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人,这件事我真的办不了。”房间里,托德正在和叶俊文讨论学习医术的事情,然而这次托德真的是有点怂,毕竟他对医术方面的事情可以说是一无所知的,听说指导他的人是著名的药剂师迪特鲁,他当然很慌。迪特鲁的名字,就算是平民出身的他也是有所耳闻的,是帝国著名的医师、药剂师,自己在他面前装……过不了关吧。

    “没关系,反正你就说自己是大唐的医师,和这边的治疗人的体系不一样,并且你还是个科学家,需要一定的科学仪器才能救人,而这边没有这种仪器,想办法随便的扯就行了。”叶俊文说道。

    “这……这……”托德表示扯蛋的事情自己倒是会,毕竟是地痞出身,编故事骗人的事情他倒是经常做,但是问题是自己骗的人之前都是一些没什么文化的平民,而迪特鲁不一样,对方是有见识的人,这个能成功吗?

    “算了,我花点时间稍微的和你讲讲一些医术方面的基本知识,你就靠着这方面来骗人就行了。”叶俊文想了想说道,“你不用理解我说的这些东西到底是怎么回事,反正想办法把我说的编的有头有尾的就行了。”

    于是叶俊文这边也是稍微和托德这边讲了一下关于生物学方面的知识,大概的情况就是基础的人体生物课。你说托德能不能理解,这么短的时间估计是无法理解的,但是稍微的记住几个听上去特别高大上的专业名词之后,忽悠人也能稍微有点架势。

    “好好想想,这也是给你以后谋条出路啊。”叶俊文也是鼓励道,“如果从迪特鲁这边能能学到一点技术的话,那你以后可就是一个药剂师了啊。”

    “药剂师……”托德露出了有点神往的表情,和法师不同,药剂师和牧师这两种治病救人的职业在这边都是受人尊敬的,毕竟谁没有生病受伤的时候,你能得罪他们嘛。可惜这两种职业的入学门槛都高得很,一方面牧师的选拔只能通过教会,一般的平民可没这种机会,因为教会需要的学徒是从小就开始培养的;而药剂师也差不多,需要一定的炼金基础的话,也是从小开始学的,并且还需要一个好老师。一般情况下托德完全没有成为药剂师的可能性,但是现在自己倒是有了这个机会,这让他非常心动。

    “但是大人,要是被揭穿了……”托德问道。

    “只要你不承认,这个很难被揭穿。”叶俊文说道,“目前知道你的身份的人只有我一个,只要我不说什么,别的人就推翻不了你的身份,明白吗。”

    “我明白了,大人,让我试试看。”托德点了点头,也是开始整理之前叶俊文说的那些知识,并开始准备自己的说辞。

    当然在叶俊文这边和托德合计一起忽悠迪特鲁的时候,他们的部队也在朝着玛索德拉帝国的主城继续的前进着。一路上依旧是没有任何的部队进行阻拦,部队在地方的国土内畅通无阻,当然和之前约定的一样,这次部队并没有对一般的平民下手,遇到城市只是占领一下而已,主要还是推进。

    见到这种情况,玛索德拉帝国那边是真的着急了,唯一目前能拦截这支部队的费列斯剑圣还真不知道到哪里去了,在皇帝的再次催促下,大臣赛格带领的第一支谈判的部队快马加鞭的赶到了前线,来到了叶俊文他们的部队中。

    对方会派人来谈判这个早就已经在意料之中了,于是赫佳尔也是接待了对方的谈判团,顺便还让对方“无意之中”看到了还在他们军营里的费列斯剑圣。

    费列斯剑圣确实现在就在军营里面,他一方面是为了监督这支部队不对平民出手,另一边也是在等所谓的幕后黑手的出现,如果不出现的话,他当然也马上找叶俊文算账。而这几天的时间他一直都在和卡兰交流,两人交流的东西,估计都是剑术方面的东西,看样子费列斯剑圣对卡兰的态度还是不错的,估计因为两人都是剑士的关系,两人并没有爆发什么激烈的战斗,只是一直都在交流而已。

    而看到费列斯剑圣的时候,这边的赛格是懵逼的,他是怎么都没想到费列斯剑圣现在居然会在对方的阵营里,这是什么情况?他是真的有点不知道目前是什么状态了,费列斯剑圣真的投敌了?这道理上说不通啊,但是为什么会在对方的阵营里?

