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概过了三分钟的时间,堵住叶俊文路的七个人已经全部躺在了地上,这没什么好说的,叶俊文这边使用的还是最简单的战术,不用管防御,随便的锤了几下,所有人基本上都挡不住一下。

    当然叶俊文这边也是发现一点情况,那就是自己的力气好像比昨天的时候更加的大了一些,想了想,应该是昨天他被人打了几下的关系,这不是说了无法导致自己死亡的攻击会让自己变得更加强大嘛,被木棍什么的打了几下当然也算是被打了,所以体制方面应该也是稍微的增强了一些,还好不是非常的明显,叶俊文稍微的习惯了一下,也是掌握好了力度。

    这里面伤的最轻的,就是之前和叶俊文搭话的那个,因为对方还有点用,而伤的最重的,就是这个叫做“马少”的家伙了,叶俊文可是对他非常重点的照顾,直接打断了对方的一只手。

    “啊啊啊啊……你完了,你完了,你知道我爸爸是谁吗?你死定了。”这边的马少一边惨叫一边还继续对着叶俊文叫嚣道。听到对方的吼声,叶俊文表示自己还真的挺喜欢这货的,因为他帮自己解决了不少的实际问题,可以说省了自己不少的工作。

    “兄弟,你最好不要太过分。”这时候伤的比较轻的这个带头的也是主动对着叶俊文说道,很明显他也很担心这个马少真的出事,不然的话他也不知道怎么交代。

    刚说完,他就看到叶俊文直接朝着他这边走了过来。看到这个情况他也是一怂,刚刚的情况他也是看的很清楚,自己这边七个人呢,几分钟的时间就被放倒了,这家伙不是他们能对付的,自己是不是惹对方生气了。

    “你打电话。”让他没想到的是,叶俊文直接走到他的面前,然后也没有动手,而是说了这么一句。

    “打电话?给谁?”这人也是有点愣的问道。

    “他不是说他爸爸会让我死的很难看嘛,你就打电话给他爸啊,让他亲自过来领人。”叶俊文说道。

    “哈?”听到叶俊文的话,对方真的是一愣,这还能让他们打电话?这家伙是不是也太自大了,他现在导致知道叶俊文有点本事,但是难道对方就认为自己无敌了?当然目前的情况来说,对方的自大当然是件好事啊,要不然他也不知道怎么处理现在的情况。看到叶俊文还真没组织的意思,于是他也是拿起了自己的手机。

    “什么?你们七个人被他一个人全部放倒了,马少爷还受伤了?你们干什么吃的?”电话的那头并不是这个马少的父亲,而是程伟成。这个领头的人就是程伟成派去的,当然出了事情他也只能联系程伟成啊。

    “这……”带头的看了看叶俊文这边,他是想要说实话的,但是怕叶俊文这边不让他说,但是抬头发现叶俊文居然根本就没管他,而是又走到了马少的面前。这对方也太心大了吧,还是完全看不起自己,他当然不知道叶俊文就是故意让他认真的汇报的,不然的话对方这么派能对付自己的人来呢。总之看到这个情况,他也是马上说道:“对方是个练过的,我们完全就不是他的对手。”

    “练过的?会武功?”程伟成也是稍微愣了下,是的他这边之前也是稍微的调查了一下叶俊文,从目前的报告上来说没看出这家伙会武功啊,这怎么看都像是一个普通的大学生而已,没什么特别的他才放心的派人去的,他是很谨慎的人,并不会做什么没把握的事情,没想到居然会发生这种情况,最麻烦的是马少还跟着去了,这下子是真的麻烦了。

    “是啊,对方好像练过金钟罩铁布衫啊,我们根本就打不过他……”带头的也是说道。

    “金钟罩铁布衫?”程伟成嘴角抽了抽,虽然知道自己的手下应该不会开玩笑,但是这个金钟罩铁布衫是不是太夸张了。但是对方还真的是嚣张啊,这还让自己的小弟打电话,那现在怎么办呢?

