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之前的情况一样,叶俊文这一手可是把周围的人都给吓到了,半天没回过神来。唯一知道这个情况的人自然就是坎贝拉特剑圣了,这不是和自己那次一模一样嘛,连台词都是一样的,果然马舒尔看到这个人没有释放任何的斗气也大意了,这根本就防不胜防嘛。

    “我本善良之人,一般是不会动手的,然而你实在是欺人太甚。”叶俊文淡淡地说道,“你现在觉得我有资格和你说话吗?”

    “……”马舒尔脸很黑,叶俊文能斩断他的武器自然不是什么凡人了,虽然还是看不出对方的水平,但是他也觉得地方至少是个圣级,圣级以下的,就算是偷袭,想要斩断他的武器根本不可能。所以这家伙到底是闹什么东西,是个圣级的话你早点放出圣级的气势不就完了嘛,装的和一个没斗气的人一般是什么意思,这不会是专门坑自己的吧。

    “如果你还觉得不够的话,那我也没什么办法了,我实在是太善良了,不愿多造杀戮,来,坎贝拉特剑圣,帮我打他,不对,帮我劝劝他善良。”叶俊文挥挥手说道。

    “好啊,我也最喜欢劝人从善了。”旁边的坎贝拉特剑圣乐呵呵的说道。之前说了他和马舒尔有仇,那看到这个情况他当然愿意插一脚了,这马舒尔都已经没武器了,而他虽然用的也是刚到手的武器,但是总比马舒尔好的多了吧,你说现在打起来谁会赢。

    “你……你们别欺人太甚!”马舒尔稍微有点怂,毕竟没了武器嘛,不过还是立刻说道。

    “我们欺人太甚?是谁欺人太甚!”叶俊文马上说道,“我之前说了,我来这边是教廷的命令,教廷的人让我们前来调查一些事情,这就是教廷的令牌。”

    一边说着一边叶俊文就拿出了教皇给的令牌,给众人展示了一下,然后继续说道“我刚刚也想和你好好说的,结果还没开口就被你打断了,现在你还要说我欺人太甚?于公来说,我等为教皇特使前来执行任务,被你阻拦;于私,你莫名其妙折辱与我,从任何方面来说,你占何理?就这样你还要说我们欺人太甚!你可还有人性!”

    一顿话说的马舒尔无可辩驳,当然也没了刚刚的气势了。是的叶俊文说的还真的有点道理,这令牌肯定是真的,这个马舒尔也认得出来,他们奉教皇的命令过来调查一下好像没什么问题,而自己刚刚确实是没认出叶俊文的身份,确实算是折辱了对方,这样一想好像确实是自己没道理啊。

    看到马舒尔的情况,叶俊文身后的坎贝拉特剑圣也是憋着笑呢。叶俊文这嘴可太厉害了,就他和马舒尔这样的莽汉,打架还行,要靠说的,根本说不过这家伙,所以没看之后坎贝拉特剑圣都懒得和叶俊文争辩什么了,根本说不过嘛,你说啥就是啥算了。

    “如果还要动手,我奉陪到底,不过我还是劝你善良一些,退下吧。”叶俊文说道。

    马舒尔也不知道怎么反驳,不过就在他不知道怎么办的时候,旁边的隆多克倒是上来帮忙了“马舒尔大人,此人就是之前洗劫了我们皇宫的宝库的小贼,这种家伙的话根本不值得相信,这令牌绝对是假的。哪怕是真的,他也是用花言巧语欺骗了教皇大人,这次来的目的,肯定也是为了我们矮人族剩下的宝藏。”

    隆多克毕竟是搞政治的,所以脑子可比马舒尔灵活多了,于是赶紧先把叶俊文的身份从教皇使者打成小偷,既然是小偷,自然是人人喊打。果然听到这个,马舒尔也是眼前一亮,不过他刚想说什么,这边的叶俊文先开口了。

    “你就是隆多克对吧。”叶俊文说道,“教廷接到举报,听说你正在和不死者的巫师商量着把整个城市的人变成不死者的事情,这次我和坎贝拉特剑圣来这里就是为了调查这件事的。”

    “胡说八道,你这个小偷!”这边的隆多克立刻说道。

    “是啊,先说说偷窃的事情怎么算!”旁边的马舒尔也说道,“你有何辩解!“

    “辩解?抱歉我不需要辩解。”叶俊文淡淡地说道,“我是圣级,这家伙什么身份,有什么资格审问我?我就问一句,你配吗?”

