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总是要有一个开端的,这个时候我们的主人公叶俊文正一脸不爽的坐在一间咖啡馆里,而他的对面坐着的就是他的前女友姚雯。

    当然姚雯这次约叶俊文出来,就是来提分手的,不过事实上叶俊文不爽的原因并不是因为分手的关系,因为这次的分手其实也是叶俊文计划好的。

    叶俊文和姚雯今年都是23岁,两人都是大学生,并且都是大学马上就要毕业的大学生。叶俊文这边是信息管理专业的,而姚雯这边的是新闻学专业的,两人同一所大学,今年的毕业生,还有一个月的时间,他们就将走出大学面对社会。叶俊文这边已经把所有的课程都搞定了,学分也修满了,剩下的就是毕业答辩,姚雯的情况也差不多,也就是说这时候其实两人已经可以开始找工作了。

    两人交往的时间大概有两年,叶俊文主动找的姚雯,而选择姚雯的目的,并不是因为对方有多好,叶俊文有多喜欢她,而是经过他的调查,姚雯是个最合适的人选,因为她……是个拜金女。

    是的姚雯完全就是一个拜金女,她的人生目标大概就是为了嫁给钱,叶俊文为什么要找她呢,当然不是因为他自己有钱,而是他研究了一下发现如果大学四年不谈一下恋爱的话,这个人就会显的很奇怪,虽然叶俊文也不懂为什么有这种观点,但是为了不让自己显的很奇怪,他是要做一下的。然而这种事在叶俊文看来点到为止就行了,不然真的被缠上就麻烦了,所以他想了想,也是找了一个比较好的办法,就是找一个一定会和他分手的家伙,最好就是撑到毕业刚好分手,然后他就看上了姚雯。

    一切计划好像还挺顺利的,临近毕业,叶俊文也是对姚雯更加的冷淡起来,当然这只是表面上,暗地里叶俊文也是调查了一下,最近的一个月时间,姚雯好像也找上了另一个人,当然是个家里开公司的富二代。叶俊文表示计划通,这就回家等着姚雯找自己摊牌了,然后等了几天,就有了现在这个情况。

    那既然这都是叶俊文自己安排好的,为什么他还要觉得不爽呢。事实上叶俊文不爽的并不是对方分手的行为,而是对方分手时说的话。

    叶俊文找姚雯还有一个目的,那就是让自己在毕业的时候能够稍微给自己一点动力,按照叶俊文的设想,这个时候姚雯应该对自己一通冷嘲热讽的,什么“你这个穷逼”,“连房子都没有也敢找对象”之类的,然后直接和自己分手之类的,这样一来自己就能得到一个“努力”的buff之类的,虽然他不知道有没有用,但是还是试试看。

    然而问题就出在这儿,虽然之前的一切都是和叶俊文设想的一模一样,但是到了姚雯冷嘲热讽的环节,对方却说出了一句让叶俊文没想到的话。

    “你,根本就不懂人类的感情。”

    这是姚雯说的分手的理由,叶俊文不知道她就是想要说一下fate里面亚瑟王不懂人心的梗还是存心找他的麻烦,总之这出乎意料的情况让叶俊文很不爽,感觉就像是自己写了个剧本然后演员突然就自己发挥了,还是走题的那种发挥。

    然而姚雯这边是不想和叶俊文多说什么了,说完这句话也没管叶俊文这边怎么想的,直接拿起包就走了出去,门口等着的是她的现任男友赵恒通,就是那个富二代。是的两人分手的时间就十分钟不到就谈完了,感觉就像是和男友逛个街顺便和前男友分个手的感觉。

    “就是他?这穷小子。”这边的赵恒通也是通过门口的玻璃看了看里面坐着的叶俊文,“好像还一脸不爽啊,要不我去和他聊聊,省得他继续缠着你?”

    “他不会缠着我的,你也别去招惹他。”这边的姚雯说道。

    “哦?”赵恒通这边表情稍微的变了下,“你还喜欢他?”

    “不是。”姚雯摇摇头,“这种家伙特别的危险,我也不想和他再扯上关系,我们走吧。”

    姚雯说完就直接拉着赵恒通走了,赵恒通倒是也没坚持,不过对于姚雯的说辞,赵恒通这边并不是很赞同,就这货色?危险?

    回到叶俊文这边,虽然对方已经走了,但是叶俊文还是很在意姚雯的话,这不懂人类的感情是个什么情况啊,搞得好像自己不是人一样,这真的好不爽啊。想了想,叶俊文决定继续自己的安排,是的自己还是按照原本的计划执行,下一步,他决定去喝闷酒。

    之前叶俊文想了想,一般的人遇到分手的情况下一步是什么,当然是去喝闷酒啊,要不然不是显得很奇怪。加上自己确实有点不爽了,按照别人的说法,喝闷酒好像能缓解一下这个情况,于是叶俊文这边也是继续施行。

    于是叶俊文这边很快也走了出去,稍微的逛了一会儿以后,他选择了一个路边摊。很明显,叶俊文并没有喝过闷酒,事实上他活到现在连酒都没喝过,所以他并不是很了解一般人说的喝闷酒是找个酒吧喝。叶俊文只是看了看,现在的时间是晚饭时间了,反正要喝酒,顺便把晚饭也解决一下,正好这边有个路边摊,又有酒又有饭的,这不是解决问题了吗?

