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没时间和你们耗下去,今天你们必须给我一个说法,承认并公开你盗用了米丽昂纳家族名号的事情,不然的话,我不会对你们客气。”

    叶俊文朝着大殿里面看了过去,说话的人是一个看上去有点年纪的男人,这男人看上去五十来岁的感觉,身材壮实,一身古铜色的皮肤和带着一些红色的头发非常醒目。在他的身边,是一个看上去也个四十岁样子的中年男人,看打扮,两人都是武者,只不过五十来岁的这个男人身上带着佩剑,而四十岁的这位就没带。

    这两人应该就是那个剑圣弟子了,而他的对面,自然就是贝芙莉和几个卫兵,已经一些大臣了。贝芙莉只是坐在旁边,并没有和对方对峙,不过看她的情况也知道对方恨烦躁,叶俊文也知道,怎么回事,那这个身份确实是编造出来的嘛,贝芙莉也知道自己的母亲不是什么米丽昂纳家族的人,只是一个普通人而已,那她确实就没底气啊。

    当然她也不能马上承认这件事,毕竟这关系到皇位呢,所以她选择了沉默。而旁边两个文官是确实不敢和对方对峙,几个卫兵中,也就是带队的这个看上去像是皇宫卫队的小队长的人在和对方面对面的对峙,只不过看他的样子,好像也慌得要死。

    除此之外,房间里面也没有其他人了,是的教廷的人并不在,这就很奇怪了。你说剑圣带着人找上门了,教会的人能不知道这件事?不出来阻止,也说明了教会的态度,值得商榷啊。

    “这倒是很有意思啊。”叶俊文一边说着,一边就走了出去。

    对于叶俊文一行人的出现,这边的剑圣倒不是很奇怪,以他的感知,当然知道叶俊文他们的到来了。而贝芙莉他们看到叶俊文出现是真的很欣喜啊,现在他们确实是不知道怎么办,看到叶俊文,贝芙莉也是松了口气,因为感觉只要叶俊文在的话,好像什么问题都能解决似的。

    “你是谁?”这边的坎贝拉特剑圣瞟了一眼叶俊文,语气冷淡的说道。

    “我是这家伙未过门的丈夫。”叶俊文指了指贝芙莉说道。

    所有人都是一愣,未过门的丈夫?这倒是个新奇的说法呢,也就是说……是女皇的丈夫?倒插门的?

    “入赘皇家的废物吗?”说话的人是站在坎贝拉特剑圣身后的那个中年人,按照身份推断,他应该就是之前迪拉特说的那个剑圣的弟子,也就是自称是米丽昂纳家族的人了。

    “话别这么说,如果你真的是米丽昂纳家族的人的话,按照辈分来算,我可能算是你七舅姥爷,所以你这么没大没小一会儿给我跪下磕头的时候可能会很悲催。”叶俊文说道。

    “你……”对方直接就被激怒了,这家伙不仅仅冒充米丽昂纳家族的人,还占他便宜,这能忍?“胡说八道,你们根本就不是米丽昂纳家族的人!”

    “这话怎么说的?你有证据?”叶俊文问道。

    “我就是米丽昂纳家族的人,我就是证据。”对方直接吼道。

    “哦,这样啊,那我这么说吧,贝芙莉就是米丽昂纳家族的人,我现在觉得你不是米丽昂纳家族的人,贝芙莉就算是证据,按照你的理论,这应该也算是事实对吧。”叶俊文说道。

    “你……”

    对方的话还没收完,叶俊文就直接说道:“你自己的身份都存在疑问,还没得到证实,然后你再用自己作为证据来质疑我们?说真的,懒得和你废话。”

    叶俊文已经查过了,目前在世的确定是米丽昂纳家族的人真的是一个都没有,但是自称是米丽昂纳家族的人一大堆。特别是几个人族帝国的皇族都自称是米丽昂纳家族的人,所以眼前这个家伙没人会承认他是米丽昂纳家族的人,即便他真的是,也没人会承认。因为如果承认了他的身份,那么其他的米丽昂纳家族的人怎么办?这不是变成这家伙说谁是谁就是了吗?

    叶俊文估计对方也有这方面的打算,只要让他质疑成功了贝芙莉的身份,那就说明这家伙自己米丽昂纳家族的身份好像也得到了肯定一般,这对他来说当然是大好事了,以后很多自称是米丽昂纳家族的人不是都要傍上他了。

    “施特格的身份,老夫可以做保。”这时候,前方的坎贝拉特剑圣突然说话了,居然是帮助施特格作保,这让周围的人都吸了口凉气,因为一个剑圣说的话,那在一般人看来都是实话了,毕竟大部分人都觉得,都到了圣级了,你说还用得着说谎吗?

