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俊文再次见到艾伯纳的时候几乎已经认不出来对方了。对于叶俊文的要求,索莱登教皇虽然不知道叶俊文想干什么,但是也同意了。艾伯纳这边他们要问的也都问过了,这个人也没什么用了,按照教廷的规矩,叛教者当然是要处于极刑的,之后就吊死喂狗之类的。那现在叶俊文要,自然也就给叶俊文了。

    叶俊文要这个人的目的,相信大家已经猜到了,当然就是找死嘛。之前不是说了找帮手吗,叶俊文要的帮手,自然就是克瑟罗密诺了。作为成年巨龙,克瑟罗密诺的实力要比艾斯克强太多了,按照他本人的说法,他对阵一个圣级,击败对方还是很轻松的,如果是两个的话,应该差不多能打平的样子,那找这家伙来的话,干啥都轻松很多。

    说真的扯上这件事之后叶俊文也稍微有了点危机意识,虽然自己不怕死,但是和之前的情况,自己直接被活埋了怎么办?要不是又传送卷轴的话,自己说不定真的会出事。不过有克瑟罗密诺在的话,他就放心很多了,毕竟还有相互召唤这个机制。

    现在克瑟罗密诺在地球那边,召唤机制是用不了的,或者说两人的联系像是被切断了一般,叶俊文想了想,还是把这家伙带在同一个世界比较保险。

    正好自己这边货也进了,准备也做好了,那就正好回去一趟,顺便把克瑟罗密诺给带回来。当然回去的话需要一个仇恨提供者,这个人目前最好的选择就是艾伯纳了。

    艾伯纳绝对是恨死自己了,毕竟他落到这个地步就是叶俊文导致的嘛。叶俊文这次想的也是直接死回去,毕竟能死回去的话,还是死回去比较好,因为死回去的话有福利,说不定能在穿越间隙里面得到一些宝物,就像是之前得到的新功能传送和武器神剑不都是好东西嘛。

    不过现在叶俊文的身体确实是有点变态了,之前的战斗叶俊文死了不少次,导致他的能力又有所增强,叶俊文感觉自己现在是真的很强,也就是一般的低级武者估计已经拿他没什么办法了,站着让他砍对方都不一定砍得死。不过这艾伯纳这家伙可是一个大剑师,虽然没到圣级,但是叶俊文觉得按照现在自己的实力,不反击的话大剑师肯定是砍得死自己的。

    当然现在的问题是……艾伯纳还能砍得动人吗?叶俊文看了看牢里的艾伯纳,对方是真的被虐惨了,虽然为了口供,教廷打了对方之后会给他治疗,然后继续打,但是这些治疗都是最基本的治疗,保持对方吊着口气而已,不会真的和治疗坎贝拉特剑圣那样给你治。何况现在艾伯纳已经撂了,这连治疗都省了,你爱死不死。

    叶俊文看了看艾伯纳的情况,全身是血,人被巨大的铁链吊在牢房里,脚都不能落地的那种。这本身已经够惨了,何况艾伯纳还受过精神鞭笞,现在对方垂着头,叶俊文都不知道这家伙是死是活的。

    “这家伙死了吗?”叶俊文问了问旁边的一个卫兵,这个卫兵是个狱卒,虽然也是教廷的人,但是不能算是骑士团的人,当然也没什么实力。

    “大人,请放心,上面没说弄死,这家伙就不会死。”狱卒说道。

    “那行,把人放下来吧,给我带走。”叶俊文说道。

    “哈?”狱卒稍微一愣,这就把人带走?确实他也是收到命令说是叶俊文要把这个犯人带走,这个索莱登教皇已经同意了,但是问题是……你要把人带走不是应该找人来交接吗?是的一般的流程当然就是叶俊文找一队人,然后来他们这边,这边交接犯人,然而叶俊文现在是一个人过来的,这……不太对吧。

    “大人……请问押送的人……”

    “当然是你啊。”叶俊文说道,“教皇大人说了,这个人给我了,你收到命令了吧。”

    “是的,收到了。”狱卒点头。

    “那这人我就带走了啊,给我送到我那边去。”叶俊文说道。

    “唉……”狱卒一脸懵逼,自己是看监狱的啊,没干过押送的活啊。再说了,这可是重犯啊,还是个危险分子,这他一个人给你送过去是不是太危险了,也不知道叶俊文为什么心这么大,“大人,此人之前可是教廷骑士团的,非常危险……”

    “现在都变成这样了,还怎么危险。”叶俊文当然根本不为所动,指了指旁边另一个狱卒,“你,也过来,你们两个人,架着他,跟我走一趟。”