    程伟成想了想,这事实在是瞒不住,按照自己小弟的说法,马少的手好像都被人打断了,这个情况下这件事无法善了,并且对方真的会什么金钟罩铁布衫的,自己这边的人完全就无法应对啊,这只能汇报上去了。

    想到这里,程伟成也是拿起了电话,当然一边拨打,一边他也是心里慌的要死,这件事……责任他背定了,谁让这个马少爷这么麻烦,非要来这边凑热闹。他明白这珠宝店是他们马家的东西,自己就是个经理管管事的而已,但是这个马少爷是真的太着急的想要证明自己有能力了,听说珠宝店遇到了困难,又听说了昨天的情况,就直接去了,自己也拦不住啊,你看这出事了又是自己的责任,这真的……太坑了。

    “是的,马爷,对方要求你亲自过去……是的……好……对不起……是……”挂下电话,程伟成觉得自己的后背都湿了,虽然对方没说怎么处理他,但是也没说饶了他,不知道之后自己会怎么样。

    回到叶俊文这边,看到这个带头的放下电话,叶俊文也知道对方已经联系好了,现在就是等着了。从之前的经验教训中,叶俊文也是知道自己招惹一般的人是没什么用的,所以在这些人的身上叶俊文是试都没试,所以现在使用的办法,简单的说就是围点打援。听说对方的背景很大,那叶俊文只要一直惹下去的话,应该会等来自己要找的人的,只不过这个马少的出现让叶俊文节省了非常多的步骤。

    然而光是这样等着还是有点无聊的,这也不知道对方什么时候才会来啊。叶俊文稍微的等了一会儿,也是一边等一边研究整理自己存储空间里面的东西,当然别人是看不到的,只能看到叶俊文好像是在发呆的样子。

    时间又过去了一会儿,叶俊文实在是有点等不住了,就在他想要让这边这位再打个电话然后和对方限定一下时间的时候,巷口这边突然传来了声音。

    所有人都转头看了过去,结果发现那边就走来了两个人。叶俊文稍微看了看,这两人其中一个看上去是个五十来岁的中年人,身上穿着西装,一副成功人士的打扮,从气势上来看像是一个身份比较尊贵的人,没弄错的话,这个人可能就是这个马少的父亲了。而另一个人,大概三十多岁,穿着很随便,目前的天气虽然不冷,但是对方也就穿了一件背心,从对方露出的身体部位来看,肌肉紧绷,虎背熊腰,这……应该是个打手之类的。

    “爸!”果然看到来的人,这边地上的马少立刻就喊了起来,“快打死这家伙,你看我的手都断了!”

    这边的中年人稍微的皱了皱眉,没理会儿子的呼喊,观察了一下现场的情况,然后看向了叶俊文这边:“年轻人,我们本来是来和你谈生意的,你这么做是不是太过分了。”

    “是不是谈生意的你心里没点逼数吗?”叶俊文毫不客气的说道,本来就是来惹事的,还和对方客气什么,“自己儿子是个什么货色,你自己难道还不知道吗?我现在替你教训了一下,你是不是应该还谢谢我来着?”

    中年人的表情明显是有点生气了,叶俊文也是看了看手里的戒指,还没亮,好像还不够啊。

    “小子,不要以为自己有点本事,就无所畏惧。”这时候旁边的那个壮汉说话了,“看来你是野路子出身吧,难道真的以为这世界上就你一个人会武功吗?”

    “哦?”叶俊文稍微怔了下,这事他还真的是第一次听说啊,难道说这个世界上还真的有很多人会武功的吗?这对叶俊文来说当然是好事啊,毕竟他也担心之后太强了之后能对付他的人会变少,自己找人就麻烦了,但是现在听说还真的有武功这件事,那当然是大好事啊。

    “看来要想办法和这方面扯上关系,以后找人的话就方便一点。”叶俊文想了想,自己之前没听说过还有人会武功这件事,现在看来的话这些会武功的人明显是有隐藏的,类似在一般人的面前不暴露之类的情况吧,为了今后的打算,叶俊文当然要想办法混到这个圈子里面去的。

    当然这以后再想办法,目前还是先解决面前的问题。看了看这位壮汉,叶俊文笑了笑:“这么说的话,你就是那个会武功的人了吗?你看上去好像也并不是那么厉害啊。”

    很明显,叶俊文的话让这位壮汉也是有点怒意了,但是叶俊文看了看自己的戒指,还是没亮,这个计量他真的是不太清楚啊。

    “好了,我最后给你一次机会……”这时候对面的中年男人又说话了,但是还没等对方说完话,叶俊文这边突然抬起脚,对着旁边地上的马少直接一下,“咔”的一声,很明显,马少的另一只手,又断了。

章节目录

花式作死的位面商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张扬的五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张扬的五月并收藏花式作死的位面商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