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了好了,你也别老维持这个姿势了,这不会让你的话显得有道理一些。”叶俊文说道,“让你动手你又不动手,你这拿着剑和不拿有什么区别。”

    贝芙莉也发现了,这个人并不是装着不怕她的剑,他是真的不怕,是算准了自己不敢动手?按照他的智商好像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坐。”叶俊文说道,“我想想你不动手的理由,杀了我的话,水神也没办法夺回军团长的身份,毕竟现在我是正牌的军团长,要是谁杀了军团长就能继位的话,那就是山贼窝了。你和水神之前就被怀疑是一伙儿的,现在你动手杀了我的话,水神肯定会被更加怀疑,所以你没办法动手是吧。”

    “大不了我杀了你,然后救他出去。”贝芙莉说道。

    “应该不会吧,你来这边应该还有什么别的目的吧。”叶俊文说道,“说说吧,我先听听看。”

    “我想要杀了我的父亲。”贝芙莉说道。

    “哦……也就是说你见过你老爸了,然后他不听劝,你就想要杀他?”叶俊文问道。

    “不,我没见到他。”贝芙莉说道,“并且我想要杀他,并不是因为这次的反叛,而是因为他杀了我的母亲。”

    “啥?”叶俊文稍微一愣。

    贝芙莉的精神看上去也是有点崩溃的,说到这里,也是忍不住的继续说了下去,好像在找一个倾诉的对象一般。

    情况是这样,之前被叶俊文设计赶出了军营之后,她第一个想到的当然就是回去质问自己的父亲为什么要谋反,于是她就直接回去了。毕竟是塞莱托公爵的女儿,她倒也是很简单的就进了叛军的营地,然而想要见到他老爸,却比较的困难。

    塞莱托公爵现在正忙着造反,根本就没空和贝芙莉说话。说真的他也快想不起自己还有这么一个女儿了,也早就忘了这个女儿现在在第二军团干活,真的是不记得。自己造反之后,每天都有好多他势力下面的人过来投奔他,比起女儿,反而是见见他们还比较有用。

    就这么一直拖着,贝芙莉也很着急,不过暂时得不到接见,她想了想,先去见见自己的母亲,商量下怎么办再说。然而很快的她就得到了一个惊人的消息,那就是自己的母亲已经去世了。

    这她可真的不知道,毕竟之前一直都在打仗,她也有好久没回过家了,听闻这件事,简直就是晴天霹雳。赶紧问了问怎么回事,自己的母亲才四十来岁,身体平时很好,怎么突然就死了,然而她询问了一些人之后得知,贝芙莉的母亲其实死了没多久,根据一个下人的说法,他母亲在病倒前曾今去找过塞莱托公爵,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回来的时候,贝芙莉的母亲是带着伤回来的,然后过了几天一直都在生病,居然也没人照料,然后就这么病死了。

    很明显,害死她母亲的人应该就是塞莱托公爵本人了,在这一刻,贝芙莉是真的要杀了这个父亲了,反正对方也不记得自己这个女儿,对他来说自己只是五十多个孩子中比较不起眼的一个,而她母亲才是唯一爱她的人,但是现在却被这个禽兽杀死了,她怎么能饶过塞莱托公爵。

    贝芙莉本来是准备刺杀塞莱托公爵的,然而没有什么机会。是的她等了三天的时间,就为了等塞莱托公爵召唤自己见面,然后趁机刺杀对方,但是三天的时间她都没有等到塞莱托公爵见她,根本就是把自己回来这件事忘记了吧。

    这段时间贝芙莉也是想了想,自己就算见到塞莱托公爵,也不可能是两人单独见面的情况,对方根本就不记得这个女儿,估计也就是随便的见个面之类的,这样刺杀对方的可能性实在是很低。

    于是贝芙莉想了另一个办法,这不是正好在军营里面嘛,她就把军营里面的布局,粮草的位置之类的信息全部都收集起来了,甚至还在找了几个自己母亲的老仆人,和他们联合了一下,然后贝芙莉就准备去找皇帝陛下。

    是的,现在自己的父亲可是在造反,所以让皇帝陛下击败父亲的部队,当然最后他的结局就是被吊死了。所以她要给皇城里面的军队提供消息,让他们能击败塞莱托公爵的部队。

    贝芙莉倒是想办法进了城,然后也见到了皇帝,还和对方说了一下自己的计划。皇帝倒是留下了贝芙莉,但是对于她的计划,皇帝只是说了一句再商量一下之类的,然后就没有下文了。

