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这是什么?”虽然已经有心理准备了,但是看到如此漂亮的宝石,林音还是忍不住的喊了一声。马上接过来看了看,果然自己刚刚看到的不是错觉,这宝石的里面居然有东西在流动,这东西她当然没见过,实在是太美了。

    旁边的苏汉晨也是忍不住的凑了过来,实在是很好奇叶俊文还能拿出什么,毕竟之前的药膏可是让他惊讶到现在了。

    “这……就当是瓦坎达的特有珠宝吧。”叶俊文也是懒得解释了,就当供货商是瓦坎达算了。

    “这也太美了。”林音盯着这东西看了好久,根本不带眨眼的。

    “你也喜欢这东西?”叶俊文说道,“嗯……女人。”

    “你这什么话,说得好像我不是女的一样。”林音转头说道,“这东西也是商品?”

    “是商品,不过我已经找好卖家了。”叶俊文说着指了指旁边的谭珍珍,“她家里就是做珠宝的,我和她父母聊过了,他们愿意收购这些。“

    “这样。”林音稍微有点不爽,“那你还问我干嘛?”

    “问题是现在这些珠宝没有任何的证明,不知道怎么出售。”叶俊文说道,“目前的情况和走私货差不多,我想问问你有没有什么办法捣这一手。”

    林音稍微的听了听情况,想了想说道:“这个我也没办法,目前你还是按照私人的名义卖吧,通过公司实在是太麻烦,我也没这路。”

    “哦,这样。”叶俊文点头,看来也确实没什么办法,只能和刘文秀商量下这么办了。

    “你身上还有其他的?给我看看。”林音问道。

    “有有有……”叶俊文马上就明白了,直接拿出各种颜色的魔晶,放在林音面前,这看过还有得还嘛,明显不可能,就当是发奖金了,反正这东西他多,直接从异界城主仓库拿的,也没成本。

    “嗯。”林音非常满意的点点头,然后把东西都收下了,放过了叶俊文。

    事情基本上都谈完了,林音这边因为下午还要出门去见一个批发商,所以叶俊文他们也准备离开了。不过回家的路上,叶俊文也是注意到旁边的谭珍珍一脸的不高兴。

    “喂喂,我都说了谈生意很无聊的啊。”叶俊文说道。

    谭珍珍确实不高兴,不过不是因为无聊,而是她明显的察觉到那个林音,肯定喜欢叶俊文,并且还对自己有敌意,最主要的是还在面前对她挑衅。什么揉肩膀之类的,明显就是针对自己嘛。

    而最让她不高兴的是她能察觉到叶俊文更加重视林音,你就看他送林音东西嘛,同样是宝石,自己就一颗,林音呢,一堆。那你说她能高兴吗?听到叶俊文的话,谭珍珍立刻说道:“你怎么也特别喜欢做生意,就和我爸我妈一样,有钱真这么好吗?”

    “那我不做生意干嘛呢,天天陪你看电影吗?”叶俊文扶额。

    “也好啊。”谭珍珍突然灵光一闪,“正好下午没事,我们去看电影吧。”

    “小姐,你现在不能去看电影。”前面的保镖直接回头说道,“电影院人流复杂,实在是太危险。”

    “你看,都不用我说……”叶俊文说道。

    “怎么这也不准那也不准的,气死我了!”谭珍珍说道。

    “所以我也说了快点查出到底是谁一直想要弄死你,不然的话这日子也不知道要持续多长时间。”叶俊文说道,“你真的想不到谁有可能对付你?”

    “我真的想过了,想不到啊。”谭珍珍说道。

    “加上你弟弟,你再想想。”叶俊文突然说道。

    “我弟弟?乐业?”谭珍珍稍微一愣。

    “是啊,万一是你弟弟惹了什么人,然后扯到你身上呢?”叶俊文提醒道。是的这几天的时间,叶俊文基本上没什么事,就等粮食到位了。既然没什么事,叶俊文也要准备一下自己怎么回去了,除了之前李悦的挑衅可能出现的车票,自己也要继续的惹惹看那个幕后黑手。

    “这……我也不太知道我弟弟的事情。”谭珍珍想了想说道,“本来我以为我还是很了解他的,只是经过这件事,我发现我其实完全不知道他到底想的是什么……”

    “要不直接找他问问?”叶俊文说道,“反正戒毒所是能探视的吧。”

    “嗯……”谭珍珍稍微的考虑了一下,然后点点头,“也好,我也好几天没去了,看看他到底怎么样了。”

