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是说费列斯剑圣去阻止他们的吗?为什么对方的部队又开始行军了?费列斯剑圣人呢?该不会是直接投了敌了吧?”皇宫里,得知这个消息的穆德维斯皇帝这对着这件事的负责人赛格大发雷霆。他们昨天讨论了一个晚上和谈的事情,现在都没用了,因为他们的和谈是建立在对方无法进军的情况下的条件,现在对方已经都开始朝着主城打过来了,这样下去可能不是要和谈了,要投降了啊。

    “陛下,我……”这边的赛格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情况啊,他请费列斯剑圣的时候说的好好地让对方阻拦敌人的部队的,结果现在人飞到南边不见了,他也不知道办嘛。这下他是真的不知道怎么和皇帝解释了。

    “陛下,费列斯剑圣投敌是不可能的。”旁边另一个大臣说道。

    “我知道。”穆德维斯也点头,圣级本来就不求什么名利之类的,他们这种实力,一张手这种东西都随便可以拿到,根本就不会投敌,这也是他说的气话而已,但问题是费列斯剑圣确实就朝着敌人的军营过去以后就没消息了啊,敌人也没停止进军,这是发生什么事了嘛,谁能猜到啊。

    “陛下,我们现在必须考虑和对方和谈的事情了,不如打着和对方和谈的名义,先派一个人去探探对方的情况,看看对方到底是什么打算,是准备真的进攻我们的主城,还是只是逼我们和他们和谈,和谈的话,对方的条件又是什么?当然这些条件我们可以不接受,只是先探查一下……”之前那位老臣这时候说道。

    “哦?”穆德维斯点点头,表示这办法好,然后直接就看向了下面的赛格,“赛格,这件事就派你去,想办法戴罪立功吧。”

    “这……是……陛下。”赛格当然不愿意去了,这要命的差事,对方万一不想和谈直接把他砍了也有可能啊,但是自己刚刚才犯了错,现在也没办法拒绝,只能接下了。

    而另一边,叶俊文这边的部队经过一个晚上的修整,差不多已经恢复完毕了,部队也已经集合,准备出发。但是出发之前,他们还必须等一个人到来。

    “是您啊,莱森大人。”很快的,一行人来到了要塞里,为首的是一个看上去五十来岁的比较瘦弱的男人,这个人穿着一身和战场有点不搭配的华丽的服装,看上去有点文绉绉的样子。不过军团长赫佳尔倒是亲自接待了对方,还显得很客气。

    是的他是来自帝都的人,之前的战报传上去之后,当然皇帝那边也会派人过来,这个叫做莱森的人就是来自帝都的大臣了,主要来这边就是为了传达皇帝的新命令的。

    “恭喜将军立下大功。”这边的莱森倒是也很客气,没有趾高气昂之类的,一来就向赫佳尔道喜到。当然这次赫佳尔是真的立了大功了,升官发财都是必须的。

    “不不不,其实这次主要还是靠这位克洛维伯爵的计谋。”赫佳尔对叶俊文的也非常的推崇,毕竟叶俊文这次立下的战功是实实在在的,而对军人来说,立下这种实质性战功的人都会受到尊敬,那些混军功的人才会受到排挤,所以赫佳尔对叶俊文的赞赏是发自内心的。

    “这件事,皇帝陛下也已经知道了。”莱森也点了点头,看了看旁边的叶俊文,“果然英雄出少年啊,你父亲克洛维伯爵就是一位伟大的战士,看来你也继承了你们克洛维家族伟大的战士血统……”

    莱森对着叶俊文也是一顿夸,叶俊文听了都想翻白眼,这商业互吹也太商业了,自己根本就没上前线砍人,从头到尾自己一个人头都没拿到,伟大的战士血统是哪里看出来的?再说了自己根本就没克洛维家族的血统好吗。

    总之莱森这边说了半天,最后也传达了皇帝大人的新命令。关于进军还是不进军的事情,皇帝的命令表示让赫佳尔自行判断。虽然说是自行判断,但是赫佳尔还是听出了皇帝的命令的潜台词,就是让他进军。

    很明显皇帝这边也想继续的扩大战果,毕竟都已经消灭对方两个军团了,这天赐良机,怎么可能会放过。但是皇帝不知道前线的情况怎么样,不知道自己军团受损严不严重,他也判断不好到底能不能继续进军,才会让赫佳尔自行判断的,不然的话直接表示撤军就行了。既然说自行判断了,意思就是能进军就进军,不能进军再说。

