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的一声巨响,一个全身冒着火的人撞在了藏宝库的墙壁上,然后滚落到了地面。不过很快的,这个着着火的人就再次站了起来,好像并没有什么事一般。

    当然飞出去的火人就是叶俊文了,这不是想试试手中的剑是不是破魔剑嘛,叶俊文就让这边的艾斯克扔个火球试试看自己能不能把火球削没了之类的。虽然火球不是什么高阶的魔法,但是艾斯克可是条龙啊,这魔力的充裕程度不是人类可比的,一个普通的火球都扔出了爆炎弹的感觉。

    那测试的结果怎么样呢?叶俊文表示坑爹啊,说好的破魔剑呢。叶俊文还以为自己的推测没什么问题呢,于是很自信的面对火球挥剑了,然而结果也看到了。不过也不是完全没有效果,因为他这一剑确实是切开了火球,只不过……剩下的两半火球依旧是命中了叶俊文,造成的伤害只是稍微的小了一点。

    “坑爹啊。”叶俊文也是拍了拍自己的身子,艾斯克现在对他没什么恨意,所以他当然也完全没事,虽然被火球烧着,但是恢复速度比烧的还快。很快的他把身上的火扑灭了,也是从空间里拿了逃衣服换上。

    “所以我都说了,你手上的剑并没有附魔。”这边的艾斯克说道,“这就是一把普通的剑而已。”

    叶俊文中了自己一发火球没什么事他倒不是很意外,这货可是被自己吞到肚子里过,还安全的出来了,你说一发火球就能把他打死?艾斯克是不相信的。

    “唉,这玩意儿到底是闹什么东西啊,连条龙的皮都破不开就不说了,还不能使用斗气,也抵消不了魔法……”叶俊文说道。

    “喂喂,为什么我感觉自己被轻视了……什么叫连条龙的皮都破不开?”艾斯克说道。

    “算了。”叶俊文也不知道怎么办,这奖励是闹什么情况,还是一会儿再研究好了,“你在这边等等,我去办点事,办完之后再来找你,你给我跑一趟战场。”

    “唉?你的意思是让我给你做坐骑?”艾斯克说道,“你这人类还真的是越来越大胆了啊……”

    “你师傅也给我骑过,你有啥意见?”叶俊文说道。

    “……”艾斯克还真没什么话说。

    于是很快的,叶俊文也是走出了宝库。来到地上之后,叶俊文也是很快的遇到了几个士兵,看到叶俊文,士兵们都是一愣:“元……元帅大人?你……你怎么回来了?”

    很明显在所有人的印象里,叶俊文这时候应该还在前线战场和矮人王国开战呢,这打了一半突然军队的最高指挥回城了,这什么鬼情况。

    “回来处理点事情,把你们的最高长官叫来。”叶俊文说道。

    “是,元帅大人。”几个士兵很快就去传令了,叶俊文也让士兵去找塔肯商会的人,通知他们让斯卡姆来见他。

    没过多久,一个将军模样的人带着一队士兵,已经一些看上去像是文官的人赶到了叶俊文的面前。这个将军是皇家卫队目前的统帅吉布斯,目前的皇家卫队其实就是从之前第一第二军团整合的时候淘汰掉的那些士兵组成的,叶俊文把所有的精兵都带走了,剩下的人组了个暂时的皇家卫队,这个吉布斯之前也是第一军团的将军,现在临时调来做皇家卫队的首领,他也是挺不适应的。不过毕竟是叶俊文的命令,没办法不从,当然他对叶俊文也是很尊敬的,忠诚度几乎全满的那种。

    “元帅大人……”所有人也是立刻给叶俊文行礼道。

    “元帅大人,你急忙回来,可是前线出现了什么情况?”这边一位大臣问道。

    “没事。”叶俊文淡淡地说道,“和矮人的战争很顺利,不过围城需要围一段时间,我回来休息度个假……”

    “……”所有人都有点无语,这战争期间主帅没有命令直接离开本阵回家度假,你还真想得出来。还好这边的人都知道这个帝国到底谁才是老大,虽然明面上的女皇是贝芙莉,但是大家心里其实都清楚,那只是个傀儡,真正的老大是叶俊文,所以他说什么,没人敢说个不是。

    “贝芙莉呢?”叶俊文问道。

    “元帅大人,女皇陛下现在正在教廷做客。”一位大臣回答道。

    “教廷?”叶俊文问道。

    大臣们也是很快的给叶俊文解释了一下。现在贝芙莉准确的说还没正式登基,因为登基的仪式还没完成呢,这仪式还挺麻烦的,最主要的就是教廷这边的仪式。为了完成仪式呢,按照传统,贝芙莉必须去教廷这边住上三天的时间,类似华夏这边举行什么仪式的之前沐浴斋戒之类的情况吧。

