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现场之后,叶俊文大概是了解为什么这么多人怀疑他了。施特格的尸体就在他的房间里面,很明显是被人砍死的。最为重要的是,这嫁祸袭击施特格的时候,估计是被施特格发现了,所以施特格明显拔剑抵抗了,然而这个凶手呢,他还是斩杀了施特格,并且还不是一般的斩杀,他是直接斩断了施特格的剑的同时斩杀了对方。

    是的和叶俊文昨天斩断了坎贝拉特剑圣的佩剑的情况一模一样,施特格的尸体手上还握着那把断剑呢,只不过一个死了一个没死而已,看到这个情况,谁都会第一时间想到这是叶俊文干的啊,毕竟昨天叶俊文才给他们演示过呢。

    当然叶俊文知道这肯定不是自己干的,不说别的,对方的这一剑明显是斩断了对方的佩剑的同时也斩断了施特格的身体,而叶俊文的剑,是不能砍活人的,所以攻击并杀死施特格的人肯定不是他,然而这件事除了他自己,几乎没什么人知道而已。

    很明显,特意搞出这个情况的人的意思明显也是想要嫁祸给叶俊文的,不然不会特意这么做,只不过他也不知道叶俊文的剑的奇怪特性。

    没看一会儿,旁边几个人走了过来,叶俊文一眼就看到了一脸铁黑色的坎贝拉特剑圣,对方的气息已经锁定在他的身上了,看来果然是认定了自己了。而旁边贝芙莉他们也同样走了过来,一脸担心的看着叶俊文,从他们的表情不难看出,这帮人好像也认定自己是犯人了。

    不用多说,叶俊文手上的戒指也是直接亮起,这本来坎贝拉特剑圣已经够恨他的了,现在再算上杀徒之仇,这家伙不立刻冲上来砍死自己已经算是冷静了。当然叶俊文觉得对方不直接冲上来,应该是两个原因,一个是对方忌惮自己的实力,另一方面,他没有武器。是的他的佩剑被自己斩断了,自然就没武器了,一个没剑的剑圣,面对另一个圣级,想要报仇他也要稍微的考虑一下吧。

    “那个……如果我说这个人不是我砍死的,你们信吗?”叶俊文摸了摸头问道。

    “你说呢?”坎贝拉特剑圣虽然没敢直接动手,但是也没放过叶俊文的意思,他留在这边并不是为了和叶俊文扯蛋的。要是在其他的地方的话,他就直接回去找把剑然后再来找叶俊文报仇了,但是现在的地方比较特殊,还有另一个办法。

    是的这地方可是在圣教廷,在圣教廷杀人,那也是不给教廷面子,这件事教廷能不过问吗?所以坎贝拉特剑圣在这边就是等教廷的人来问责,之后如果叶俊文不反抗,自然就是被教廷的人带走审问,如果反抗的话,他和教廷的高手一起出手,当场斩杀这个家伙。虽然没剑,但是有人帮忙的话,斩杀叶俊文应该没什么问题。

    坎贝拉特剑圣丝毫没有听叶俊文说话的意思,两边的气氛非常的紧张,好像随时都有可能开打一般。贝芙莉等人也是直接站在了叶俊文的身后,虽然他们也不知道叶俊文为什么要斩杀了施特格,但是现在也不是问为什么的时候,他们和叶俊文是一起的,这个确实没办法。

    不过就在两边像是要打起来的时候,索莱登教皇从旁边走过来了,很明显他刚刚也看过尸体了,有点奇怪的望向了叶俊文这边。

    “教廷,怎么说?”坎贝拉特剑圣淡淡地说道。

    “塞里纳元帅,施特格是你斩杀的?”索莱登教皇转向叶俊文问道。

    “并不是。”叶俊文说道。

    “但是从尸体的情况看……”

    “喂喂,施特格这家伙又不是圣级,能斩断他的剑的同时击杀他的人不一定就是我对吧。”叶俊文说道,“比如这边这位坎贝拉特剑圣,这种程度你也做的到的对吧。”

    “你的意思是我杀了我的弟子?”这边的坎贝拉特剑圣当然是更加生气了,对着叶俊文咆哮道,不过并没有否认叶俊文的说法。很明显对于圣级来说,斩断对方剑的同时击杀对方是很简单的事情。

