长的命令,我们确实应该遵守,我这就带你去学院的宝库。”

    “唉?”旁边的艾莉西亚稍微一愣,是的这阴谋实在是太明显了,艾莉西亚当然也看出来了,而没想到自己老师居然这么简单的就顺从了。不过虽然有点惊讶,艾莉西亚没多说话,德卡罗的想法,她大概也了解一些。说真的德卡罗当上院长,对她来说没任何的坏处,毕竟她没有资格竞选院长,但是有个当院长的老师,当然是好事。

    “呵呵,那走吧。”叶俊文点了点头,这家伙真的识趣。

章节目录

花式作死的位面商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张扬的五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张扬的五月并收藏花式作死的位面商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