    贝芙莉这次就是去完成仪式的,这三天的时间贝芙莉需要类似闭关之类的情况,不能见客。三天后她会和教廷的人一起回来,然后完成登基仪式,这是圣威兰帝国的传统,也是一种确保皇位正统性的仪式。教廷既然肯举行这个仪式的话,说明对方也承认了贝芙莉的皇位的正统。而对于民众来说,教廷承认的皇帝,当然是合格的皇帝。

    “这教廷的影响还真的是大呢。”叶俊文说道。

    叶俊文随口一句话让周围的人吓的冷汗都下来了,这话什么意思啊。要知道叶俊文可是那种逮谁打谁的角色,这一句有点讽刺意味的话莫不成是要打教廷?这……可是要出大事啊。

    “你们散了吧。”还没等这帮人说什么,叶俊文直接挥手说道,“总之前线没什么事,你们继续忙登基的事情就好了。”

    叶俊文都这么说了,他们也没办法继续问了。确实现在帝国除了登基的事情外也没什么别的事了,内政方面,叶俊文打仗用的也不是国库的钱,前面的资金是魔法师出的,之后是他抢的,也没对财政有什么压力,其他事情一切都和原来一般,没什么重要的事情汇报。

    其他人都走了,叶俊文倒是单独的留下了吉布斯。叶俊文现在主要是要找斯卡姆交代商业方面的事情,不过现在斯卡姆还没回来,趁这点时间,叶俊文也想继续的研究一下手里的这把剑。虽然之前试了下这剑非常的坑爹,但是毕竟是系统给的,总不能真的是垃圾吧,这说不过去啊,肯定是有什么自己没发现的能力之类的。然而系统也没给说明书,这就很烦躁。

    “吉布斯,你看看这把剑。”叶俊文也是拿出剑说道,“你也是个不错的武者吧,对剑应该有些研究对吧,这剑,你觉得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吗?”

    “嗯……这倒是把挺特别的武器。”吉布斯看了看外形,果然对这不知道双手还是单手的剑有点好奇,于是说道,“大人,能否让我仔细看看。”

    “好。”叶俊文一边说着,一边就直接把剑递给了吉布斯,结果在对方接过剑的一瞬间,突然整个人都被压了下去,就好像是手里拿着一万斤重的东西一般,吉布斯反应还是很快的,马上放手,这剑很快就掉到了地上,然而却没有发出非常重的声响,好像并没有他感觉到的重量一般。

    “抱歉,元帅大人……”吉布斯说道,“这剑……有点古怪。”

    一边说着,一边吉布斯就去捡地上的剑,然而这东西居然纹丝不动的躺在地上,他用了用力,然而根本就没用,移都移不动。

    “这……”吉布斯看了看叶俊文,当然叶俊文也看明白了。

    “拿不起来?”叶俊文问道。

    “是的,元帅大人,我无法移动这把剑。”吉布斯说道,“元帅大人,这可能是认人的?”

    “看来如此。”叶俊文点点头,也是随手把剑捡了起来,重量依旧是非常的顺手,也就是说这剑果然是认主的,只有他能用?不管怎么样至少叶俊文知道了这剑的其中一个功能,那就是……用来压人。是的看起来只要不是他的话,这把剑别人根本移动不了,也就是说放在一个人的身上,这人可能就会被压住动不了。

    算是也有点用吧……不过叶俊文觉得这剑应该不止这功能吧,不然的话,直接给他块腌菜石不更好,你给把剑闹什么?既然是剑的样子,那么主要的功能应该是用来砍人的吧。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圣剑,艾克希尔?”吉布斯问道。

    “啥?圣剑?”叶俊文问道。

    “是的,据说圣剑是会择主的,看到之前的情况,末将也是斗胆猜测一下。”吉布斯说道,“元帅大人,难道我猜错了?”

    “我也不知道啊。”叶俊文摊摊手表示自己也不知道这是什么玩意儿,“圣剑的话,能砍龙吗?”

    “这……末将只是听过圣剑的名字而已,其他的一概不知啊。”吉布斯说道。

    “连龙都砍不死,叫不上圣剑吧。”叶俊文说道,“对了,我想找个东西砍砍看……”

    “元帅大人想要试剑吗?我马上安排。”

章节目录

花式作死的位面商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张扬的五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张扬的五月并收藏花式作死的位面商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