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猛听叶俊文之前的意思好像是想要帮忙治疗陈老,这当然是好事了,他也相信叶俊文应该不会对陈老不利,不然干嘛等到现在嘛。总之想了想,何猛也是答应了叶俊文,这家伙身上奇奇怪怪的东西很多,说不定真的能帮上忙,于是也是带着叶俊文前往了机场。

    这次的事情确实比较重要,何猛那边的部门也是专门请的专机接送的,叶俊文他们到机场的时候,飞机也快到达sh这边了,稍微等了一会儿,叶俊文就见到了这位胡先生。

    和自己想的不同,这位胡先生年纪倒是没这么大,看上去五十不到的样子,人比较精瘦,穿着一身挺传统的服装,看上去没什么特别出彩的地方。说真的乍一看也看不出对方是个医生,不过从何猛他们几个人的态度上来看,这个人的地位还是很高的,对方看上去也挺傲的,脾气应该不怎么好。

    本来脾气就不好了,叶俊文这惹事大师也是一句话就把对方给惹生气了。

    “请问你和蝶谷医仙胡青牛是什么关系?”

    “没关系!”这边的胡先生气的胡子都翘起来了,“你谁啊,哪个部门的?”

    “胡先生,别生气,别生气,治病要紧,先去看看陈老怎么样?”这边的何猛马上说道,叶俊文的身份也不是一两句话能说得清楚的,还是赶紧把话题扯到治病上面。

    “嗯……”这胡先生倒是也没一直追着不放,说道治病,还是点点头,马上上了车。一路上,何猛也是稍微的问了一下胡先生的情况。叶俊文没插话,旁边听了听,大概知道这个胡先生的名字叫做胡海清,和陈老是老友的关系,所以这次听闻陈老受伤也是马上就赶来了。按照何猛的说法,胡海清虽然医术很高超,但是想要让他出手也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这次算是陈老运气好,交了这个朋友。

    说话间,一行人已经来到了陈老的家里。这是一座看上去好像旧时公馆的建筑,位于sh老城区,这建筑在这年代都能算是古建筑了。虽然外表看上去很陈旧,但是里面的设施倒是还挺先进的。房子有两层,陈老现在就在二层闭关。

    房子里除了陈老,还有两个下人,剩下的都是何猛单位的人了,毕竟事情是他们弄出来的,而且陈老这个国级宗师确实很重要,所以他们一直都派人在这边看着。

    刚进门,叶俊文就发现胡海清的表情不是很好,左右看了看,胡海清问道:“陈家小子呢?”

    “这……”何猛也不知道怎么回答。

    “真是家门不幸,所以生这么多儿子有什么用。”胡海清说道,“整天还在我面前吹嘘自己儿女多呢,结果出事了一个没来。”

    “胡先生,陈家那边出了点事,陈啸升毕竟是家主,现在确实是没办法过来……”何猛这边稍微的解释了一下,不过胡海清这边明显不想听这些。

    “有什么比亲生老爹的命还重要的,别帮他解释了。”胡海清说道,说完看了看周围,又问道,“小梦呢?”

    “呃……这个……”何猛真不知道怎么解释啊,直接看了看身后的叶俊文。叶俊文反应过来了,小梦应该指的就是陈梦。

    “怎么了?吞吞吐吐的,小梦应该在的吧。”胡海清问道,陈啸升他们不来他是能预见的,但是陈梦不应该不在啊,他也见过陈梦很多次了,她和陈老非常亲,没理由不在这里。

    “哦,这我解释下。”叶俊文突然上前说道,“陈梦被我抓去做小老婆了,暂时过不来。”

    “哈?”胡海清一脸懵逼。

    “那个……胡先生,这是解释起来比较麻烦,要不先看看病人?”何猛说道。

    “不,等等,这家伙谁啊,不是你手下?”胡海清指着叶俊文奇怪的问道。

    “确实不是我手下,他呢……”何猛看向了叶俊文,他也不知道怎么解释叶俊文的情况啊,因为他也不知道叶俊文为什么过来。

    “哦,是这样,我不是他手下,我就是跟着过来看看的,毕竟陈老被打成这样也是我的手下造的孽……”叶俊文说道。

    “所以老陈就是你派人打伤的?”胡海清更加的懵逼了,“那你现在来干嘛的?”

