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天晚上,叶俊文也是见到了水神。虽然按照其他的那些将军的意思就是直接弹劾水神算了,这不是皇城来的莱森大人都在嘛,由叶俊文这个代理军团长出面,全部的军官支持,然后在莱森的主持下暂时免任水神这个军团长,现在这个特殊的情况来说应该是没什么问题的。不过叶俊文还是表示自己要先见见水神,说是先去劝劝他,当然其他将军也不好阻止。

    两天不见,水神的伤势好像还恢复的不错的样子。之前看到的时候对方还躺在床上根本起不来,现在已经能正常的行动了,看来那个药剂师迪特鲁还真的有点水平。只不过身体虽然好了一些,但是水神的状态明显很差,估计是这几天焦虑导致的。

    “是……你做的吗?”稍微有点出乎叶俊文的意料,对方看到他的第一句话就说出了这个,好像已经知道了叶俊文背后的小动作的样子。

    “是的。”叶俊文稍微想了想,然后点头。

    “为什么?”水神立刻问道。是的直到现在叶俊文承认了他才确认了这件事,因为他实在是想不出叶俊文要这么干的理由啊。之前他也没怀疑这些事是叶俊文做的,按照他的想法,叶俊文好像没有必要这么做啊,你说是为了升官发财,问题是他不用这么干嘛,这不是已经立了大功了嘛,按照战功他也能升官发财了,你和必要这么做呢?难道仅仅是为了把他赶下台,然后当上军团长?

    “为什么?”李怀林也露出有点奇怪的表情,“要非说原因的话,那就是现在正好就是和恰当的时机,你又刚好是最容易动手的对象……”

    “最容易动手的对象?”水神问道。

    “是啊,你应该也发现了吧,你这个军团长和这个军团实在是太不搭配了,你手下的人可以说对你根本就没有任何忠诚度可言,就在这个情况下,站在你身边的人,一个都没有,就连你们法师学院的人都不站在你这边。简单说,你的能力不行,迟早要出事,刚好被我遇上,我就顺手推了一把。”叶俊文说道。

    “只是因为这个?”水神稍微楞了一下,然后说道,“你的意思就是说你只是在正确的时间做了你觉得正确的事情?”

    “大体上是吧。”叶俊文还有一个原因没说,当然就是关于戒指的事情。从之前发生的情况,叶俊文也是了解到一件事,那就是生气和恨还是不一样的,就像是费列斯剑圣看自己很不爽,但是也触发不了戒指的反应。所以恨意的话,还是要从情感方面考虑。

    这一次叶俊文动手,不仅仅是为了往上爬,保证自己的地位,还顺便能惹到不少人,比如说水神,比如说贝芙莉,比如说桑德罗,这些人知道真相以后都应该会记恨自己,等于说在自己得到好处的同时还得到不少张回家的车票,这实在是太赚了,为什么不干呢?

    “我……真的有点不敢相信……”水神说道,“在听到手下的人打探到的情报说有可能是你在背后捣鬼的时候,我第一时间还表示不相信,觉得你不应该会做这件事。即便你刚刚承认了,我也认为是我们之间可能有什么我不知道的仇恨之类的,结果……你只是说你在正确的时候做了正确的事情,仅此而已?你觉得这个理由我能接受吗?”

    “呃……”叶俊文摸了摸下巴,“为什么不能接受?”

    “在这之前,我以为我们还是朋友。”水神说道,“我还以为你是能理解我的人……”

    “哈?”叶俊文稍微一愣,“不是,你和你的下属交朋友?我没听错吧。你不觉得这是很蠢的行为吗?从任何方面来说,地位有差距的人成为朋友都是很奇怪的事情,就比如说你这句话,我就从你的潜台词中听出了‘我认你这个朋友就是你的荣幸’这个意思,因为你觉得自己的地位高,所以你把我当朋友应该是让我很开心的事情,是一种荣耀,而我无法选择,自然而然的就一定要认你这个朋友对吗?为什么?所以为什么你认我做朋友我就非要认你呢?“

    “不……不是这样……”水神显示一愣,然后立刻说道,“我没有这个意思。”

    “你这话我还真的相信。”叶俊文说道,“别人说这话,我还真以为对方是收买人心表示亲近之类的,但是你……估计只是实话实说而已,因为你很蠢嘛,估计也没想这么多。”

