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叶俊文一脸懵逼,这突然间被一个女生拉进房间里然后就说要结婚,他还真没遇到过这种情况,呃……确实没有吗,怎么感觉有点既视感。看了看,这帐篷里面果然也没别的人,这个架势不太对啊,怎么感觉要往小黄油的方向发展了。

    “我之前应该和你说过,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叶俊文说道。

    “我知道,但是现在的情况不一样了……”贝芙莉说道。

    “不一样……”李怀林稍微一愣,但是一瞬间他就明白是什么意思了。贝芙莉现在突然催促两人结婚只有两个原因,第一个,就是他的父亲的命令,毕竟现在叶俊文的身份是第二军团的代理军团长,他父亲知道了这件事以后也是发现这人本来就是自己的女婿,于是赶紧让两人结婚,把叶俊文拉到自己这边,

    第二个原因则是截然相反,贝芙莉知道自己父亲反叛的消息之后决定和自己的父亲决裂,但是目前面对的问题就是她撇不干净自己的身份,谁都知道她是塞莱托公爵的女儿,这下怎么办?最简单的办法就是,结婚啊,她和叶俊文一结婚,她就是克洛维家族的人了,那按照这边的理论,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他跟着丈夫一起打自己的老爸,没什么问题啊。

    至于到底是哪个目的,叶俊文也不用猜,直接问就行了:“这是你父亲的意思?”

    “怎么可能,这当然是我的意思。”贝芙莉立刻说道,“我父亲已经背叛的帝国,背叛了皇帝陛下,他是帝国的罪人。作为帝国的战士,我必须亲手了结这份罪恶!”

    “原来如此,也就是说你想通过和我结婚来脱离塞莱托家族吗?”叶俊文问道。

    “……”贝芙莉稍微顿了顿,然后点点头,“是的,果然还是瞒不过你,现在的情况的话,我一定会被免除军职,对吧。”

    “嗯……没错。”叶俊文也不否认,对方也不是没脑子的人,这方面没必要说谎。

    “我对帝国绝对是忠心不二的,我父亲做的事情是错误的,请不要将我免职。”贝芙莉立刻说道,“请允许我参加这次的平叛战争。”

    “虽然我知道你的意思,但是你还是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就算我答应你,下面的人也不一定会信任我,毕竟我算上去也是塞莱托公爵的女婿嘛。”叶俊文摊摊手,“从目前的情况看,想要保证我的领导权,首先就是需要和你们划清界限,第一个要处理掉的人就是你了。”

    “但是我……”

    “我知道你说的是真的,但是这也而没用。”叶俊文说道,“如果我是军团长的话,我说不定能够办到这些,但是现在我只是代理……”

    “你的意思是让我去找水神军团长吗?”贝芙莉问道。

    “是的。”叶俊文点头,“我俩之间的关系来说,只要我保你的话,一定会被一起怀疑,这不是结不结婚的问题,现在能做主保住你的人,就是水神了,所以你找我还不如去找水神。”

    “嗯……”贝芙莉想了想,叶俊文说的有点道理,当然现在她也是有点乱了,所以听到这里也是点点头,“那我现在去找军团长商量一下。”

    没什么多想的,贝芙莉就直接离开了。而叶俊文这边则是稍微的等待了一下,然后看了看外面的情况之后才悄悄的离开,直接来到了之前的会议室里面,果然赫佳尔和莱森两人还在这边讨论局势,看到叶俊文进来,赫佳尔也是直接问道:“塞里纳将军,命令已经下了吗?还顺利吗?”

    “我遇到一点麻烦,来请教一下两位。”叶俊文走到两人的面前说道,“请问塞莱托家族和卡莱瑟尔家族两边有什么关系吗?”

    “嗯?”两人突然都是一惊,叶俊文的这个问题太有深意了啊,直接把两人吓了一跳。原因很简单,卡莱瑟尔家族,就是第二军团的军团长水神的家族,人家的名字原本叫莱伦卡莱瑟尔,而叶俊文现在突然把他的家族和塞莱托家族放在一起,这就很值得他们思考了。

    “塞里纳将军可是发现了什么?”赫佳尔问道。

    “不是,我刚刚准备去找军团长,结果发现贝芙莉进了军团长的房间……”叶俊文说道,“他们两人有什么特别的关系吗?”