    “这……”旁边另一个狱卒也很难受啊。

    “怎么地,教皇的话不好用是吧。”叶俊文说道。

    “不是……不是……”两人当然不敢说教皇的话不好用了,想了想,这位也是教廷的贵客,他们不敢不听话啊,看了看里面已经半死的艾伯纳,这几天他收到的折磨两人都是看到的,被弄成这样,应该也没什么危险了吧。

    没什么办法,两人只能听叶俊文的,进入了牢房把艾伯纳给放了下来,然后两人直接架着他往外面走了。艾伯纳看样子好像还真的是没什么知觉了,一直怂着头,连站都站不稳的那种情况。叶俊文也不知道对方还能不能有杀他的力量,但是只能帮你到这儿了,还能怎么办呢。

    “来,跟我走。”叶俊文一挥手,示意两个狱卒跟上,两人也没什么办法,架着艾伯纳就往前走了。叶俊文则是在前方领路,完全没有注意后方的意思,直接就把背部交给了艾伯纳。

    一行人很快的走出了地牢,非常可惜,叶俊文一直都没等到自己被砍,也不知道是不是艾伯纳真的不行了。如果真的没什么反击的力量的话,叶俊文也决定把这个人带回主城去,他毕竟还活着嘛,不能砍死他的话,那就当做是给传送水晶做记录的点好了,自己就勉强做传送阵回去了。

    正这么想的时候,突然间这边一直没动的艾伯纳行动了。是的他当然也看到叶俊文来了,而且他当然也憎恨叶俊文了,要不是他识破了自己的话,这自己能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吗?憎恨的力量化为了他的动力,就在对方把自己放下来的时候,他已经在积蓄剩余的力量了,准备对叶俊文发动拼死一击。他知道自己肯定是跑不出去的,就目前这个身体情况,怎么可能逃出教会呢。他只想要叶俊文付出代价而已,所以他根本就没有保留什么逃脱的力量,全部都在积蓄对叶俊文发动必杀一击。

    他也知道叶俊文是实力,所以自己这一击必须用尽他所有的力量,就算不能杀死叶俊文,也必须让对方付出代价。现在好消息是叶俊文好像是放松了警惕了,他觉得自己没有反击的力量了,所以一直都背对着自己,并且押送的人也就两人,这更加坚定了艾伯纳的信心。

    所以就在走出地牢的一刹那,艾伯纳出手了。只见他突然一伸手,一把抓住了旁边狱卒腰间的佩剑,动作实在是太快,导致狱卒根本就没反应过来。剑头一甩,艾伯纳直接一刀杀死了左边的狱卒,还没等右边的狱卒反应过来,他直接提起所有剩余的斗气,朝着前方的叶俊文就斩了过去。

    叶俊文当然也没圣级的实力,就听到后方有动静,刚想要回头,这边艾伯纳的剑已经斩到他头上了。“唰”的一声,艾伯纳也有点惊讶的看着倒在自己前方的叶俊文,虽然他确实是想要击杀叶俊文,但是……这是不是也太容易了一些?艾伯纳总觉得有点诡异啊,感觉不对劲,然而面前的确实是叶俊文啊,这到底是……

    不管怎么样,叶俊文这边目的是达成了,眼前一黑,叶俊文发现自己出现在了穿越的间隙里面,刚好就在石碑的旁边。看了看石碑,叶俊文发现亮着的还是只有最底下的两排文字,上面的文字依旧是没有亮起,说明……应该没解锁新的东西。

    再往旁边一看,叶俊文发现这边居然多了一扇门,虽然是打开的,但是叶俊文觉得进去应该也拿不到东西,毕竟石碑没亮嘛。不过自己要离开这边估计也是要走这个门,叶俊文直接朝着门里走了进去。

    没想到这次居然走了不少的时间,并没有进去之后马上就传送出去,按照叶俊文的估计,自己这次死的有点多,所以应该离解锁下一个东西距离不是很远了,估计在死上一两次就能解锁新的东西了,这次呆的时间就告诉他了这些。

    不管怎么样,果然最后叶俊文还是没看到出口,熟悉的眼前一黑,等到恢复知觉的时候,他突然听到前方传来了声响。

    “他还活着吗?“

    “不管怎么样,按照原计划……”

    叶俊文也想起来目前的情况了,起身探出了车身,结果刚探出头,一个东西朝着他飞了过来。叶俊文随手接住,然后发现手上的东西,居然是个炸弹。

章节目录

花式作死的位面商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张扬的五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张扬的五月并收藏花式作死的位面商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