    贝芙莉稍微的明白了一些,毕竟自己是塞莱托公爵的女儿,虽然自己明明说的是真的,但是皇帝也担心是塞莱托公爵的计划,自己是来骗他们的,甚至连母亲的死,也有可能是塞莱托公爵的苦肉计之类的。

    听到这里,叶俊文也是笑了笑。这可不仅仅是因为对方不相信贝芙莉,皇城里面的部队是绝对不会出击的,就算你告诉他们只要踏出城门就能获胜,他们也不会出击,因为那帮贪生怕死的贵族就是这个尿性。就因为这个,塞莱托公爵才能肆无忌惮的搞事情,之前敢派援军过来,当然也是因为这个。

    贝芙莉明白了这件事之后当然是也有点不知道怎么办,自己现在想要回到塞莱托公爵这边也不可能了,皇帝这边又不肯行动,而这时候她倒是又听说了叶俊文这边第一第二军团的事情。

    现在主城那边当然是疯狂的宣传叶俊文他们的战绩了,毕竟他们被围了多日,城里的士兵、百姓都在慌乱、紧张的氛围下,为了让他们安心,皇帝当然表示他们的援军,第一第二军团已经快到了,并且也说明他们一路上击败了多少的部队的战绩,只要他们一到,塞莱托公爵的叛军就直接灰飞烟灭之类的来帮助他们重拾信心。

    确实第一第二军团目前为止的战斗确实恐怖,路上所有的战斗都是完胜,一路摧枯拉朽的就已经推到主城的附近了,眼看好像就要剿灭叛军的样子。贝芙莉说真的也想要回到第二军团,她多想要自己带兵剿灭这个禽兽父亲,可惜的是自己被叶俊文陷害了,她能不恨叶俊文嘛。

    想回来也没办法,因为她也知道叶俊文目前的位置更加的稳当了,皇帝是不可能再把水神换上来的。本来也不知道怎么办呢,结果就在这时候,又出事了。是的这件事就是之前发生的皇族的人变成兽人的事情了。

    之前说过,皇族的人全部都被人下了药变成了兽人,当然皇城里面要查到底是谁干的这件事了,这时候第一个怀疑的对象,那就是贝芙莉了。因为她不仅仅是塞莱托公爵的女儿,之前她自己都说了,在叛军的军营里面待过,然后之后来到这边又进出过皇宫,还见过皇帝等人,这……感觉已经是第一嫌犯了啊。

    贝芙莉当然知道自己没做过,但是这怎么解释?本来这帮人就不相信自己了,还发生了这话事情。所以被抓的贝芙莉一想,还是跑吧,于是也是打伤了一队抓她的士兵,然后直接就逃出了皇城。

    那出了皇城的贝芙莉是真的没地方去了,但是让她什么都不做,她是办不到的。所以这个时候,她也只能来找叶俊文了。她是真的恨叶俊文的,但是又知道不能杀他,之前的话确实只是威胁而已,杀了叶俊文这不是便宜了他的父亲嘛,就算真的要动手的话,也要等叶俊文击败了自己的父亲之后再说。

    总之目前贝芙莉的情况是真的很迷茫,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但是又想要做些什么。一边说着一边贝芙莉也是在那儿流眼泪,说真的看的叶俊文也有点心疼。

    “所以你现在的目的就是想要杀了你父亲对吧。”叶俊文说道,“这个倒是很简单。”

    “很简单?”贝芙莉稍微一愣,但是想到对方是叶俊文,确实好像也不是什么难事啊,对方真的没怕过他父亲,两边的对阵也一直都在赢,确实他有资格说这话。

    “你想要亲手弄死他?也不是不可以。”叶俊文说道,“不过呢,做任何事情都是要付出代价的,我可以帮你,但是也有条件。”

    “条件,你要什么?”贝芙莉问道。

    “嗯……我要你的下半辈子。”叶俊文想了想说道。

    “唉?”贝芙莉稍微一愣,然后脸红了一下,“你……那个……”

    “我需要你的下半辈子,都听从我的命令。”叶俊文又说道。

    “唉?”贝芙莉表示自己好像是想歪了,不过叶俊文的意思是让她重新回到第二军团,效忠他的意思?

    “你肯让我回到军队带兵?”贝芙莉问道。

    “当然不是。”叶俊文说道,“我觉得吧,你还是不太适合当个将军,要不这样,当个女皇试试?”

章节目录

花式作死的位面商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张扬的五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张扬的五月并收藏花式作死的位面商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