    当然戒毒所就没那么危险了,保镖也不会阻止。于是他们也是开了个半小时的车程,来到了sh市市郊的戒毒所,当然戒毒所也是分几种的,谭乐业所在的是强制戒毒所,基本上和监狱是一个性质的。除此之外还有自愿的戒毒所,只不过谭乐业自己并不自愿,只能强制了。

    到的时候,还是探望的时间,于是登记之后,很快他们见到了谭乐业。很明显在这边的日子还是很艰苦的,叶俊文之前见过谭乐业,这不是还拍了人家的照片嘛,那时候谭乐业真的是意气奋发啊。想想他家里的财产,这家伙之前就是一个典型的富二代,豪车美女,醉生梦死,而现在的谭乐业差点就让叶俊文忍不住来了。

    身体干瘦,眼神不定,精神萎靡,可能是强烈的戒断反应导致的。而身上就穿着一套青色的好像病号服一般的单衣,剃了个小光头,感觉好像是四五十岁的老人,并不像是年轻人。

    不过毕竟也治疗了一段时间了,谭乐业表现的并不是那么疯狂,看样子还算是比较安静的。他和谭珍珍的关系其实还是挺不错的,之前说了,两人的父母因为都是工作狂人,所以很少在家,所以谭乐业和父母的关系都不好,但是谭珍珍是从小陪他到大的,两人的感情还是很深的。

    显然谭乐业对于谭珍珍带着好几个人过来也还是感觉比较奇怪的,稍微的问了问,知道是谭珍珍的保镖以后,谭乐业的表情立刻就变了。

    “你被袭击了?”谭乐业稍微有点惊讶的问道。

    这件事他确实不知道,毕竟他被关在这里,也没有什么外界的信息。谭良进他们当然也不会把这件事特意的告诉谭乐业,他又帮不上什么忙,还不如安心让他在这边戒毒好了。

    谭珍珍倒是也没瞒着谭乐业,表示自己没事,不过确实受到了袭击,而且还被袭击了两次。听完之后,谭乐业的面色明显更加的凝重了。

    “看来你果然知道一些什么?”叶俊文也是上来问道。

    “你是?”谭乐业并不认识叶俊文,之前的事情叶俊文虽然有份,但是两人没见过面。

    “他也是保镖。”谭珍珍倒是没直接介绍叶俊文,因为她知道说了叶俊文的名字谭乐业肯定爆发,所以还是介绍为保镖了。说完她也是转移话题,继续问道:“乐业,这件事到底是不是和你有关系?”

    “之前不久,有一个人来探视我。”谭乐业说道,“说是让我别把不该说的话说了……我觉得……可能是因为这件事。”

    “那人是谁?”叶俊文立刻问道。

    “我不认识,但是大概能猜到是谁派来的人。”谭乐业说道。

    “和……那个有关系?”谭珍珍问道,“你是不是还有事瞒着我?”

    “我不知道,我只是想要快点出去,但是没想到有人给他们通风报信。”谭乐业说道。

    “这样。”叶俊文点头,“也就是说,你好像知道什么秘密,然后准备做污点证人?不是,大哥,这是戒毒所,不是监狱,你做污点证人也不能减刑的好吗?”

    谭乐业没说话,他确实是弄错了,不过他年轻也不知道这些,毒发的时候哪里会想这么多,就觉得自己要赶紧出去,所以就开始作了。

    叶俊文大概也是明白了,所以说谭乐业可能真的知道什么,然后他还莫名其妙的表示自己要做污点证人,不过这里可能不太好动手,所以人家只能来警告他了。可能想撞死撞伤谭珍珍也是给他一个警告之类的,之后可能也只是想要绑架,让他别多嘴,只不过正好被叶俊文路过救了。

    “所以到底是什么事?”谭珍珍立刻问道。

    “不不不,你知道这件事不是更加危险。”叶俊文说道。

    “嗯。”对面的谭乐业也点点头,“姐姐,这件事你别管了,下次他们再来人,我就说你们要是动我姐,我就把这件事捅出去。”

    “这办法倒是不错,但是还是有问题。”叶俊文说道,“你姐倒是没事了,但是你出去,人家估计要杀你灭口。”

    “……”谭乐业直接身体一颤,因为叶俊文说的有道理啊。

    “那……那怎么办?”谭珍珍也有点慌。

    “要不这样,我来摆平这件事。”叶俊文笑着说道,“你也不用告诉我到底是什么事,我没什么兴趣知道,只要告诉我到底是谁在搞事就行了。”

章节目录

花式作死的位面商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张扬的五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张扬的五月并收藏花式作死的位面商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