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德鲁斯?”军事会议上,赫佳尔皱着眉重复了一遍。

    “是的。”目前和他说的话人是迪特鲁,估计是觉得赫佳尔没听明白,于是他又解释了一遍,“我们现在必须要去一趟塞德鲁斯,因为只有那边才有褐芯岩草。”

    “但是……”赫佳尔很犹豫的样子。

    “我知道,现在还要去塞德鲁斯的话,会耽误很长的时间,但是没有褐芯岩草的话,我没有办法调配解药。”迪特鲁说道。

    “但是现在可是春季,那边可是相当的危险的。”赫佳尔明显也知道塞德鲁斯的情况,马上说道。

    “我知道,但是现在就只有这一个办法。”迪特鲁说道,“如果我们不找到解药的话,那么就算我们现在去皇城也没有用,是吧。”

    “……”赫佳尔稍微的沉默了一下,确实是这样,不过也是马上问道,“迪特鲁大师,你真的确定拿到褐芯岩草之后你就能调配出解药了?”

    “当然!”迪特鲁立刻起身说道,“你难道是在质疑我的能力吗?如果是这样,那就别相信我算了,我也不管这件事了。”

    “当然不是。”赫佳尔立刻说道,虽然迪特鲁前面几次不仅失败,并且还搞出了这么多的麻烦,但是毕竟可是他们国家最厉害的药剂师了,这个不信他还能信谁的啊。“

    “迪特鲁大师,稍安勿躁。”坐在旁边的叶俊文这时候也开口了,“大叔,我觉得现在也只能去一趟塞德鲁斯了。现在我们赶回皇城的话,虽然有可能能赶上皇城的决战,但是我们现在已经失去了大义。塞莱托公爵现在质疑的是皇室的血统,偏偏还使用了这样的毒计,让皇室的人没办法出面解释,现在我们就算即使赶到并且灭了他们,也可能被说是杀人灭口之类的事情,目前因为这件事,倒是士兵也没什么战斗的斗志,这样的部队是赢不了任何的战斗的,加上皇城内部的情况,我们甚至有可能被击败。所以现在最重要的,还是先解决这个问题。”

    “你说的我也知道。”赫佳尔点点头,主城那边的情况好像也在军中流传开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剩余的塞莱托公爵的间谍特意散播的消息,但是确实让士兵们都很动摇。还好目前这只是谣传而已,只要皇室不露面暴露现在的情况,士兵们应该也只是动摇一下而已,但是纸包不住火啊,最好的办法当然还是马上让皇帝露面啊。

    “但是现在的问题是皇城那边等不了了啊。”赫佳尔说道,“现在皇城那边人心动荡,本来就已经被围城多日,现在更加的危险了,我们如果去一趟塞德鲁斯,又要耽误不少的时间,万一被破城的话……”

    “如果被破城的话,那就是天意了。”叶俊文说道,“我们已经尽到自己所有的努力了,不是吗?这世界上有些事情确实只能看天意,我们尽可能做到自己能做的,剩下的交给伟大的神灵去决断吧。“

    “嗯……”很明显赫佳尔还是有点犹豫的,不过还是点了点头,他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或许叶俊文说的是对的吧。

    “其实只要速度的话,耽误不了多长的时间的。”叶俊文说道,“我觉得那些大唐新式武器,正好可以克制一下那些龙喉鸟。”

    “这倒是……”赫佳尔点点头,那些东西最麻烦的就是会飞而且速度快了,而这些武器正好就是远程的,貌似还真的可行。想到这里,赫佳尔也是点点头,“既然如此,马上出发。”

    是的,其实这就是叶俊文的拖延计划。现在等的就是皇城那边分出胜负,叶俊文好渔翁得利,所以需要稍微的拖一点时间,而这个就是叶俊文和迪特鲁商量出来的对策。

    迪特鲁还是被叶俊文说服了,因为他对谁做皇帝也不是很重视,反正只要这方面不变就行了,说真的换个皇帝还是好事,毕竟他可是把皇子都给变成狗了,谁都担心皇帝秋后算账呢,所以叶俊文的提议对他来说还是好事。

    既然如此迪特鲁当然也帮忙想了个办法,正好这地方的西面边有一个叫做塞德鲁斯的地方,那地方有一种比较特殊的药材,叫做褐芯岩草。这种东西非常的稀有,只生长在这一个地方不说,还都是比较高的岩石山上。

