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谢大家来参加这个宴会,按照原本的情况,这个宴会应该早早的就举办的,但是因为一场可悲的叛乱,导致我们没有庆祝的时间。但是现在,叛乱已经结束了,就和大家看到的一样,叛乱的首脑,我卑鄙的叔叔雷洛克洛维的头颅已经被悬在了城门之上,这就是叛乱者的下场,而现在,让我们来尽情狂欢吧。”

    “城主大人万岁!”

    “伟大的城主大人!”随着叶俊文的话,周围的平民又开始高呼了起来,没人觉得叶俊文杀了自己的叔叔好像有什么问题,毕竟雷洛是真的叛乱,想要夺取不属于自己的爵位。这要是让他们知道赛琳娜是个女人的话,情况又会完全不一样了,但是现在来说是完全没问题的,叶俊文处理的合情合法,拿来当做是战绩标榜也不会有人觉得有什么问题。

    “等等,大家。”这时候叶俊文突然又说道,“除了宴会,其实这边还有另一件事。”

    所有人再次的安静了下来,虽然不知道叶俊文说的是什么事,但是现在的情况,大家都很听他的话。

    “这次宴会之前,还有一场决斗。”叶俊文突然说道。

    “决斗?”所有人都是一愣,包括叶俊文身后正在观礼的赛琳娜、科迪纳等人,他们之前也没听说这件事啊,都有点疑惑的看向了叶俊文这边。特别是科迪纳,他可是负责筹办宴会的人,这件事他真的是没听过啊,要是是宴会的什么娱乐项目的话,这倒不是不行,但是你也是先说一下,让他好安排啊。不过他倒是想起叶俊文说过,好像需要一点时间什么的话,难道指的就是这个,不过这直接说不就完了,为什么要卖关子啊。

    很快科迪纳就知道为什么了,因为这边的叶俊文很快继续说道:“之前在剿灭叛军的战场上,我们抓到了一个俘虏,对方好像是个剑士,对自己的剑术好像还挺有自信的,据说还是什么魔狼的徒弟?”

    “什么?魔狼卡兰吗?”

    “难道是那个魔狼?”下面的百姓听到魔狼这个名字突然开始议论纷纷的,看来好多人都听说过这个名字啊,这个魔狼卡兰在这一带看起来是很有名的人物。叶俊文之前也是想罗森稍微的了解了一下,大概也听说过这个魔狼卡兰目前的战绩。

    这个魔狼卡兰是一个佣兵出身的战士,二十年前的时候,对方曾经以雇佣军的身份参加了一场战斗,那场战斗中,对方一句成名,因为他率领他的佣兵队突袭了敌军的阵营,并且杀死了对方的统帅,虽然最后他们佣兵队活下来的人也就他一个了,但是对方的统帅,好像也是个非常有名的剑士,而卡兰是正面斩杀了对方,当然就更加厉害。

    此战一举成名后,卡兰并没有选择继续的参加战争,本来立下大功的他可以得到皇帝的接见,甚至能直接封爵,但是他选择了离开。之后对方就以流浪者的身份开始在大陆活动,期间也是听到了不少对方击败了高手的消息,一直到现在,魔狼卡兰这个名字,不仅是在公国里,就算是在帝国,也有不少人知道。虽然二十年过去了,但是余威尚存。

    那既然是魔狼卡兰的弟子,肯定也是剑术达人了,百姓们可不知道他们之前打仗的时候还俘虏了这样一个人,不过他们也很好奇叶俊文到底要做什么。

    “对方很不服气,表示如果单打独斗的话,我不会是他的对手,这我就很不服了。”叶俊文笑着说道,“于是借着这个宴会,我就也给对方一次挑战我的机会,就今天,我将和这个卡兰的弟子,进行决斗。”

    “哈?”所有人都是一惊,百姓们和大臣们都呆住了,要举行决斗的人是城主本人?这实在是太扯了吧,是的一开始叶俊文说这个他们以为是要安排一场观赏决斗之类的,这个贵族之间经常搞,宴会嘛,搞一个也是正常的。但是没想到的是参加的人是叶俊文本人啊,这个……虽然不知道叶俊文到底厉不厉害,但是你图个什么啊。

    这你是帝国伯爵,对方虽然说是魔狼卡兰的弟子,但是和你的身份差距实在是也太大了,你和对方决斗有什么好处啊,万一有个三长两短的,你让他们怎么办啊。

    是的这老城主才刚死,然后新城主上任才几天的时间,百姓们刚开始觉得这个新城主还是挺靠谱的,你就开始干这种莫名其妙的事情,万一你死了,城主的位置怎么办啊,百姓们不是又要担心了。

