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快治疗就开始了,闲杂人等都被请了出去,房间里只剩下了叶俊文,陈老和胡海清三个人。胡海清也是让叶俊文脱掉了上衣,然后坐在了陈老的面前,而他这边则是帮助陈老坐起,并且开始行针。

    医术叶俊文是完全不懂的,不过看着胡海清的动作就觉得对方应该很厉害,每次下手都快如闪电,几乎不带犹豫的,很快陈老的身上就插上了不少的针。很快胡海清也是放下了手里的针匣,然后一只手贴住了陈老的后背,说道:“老陈,开始吧。”

    这边的陈老也是直接双手按住了叶俊文,胡海清对着叶俊文说道:“凝神静气,身体放松,刚开始可能有剧烈的疼痛感,不要随便挣扎,全身尽量保持放松的姿态,动作不要变。”

    叶俊文表示痛是什么东西,自己全身被炸碎都感觉不到什么痛好吗。不过他也是配合的闭上眼,果然稍微一会儿之后,他感觉自己小腹的前面和腰后的位置好像有点疼痛的感觉,当然只是一点而已,你不仔细的感觉完全就不会在意的那种。

    一直看着叶俊文的胡海清倒是有点惊讶,这痛处可不是一般人能忍住的,特别是叶俊文这种身体内根本就没什么真气的人,一般人的话直接通的满地打滚都有可能。他盯着叶俊文就是在注意这件事,如果叶俊文痛的乱动的话,他直接几针过去先把叶俊文麻痹了再说,然而叶俊文动都没动一下,在他看来这家伙的心性和忍耐力真是非同寻常的。

    刚开始最困难的情况轻易的渡过去了,下面就是陈老帮助叶俊文运行真气了,这过程还是挺痛苦的,直接真气冲脉一般人也顶不住,不过毕竟之前已经习惯了一下真气,危险性比刚刚稍微小一些。然而对叶俊文来说根本不算事,不过他倒是能够感觉到有股东西在自己的体内流动的感觉,这感觉特别奇怪,好像有条蛇一般的东西在他的皮下攒动的感觉。

    这感觉说真的,还是挺新奇的,叶俊文感兴趣的不就是这个嘛,按照之前胡海清说的话,叶俊文也没挣扎之类的,只是感觉一下。他觉得很有趣,面前的陈老则是一脸的惊讶,这真气的运行实在是太顺畅了,根本就没受到任何的阻碍,感觉叶俊文全身的筋脉都是通的,虽然叶俊文很年轻,但是这几乎不可能啊,一般人总有一两条的筋脉会闭塞,需要真气来冲开,但是叶俊文就是个变态啊。

    陈老稍微的思考了一下,任督二脉总不能也是通的吧,于是他稍微的尝试了一下走走中间的断脉,结果……还真没什么问题。陈老一脸的莫名其妙,这没练出过真气的人任督二脉居然是通的,你tn是不是在逗我,这是怎么打通的?

    完全搞不懂是怎么回事,但是既然这两条大脉是通的,自然是最好的,走这个方便多了啊。现在想想叶俊文简直就是最完美的炉鼎了,这不治病,帮忙走下真气都能给你免费练精纯了。

    因为脉象通畅,这走脉的速度快的惊人,很快一个周天走完,陈老大概也了解了。就叶俊文这变态的身体,容纳下他全部的真气没什么问题。

    很快在陈老的帮助下,他的真气帮助叶俊文运行了几圈,这时候其实叶俊文已经自动的学会了陈家基础的真气内功,并且这真气已经开始自动的循环了,几乎不用叶俊文来操作,这都已经跳过好几个阶段了。

    “完成了。”陈老开口说道。

    “这么快?”旁边的胡海清稍微一惊,这速度真的快的有点吓人了,比他预计的快上太多了。他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情况,但是陈老不可能说谎是吧。想了想,胡海清说道,“既然如此,开始注入,我来助你。”

    胡海清一边说着一边也开始用力,简单的说就是帮陈老把真气往外推,叶俊文这边已经自动运行了,所以就继续按照这个方法走就行了,关键就是能不能容得下这些真气。

    事实证明,叶俊文的身体现在已经太变态了,一般如果炉鼎满了的话,真气会变得非常难推进去,然而叶俊文这边真的是相当的轻松,就随便往里面推就完事了,感觉他根本就填不满的感觉。

    很快,叶俊文也是注意到面前的陈老变得虚弱了起来,这倒不是说外观上有什么变化,而是气势方面的。之前陈老虽然也是须发斑白,但是精神头完全不是一个老人的精神头,而现在则是完全不用了,对方给人的感觉就是行将就木的那种,好像随时死了都不奇怪。

