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伯纳大人,请跟我来。”一个教廷的卫兵带着一个教廷骑士来到了教廷内殿的一个房间前。艾伯纳稍微的等待了一会儿,房间的门打开了,教皇索莱登就在房间内,对着他招了招手。

    “艾伯纳,进来吧。”

    “是,教皇大人。”艾伯纳点头,来到了房间内,稍微的看了看周围,然后问道:“不知道教皇大人叫我来此有何吩咐。”

    “艾伯纳,我以教皇之名,命令你站在这里,无论发生了什么情况,都不要动。”索莱登教皇说道。

    “这……是,教皇大人。”艾伯纳点头道,虽然不知道是什么情况,但是毕竟是教皇大人的命令,而且非常的郑重,他当然表示听命了。

    “好。”索莱登教皇点点头,然后对着旁边说道,“可以了。”

    旁边的侧门打开,叶俊文直接从门里走了出来,正面朝着艾伯纳走了过去,而他的手里,拿着一把单手剑。

    “教皇大人?”艾伯纳稍微一愣,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

    “别动,别问。”索莱登教皇简单的说道。

    “……”艾伯纳不说话了,直接看着眼前的叶俊文,对方慢慢地走到了他的面前,然后突然间举起了手里的剑,一剑直接朝着艾伯纳的胸口刺了过来。

    艾伯纳大惊,然后马上一个后撤,躲开了叶俊文的突刺,稍微有点心有余悸的看着叶俊文,然后又看了看索莱登教皇这边。

    就看到叶俊文和索莱登教皇对视了一眼,然后都笑了起来。

    “艾伯纳是吧,你……为什么要躲开?”叶俊文淡淡地问道。

    “你突然刺过来,我当然要躲开!”艾伯纳立刻说道。

    “唉?这就奇怪了啊,看你的资料,你可是一个大剑师级别的人啊,我虽然攻击了你,但是可是没有附带任何的斗气啊,我的剑上面也没任何的斗气啊,这能伤了你?”叶俊文笑着问道。

    “那是……”艾伯纳还想说什么,突然脸色一变。

    “明白了吗?”叶俊文笑着说道,“要找到你很简单,一个个试就完了,之前已经有六个人来到这里了,他们都听从了教皇的命令,也准确的判断出我根本没使用斗气,所以他们都站在原地没动,就这么吃了我一剑,只有你一个人,躲开了我的攻击。”

    叶俊文使用的方法就是这么简单,首先能杀了施特格的人绝对是个高手,按照施特格的能力,圣级的人很轻松能做到,大剑师级别的人,勉强应该也行,所以要找的这个人至少也是大剑师级别的人。教会里面名单一拉,所有人昨晚在圣教廷的大剑师以上的人都有了。

    然后自然就是一个个的试了,按照叶俊文的办法,每个人刺一剑。叶俊文当然是不使用斗气的,而他也是正面接近这些人的。前面的几个测试者,他们也觉得教皇的命令奇怪,不过毕竟是教皇的命令,他们也听了。

    而叶俊文虽然攻击他们,但是很明显这家伙都没用斗气,根本就破不了他们的防御嘛,判断出这点之后他们自然也站在原地没动,虽然不知道教皇殿下为什么要这么做,但是肯定不是要杀他们,不然不可能这么来吧。

    是的,他们并不知道叶俊文的实力,也没见到昨天的情况,这里面只有一个人知道这件事,就是杀死了施特格的人,而他就是从施特格这边听到的这个信息,他知道叶俊文就算不用斗气,也能斩断剑圣的佩剑,而这唯一躲开的人,就是艾伯纳了。

    他并不知道这是一个测试,刚刚叶俊文刺过来的时候,他是觉得自己已经被发现了,他自然知道叶俊文这一剑是致命的,昨天施特格可是不止一次的说了叶俊文诡异的地方,明明剑上没有任何的斗气覆盖,却能斩断剑圣的佩剑,这一剑杀他也是很轻松的吧,所以他当然躲了。

    艾伯纳的脸色极速的变化,他已经知道自己怎么被发现了,这确实是只有他一个人知道的信息。狡辩基本上不可能,艾伯纳第一个反应就是跑。

    “砰”的一声,另一侧的大门打开,六个教廷骑士走了出来。他们就是之前通过测试的六个人,索莱登教皇当然之后也向他们说明了情况,让他们在这边等着,现在教廷的叛徒出现了,自然是他们负责抓捕。

    艾伯纳脸色一黑,六个大剑师,这可不是闹着玩的,转向就想要跑。六位教廷骑士也是迅速拔剑,不过还没等他们上前呢,另一个更快的身影已经上去了,这人好像是一道闪电一般,还没等艾伯纳反应过来,已经来到了他的身边。

