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俊文和索莱登教皇的聊天过程很愉快,当然叶俊文也明白,要不是之前自己的表现,估计教皇也并不把他当回事,因为他稍微的问了问贝芙莉,之前教廷对他们可不这么上心。虽然没为难他们,也是属于一种爱理不理的情况,而现在转变了态度,当然也是因为叶俊文这个“圣级”了。

    在这个实力代表一切的世界中,圣级的水准,自然是能得到所有人的尊重的,教廷的人再怎么样都不会不智到找叶俊文的麻烦。

    索莱登教皇倒也没问起叶俊文实力的问题,之前说了这件事也不归他管,两人只是说起了关于圣威兰帝国的皇位问题。索莱登教皇很明显也心知肚明,这贝芙莉的身份,基本上是编的,然而这世界上说自己是米丽昂纳家族的人多了去了,而且也真的很难查证,教廷说的也不算定性,不过索莱登教皇也表示不会在这上面卡叶俊文他们。

    “调查,基本上是不会有结果的。”索莱登教皇说道,“当然我们也不会阻止贝芙莉女士继承圣威兰帝国的皇位。抱歉我们也无法给你一个肯定的答复,坎贝拉特剑圣那边,我们也不想得罪。”

    “没什么关系,那个什么剑圣,要找事的话就来找我好了,我也不怕他。”叶俊文挥挥手说道,别说是不怕他了,叶俊文这都是故意惹的事情好吗,现在坎贝拉特剑圣已经直接记恨上他了,肯定会找他算账的。

    不过叶俊文这无所谓的态度,让索莱登教皇更加肯定了自己的猜测,叶俊文要没有圣级的水准,能不怕一个剑圣吗?

    “这次坎贝拉特剑圣突然找来过问这件事,确实是有点奇怪,也是让我们有点措手不及。”索莱登教皇说道,“虽然我之前就听说坎贝拉特剑圣的弟子自称是米丽昂纳家族的人,但是之前也没听过他管这件事,不知道为什么这次会找到教廷来,态度还非常的坚决。”

    “肯定有推动这件事的人吧。”叶俊文说道,“估计坎贝拉特剑圣也是被人当枪使了,也不知道这件事是针对我,还是针对教廷的……”

    “嗯……”索莱登教皇点了点头,他也在想这件事是针对叶俊文的还是针对教廷的,坎贝拉特剑圣在教廷闹事,无论怎么样教廷都会落了面子,叶俊文的怀疑也不是无的放矢。

    “他徒弟应该知道一些。”叶俊文说道,“背后推动的这个人,估计是说服了他的弟子,那个叫施特格的家伙,不然坎贝拉特剑圣一个圣级,应该也是不会有空管这种事情的吧。”

    “嗯。”索莱登教皇的想法和叶俊文差不多,点头说道“我派人查查看,打听下这个施特格是不是和什么人接触过,如果真的是针对教廷的话,我也不会和他们客气,当然如果是针对圣威兰帝国的话,情报我也会通知阁下的。“

    索莱登教皇这边并不想得罪这个神秘的圣级,而叶俊文也不想找教廷的麻烦,至少现在还不想,所以两人的谈话还是比较和谐的。和索莱登教皇的对话,叶俊文大概也是了解了一下目前的情况。教廷对贝芙莉登基这件事本来也没想要阻挠,叶俊文之前觉得教会的人对政治的影响很大,确实教会也有些影响力,然而没有他想象的这么麻烦。

    是的虽然皇帝上任之前要去教廷斋戒沐浴什么的,然而到现在为止还没出现过教廷开口说这个皇帝不能当然后就罢免一个皇帝的情况,这更加像是一个流程,每个皇帝走一下,表示对光明教廷的尊重,然后教廷也不会真的卡他们。

    很明显教廷这种明智的选择让他们既得到了各国皇帝的尊重,又保持自己不惹祸上身,要是比喻一下的话,有点像是日苯天皇的那种,我不摄政,但是我最大,你们都要尊重我那种感觉,而教廷要的也就是名誉和信仰。

    按照索莱登教皇的说法,这次的事情确实是意外情况,当然他们之前不作为肯定是真的,毕竟之前一边是圣级,一边是一个没上任的皇帝而已,你比比就知道应该得罪哪个了。要不是叶俊文出现的话,教廷肯定会更加偏向坎贝拉特剑圣这边。

    当然现在索莱登教皇貌似是更加偏向叶俊文这边了,只不过那边也不能得罪死而已。这态度当然都是索莱登教皇对话中和叶俊文说的,意思就是希望叶俊文也配合下,没必要得罪死一个剑圣对吧,你们也不想是吧。

    总之聊了不少时间,叶俊文这边也是问起了另外的问题,那就是之前在矮人族的地道里面听到的事情。

    “永生?不死者?”听到这个,索莱登教皇倒是有些情绪波动,“阁下确定玛兹多王国正在和这些邪恶之人进行交易吗?”