    赛格现在是真的很想立刻上去向费列斯剑圣问个明白,到底是什么情况,请他出来是为了阻挡敌军的啊,你现在怎么和敌军一起行动了啊。然而赛格并没有机会,赫佳尔当然也不会给他这个机会,只是远远的让他看到费列斯剑圣的身影,这就行了。

    等到坐到谈判席上面的时候,赛格的脸色已经很沉了,他之前还幻想费列斯剑圣是不是有什么事耽搁了之类的,但是现在看来完全不是这么回事,自己这边已经没什么底牌了,想要阻止对方推进到主城几乎是不可能的了。要是按照这个情况发展下去的话,下面就是对方两个军团围攻主城,这……他们不能接受。

    这个情况必须尽快的通知主城那边,让他们早做打算。不过现在赛格还是决定先听听对方的条件,看看对方到底想要些什么。

    而赫佳尔这边,其实条件早就已经想过了,也和叶俊文他们都商量过。当然他们也知道目前的条件,对方是不可能接受的。这个条件,主要还是割让领土,当然不仅仅是之前想要的泰德玛拉地区了,而是包括泰德玛拉地区在内的,一整个色提斯公国。

    听到对方的条件,赛格这边也是脸色大变,对方的胃口实在是太大了,这个条件,他们无论如何是无法接受的。先不说色提斯公国这个帝国重要的公国,主要是这个公国的位置,如果把这个公国交出去的话,他们玛索德拉帝国和圣威兰帝国之间就没有什么天险了,也就是说以后圣威兰想要进攻玛索德拉帝国的话,一路平推,直接就能推到对方的主城,这怎么可能能让对方这么干嘛。

    赛格当即就拒绝了赫佳尔提出的条件,也说了一些别的条件之类的。但是赫佳尔当然也知道对方不可能就这么简单的接受的,先是狮子大开口,然后让对方慢慢地的还价呗,反正他们现在也不着急,就慢慢地推进给对方压力,直到对方受不了的时候,他们自然会获得最大的利益了。

    第一次谈判就这么不欢而散了,赫佳尔也没有为难赛格他们,为难他们也没什么用,直接放他们回去报告消息了。赛格这边也是立刻赶回了主城,把目前的情况告诉了皇帝穆德维斯,特别是费列斯剑圣的消息。

    听到费列斯剑圣在对方的军营里面的消息的时候,穆德维斯也是懵逼的,这到底什么情况?为什么费列斯剑圣就直接加入对面了啊,他们再怎么样也想不到这个情况啊。那现在怎么办啊,他们确实也没办法去质问费列斯剑圣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人家本来也不是皇帝的手下。

    赫佳尔的条件,他们是无法接受的,但是他们也知道这只是对方狮子大开口而已,接受这个条件还不如直接开战呢。但是现在着急的是他们,穆德维斯在暴怒之后,也开始认真的讨论起了谈判的事情来,他们必须也确定自己的底线,自己最多能付出什么东西,如果不行的话,那就只有拼死一战了。

    一切的事情好像都在朝着对叶俊文他们有利的方向发展,目前的情况好像就只要等待谈判的结果,然后等着封赏就行了。不过就在所有人都以为战争将会迎来全胜的时候,意外发生了。

    就在这一天,军营里面出现了一个意外的人,而这个人就是之前才刚刚来过这边的帝都的大使莱森,而他也是带来了一个令所有人都震惊的消息。

    “国内发生叛乱。”莱森说道。

    “什么?”赫佳尔稍微一愣,既然莱森都来到这里了,当然者叛乱的规模还不小,要不然简单的就镇压了,特意过来告诉他们干嘛,“是谁?哪个混蛋在这个时候发动叛乱?”

    “是大皇子舒利亚……”莱森说道。

    “什么?大皇子舒利亚殿下?”赫佳尔面色有点奇怪,好像听到了什么不可置信的事情。

    “是的,大皇子殿下回来了。”莱森说道,“由舒利亚殿下带领,一大堆的贵族参加了叛乱,其中有康莱德将军,以及塞莱托公爵……”

    “塞莱托公爵?这有点耳熟啊。”叶俊文突然对塞莱托公爵这个名字有点印象,还没等他回想起来是谁呢,结果会议室里面的所有人的目光都抓向了贝芙莉的身上。这时候叶俊文也想起来了,塞莱托公爵,不就是贝芙莉的老爸嘛。

章节目录

花式作死的位面商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张扬的五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张扬的五月并收藏花式作死的位面商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