    “来帮忙治疗的啊。”叶俊文说道,“虽然不知道能不能帮上忙,不过我确实也很想治好他啊,他孙女现在还在我家扣着呢,骗吃骗喝的,陈家愣是没个人过来和我谈条件,这让我好难办,所以把他治好了直接和他谈算了。”

    “……”胡海清已经听不懂叶俊文再说什么了,直接看向了旁边的何猛,意识是翻译一下叶俊文说的话。

    “是这样,胡先生,陈老确实是在和他的手下的切磋中受了伤。”何猛说道,当然重点读了切磋两字,“至于小梦的事情,这个确实比较复杂,一时半会儿说不清楚,总之他现在应该是来帮忙的,还是先救人,一会儿再解释,你看怎么样?”

    “真不知道你们再弄什么东西。”胡海清对这件事确实也一无所知,想了想还是先看看老友的病情再说吧。于是很快的他就来到了陈老所在的房间。

    虽然说是闭关疗伤,但是也不是说和电视剧里一样进一个密闭的房间然后就不出来了。两位下人也是会是不是的检查陈老的情况,当然也不会打扰到他,也不会让其他什么人进入打扰。不过这次听说是胡先生这位名医到了,他们当然是立刻打开了房门,让一行人进去。

    陈老这时候就躺在中间的床上,叶俊文来之前还很好奇对方是不是会打坐啊,或者双脚倒立之类的用易筋经之类的姿势疗伤什么的,然而事实证明他只是武侠剧看多了,对方就只是躺在床上而已,看来这调理内伤和自己想的也不相同。

    估计是感觉到进来不少人,这边的陈老直接睁开了眼睛,当然第一眼就看到了胡海清。很明显他也是一喜,直接就想要起身,不过胡海清更快一步,直接按住了陈老,从对方的速度看,叶俊文觉得这个胡海清也应该是个练家子。

    “别动了,都这样了。”胡海清貌似一眼就知道大概的情况了,陈老确实伤的蛮严重,“躺好,我给你先看看。”

    “老胡,这次要麻烦你了。”陈老也没拒绝,两人的关系看上去确实不错,“我也没想到稍微的憋了一下会憋出这么大的麻烦,真的是身体老了,不中用了。”

    “撑面子憋出来的对吧。”胡海清一边看一边说道,“就知道你这家伙好面子……”

    “嘘,嘘……那家伙在呢。”这时候陈老也是看到了一边过来的叶俊文,赶紧给胡海清打眼色。

    不过这时候胡海清倒是没空陪着陈老打笑了,稍微的看了看,胡海清的脸色有点沉重:“情况……不太妙啊。“

    “怎么了?”身后的何猛着急的问道。

    “这么严重?”陈老也问道。

    “比你想的严重多了。”胡海清说道,“你以为这是普通的内伤,养养就会好了对吧,我明确的告诉你,养不好。”

    “唉?”陈老稍微一愣。

    “简单的说,你人老了,本来这内劲驾驭起来就已经很吃力了,现在受了伤之后,内劲紊乱,这非常的严重。在这之前你应该吃过一些药了吧,身体方面倒是修复了一些,然而内劲紊乱的问题没解决,身体还在崩坏。”胡海清说道。

    叶俊文大概是明白胡海清的意思了,简单的说陈老就像是一个水杯,水装的太满了,本来就好像要溢出来,现在受了伤打破了,导致水拼命的往外流。这老杯子装不了这些水了。

    “再这么下去的话,活不过半个月。”胡海清总结道。

    “啥?”陈老也有点慌了,内息紊乱的事情他经历过很多次了,练功的人很少有没经历过这些的,然而问题是他没考虑到年纪的问题,以前身体棒,稍微休养一下就过去了,现在可不一样,这年纪,已经不是养不养的好的事情了。

    “能……能治吗?”何猛赶紧问道。

    “能,我胡海清要救的人,还没救不活的。”胡海清一昂首说道,“一般遇到这个情况,比较简单的办法就是……废了他。”

    “哈?”何猛直接一愣。

    “直接把他的功力废了,就没内劲紊乱的说法了。然而老陈这边不行,他年纪太大了,没有内劲撑着的话,他扛不住。再说现在这个情况,受着伤,年纪有太大,直接废了他,估计他直接双脚一蹬就挂了。”胡海清说道,“所以稍微的需要变化一下方法。”

    “怎么说?”何猛问道。

    “需要一个炉鼎。”胡海清说道,“先把他的内劲传到这个炉鼎的身上,然后等我治疗完毕,再渡一半的内劲回去,这样就没什么问题了。”

    “传说中的传功吗?”叶俊文眼睛一亮,好像瞬间来了兴趣。

章节目录

花式作死的位面商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张扬的五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张扬的五月并收藏花式作死的位面商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