    “我不知道啊,但是我听到的却是有这些内容。”叶俊文说道,“我没必要骗您,不是吗?”

    “确实。”索莱登教皇信了,毕竟一个圣级没必要说这种无聊的谎话对吧,“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确实是我们教廷要管的事情了。”

    “教廷和不死者有仇?”叶俊文问道。

    “是的。”索莱登教皇点头,“不死者是邪恶的巫师使用禁忌魔法诞生的产物,而消灭这些邪恶的生物,是我们教廷的职责之一。根据您的说法,玛兹多王国的国王想要和那些邪恶的法师交易,让整个城市的人都变成不死者,这件事,我们教廷的人一定要阻止。”

    “所以那个神秘的人就是一个巫师是吧。”叶俊文问道。

    “但是……我有点奇怪。”索莱登教皇说道,“能把一个城市的所有人都变成不死者,这样的巫术可不是一般的巫师能使用的,对方听上去很有信心,然而据我所知,这世界上应该已经没有这种能力的强大巫师了。很久以前我们教廷就已经开始消灭这些邪恶的存在了,到现在除了一些漏网的小鱼,那些曾经强大的巫师基本上已经都被消灭了……这个人又是谁呢……”

    “这我就不知道了,不过那个矮人国王一定是知道这件事的。”叶俊文说道。

    “嗯。”索莱登教皇点头,“我们会马上派出教会使者以及埋葬机关,对玛兹多王国和他们的国王进行明暗两方面的调查,如果他真的和巫师有交易的话,我们会把他带回来审判。”

    “那还请教皇大人动手快点,现在对方的主城还被我们的军队围着呢。”叶俊文说道。

    “战争的事情我们教廷不参与,也希望大人不要误伤我们教廷的人。”索莱登教皇说道。

    不死者的事情,叶俊文也不是很清楚,所以只能让教会的人先去调查下看看了。至于进攻主城的事情,叶俊文现在也没办法啊,一旦进攻对方直接和这个巫师做交易了怎么办?人家本来的计划就是把他们的士兵引到城内然后一锅端了,现在只能围着了。

    现在叶俊文回军营好像也做不到什么,想了想,自己也没必要急急忙忙地赶回去了,围城叶俊文觉得还是比较稳的,爱德朗这个副将再怎么垃圾也不可能围个城都不会吧。想了想,叶俊文决定给前线发个军令,一方面是告诉他们自己的位置,另一方面也是让爱德朗别主动进攻,等自己回去再说。而他则是等等教会这边的调查报告,再看看情况。

    不急着回去,叶俊文顺便也把这边的事情处理完,正好斯卡姆这边帮叶俊文弄那些东西也需要点时间,自己等几天好了,等到自己装完货,教廷的调查估计也有结果了,到时候自己再回前线。

    一边想着,一边叶俊文就直接休息了。是的现在天色已经晚了,他和教皇聊了不少的时间,一直到了晚上,那现在回去的话要下山比较麻烦,索莱登教皇也让叶俊文留宿,叶俊文不是不急嘛,也就留下了。

    然而他没想到的是,就留宿了一个晚上,叶俊文就遇到了更加麻烦的事情。第二天,叶俊文还在睡觉呢,一个卫兵就敲响了他房间的门。

    “什么情况?”叶俊文也有起床气,不太爽的问道。

    “元帅大人,大事不好了。”这边的卫兵着急的说道。

    “我知道大事不好了,因为你们这帮人也只会说这个了。”叶俊文扶额道,“怎么了?又出什么事了?”

    “元帅大人,您还记得坎贝拉特剑圣大人的弟子,施特格大人吗?”士兵问道。

    “哦,知道,昨天不是见过嘛,那个脑子不太好的家伙。”叶俊文说道,“怎么了?”

    “他死了。”士兵说道。

    “哈?”叶俊文直接一愣,“死了?怎么死的?”

    “被人杀了,据说是用剑砍死的。”士兵回答道,“早上被人发现死在他的卧室里面,那个……陛下让我问问您……是您动的手吗?”

    “胡说八道,和我有什么关系?”叶俊文一脸懵逼。

    “但是……大家都觉得……”

    “是我干的对吧。”叶俊文扶额,“这怎么突然就变成侦探剧了。”

    。

章节目录

花式作死的位面商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张扬的五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张扬的五月并收藏花式作死的位面商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