    这情况当然还是非常的危险的,好在叶俊文这个炉鼎比较变态,这真气运送的相当的方便,所以完成的速度也很快。没过一会儿,真气运送完成,这边的胡海清没空赞叹叶俊文的身体了,马上开始行动起来,拿出旁边的金针,再次在陈老的身上运行起来。

    又是一阵叶俊文完全看不懂的高端操作,反正就是一顿狂扎,大概过了十来分钟的时间,这边的胡海清松了口气,应该是完成了。期间叶俊文啥都没干,就是保持真气一直运行就行了,他也不用分神,反正这都是自动的,只是感觉身体有点涨涨的,好像水肿的那种感觉。

    “好了,托着他这边和这边,不用用力。”胡海清指导叶俊文拉住陈老的身体,这时候陈老已经几乎没力气了,整个人感觉都是软的。叶俊文很轻松的把他拉了起来,而胡海清则是走到了叶俊文的身后,也是双手抵住了叶俊文的背后。

    “走的任督?”胡海清稍微一愣,也不知道陈老是发什么疯,这时候还帮叶俊文冲任督,反正不管怎么样,先把治疗完成再说。于是对着叶俊文说道,“放松身体,不要抵抗,顺着我的引导走。”

    现在叶俊文的真气量一旦抵抗的话,胡海清直接就被弹飞了,还好叶俊文只会运行,根本不会运用,所以胡海清这边一帮忙,马上真气开始顺着他的引导走动起来,朝着陈老的体内走了过去。

    随着真气的注入,陈老这边也是冷哼了一声,虽然这之前是他的真气,但是经过叶俊文这一走,变得稍微有点陌生了。之前说过真气入体是很疼的,陈老也是同样的情况,只不过他毕竟是宗师,很快就稳定住了,马上按照运气的法则控制起来,自己引导这运行。

    很快陈老的气色也好了起来,顺着真气再次充盈,他的身体也感觉壮实了一些。胡海清看了看情况,觉得大概也差不多了。是的这真气不可能全部渡回去,陈老实在是年纪大了,这过剩的真气只会影响他的健康,按照胡海清的计算,一半的样子差不多了。

    停下渡气,胡海清走到陈老的旁边,一边控制对方身上的金针,一边看着对方运气。几个周天之后,陈老这边重重的吹出了一口浊气,感觉整个人的气势都变了,一瞬间好像一把出鞘的宝剑一般。

    “嗯?“旁边的胡海清一愣,没想到损失了将近一半的真气,这边的陈老反而好像更进一步的样子,这就很奇怪了,这感觉像是武道境界的突破。

    “这难道就是破而后立吗?”陈老也感觉到了自己的变化,有点惊讶的说道,“难道无意之中就达成了条件?”

    胡海清拔除了陈老身上剩下的金针,然后给陈老这边把了把脉,也是非常的惊讶:“恢复效果出乎意料的好……你已经没事了,我给你再开点调养的药,吃个一星期,就完全康复了,至少还能活上十年。“

    “我现在的感觉真的是出乎意料的好……感觉像是恢复了年轻一般。”陈老说道,“真气虽然减少了,但是感觉更加的精纯了,这炉鼎真的是不一般。”

    “还说呢,这么关键的时刻你还帮他冲任督,你还真的是够赌的。”胡海清说道。

    “不是我冲的,这家伙本身的断脉就是开的,我就是试了试,结果还真的能走。”陈老说道。

    “啥?”胡海清一脸懵逼,“他不是没学过真气吗?”

    “我知道啊,但是问题是就是通的啊。”陈老说道。

    “呃……你怎么回事?之前学过内劲,然后被废过?好像也不对啊,被废的话,筋脉不可能这么通畅的,到底什么情况?”胡海清惊讶的问道。

    “喂喂,你们能不能别说这么多专业的名词啊,我根本听不懂好吗。”叶俊文扶额,“我真没学过,你们说的我都听不懂。”

    “这还有天生就通的人?”胡海清真的是一脸懵逼,他行医五十年了,根本没见过叶俊文这样的,“那老陈你还真是赚大了,天生的炉鼎给你用了,因祸得福啊。”

    “呵呵……”陈老这边也笑了笑,没回话。

    “总之……我现在变成高手了?”叶俊文突然举手问道。

章节目录

花式作死的位面商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张扬的五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张扬的五月并收藏花式作死的位面商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