    “嗯?”所有人都是一震。

    “如果随随便便冒出来一个人就能质问圣级,这天下不是早就大乱了。”叶俊文说完看向了马舒尔,“马舒尔剑圣,在场的人只有你有资格问我,你确定要管这件事吗?你稍微想想,我会做这件事吗?如果你真的要管的话,我可以和你做圣级裁定。”

    马舒尔剑圣又沉默了,是的叶俊文说的太有道理了啊,隆多克虽然是国王,但是他又不是圣级,也就是一只大一点的蝼蚁而已,他有何资格向叶俊文兴师问罪啊。马舒尔本人当然也是同意叶俊文这个观点的,他之前不是就这么说叶俊文的嘛,只不过之前他没看出叶俊文的身份而已,现在他当然是觉得叶俊文有圣级的水准的,这话说的一点没错啊。

    那叶俊文做了吗?马舒尔不太确定了,毕竟是个圣级,你说人家盗窃一个仓库干嘛?虽然宝库里面应该是有好东西的,但是对圣级来说,那些东西真的算是好东西吗?按照马舒尔的想法,你作为一个圣级,要什么,直接问隆多克索要不就完了嘛?难道人家还敢不给你吗?所以有必要偷?

    真的要闹到裁定的话,这件事就麻烦了,他必须证明叶俊文真的干过,然而他现在不知道叶俊文干没干过啊,一切都只是隆多克的片面之词,他想了想反而觉得不是叶俊文干的,再看叶俊文如此有自信,他又有点怂了。

    “你看,我都说我很善良了。”叶俊文笑着继续说道,“稍微有点脾气,像你这样当面折辱我的人,我直接就地斩杀了你,谁还能帮你出个头?马舒尔剑圣,你觉得我说的有问题吗?”

    马舒尔没说话,确实叶俊文现在直接砍了隆多克,没人能帮他出头,圣级联盟问责也就是管管圣级没什么理由滥杀无辜的行为(并且大多数都只是警告下而已),现在人家有理由,真的随便砍。

    隆多克退后了一步,他也被叶俊文吓到了,现在他才想明白面对的是什么人。之前一直对叶俊文的影响就是偷窃的宝库的人,而现在人家摇身一变变成圣级了,这对待的态度可不能和之前一样了。

    “呵。”叶俊文轻哼了一声,他可没打算现在砍了隆多克,关于不死者的问题,他还想问问隆多克呢。想了想,他对着马舒尔剑圣说道“马舒尔剑圣,之前你没认出我的身份,折辱了我,但是我也斩断了你的武器,算是一笔勾销,没什么问题吧。“

    “哼。”马舒尔剑圣一撇头,他很不爽,但是确实没什么办法。之前他确实对叶俊文说了不该说的话,这个没办法辩解,所以叶俊文的话只能默认了。

    “私人恩怨算是一笔勾销了,现在还有公事。”叶俊文再次拿出教皇的令牌,“现在我奉教皇的命令彻查不死者的事情,需要矮人族的配合,如果不配合,便是与教廷为敌,马舒尔剑圣,你这边是什么意思?”

    “既然如此,你就查吧。”马舒尔剑圣说道。叶俊文都说了,不配合的话就是和教廷为敌,他虽然是个圣级,但是莫名其妙的和教廷成为敌人这还是很麻烦的。不说别的,教廷可是掌握了舆论的导向的,如果真的拦了叶俊文他们,教廷非说你和不死者勾结之类的,马舒尔也担心自己撇不干净啊。

    “哦?”叶俊文看了看马舒尔,从他的反应来看,他好像真不知道不死者的事情啊,难道和这件事无关,只是隆多克请来帮忙的而已?

    再看了看旁边的隆多克,果然这家伙稍微有点心慌了,他可是真的犯了事的,要是真的被查的话,他当然慌啊。

    “既然如此,那我们便开始调查了。”叶俊文说道,“隆多克对吧,你也别这么慌嘛,万一真的调查不出什么,教廷那边自然会给你写道歉信的,你应该是没什么事情瞒着我们的对吧。”

    “我……当然没什么隐瞒的。”隆多克马上说道。

    “那我们到来对你来说不是好事嘛,这不是还你一个清白。”叶俊文说道,“所以……为什么你这么抵制我们,还想诬陷我是小偷?”

    “嗯?”坎贝拉特剑圣趁机也是上来说道,“莫非有什么见不得人的?”

    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的,坎贝拉特剑圣和叶俊文虽然是第一次配合,但居然还表现的不错。

    “我……”隆多克真的是有话说不出口,什么叫诬陷你是小偷,你tn就是个小偷好吗。

    “走,先去地下看看情况。”叶俊文也没等他回答,直接一挥手说道。

    。

章节目录

花式作死的位面商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张扬的五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张扬的五月并收藏花式作死的位面商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