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东西,效果很好?”叶俊文问道。

    “效果当然很好了,一般的小伤,直接抹上,瞬间就治好了。”赫佳尔说道。

    “瞬间?真的?你试试。”叶俊文说道。

    “……”赫佳尔有点无语,你自己怎么不试试?当然他不知道叶俊文是试不了,自己划自己一下,马上就自己修复了,根本就试不出来。

    当然赫佳尔也没在这边计较什么,想了想,也是直接拉出自己的佩剑,然后在自己的手心上面稍微的划了一下,当然瞬间血就出来了,虽然伤口不是很深,但是看着还是很痛的。

    赫佳尔皱了下眉,不过很快也是拿了一点旁边的药膏,然后在自己的伤口位置稍微的涂上了一些。然后摊开手给叶俊文看看情况,果然和赫佳尔说的一样,涂上的时候,伤口的血就立刻止住了,然后慢慢地伤口的位置开始变淡,大概过了分钟的时间,叶俊文已经看不到伤口了,之前划伤的位置只剩下一道红色的印记。

    叶俊文把周围的药膏抹开了一点,仔细的看了看,果然已经称得上是痊愈了,甚至连疤痕好像也没留下。

    “这东西有点逆天了啊。”叶俊文忍不住说道,“效果光看就知道很惊人了,这东西当然地球上是不可能有的,完全就是魔幻的东西,那你说把这东西弄回去能卖吗?

    “这东西有很多吗?”叶俊文问道。

    “之前说了,这是蜥蜴人这边的特产,很少流通出来。”赫佳尔说道,“之前虽然人族这边时不时也会有点货,但是量很少。这东西只有蜥蜴人的军队有,坎齐拉帝国他们不和我们做生意,两国之前也是十年没有大战了。不过现在这东西我们倒是有很多,毕竟……”

    赫佳尔没说叶俊文也知道了,这不是刚刚才打赢一场大战嘛,那肯定是缴获了不少啊。思考了一下,这个东西肯定是能卖的,这倒是可以跑一趟,而且后续的问题叶俊文也想好了,这不是蜥蜴人生产的嘛,而现在蜥蜴人都被他们打残了,军队全灭,等这场战争以后应该能控制蜥蜴人的帝国,就让他们帮忙生产这种东西就就行了。

    “这个,应该可以。”叶俊文说道,“有多少,马上收集一下,我去找大唐商人谈谈看。“

    “全部吗?”赫佳尔问道,人类这边的军人当然也挺喜欢这种东西的,虽然他们也有代替品,比如说之前赫佳尔说的治疗药水,还有就是牧师也会治疗术之类的,但是这个便宜啊,说真的全部给出去的话,赫佳尔也有点心疼。

    “既然做生意就有点诚意。”叶俊文说道,“现在是我们求人家帮忙,别人要是发现我们只给一部分,不愿意帮忙了,我们找谁哭去,尽量全给,表示我们的诚意。”

    “嗯。”赫佳尔点了点头,确实这东西虽然好用,也不能当饭吃啊,现在他们可是饭都没得吃了,这还考虑这么多干嘛。

    “你这边负责收集,我去找大唐商人谈谈,尽快。”叶俊文说道。

    “我能一起去吗?”旁边的罗恩问道,赫佳尔好像也有点想要见见那个大唐商人的感觉,收集的事情,毕竟一个命令就行了,也不用他亲自去。

    “这个,这次还是不用了,我先去问问对方想不想见再说。”叶俊文也是婉转的回绝道。

    “嗯。”两人当然也只能点头。于是叶俊文这边就出了大营,目前货物倒是已经准备就绪了,下面的问题就是……自己怎么回去了。现在要找一个能杀他的还恨他的人,但是目前营地里面并没有,不知道怎么回事的卡兰现在还不见踪影没回来,而水神这边一看就不太恨他。

    “蜥蜴人还有活着的吗?”叶俊文直接对着旁边还在指挥打扫战场的一个士官问道,他也是把主意打到了蜥蜴人的身上,毕竟系统也没要求一定是人,之前试过老虎都行,蜥蜴人肯定也行啊,这帮蜥蜴人估计现在还是很恨自己的,说不定能成。

    “报告军团长,按照你的命令,都已经杀死了,一个不留。”这边的士官立刻行礼报告道。

    “艹!”叶俊文这时候是恨不得抽自己两嘴巴,这还是自己下的命令,这不是自己坑自己嘛。当然这主要也是之前并不知道没有粮草的问题,他本来也没打算在这个时候回去一趟,所以之前为了不妨碍行军下令杀死战俘确实没什么问题,谁知道会发生这种事嘛。

    “你……给我去河流的下游找找看,看看有没有逃脱的蜥蜴人,之前不是冲下去很多嘛。”叶俊文想了想说道,“抓几个回来,我有点事情要拷问他们,对了,对了,最好抓些有关系的,比如说父子、兄弟什么的。”

    “唉……”士官有点头痛啊,这不好找啊,那些被冲走的蜥蜴人真的是不知道被水冲哪里去了啊,这本来找的就麻烦,还要什么父子、兄弟?这怎么找嘛。

    “有问题?”叶俊文问道,“这可是关乎整军的重要任务,你做不到?”

