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他们开始加速行军的第二天,主城那边传来了噩耗,继主城外城被攻破之后,内城也被叛军攻破,而这两者的时间仅仅就间隔了一天。

    内城居然如此之快被人攻破,这个确实是所有人都没想到的,虽然知道情况很危险,但是只是一天时间就被攻破的话,肯定是出现了什么问题。目前他们还没有得到详细的情报,但是情况其实还挺容易猜的。

    是的十有还是内部的问题,毕竟之前从皇室成员被人下毒的事情就能看出他们的内部肯定有间谍,塞莱托公爵谋划这件事绝对不是一两天了,真是做了好多的准备工作,而这次快速的破城,肯定也和内部有关系。

    现在他们还没收到准确的消息,也不知道现在皇家的人到底怎么样了,是逃出来了还是被塞莱托公爵抓到了,然而目前的情况绝对是不乐观的。赫佳尔看了以后非常的着急,也是再次下令加速行军。当然其实这也没什么用,行军的速度其实已经是最快了,为了赶路,士兵们累的真的是快不行了,不过赫佳尔的威望还算比较高的,虽然非常累,但是士兵们倒是也没说太多的抱怨的话。

    收到这个消息的叶俊文当然是挺开心的,毕竟一切都在他的预料中,现在叛军攻占了皇城,按照他们的部队的行军速度,明天下午的时候基本上就能到达主城的附近了,这都不用自己拖时间了。不过他还是面临一个问题,那就是这么说服赫佳尔。

    叶俊文一开始也没开口,直到这天晚上,部队开始修整的时候,有几个士官也是来找叶俊文抱怨,当然抱怨的主要内容就是因为这连续的急行军,导致下面的士兵实在是有点扛不住,据说这几天有不少的士兵掉队,大部队当然是没办法等所有人的,所以掉队的士兵很多人都回不来了。

    赫佳尔的威望高也只是在第一军团这边,他们第二军团现在信奉的都是叶俊文,所以军官们自然是来找叶俊文这边诉苦的,正好叶俊文也准备说服赫佳尔,所以听到这些将军的抱怨,叶俊文表示自己准备和赫佳尔谈谈。

    来到赫佳尔的营帐中,对方果然现在还没睡。遇到这种情况,赫佳尔这个忧国忧民的将军还真的睡不着。看到叶俊文进来,对方当然也马上就起来相迎。

    “目前的情况,不容乐观。”叶俊文也是直接进入了主题,“没想到主城会这么快的陷落,让我们有些措手不及。”

    “是啊,谁能想到仅仅两天的时间,外城和内城都相继陷落。”赫佳尔也说道,这确实是太快了。

    “其实原因不难猜,皇家的内部出现了问题。”叶俊文说道。

    “我想也是……”赫佳尔也同意叶俊文的看法,毕竟正常情况下,内城虽然没有外城坚固,但是防守个十来天应该是没什么问题的吧,仅仅一天就失陷,确实是太夸张了。

    “我的意思不是间谍的问题。”叶俊文说道。

    “唉?”赫佳尔稍微愣了下。

    “现在看来,皇家这边已经失去了民心。”叶俊文说道,“一定是人民对皇家的身份产生的怀疑,才会导致内城如此快的陷落的,不然就算是有叛徒打开了城门,战斗也不会这么快的结束。”

    “嗯……这也是叛军的阴谋诡计!”赫佳尔点点头,同意了叶俊文的说法,不过人民对皇家失去信心也是因为叛军的阴谋诡计啊,要不是他们用奇怪的药把皇家的人变成了半兽人,他们也不至于都不敢出来解释,这当然会让民众对皇家失去信心了啊。

    “这也是我们现在要面对的问题。”叶俊文说道,“我们现在的情况非常不容乐观,首先从部队的方向上说,目前我们的和叛军的部队比没有什么特别大的优势。虽然说我们的兵力确实更多,然后武器装备也比他们精良,但是对方毕竟已经攻占了主城,现在凭城而守的话,这些优势都是可以拉回来的。更加麻烦的是,我们现在还在疯狂的急行军,导致我们的士兵异常的疲劳,我甚至觉得他们打仗的时候都拿不起自己的武器,这样的部队,根本就没办法和敌人对抗……”

    “我知道……”赫佳尔当然也是老将了,自然知道自己部队的现在的情况,连续的快速行军自然会导致疲劳这个后果他当然清楚,然而他能怎么办,现在还慢慢地走回主城?