    “你……难道从来也没想过和我成为朋友吗?”水神问道。

    “对不起我不喜欢那一套……”叶俊文说道。

    “也就是说……你根本没有朋友?”水神说道。

    “我不知道你有什么错误的理解,但是这个世界上有渴望交朋友的人,但是也并不是说每个人都是这样的。我不喜欢交朋友,仅此而已。”叶俊文说道。

    “是这样……”水神想了想,然后点了点头,“从见到你的时候我觉得你可能是个很可怕的人,只是当时并没有注意,但是现在想想,可能就是那种违和感……就像是人类和怪物之间的那种区别……”

    “喂喂,你这过分了啊。”叶俊文扶额,这已经是近段时间第二个说他不像人的家伙了,上一个是他前女友,“就因为不合群把人当做是异端,作为法师的你应该更加能体会这样的感觉才是,你这么说别人,和那些把你们当做是……算了算了我懒得说教了,还是谈正事吧。”

    “抱歉。”虽然叶俊文的话还没说完,但是水神也是明白了叶俊文的意思,想了想说道。不过也是很快调整了一下,正色问道:“所以,你现在到底想要做什么?”

    水神到目前还不是很了解叶俊文对他动手的原因,还有一点不太明白的,就是他为什么这时候会特意来找自己的谈话。是的他也知道现在的情况,既然几乎所有的士官都支持叶俊文,对方完全不用和自己谈啊,就直接走正常路线把他逼下台不就行了,特意来找自己是为什么,对方到底是想要做什么,水神觉得自己是真的猜不到了。

    “我来找你的目的其实很简单,我希望你能主动的放走贝芙莉。”叶俊文说道。

    “什么?”水神稍微一愣。

    “当然本来这件事我是准备和你商量下然后建议你这么做的,但是现在你既然已经知道了,那我也不废话,直接就和你说了。”叶俊文说道,“目前的情况也清楚,贝芙莉的身份问题实在是太过敏感,所以留在这边是迟早会被抓,如果叛乱结束的话,贝芙莉一定会被连坐,所以就算她想要留在这里也什么都做不了,还特别的危险,我希望你来放她走。”

    “然后我也会因为私自放走叛乱者的女儿导致罪名坐实吗?你就能名正言顺的代替我上台?”水神问道。

    “是的。”叶俊文点头,“目前的情况我基本上已经掌握了主动,想要真的动手解决你们都可以,毕竟这种非常时期,可能的叛乱情况都会无限的放大,然而我并不想这么做。”

    “为什么?”水神有点奇怪的问道,他想了想,叶俊文真的来硬的,就继续拿贝芙莉做文章,然后继续诬陷他,把他们两人都搞掉应该也没什么问题,说不定这办法还比较好一些,为什么会选择这条路。

    叶俊文当然也不能说实话啊,确实顺着这条路下去把两人都干了好像更好一些,但是留着他们不就是让他们找自己报仇嘛,但是这个又说不了。想了想,叶俊文说道:“对付你们可以,但是时间紧急,我没时间耗在无限的内斗上,还要处理叛乱的事情。”

    “你觉得我会和你合作吗?”水神问道。

    “应该会吧,如果你要放弃贝芙莉的话,那直接放弃就好了,你还能拿回不少的主动权,然而到现在你都还没放弃,证明你应该是不会放弃了。不过你这么坚持下去也没什么用,靠你是救不了她的。”叶俊文说道。

    “你行?”水神问道。

    “只要我想的话,就能做到。”叶俊文说道。

    “……”水神有点意外的看了看叶俊文,“我现在有点搞不懂你了,所以你确实是喜欢贝芙莉吗?”

    叶俊文表示自己真的有点不知道怎么回答了,可能水神认为自己特意放走贝芙莉就是因为喜欢她,但是问题是自己不知道怎么和他解释戒指的问题,想了想也懒得解释了,就当默认好了。

    “好……我答应你。”稍微的考虑了一会儿,水神突然对着叶俊文说道,“我可以配合你的行动,但是你一定要保证贝芙莉的安全,不管是现在,还是叛乱结束以后。”

    “可以,没问题。”叶俊文立刻说道,这是当然的嘛,他怎么可能舍得贝芙莉挂掉嘛,特别是现在。

章节目录

花式作死的位面商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张扬的五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张扬的五月并收藏花式作死的位面商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