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俊文稍微的询问了一下,情况是这样的。谭珍珍本来住的地方是高级公寓,出了这件事之后,她暂时就先搬回了自己父母家里去了。那毕竟现在身边有几个保镖一直都跟着嘛,她不可能和这些保镖住在一起,公寓那边又没有地方安排。而且那天晚上她确实是被吓到了,所以现在一个人也不敢住,所以正好回家住一段时间。

    谭珍珍的家室确实不一般,娱乐圈这潭水不好混,女星想要出头,除了谭珍珍这样本来家底就特别雄厚的,其他的就只能靠些关系了。叶俊文曾经也调查过谭珍珍,所以稍微知道一些他父母的情况。他们家是做珠宝行业的,父亲好像是国际知名的珠宝设计师,而母亲则是主要负责经商方面的,夫妻俩合作弄出了一个巨大的家业,而且养育了一儿一女,生活倒是很幸福。

    可惜的是他们的女儿也就是谭珍珍还算争气,靠着自己的天赋和努力成为了华夏一线的女明星,儿子就不怎么样了,前面说过的那个被送进戒毒所家伙就是。说起来自己好像和他们俩还有仇啊,毕竟他们儿子这件事叶俊文也有参与。

    “你这么紧张干吗?我父母基本上都不在家,他们忙得很。”旁边的谭珍珍说道,一边说着一边也露出一个有点寂寞的眼神。

    “紧张?”叶俊文稍微一愣,也不知道自己是哪里看出紧张的,他本来就是来办事的,也不需要和谭珍珍的父母搞好关系吧。叶俊文只是在可惜自己和他们俩的关系还不算深仇大恨,不然省了不少事。

    很快,车子开进了一个别墅区,叶俊文看了看,发现这边绝对是有钱人住的地方,一栋栋的别墅隔着相当远的距离,说明每栋别墅的占地都很大,能在这里买房子的人,绝对是那种不差钱的家伙。当然叶俊文也是注意到这边的安保措施还是非常的完善的,进门的时候保安都认真的核对了每个人的身份,包括叶俊文也要登记才行,在这边动手估计挺麻烦的,除非凶手晚上游泳进来了。

    是的这个别墅区的旁边有个湖,风景非常的秀丽,叶俊文看了看发现其他的地方都有围墙什么的,上面还有各种监控,但是湖边是没有的。不过在湖里游泳的话,白天实在是太明显了,只有晚上夜游进来还行。但是夜游,这也很危险,总之目前这里还是很安全的。

    一边看着,一边车子已经开进了其中一栋别墅的车库里面,车库很大,里面还停着三辆车,都是那种一看价格就很吓人的车。叶俊文下了车,往四周看了看,这栋别墅的位置非常好,旁边就是湖,在这些别墅里面风景也算是最好的一座了,看来谭珍珍家里是真的有钱啊。

    “珍珍,回来了啊,嗯……这位……”刚进门就听到了一个女人的声音,叶俊文看了看,发现是一个看上去三四十岁的贵妇,对方的年纪叶俊文实在是有点不太好判断啊,因为看上去真的很年轻,不过叶俊文大概也能猜到对方的身份,这应该是谭珍珍的母亲,按照叶俊文的记忆,对方今年应该都47了。

    “妈,你在家啊。”谭珍珍也是一愣,没想到今天母亲居然在家里,也是很开心的露出微笑。不过听到母亲的问题,谭珍珍看了看叶俊文,马上说道:“这……这是刚请的保镖。”

    “保镖?”谭珍珍的母亲刘文秀露出了一个怀疑的眼神,这叶俊文的穿着怎么看都不像是保镖啊,女儿肯定是说谎了,为什么呢?肯定是不好意思了嘛。刘文秀觉得自己大概是明白怎么回事了,当然也没有什么反对的意思,这都快24岁了,认识个男性朋友她还要管吗?难道真想女儿做尼姑吗。

    当然做父母还是会担心,主要是担心这朋友的性格、人品什么的,刘文秀立刻打量了一下叶俊文,毕竟经商多年,刘文秀的眼光还是很不错的。叶俊文的外表很明显还是能加点分的,虽然不是说帅到掉渣,但是不会让人一看就不喜欢,第一印象都是挺精神挺阳光的小伙子。不过刘文秀看了看叶俊文的服饰,说真的她觉得有点土,身上的西装不错,但是手上没戴表,鞋子……不知道为什么穿着球鞋,感觉有点不伦不类的。