    “不,军团长,末将领命。”听到叶俊文说的严重,这个士官也是立刻点头应下了。于是他也是开始召集了两队骑兵,准备按照叶俊文的命令出营,不过就在对方准备出发的时候,叶俊文突然听到旁边一阵喧闹声。

    “怎么了?”叶俊文奇怪的问道。

    “报告军团长,抓到一个潜入营内的蜥蜴人刺客,貌似是准备对大人不利。”旁边一个士兵立刻回答道,一边说着一边指向旁边。

    叶俊文转头看过去,刚好看到一个绿色的家伙被几个士兵按在了地上,两边的长矛架在对方的脖子上,不过这个蜥蜴人还在拼命的挣扎。

    而看到对方的眼神的瞬间,叶俊文突然就高兴了,是的这是一双充满了仇恨的眼神,光看对方的眼睛就知道对方想杀人啊。想想也是,这个情况下对方还敢潜入军营行刺,那绝对是有大仇要报。

    “还有这种好事。”叶俊文表示这运气也太好了,刚刚还在头痛能不能抓到人呢,结果还有自己送上门的刺客,还有比这更爽的事情吗?于是也是直接对着旁边已经集结完毕的骑兵队说道:“等等,你们不用去了,解散解散。”

    “哈?”这边的士官也是一脸懵逼,这怎么突然就解散了?说好的关乎整个大营的事情呢。

    叶俊文当然也没给他解释什么,直接走到了蜥蜴人的面前,再次看了看对方的眼神,果然对方也是凶狠的盯着他。

    “嗯……好,这个蜥蜴人,送到我的帐篷里去。”叶俊文一挥手说道。

    “哈?”所有的士兵都是一愣,一脸惊讶的看着叶俊文。虽然说这种事战争里面也经常有,但是……蜥蜴人,是不是口味太重了一点?

    “你们先把人送去,我去办点事,一会儿就到。”叶俊文说完就直接离开了。

    “这……”

    “什么都别说,直接送去就完事。”一个新兵刚要说话,旁边的老兵直接打断他说道,“也管好自己的嘴,不然招来杀身之祸都有可能。”

    “哦。”新兵当然立刻点点头。

    叶俊文并不知道这帮人到底是怎么想的,送到自己的帐篷里只是因为之前作死老被人打扰,这次保险一点。而他现在则是去找赫佳尔拿药了,现在赫佳尔应该已经搞完了吧。

    果然叶俊文到的时候,赫佳尔已经收集完所有的黄蜡药了,叶俊文看了看,大大小小的瓶子,罐子的样式还都不一样。想想也是,这毕竟是蜥蜴人自己用的东西,又不是商品,不用统一包装。当然这样也挺好的,反正也要再包装,反而不用担心瓶子上暴露什么东西。

    大大小小的数了数,发现一共大约00多瓶的样子,当然这数量并不是很多。叶俊文稍微的问了问,这东西在蜥蜴人这边也不是每个士兵都有的,也是要靠战功和资历换的,当然这00多瓶也不是全部,之前打仗的时候也弄坏了不少。

    叶俊文就当着赫佳尔的面把这些药都装走了,因为异界这边也是有空间戒指这种东西的,之前斯卡姆把东西带给叶俊文的时候靠的就是空间戒指。当然这种东西是奢侈品,在异界这边也是贵的不行,并且空间也并不是很大。斯卡姆有那是因为他本来就是商会会长,这是必需品,其他一般的人包括贵族,很少也有装备这个的。

    叶俊文的空间现在很大,这点药当然是放不满的,不过也没什么办法。总之和赫佳尔这边说了一声对方同意了以后,他很快就又回到了自己的帐篷这边。

    当然这时候那个蜥蜴人已经被带到了这边,而且已经捆了个结实。旁边两个士兵还等在叶俊文的帐篷里看着它。

    “你们先出去。”叶俊文笑着说道,当然是因为心情很好才笑的。

    不过在两个士兵看来,可以想象的画面有点恐怖,对视一眼,两人还是马上退了出去。

章节目录

花式作死的位面商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张扬的五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张扬的五月并收藏花式作死的位面商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