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官救援不及,请大人恕罪。”正在给水神请罪的人就是这个维塞拉斯城的城主,名叫鲁格斯。看样子他是真的有点被吓到了,要是水神真的在他的城里被刺杀身亡的话,那他可就真的麻烦了。

    “一定不能让这帮刺客逃出城,要是找不到的人的话,唯你是问。”水神淡淡地说道。

    “是,大人,城卫队已经去挨家挨户的搜查了,这件事我一定给您一个交代。”鲁格斯当然也只能应下来了。

    “大人。”正说着呢,特塞斯从旁边走过来,然后递给水神一支箭,水神看了看,然后点了点头,没什么反应,倒是旁边的鲁格斯稍微有点惊讶,“大人,这是……”

    “你只要抓到刺客就行了。”水神淡淡地说道。

    鲁格斯当然也不敢多说什么,只能点头称是。而水神说完也是直接坐上了马车,当然是鲁格斯这边新提供的马车。对这叶俊文他们招了招手,示意叶俊文和赛琳娜也跟上来,几个人和之前的配置一样,再次登上马车,然后在一大堆的城卫队的护卫下,朝着城主府的方向前进。

    “大人,这是玛索德拉帝国使用的箭支。”马车刚开始启动,特塞斯就继续说道,“那这批刺客……”

    “这说明不了什么……”水神淡淡地说道。

    “是啊,无论是谁来刺杀,都会使用玛索德拉帝国的箭支,毕竟现在帝国正在和他们开战,他们派人来刺杀这边的军团长实在是太合理了,简直就是最好的背锅侠啊。”对面的叶俊文也说道。

    “你也觉得不是玛索德拉帝国派来的刺客吗?”水神问道。

    “虽然不知道是不是玛索德拉帝国的人,但是可以肯定的是肯定有间谍。”叶俊文说道,“对方明显是已经提前准备好了,说明对方早就知道我们的行动路线,说没有人告诉他们,我可不相信。”

    水神这边的脸色一沉,他之前被袭击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也是这个,自己这次的行动路线可没和多少人说过,敌国那边的人估计还以为自己在前线呢,他当然不可能告诉对面自己离开前线的事情了,所以知道这件事的,只有可能是自己人。也就是说他们自己人向敌国透露了自己的行踪,并接应对方刺杀自己,甚至也有可能是他们自己动手,只是伪装成敌国的刺客而已。

    水神一边想,一边看向了旁边的特塞斯因为自己这次算是临时起意的,就是听到叶俊文之前的战绩才会突然决定亲自过来一趟,知道自己行程的人不是很多,第一个想到的,当然就是自己军队里面的人了。

    特塞斯马上明白了水神的意思,立刻说道:“军团长,肯定不是我们军队里的人,虽然有不少人还对您抱有疑问,但是不会有人会干这种事情的,大敌当前,没人会在这个时候做出这样的事情。”

    “嗯……”特塞斯说的还是有点道理的,自己毕竟是军团长,所以军团里面的人刺杀自己的话,没什么好处啊,你这军团长突然死了,仗还没打完,这不是军心涣散吗,一旦出现这个情况,军队里面所有人都有危险。

    虽然如此,但是水神也没完全的放弃怀疑,毕竟现在自己能想到的也就是这些人了,难道说这几个人里面有敌人派来的间谍?

    “你这次可是还给我送了文书呢。”叶俊文突然提醒道。

    水神整个人一愣,然后突然明白叶俊文的意思了。他们的路线知道的人并不只是自己的手下的将军,帝都那边还有人知道,他虽然是临时起意,但是也顺便去了一下帝都拿到了叶俊文的伯爵继承文书,本来也是打着这个旗号去接近叶俊文的,这个情况帝都也有部分人会知道。既然知道自己的目的地的话,当然要猜到自己的路线也是有可能的,所以帝都那边有人刺杀自己也是有可能的。

    “对。”旁边的特塞斯也想明白这点了,马上说道,“我怀疑是蒙斯莫那帮人做的。“

    “嗯……”水神稍微的点了点头,虽然如此叶俊文能听出对方还是有怀疑的,只是在特塞斯的面前不太好明说。而特塞斯,明显是太过的着急了,叶俊文很明显的发现对方欠考虑,他想要解除水神对自己的部下的怀疑,但是并没有从水神本身的角度出发考虑,这很明显让水神更加的不高兴。