    事实上叶俊文本身穿着也没什么品味可言,这西装还是林音帮他选的,毕竟最近不是一直都要参加商业活动吗,你这董事之一穿着便服去这说不通吧。

    虽然穿着很奇怪,从对方的打扮看,刘文秀觉得对方并不是特别有钱的那种人,但是对方看到自己根本就不紧张,如果是女儿的朋友的话应该是知道自己的身份的,既然如此一点都不紧张的话,这份沉着倒是让刘文秀很满意。

    大概了解了一下,刘文秀点点头:“先进来吧,马上吃饭了。”

    三个保镖没有进门,来到这边以后就走开了,跟着谭珍珍进门的也只有叶俊文。叶俊文也是一边走一边看了看,这房子真的是又大又敞亮,搞得叶俊文也想在这边买座房了,可惜现在自己虽然赚了点钱,想要买得起这边的房子还是说说的,看来还要继续努力啊。

    几人走到客厅,旁边另一个看上去像是保姆的人也是送来了茶水,谭珍珍称呼她为舒阿姨,叶俊文也跟着叫了一声。这位阿姨也是仔细的打量了一下叶俊文,然后微笑着表示晚饭快好了,让他们再等等,先聊聊天什么的,接着很快就下去了。

    “那这位保镖,叫什么名字能说说吗?”刘文秀笑着问道。

    “他叫叶俊文,妈,你这是什么眼神啊,他真的就是保镖啊。”谭珍珍也觉得自己老妈看叶俊文的眼神不太对劲了,立刻说道。

    “嗯,没错。”叶俊文也点头,自己确实就是来干保镖业务的。

    “哦,知道了,知道了,是保镖。”刘文秀点点头,“那保镖小伙子,是哪里人?”

    “妈,不用查户口吧,他真的只是保护我几天而已。”谭珍珍立刻说道。

    “保镖也要问问清楚的嘛,最近你这么危险,我也是警觉一点而已。”刘文秀说道,“你们怎么认识的?”

    “哦,前几天刚好在路上救了她,我就顺便毛遂自荐的来保护她了。”叶俊文实话实说道。

    “唉?前几天救下珍珍的人就是你啊,那真的是太感谢你了。”刘文秀先是一愣,然后马上说道,“哦,怪不得,是这个情况啊。”

    一边说着一边刘文秀又在看旁边的谭珍珍,看得她都不好意思了,救命恩人这层关系,然后喜欢上了,确实很顺水推舟的感觉啊。

    “妈,真的不是你想的这样。”谭珍珍表示叶俊文她确实不讨厌了,但是现在更加感兴趣的还是对方的秘密技能什么的,不过现在总觉得有点解释不通了啊。她又不能明说这方面的事情,之前不是答应过叶俊文不告诉别人嘛。

    “行行行,既然是保镖的话,今天要住这里吗?”刘文秀问道。

    “嗯。”叶俊文点点头,自己本来也就是住酒店的,现在既然要保护谭珍珍,来回太麻烦了,就住这边也好。

    “那我去安排下房间,你们俩继续聊聊。”刘文秀说完就直接离开了。这房子真的是大的很,当然客房还是很多的,安排一间出来没什么大问题。

    不过刘文秀当然不是真的去安排客房的,这种事随便吩咐一下就行了,她这边是直接走到另一个房间,然后赶紧给自己的老公打电话。

    “嗯嗯嗯,快点回来,珍珍带男孩子回家了。”

    “样子还不错,看着不像是奸邪之人,还没聊多久,你也快回来,一起把把关。”

    “我管你有啥工作,马上回来!”

    另一边,谭珍珍也有点头痛,确实自己答应叶俊文的时候好像也是少考虑了这些,现在就有点烦了,怎么和父母解释呢。看了看旁边的叶俊文,谭珍珍突然想到了那天晚上的情况,回想起那晚的感觉,谭珍珍突然脸色一红。

    “那个……”

    “什……什么!那个,你说什么?”正在这时叶俊文突然开口让谭珍珍吓了一跳,觉得是不是自己偷看对方被对方发现了之类的,有点慌乱的喊道。

    “你反应这么大干嘛?”叶俊文也是一脸的莫名其妙,“我是想问问你最近有什么工作方面的安排吗?”

    看过这里的情况之后叶俊文觉得在这边动手的可能性实在是很小,所以叶俊文要找事的话,谭珍珍必须出门,所以他也是问问最近谭珍珍到底出不出门。

    “工作?”谭珍珍也是稍微一愣,叶俊文现在还说什么工作的事情?这家伙着实有点可恨啊,看来自己真的没想错,这货就是个不会说话、不懂看气氛的人,“没事,最近都……等等,明天是8号吧,对了明晚要出门。”

章节目录

花式作死的位面商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张扬的五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张扬的五月并收藏花式作死的位面商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