    “我明白陛下的意思了。”赫佳尔点头说道,“我们的部队受损不严重,所以今天中午就开始进军。”

    “好的,我会转达给皇帝陛下的。”莱森点头道,“还有一件事,如果玛索德拉那边派人过来和谈的话,陛下表示条件你可以全权做主。”

    “赫佳尔定不负陛下的期望。”赫佳尔立刻说道,全权负责当然是对他的信任的表现,当然赫佳尔也不会出卖国家的,谈条件的话,当然是会努力争取。

    “战争还没结束,陛下说了,等到这场战争结束,一定会在皇城设下大宴,出殿迎接将军胜利归来。”莱森说道,意思当然就是你的功劳陛下知道了,等打完仗给你升官发财的意思。

    “还请陛下放心。”赫佳尔点头道。

    继续商业互吹了半天,莱森很快就坐着马车离开了,他还要马上再赶回去复命。当然叶俊文他们在这边等也不是为了等莱森的,实际上他们直接进军,等莱森自己追上来也行,他们在等的人,其实是和莱森一起过来的皇城那边的医生。目前一个问题就是水神的情况不容乐观,但是他也必须跟着大军一起走,留在这边实在是比较危险,因为周围还有不少敌国部队的残军部队呢(就是溃败的第一第四军团的残兵),水神留下的话,又要派部队保护他,然而现在部队不够用,这就很麻烦。最后商量的结果就是等皇城那边来的医师看了之后确定到底能不能带上水神,不行的话再说。

    莱森先一步的回去了,不过跟来的皇城医师留了一下来,现在正在给水神治疗,现在大军都在等这位医师的诊疗结果。

    “没事……”这位医师是以为看上去七十岁以上的老头了,身体比较干瘦,好像有点弱不禁风的,说真的看对方的这个情况,叶俊文觉得对方好像不太可信。你要是个名医,能把自己的身体养成这样?不过从赫佳尔的态度来看,这个人可能真的是个名医。

    这位叫做迪特鲁的医生的看病的情况也是让叶俊文挺惊讶的,他还以为这边的医生,就只有那种念一段魔法然后就把人治好的情况呢,结果这个老头看起病来和他在地球上看到的那些医生也差不多,仔细的观察伤口,然后进行诊断,倒是有点像是外科医生。只不过到了配药的环节,又开始玄幻起来了,对方拿出各种瓶子,光芒狂闪之后,配出一瓶五颜六色的玩意儿给水神喝下了,不得不说这药应该效果还不错,因为刚服下,水神的脸色就好了不少。

    “内伤虽然严重,但是还不致命,有我照看的话,没什么问题,可以跟着部队行军。”迪特鲁说道,“但是他两个星期内不能再战斗了,不能用力,不然的话会有生命危险。”

    “好。”听到这个,赫佳尔也是松了口气,这下就方便了,于是赶紧传令部队开拨,朝着玛索德拉帝国的主城方向开始前进。

    “迪特鲁医师是吧。”这时,叶俊文倒是找上了迪特鲁。

    “这位就是在战场大放光彩的克洛维伯爵了对吧。”迪特鲁倒是一眼就认出了叶俊文,“找老夫有什么事?”

    “是这样,我有一位来自其他国家的朋友,他在他们那个国家呢,也算是一位医生,但是对我们这边的医术不太熟悉,他对这边的医术很好奇,不知道你能不能稍微的指导他一下。”叶俊文说道。

    他说的人当然是指托德了,托德现在在自己身边的身份就是个类似医师的角色,叶俊文让迪特鲁去指导一下托德,一方面是让他装的更加像,另一方面,叶俊文也想了解一下这边的医术方面的知识,主要是看看这边有什么疑难杂症自己能帮上忙的,自己能到捣鼓一点地球上面的药解决这边的问题的话也能赚钱啊,之前虽然说暂时不考虑药品,担心无法和这边的人解释药效,但是有了迪特鲁这个知名医生为切入点的话就不一样了,他证明自己的药的药效,别人当然也会相信他的话来买药了。

    所以叶俊文想要试试和这个迪特鲁搞好一下关系,才会提出让他指导一下托德。

    “其他国家,是比较遥远的国度吗?”迪特鲁问道。

    “是的,是一个叫做大唐的国度。”叶俊文说道。

    “没听过。”迪特鲁想了想说道,“如果可以交流一下未知的医术的话,我当然是愿意的,正好我也要跟着部队照顾病人,就让他来找我吧。”

章节目录

花式作死的位面商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张扬的五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张扬的五月并收藏花式作死的位面商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