    “听见了吗?”这位叫做施特格的中年人也马上说道,“你敢质疑我师傅的话吗?”

    “当然了,既然他是你师傅的话就不能作保啊。”叶俊文理所当然的说道。是的这边世界的法律还不算健全,所以万事看证据之类的还是做不到的,有些时候还是找个有公信力的人做个保之类的也算数,不过亲人作保当然也是不行的。师傅算是半个父亲,所以按照一般的情况,坎贝拉特剑圣给他作保确实不能算数,但是对方可是剑圣啊,这不能用一般的情况看待吧。

    “你的意思是我包庇我的学生?”果然坎贝拉特剑圣也生气了。

    “是啊,你不包庇你的学生包庇谁啊,难道包庇我吗?”叶俊文淡淡地说道,“你看你这家伙,搞得好像要主持正义的样子,自己的学生的事情也不知道避个嫌,结果不就是伪君子嘛。所以能不能不要装的这么正义的样子,看着恶心。”

    此话一出,所有房间里面的人都惊呆了。叶俊文这已经是当面打坎贝拉特剑圣的脸了啊,这可是当面打啊,完全不给对方留面子的行为,这……不是找死吗?

    果然此话一出,这边的坎贝拉特剑圣身上就迸发出一股强大的杀意,而叶俊文的戒指,果然也在这个时候变成了红色。房间里所有人都感觉到一种压抑感,就算坎贝拉特剑圣针对的不是他们,他们也感觉到了害怕。几个文官更是直接就坐倒在了地上,真的被吓到了。

    不过反观被盯上的叶俊文,他倒是没什么感觉。这倒不是说他没感觉到坎贝拉特剑圣的杀意,只不过对他没什么影响,什么光凭气势就能吓死人的说法,他完全不相信啊,有什么好吓人啊,搞得他好像会死一样。

    不过叶俊文倒是没想到这个坎贝拉特剑圣这么好激怒,你看这说了两句话戒指就红了,说明人家是真的恨上他了,他还以为剑圣级别的都视他们普通人是蝼蚁呢,没什么好记恨的,不过这个圣级看来心眼挺小的,随便一说就恨上了。

    “你这是找死……”这边的坎贝拉特剑圣一边说着,一边已经直接拔出了佩剑,没想到居然想直接动手了。

    “师傅,这家伙直接侮辱你,让弟子动手吧。”旁边的施特格赶紧说道,圣级不能随便对一般人动手,不过有理由的话当然是可以的。施特格说这句话不是真的要动手,因为他也知道师傅的性格,他说这个,只是说个理由出来,到时候真的圣级联盟找他们问话的时候也能说明情况而已。

    “坎贝拉特剑圣大人!”没想到在这个时候,还有另外的人开口,这个人就是教士迪拉特了,“这里可是圣教会!”

    迪拉特开口提醒的意思当然是说这边是教廷的总部,你这在这边动手的话,教廷也不能袖手旁观了。不知道迪拉特是想要阻止对方还是只是想要撇清教会的关系,总之他这个时候开口了。

    然而他的话好像并没有什么用,坎贝拉特剑圣身上已经喷出了斗气,明显是不准备住手。然而就在这个时候,让所有人没想到的事情发生了。

    只见坎贝拉特剑圣面前的叶俊文突然间一抬手,然后手上直接出现了一把长剑,然后朝着前方一挥,居然直接朝着坎贝拉特剑圣砍了过去。这当然是所有人都没预料到的,你这还敢主动对剑圣动手?

    坎贝拉特剑圣都没想到叶俊文居然敢主动出击,连动作都慢了一些。当然他本身实力太强了,就算愣了一会儿,反应时间还是有的,闪也是能闪开的,但是他有必要闪避叶俊文的攻击吗?正好自己也拔剑了,于是一刀回斩过去。

    “叮”的一声,两把剑直接交错在了一起,然后瞬间分出了胜负。在所有周围人惊讶的眼神中,坎贝拉特剑圣的佩剑直接被斩成了两截,断掉的半把剑直接飞了出去,插在了一边的墙壁上,而他的手里,拿着剩下的半把断剑。

    场面,整个停顿了,所有人都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情况。而就在这时,叶俊文的声音也是悠悠的传到了他们的耳朵里。

    “坎贝拉特剑圣,我劝你善良……”

章节目录

花式作死的位面商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张扬的五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张扬的五月并收藏花式作死的位面商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