    “比起这个,还有另一个更加严重的问题,那就是大义的问题。”叶俊文说道,“我们现在的部队缺乏明确的战斗理由。”

    “唉?我们抗击叛军就是最大的战斗理由啊。”赫佳尔很奇怪,这他还真不同意叶俊文的说法了。

    “现在皇室已经失去了民心,我们再替他们平叛,这不是很奇怪吗?”叶俊文说道,“现在民众们相信塞莱托公爵那一派才是真的皇室血脉,如果他们才是正统的话,我们这不成了叛军?”

    “那是塞莱托公爵的阴谋。”赫佳尔说道。

    “我当然知道,你也知道,但是问题是……我们说不清楚。”叶俊文说道,“现在主城的情况虽然还不是非常清楚,但是他们已经攻进了皇城内,只要抓到任何一个皇室的成员,给民众们看看这个人的情况,他们就会相信塞莱托公爵的说法。重要的是民众相信什么,目前看来,塞莱托公爵这边的说法至少有实质的证据来说明,而我们没有。”

    “这……”赫佳尔咬了咬牙。

    “如果有办法抓到比如说炼制这个药剂的妖术师的话,我们倒也算是有证据,但是并没有,我们什么证据都没有,只是说这是对方的阴谋的话,根本比不上塞莱托公爵他们,他们可是有实质的证据的。”叶俊文说道。

    赫佳尔不得不承认叶俊文说的有道理,虽然他们都知道这是塞莱托公爵的阴谋,但是塞莱托公爵那边可是直接把皇室成员变成了半兽人的情况给民众看的,这所有人一看就会相信塞莱托公爵的说辞了,他们就算发话也不太会有人相信。

    “那现在我们怎么办?”赫佳尔马上问道。

    “我们也放弃皇族吧。”叶俊文说道,是的来这里他主要也就是为了说这句话,前面的都是铺垫而已。

    “什么?”赫佳尔大为震惊,“你……在说什么?”

    “格拉法德皇族已经失去了民心。”叶俊文说道,“继续打着他们的旗号的话,只会让我们陷入被动。目前已经攻入城的叛军部队肯定正在想办法继续诋毁格拉法德家族,拉拢民心,如果我们继续支持格拉法德皇族的话,只会站在民众的对立面,这是自毁之路。所以现在的办法,就是我们也放弃格拉法德皇族,同意塞莱托公爵的说法,让对方的努力全部白费。”

    “这……这可是……这可是背叛陛下……”赫佳尔艰难的说道,是的叶俊文的话确实有点道理,但是听到这个他从生理方面的产生了方案,背叛皇帝绝对是不正确的行为,但是他一时半会儿也不知道怎么反驳。

    “背叛陛下的人不是我们,而是民众。”叶俊文说道,“自古以来,朝代更替,没有什么家族能做到千秋万载。格拉法德皇族如果一直以来善待民众,让他们信任皇族的话,即便面临现在的情况,民众们也依旧会相信他们。然而现在来看,格拉法德皇族并没有实际得到民众的信任,一点阴谋就让他们对皇族产生了怀疑,这是格拉法德皇族自己的问题。他们的行为导致了自己的毁灭。”

    叶俊文说完又看了看赫佳尔,继续说道:“构成了这个国家的,并不是某个家族,而是人民,对于格拉法德皇族来说,我们确实是背叛者,但是对于这个国家,我们算是背叛吗?上顺天命,下顺民心,我们别无选择。”

    赫佳尔稍微的沉默了一阵子,两人都没说话,叶俊文也只是等待赫佳尔的最后决断。从之前的情况来看,赫佳尔虽然对皇族还是很忠诚的,但是也不是一个完全不知道变通的人,叶俊文通过民心这个大义来说服对方,应该是最好的办法了。当然真不行的话,叶俊文也只能做最坏的打算了。

    “唉……”稍许,赫佳尔这边重重地叹了口气,听到对方的这声叹息,叶俊文觉得自己的说服应该是成功了。果然叹气之后,赫佳尔也开口说道:“你说的,确实没错,不过……我觉得这件事应该不是这么简单吧。放弃格拉法德皇族之后,你准备支持谁……或者我换一个说法,你……想要成为帝国的皇帝吗?”

    赫佳尔确实不笨,就在这个时候,对方也看出了叶俊文的目的了,稍微用一些质问的口气问道。

    “如果我说是,你会怎么样?”叶俊文直接反问道。

章节目录

花式作死的位面商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张扬的五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张扬的五月并收藏花式作死的位面商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