    “咔”的一声,一股巨力传来,艾伯纳本来是下意识的挥剑的,然而还没出手,整只右手突然间被扭成了麻花,还没等他叫出声,一只手直接捏住了他的喉咙,把他整个人拎了起来。

    这时候所有人才看清楚,出手的人就是坎贝拉特剑圣,虽然圣级和大剑师只差了一级,然而两者之间的差距犹如天与地一般,再有天分的人,这辈子可能都无法逾越这条鸿沟,圣级打大剑师级别的人,就和玩一样。圣级以下皆蝼蚁,艾伯纳很好的体会了一下这句话的含义,完全没有任何的反抗能力,他就被坎贝拉特剑圣抓住了。

    “就是你杀了施特格?”坎贝拉特剑圣带着一丝冰冷的语气问道。是的他出现在这边当然也是索莱登教皇安排的,之前索莱登教皇以听取证言的理由单独的约见了一下坎贝拉特剑圣,所有的安排当然也告诉他了。虽然叶俊文表示不用和这个傻子说什么,但是教廷还要给坎贝拉特剑圣一个交代,这次的测试,坎贝拉特剑圣也是在旁边全程观看的。

    坎贝拉特剑圣现在也明白怎么回事了,他也没真的傻到这个地步,手里的这货绝对是杀害自己徒弟的凶手,他和施特格的感情是真的不错,这个仇,他当然是要报的。

    “坎贝拉特大人,请先息怒,此人潜伏在我教廷肯定有所图谋,我们还有好多的事情要询问他,等到我们询问完毕,会将此人交给您。”这边的索莱登教皇赶紧说道。

    “我知道。”坎贝拉特剑圣到还没失去理智,不然的话艾伯纳根本不可能还活着。之前索莱登教皇也和他说了,这件事有人在背后推动,并且有可能是个组织,艾伯纳可能也就是一个小兵而已,他自己一个人不太可能就来找教廷的麻烦。坎贝拉特剑圣当然也想知道背后的人到底是谁,敢算计他的人,他自然也不会放过。

    随手一甩,坎贝拉特剑圣直接把手里已经废了的艾伯纳甩到了旁边几个教廷骑士的这边,拷问间谍这种事情,他一个圣级自然懒得去做,还是交给教廷的人去做吧,他就听个结果就行了。

    几个教廷的骑士很快就把艾伯纳押下去了,房间里也就只剩下了叶俊文他们三个人。

    “你看,之前让你别把话说的这么满,现在尴尬了吗?”叶俊文笑了笑,看着坎贝拉特剑圣说道,“来,说好的道歉呢,我听着呢。”

    “你……我可没同意!”坎贝拉特剑圣非常不爽,虽然叶俊文不是杀他弟子的人,但是两人还是有仇的,让他给叶俊文低个头,他不愿意。

    “坎贝拉特大人,施特格之事,现在确实证明和塞里纳大人无关,之前您也确实一口咬定了凶手,误会了他,我觉得表示歉意是应该的。”旁边的索莱登教皇上来说说道,说完他也是直接向叶俊文说道,“抱歉,塞里纳大人,之前我也怀疑了您,我代表教廷向您致歉。”

    “嗯,接受了。”叶俊文随口说道,然后看向了坎贝拉特剑圣这边。

    索莱登教皇这边表态,倒不是偏向叶俊文这边。在他看来两边都是圣级,坎贝拉特剑圣和叶俊文的误会没那么大,现在都知道是有人背后挑唆的了,所以让坎贝拉特剑圣表个态没什么问题。

    当然这也是建立在他认为叶俊文也是圣级的基础上的,要是叶俊文不是圣级的水准,那坎贝拉特剑圣当然不用道歉了,让圣级给你道歉,你配吗?正因为叶俊文也是圣级,才有道歉这个说法。

    “……”坎贝拉特剑圣看脸色就知道很不爽,事情他弄清楚了,但是叶俊文之前直接出手斩了他的佩剑的事情,他就是心里不舒服。想了想,他说道:“你跟我打一场,输了,我给你道歉。”

    “这什么道理。”叶俊文摊摊手,别逗了,和他打?真打起来一秒钟穿帮好吗。叶俊文现在可还想要装大佬呢,这必须让坎贝拉特剑圣给自己道个歉啊,以后这货要是知道自己不是圣级,是装出来的,那估计恨不得撕了他,这种又能占便宜,又能给自己拉仇恨的机会,他干嘛不把握,“你好歹也是个圣级……”

章节目录

花式作死的位面商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张扬的五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张扬的五月并收藏花式作死的位面商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