    “我只是举个例子而已,说明一下能用这种方式斩杀这家伙的人不止我一个,所以光看现场就确定我是犯人这不对吧。”叶俊文说道。

    “和我徒弟有仇的人是你,能做到这个的人也是你,现场的情况也能看出是你的手笔,这你还想要狡辩?”这边的坎贝拉特剑圣吼道。

    确实,所有人联想到叶俊文也不是光是现场的情况,首先叶俊文和施特格有仇,这个很明显,不用解释,叶俊文的杀人动机很明确。其次,施特格他毕竟是坎贝拉特剑圣的弟子,虽然没有圣级的强度,但也不是一般人能斩杀的,现场的情况表明施特格几乎也没有多少的抵抗,好像就是被人一刀就解决了的,说明袭击他的人实力比施特格本人强很多,而在这个地方符合这个条件的人,随便的排除一下自然就剩下叶俊文了,毕竟在所有人的眼里,叶俊文可是“圣级强者”啊。

    很明显周围的人虽然没说话,但是眼神好像还是在和叶俊文说他们也都觉得你是凶手。叶俊文倒是笑了笑,说道:“问题就在这儿了,目前的情况,我确实是嫌疑最大的人,但是你们不觉得这个嫌疑是不是也太大了一些?”

    “嫌疑太大了一些?”索莱登教皇问道。

    “现在所有人都觉得是我的杀的,因为现场的情况都说明这件事了,然而为什么会这样?大家知道我的水平,我动手杀一个这样的家伙,你们觉得必须要让现场变成这个样子吗?留下这么多的线索让你们觉得我是杀人者?我完全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斩杀他,或者说毁尸灭迹,让你们觉得他失踪了之类的,你们觉得我办得到吗?”叶俊文说道。

    “这……”所有人点点头,圣级水准,杀一个圣级以下的人,毁尸灭迹之类的事情好像也不是什么难事啊。

    “如果我本来就想要让大家知道这件事是我做的,所以我留下了这些信息,那么问题来了,我干嘛现在还要否认?既然我选择留下信息,我肯定是有把握控制场面的对吧,那我干嘛不直接承认是我杀的,你奈我何之类的?”叶俊文继续说道。

    “确实……是这样。”索莱登教皇点了点头,有点相信叶俊文说的了,“那么你的意思就是说,有人杀了施特格,然后嫁祸给你?”

    “是的。”叶俊文说道,“你们再想想,我干嘛要杀施特格?确实他质疑我国的陛下的身份,是个祸害,并且之前和我也有些矛盾,但是首先对方质疑的问题,对我们来说已经解决了不是吗?我有必要再杀他吗?至于矛盾的问题,确实我看着货不爽,但是我可是圣级啊,会和他一般见识?”

    “嗯……”索莱登教皇又点了点头,是的贝芙莉的身份问题确实算是解决了,结果就是不了了之嘛,两人谁都证明不了谁,也没资格质疑对方,当然也没办法继续的追问下去了。教廷说是去调查一下,结果是没有结果这个大家都已经知道了,确实这时候杀了施特格感觉没什么必要啊。至于叶俊文说的不和他一般见识的问题,这他们就不知道了,毕竟他们也不是圣级,谁知道圣级怎么想的。

    “我要杀也杀了这位。”叶俊文直接指了指旁边的坎贝拉特剑圣,这也是吓了所有人一跳,直说要杀圣级,叶俊文也是够大胆的,“比起和他徒弟,我和他仇更大,我要干也先干死他,没了他,他徒弟就是咸鱼一根,随我揉捏。现在直接杀他徒弟不仅没什么好处,反而会引起他的警觉,这无论如何都很奇怪。”

    “呵。”坎贝拉特剑圣冷笑了一声,“伶牙俐齿,你倒是想要杀了我,但是知道自己做不到吧,所以才会杀了我的徒弟泄愤。”

    “就你这剑都没有的剑圣?”叶俊文淡淡地说道,“若不是在教廷,你已经死了好吗?”

    “尔敢如此?”坎贝拉特剑圣勃然大怒,眼看就要动手,不过旁边金光一闪,叶俊文转头一看,索莱登教皇的身上放出了一些金色的光芒,而沐浴到这个金色光芒之后,叶俊文觉得心情稍微的平静了一些,头脑好像也更加的清晰了,这应该是什么类似静心咒之类的法术吧。

    果然对面的坎贝拉特剑圣好像也稍微的平静了一些,想了想,还是没有直接动手。

    “坎贝拉特大人,塞里纳大人,两位请冷静一下。”索莱登教皇开口道,“确实这件事有点奇怪,听了塞里纳大人的话,我也觉得有点可疑的地方。如果真的是有人嫁祸的话,对方的目的,估计也是让两位动手。我觉得这件事要不让我们教廷调查一下,在事情水落石出之前,请两位暂时留在教廷内,毕竟施特格也是在教廷被害的,我们也有义务给两位一个交代。”

章节目录

花式作死的位面商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张扬的五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张扬的五月并收藏花式作死的位面商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