    也没过多久,两边刚刚聊完,就已经到了城主府。因为发生了袭击的事件,现在城主府里面可是戒备森严,到处都是卫兵。当然水神这边也是想过,袭击他的人不太可能是鲁格斯城主,不然的话袭击的地方应该不会是在这里,如果自己在他的城里出事的话,不说别的,自己的家族就要找鲁格斯算账,不管对方是不是主谋,所以鲁格斯绝对不可能想让自己出事,至少在他城里是这样。

    鲁格斯本人还没回来,亲自领队正在查找刺客,接待的事情交给了他的儿子。本来晚宴赢准备好了,但是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情,搞得现在城里都戒严了,晚宴当然也变得比较尴尬。果然水神这边也是表示自己不想参加什么宴会了,一切从简,所以晚宴很快也就取消了。

    当然饭还是要吃的,只不过参加的人很少,除了叶俊文他们几个,也就只有城主儿子已经他的几个手下了。目前的情况,城主儿子也不敢随便和水神搭话,毕竟刺客还没抓到,这个说什么都感觉不对。

    吃饭的时候,水神这边果然也是问起了之前叶俊文的情况,毕竟之前几次“复活“实在是有点太惊人,让水神也不得不好奇了一下。

    “事实上这主要归功于这位来自大唐的人。”叶俊文指了指旁边的托德说道。

    “大唐?是哪里的国家?”很明显水神也没听过这样的国家。

    “是一个挺遥远的地方,相信你应该也知道我之前的经历,在离开领地的那几年,我曾经去过那个大唐,在那边认识了不少的大唐人,也参与了大唐那边的一个生物实验计划……”叶俊文也是把之前和罗森他们说的稍微的改变了一下告诉了水神。

    听完之后水神明显的皱了皱眉,叶俊文的说法,说实话他有点不太相信。确实他也听说过叶俊文早年不明原因离开了领地,直到最近克洛维伯爵战死他才从外地回来,去了哪里,他还不知道,因为在这之前他可没注意这个小小的伯爵。但是说是去一个叫大唐的国家,他觉得比较奇怪,怎么就能找到这样的一个国家,刚好还能参与对方的什么生物实验计划,这个感觉好像是编的。

    旁边的罗森和赛琳娜当然也知道叶俊文就是编的,他隐瞒了自己大唐人的身份。当然他们虽然也觉得叶俊文的恢复力很神奇,但是现在不能多问,只能帮他打掩护。这件事捅出去的话,对谁都不好。因为赛琳娜如果是女人的话,那么他刚刚击败了自己叔叔的事情就是非法行为了,人家才是正统继承人,而你才是叛军,这样的事情被上层知道的话,可能会被处罚,最严重可能会被没收爵位,这他们当然不敢赌。

    “所以这位就是来自大唐的客人?”水神指了指旁边的托德问道。

    “是的,这位就是我在大唐的朋友,但是他对这边的语言不是很熟悉,大部分能听懂,但是说起来就比较的麻烦了。”叶俊文说道,这也是他告诉罗森他们的,不然的话罗森肯定会一直询问托德,难免露出什么马脚,所以就先用这个借口混着。

    “是的,我还在学习。”托德这边也稍微有点结巴的回答道,说实话装的还算是不错,好像真的不太会说话一样。

    “嗯……”水神又点了点头,但是看对方的样子好像还是有所保留,估计很难让对方完全相信。不过水神这边倒是没多问,哪怕叶俊文真的隐瞒了,那不是也说明他不想说嘛,这个一直逼问也没用,现在他可不想和叶俊文就这么闹翻。

    “成为魔法师的事情,考虑的怎么样了。”水神稍微的吃了一会儿,又说起了这件事,“明天一早我们就要拜访法师塔了,如果你要成为魔法师的话,就要做出决断了。”

    “这件事……我还是没想好,刚刚遭遇刺杀,我心里稍微有点乱。”叶俊文说话之前先是看了看赛琳娜这边,对方用眼神示意叶俊文不要答应,这次叶俊文是直接看明白了。但是他并不知道为什么赛琳娜要阻止,他还真的挺想称为法爷的,所以一会儿可以问问她的理由,现在,还是先说个模棱两可的回答。

    “嗯,总之明天到那边的时候,就要决定下来了,错过的话,可能就没有下次的机会了。”水神点点头,也没纠结这个问题。很快的晚饭结束,几个人也是各自前往准备好的房间,不过叶俊文很快就把赛琳娜拉到了自己的房间里。

章节目录

花式作死的位面商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张扬的五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张扬的五月并收藏花式作死的位面商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