    “不是……”身后的科迪纳他们也是惊呆了,因为他们也不知道这件事啊,他们真的是没想到叶俊文要干这种事啊,不然的话肯定是早就劝阻了啊。那现在怎么办啊,情况有点无法挽回了啊,因为叶俊文不说还好,现在说出去了,你再出去阻止,这不是好像就在打叶俊文的脸,表示他是个弱鸡,干不过别人,就别丢脸了之类的意思吗,这能这么干吗?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旁边的赛琳娜也问道,当然问的人就是科迪纳。赛琳娜这几天一直都在搞商会的事情,没想到自己没管叶俊文几天就搞出这么大的事,她直接看向了科迪纳,觉得是他怂恿的。

    “不是,我真的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啊。”科迪纳当然是一脸的无辜啊。

    “确实是他自作主张的。”旁边的罗森也突然说道,算是帮科迪纳解了围,“这件事我也没听说,不知道他想干什么。”

    “阻止他。”赛琳娜说道。

    “小姐……”突然罗森这边压低了声音,“如果这个家伙现在死了的话……”

    “住口。”赛琳娜马上打断了罗森说道,“我觉得这家伙对我们现在还有用,他还不能死。不行了,来不及了,一会儿你看着,如果真的有危险的话,你就出手。”

    赛琳娜那边还在讨论的时候,叶俊文这边已经开始行动了。这时候下面的百姓都已经呆住了,没人发出声音,他们是实在没想到会发生这个情况,不知道怎么反应了,而叶俊文一挥手,通知旁边的几个士兵把特拉莫带了上来。

    这几个士兵当然也是接到叶俊文的命令把特拉莫带来的,他们也不知道叶俊文带着特拉莫来到这边是为了和他决斗啊,现在也有点不知道怎么办,但是叶俊文毕竟是城主,他们听到叶俊文的命令,也只能是照办了啊,还好的是,他们知道现在特拉莫的情况,毕竟特拉莫可是刚断了一只手的。

    当然这时候下面的百姓也是看到了特拉莫了,现在的特拉莫和之前已经完全不同了,在牢房里面关了几天之后,特拉莫已经几乎变成了一个乞丐的样子,身上的衣服破破烂烂的,还带着血,身上都是污垢,完全好像就是一个废人。特别是所有人还注意到对方断了一只手,而且是右手,看这个血迹,好像还是刚断的,那这个情况,百姓们突然放心了不少。

    在他们看来,叶俊文的目的,可能就是为了彰显下自己的武力之类的,看来也是安排好的,不然的话怎么会带个断手的家伙上来。虽然觉得自己可能是猜出了叶俊文的目的,但是百姓们没有鄙视嘲笑之类的,他们觉得还是这样好,最好能不能再稳点,你拖个尸体上来得了,他们还真不想看到叶俊文真的有危险。

    特拉莫这边也没说什么,之前叶俊文的话他也听到了,其中胡说八道的事情,她也没打算反驳之类的。默默地,他也是拿起了台上已经准备好的一把剑,不是他自己本来的佩剑,但是挥了挥,还算是凑合。目前他是左手拿剑,他不是左撇子,所以其实左手剑他并不习惯,之前稍微的练过一点,但是他也没抱怨什么,看到叶俊文的瞬间,他的注意力就都在叶俊文的身上了,他就想要让叶俊文死。

    果然,叶俊文也是看到自己的戒指亮了,而且他也注意到,自己的戒指发光好像也只有自己能看到的样子,别人好像都没注意过这个。总之,条件都已经达成,自己可以回去了。

    “明白了,原来当时的药剂是为了做这个啊。”这边的罗森突然说道。

    “药剂?”旁边的赛琳娜问道。

    “哦,之前他说要和仇人战斗,所以要搞点药剂,现在我明白了,这家伙就是想要干这个事情啊,虽然不知道他到底为什么要做这个,但是我估计是没什么问题吧,他身上可是有五瓶高级的药剂,对面又是一个刚刚断臂的……”

    罗森这边的话还没说完,突然前方传来一阵尖叫声。罗森直接转头,发现场上已经出现了意外,这边的特拉莫已经来到了叶俊文的面前,直接一剑朝着叶俊文的胸口刺了进去,而让人惊讶的是,叶俊文这边完全就没有任何的动作,就像是自觉受死一般。

    “什么?”所有人都是一愣,这什么情况,说好的战斗呢?说好的药剂呢?这救都来不及救啊。没等大家反应过来,战斗就结束了啊。

章节目录

花式作死的位面商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张扬的五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张扬的五月并收藏花式作死的位面商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