    更加麻烦的是,褐芯岩草生长的地方还生活着另一种危险的生物,称为龙喉鸟。按照迪特鲁的说法,这种鸟体型巨大,并且还会释放魔法,属于四级的魔物,非常难缠不说,数量还特别的多,因为塞德鲁斯正好就是这些魔物的繁殖地,而目前这个季节就是龙喉鸟的繁殖季节。

    龙喉鸟是一种类似候鸟的鸟,他们每年的春季会来到塞德鲁斯地区进行繁殖,然后等到秋季的时候会离开,到更加南边的地方去,所以一般的情况下,就算需要褐芯岩草,当地的人也会在秋冬两季进行采集,春夏两季是禁止进入龙喉鸟的繁殖区域的。因为那时候可是繁殖季节,为了保护自己的幼崽,这些龙喉鸟可是会主动的攻击进入他们领地的人的。

    当然正因为这个,叶俊文和迪特鲁才会说他们需要褐芯岩草这种东西,不然一般的药材的话,想办法从别的地方进就行了,而这个药材在这个季节是没有任何产出的,而且它也不能长期保存,所以要新鲜的褐芯岩草,只有自己去取了。

    并且迪特鲁需要的数量还不少,要是只需要一点的话,那么还有可能找到,或者直接派什么高手之类的跑一趟就行了,但是如果大量需要的话,那么就只有一个办法了,就是派军队去。

    当然实际上这只是一个借口而已,迪特鲁自己都还没想到要用什么材料,他还没想明白之前的试验为什么失败呢。这仅仅只是他和叶俊文想好的拖时间的办法而已,一旦这么说的话,部队只能前往塞德鲁斯地区。

    确实迪特鲁还提出了不少其他的办法,不过叶俊文选择这个的理由还有一点,那就是塞德鲁斯地区正好就在西南边,皇城在他们的西面,所以他们等于说是要往叛军的后方走,如果这么行动的话,很明显就是在刺激叛军。因为看上去他们是想要截断叛军的退路,这不是逼着叛军快点行动嘛。

    如此一来的话,叛军应该会抓紧时间的,当然至于到底行不行,叶俊文也不知道。如果真的等到他们找到褐芯岩草,这边的叛军还没有和皇城里面的部队分出胜负的话,叶俊文也就没办法了,他就准备和赫佳尔摊牌了。

    所以其实绕这么大一圈,叶俊文也就是想要试试保住赫佳尔而已,和他说的一样,尽人事,听天命,自己确实算是给了赫佳尔机会,能不能保下,就真的只能看天了。对他来说,反正也就是要等主城那边的胜负,这段时间没什么事做,也就当是到处逛逛打发下时间而已。

    赫佳尔这边同意行动也在叶俊文的意料中,毕竟也有什么别的办法。听到赫佳尔说立刻出发,叶俊文也是打断了对方:“虽然我也想快点出发,但是目前还有一个比较麻烦的问题,这边的俘虏怎么办……”

    “对啊。”赫佳尔也反应过来了,这边可还有五万的第五军团的部队呢,他们总不能直接把他们留在这边吧,带着他们走好像也不太合适啊。

    “还是先整编一下吧。”叶俊文说道,“他们毕竟也是圣威兰帝国的士兵,只是听从康莱德的命令行事,我们总不能把他们全杀了吧。”

    “嗯。”这点赫佳尔当然也是同意的,本来就答应康莱德不杀这些俘虏的。

    “正好我们的部队损失也很大,编制现在都很乱了,这些士兵都是好兵源,所以打乱一下整合到部队里,你觉得怎么样?”叶俊文说道。

    “嗯,我同意。”赫佳尔点头道,这当然也是有风险的,比如说他们如果还有造反的意思的话,那么整合到他们的部队不是很危险嘛,所以有可能出现兵变之类的。不过叶俊文觉得这帮士兵失去了头子应该也乱不起来,只要康莱德看好了就行了。

    当然这也是一个拖时间的办法,整合当然也是需要时间的,叶俊文如果不是要拖时间的话,真的坑了这帮俘虏也是有可能的,只不过现在这正好要等时间而已。

    于是又花了两天的时间,叶俊文和赫佳尔努力的整顿了自己的部队,这次的联合军团扩充到了十六万多的兵力。整编的过程还算是比较顺利的,这些士兵倒是也都没说什么,他们现在都觉得造反是不可能成功的了,毕竟第一第二军团这么厉害,那造反不成功的话就真的是造反了,要杀头的,现在整编,然而算是救了他们一命,他们当然也愿意。

    所有准备完毕,在第三天的一早,联合部队再次出发,目标则是西南面的塞德鲁斯。

章节目录

花式作死的位面商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张扬的五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张扬的五月并收藏花式作死的位面商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