    “……”赫佳尔和莱森突然都变了脸色,同一时间想到了一个不好的情况。

    看到两人的脸色,叶俊文也知道自己的话起作用了,当然他并不知道塞莱托家族和卡莱瑟尔家族到底有没有关系,但是两边都是大家族,之前也知道塞莱托家族人脉很广,你说两边完全没关系,这肯定是不可能的。而且之前叶俊文也知道水神和贝芙莉的关系好像还算不错的,两人要是真的商量什么的话,也不会有人怀疑。

    “这个事情可非同小可。”莱森第一个说道,“如果说水神这个时候……”

    “不不不,水神应该是忠于陛下的。”赫佳尔从最初的震惊中清醒了过来,马上说道。是的之前叶俊文就知道两人的关系好像还很不错,不然的话之前赫佳尔也不会答应水神按照他的战略进行部署,所以这边赫佳尔帮水神说话也不是很奇怪的情况。

    “莱森大人,我也觉得水神军团长应该是忠于陛下的。”叶俊文也跟着应和道,“但是问题是关于家族方面的事情……这还是要稍微的注意一下。当然这件事我觉得应该谨慎一点的对待,我们暗中的监视一下,真的发生什么情况再做打算,你们看如何。”

    “嗯。”莱森这边也点点头,赫佳尔这边的主观态度比较严重,而叶俊文的态度看上去比较中立,好像并没有帮着谁说话,他也觉得只是怀疑一个军团长就随便动手实在是太过鲁莽,还是观察一下比较好。

    “嗯……”赫佳尔想了想,然后也点了点头。据他的看法,水神是不可能会做出这些事情的,但是现在也是紧急情况,万一真的出事了,这可不是他一个人的问题,而是危急国家的事情。所以稍微的思考了一下,他还是同意监视一下。

    于是三个人稍微又商量了一会儿,而就在当晚,所有的士兵也都知道国内发生了叛乱,他们的部队要开始回撤了,虽然大部分士兵也觉得有点可惜,但是叛乱的事情当然还是必须要先处理的,也没办法。

    当然这个时候费列斯剑圣也找到了叶俊文,不过这时候叶俊文也不用编什么的,直接接着之前的话题继续忽悠就完了:“费列斯大人,你也看到了,果然就在我们要进军的时候就出现了意外,还真的是比较巧合啊。我们这边的大皇子,四年时间都没什么动静,突然就在这个时候发动了叛乱,还联系到了两位重量级的人物,这里面没有人牵线搭桥,我是不相信的,你觉得呢?”

    费列斯剑圣也皱了皱眉,一般的情况下他还真的有可能就当做是巧合了,但是偏偏这件事是叶俊文说完以后发生的,这好像就是在佐证叶俊文的话,确实是非常的可疑啊。

    “总之,这件事,剑圣大人你还是自己想想吧,我这边要赶回去平叛了。”叶俊文说道。

    “这件事,我会调查清楚的。”费列斯剑圣想了想说道,“要是真的有人在背后耍什么诡计的话,我会找那个人算账的。”

    “那就这样,剑圣大人,我先告辞了。”叶俊文点头道。费列斯剑圣要查就让他去查好了,爱怎么弄怎么弄,反正就算最后被他发现自己是在忽悠他,那又怎么样,叶俊文还能怕死不成。

    至于叶俊文自己说的什么幕后黑手的问题,这个叶俊文真的只是随便编的,他也不知道到底存不存在什么幕后黑手,目前自己还管不到这些事,交给费列斯剑圣去查吧。

    费列斯剑圣离开后,部队里的所有人都松了口气,毕竟这样一个敌国的圣级一直待在军营里他们也是很紧张的。不过很快的,军营里发生的情况一下子又让他们都紧张了起来。

    部队开始回撤的当天,一些军队的士官开始进行了调整,虽然调整的幅度不是很大,好像很低调的样子,但是所有人都敏锐的注意到了。大家都猜到这是什么意思了,反叛的人里面有塞莱托公爵,而他们和塞莱托家族多多少少都有点关系,这明显就是防备了。

    这情况让这些士官非常的不舒服,他们觉得自己虽然和塞莱托家族有点关系,但是也没说要反啊,这明显是帝国不信任他们。然而更让他们不爽的情况是,明显和塞莱托家族关系更加大的一个人,也就是塞莱托公爵的亲生女儿贝芙莉,居然没有被撤职或者调离,而根据军中的一些流言,说是军团长水神授意的这件事。

    这明显的偏见,让这帮本来就不舒服的人一下子就爆发了。

章节目录

花式作死的位面商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张扬的五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张扬的五月并收藏花式作死的位面商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