    点了点东西,又要了两瓶啤酒,叶俊文坐了下来,一边吃一边研究着下一步的计划。是的现在成功的分手了,下面应该想想自己接下去怎么办了。马上就要毕业了,自己之后应该干嘛呢?目前叶俊文也是有在工作的,虽然暂时是临时兼职,但是之前上面的人也说过让他毕业以后转正的,但是叶俊文却并不想继续干了,毕业以后,他想开始一份新工作,但是……干什么好呢?

    没什么目标,不过这时候他倒是想起了自己老爸的一句话,在他的记忆里面,自己能记得关于父亲的记忆也就是这一句话了。

    “你非常适合做一个商人。”叶俊文也不记得这是什么时候他父亲和他说的话了,但是这真的是他唯一记得的一句话,不过说真的,叶俊文也不知道为什么父亲会说这话,自己适合做一个商人?从什么地方看出来的?叶俊文表示自己也不清楚啊,当一个商人需要什么天赋吗?精于计算?

    “总之,先试试看。”稍微的考虑了一下,叶俊文决定还是试试看,自己没什么目标,而父亲的判断说不定是对的,反正自己就先试试再说。虽然好像很随便,但是叶俊文做事还是非常的严谨的,既然要做的话,当然是要认真的做的。

    “目前我的存款大概有万多……从哪里开始呢?”这时候叶俊文已经开始计算起来了,万多的存款当然是他自己赚的,之前说了他在做兼职,当然做的也是很不错的,不然的话为什么上司要让他转正嘛,两年的时间存了万多,当然也不算多,主要还是因为有个拜金女友,这毕竟是叶俊文自己找的,当然该花费的还是要花费的。

    正在考虑从什么地方入手呢,叶俊文这边突然感觉自己的头有点晕晕的。叶俊文稍微的愣了下,然后看了看旁边的啤酒,他突然间明白了,是的自己有点醉啊,这样看来自己的酒量貌似不怎么样,因为听其他的同学说,他们一个寝室一个晚上就能喝2箱,自己才喝了一瓶就有点不行了,这个……记下来,以后注意。

    头有点晕,叶俊文表示自己思考问题好像也出了点情况,实在是不太能集中了,想了想既然这样的话,等明天酒醒了再想办法,今天就吃完喝完回家睡觉吧。于是他又稍微的吃了一会儿,然后有点意外的注意到了自己手上的戒指。

    看到这个戒指他想起来了,这个戒指是五天前自己捡到的。这东西看上去好像还挺高级的,上面有块无色的宝石,不像是便宜货。叶俊文不自觉的带了一下,然后这东西就拿不下来了,不知道是不是太小了,直接卡在自己的手指上了。叶俊文尝试了一下用油之类的东西试试,但是并不行,就是拿不下来。想了想反正也挺好看的,要是想拿下来的话估计还挺麻烦,就这么带着吧。

    “这东西值钱吗?”叶俊文这时候倒是想起了这个问题,做商人起家需要本金啊,这个戒指好像挺值钱的,要不明天去问问?万一值钱的话把它卖了?

    虽然想要稍微的思考一下,但是问题是自己的头越来越晕,没喝过酒的叶俊文不知道还有酒气吹风上头这一说,实在是有点扛不住啊,本来打算把两瓶酒喝完回家的,但是喝到一半实在是受不了了,叶俊文只能起身走人。然而让他没想到的是突然的起身让他没什么准备,结果脚一歪,直接朝着旁边摔了过去。为了避免摔倒,叶俊文这边大跨一步,但是毕竟喝醉了,根本保持不了平衡,这一步跨的也是没跨好,整个人往旁边倒,然后他下意识的就想要扶住一个东西,结果一只手按在了旁边的一张桌子上。

    “砰砰砰”一大堆盘子摔落的声音,是的这个路边摊的桌子就是一般的折叠桌而已,所以这一下按下去,整张桌子都翻了。旁边的桌子是有人的,正在吃饭,结果这一下,东西全砸人家身上了。

    “艹尼玛!”旁边桌上的人直接一句国骂就起来了,一共是三个男人,年纪和叶俊文估计也差不多,但是人家明显不是什么大学生,中间一个一头黄毛的少年,这发型去大学直接通报批评。其他两个也是一看就是混社会的那种,三个人也是明显也是喝了酒的,并且喝的还挺多,三人的脸和脖子都喝的通红。

    叶俊文也摔的不轻,不过还是晃晃悠悠的站了起来,还没搞清楚是怎么回事呢,直接就被对方拉住了。

    “你tn找……是你?强子,老子找你一个星期了,没想到在这里遇上,看我今天不宰了你!”这边的黄毛对着叶俊文吼道。

    “哈?”叶俊文虽然很晕,但是也不是完全失去意识,话还是听的明白的,强子?是谁?自己可没这个外号,对方看错人了吧。

    “宣哥,这人不是强子,你喝多了。”旁边另一个人说道,虽然他们确实是喝多了,但是旁边两人还稍微的清醒一点,看了看叶俊文确实不是他们要找的人,很明显是这个叫宣哥的黄毛认错了。

    “放屁!”这边的黄毛直接一甩手,根本不听劝,一边拉着叶俊文一边往旁边走,“跟老子过来。”

    旁边的两人一看这个情况,想着也别劝了,认错就认错了,反正他们今天心情都不好,随便找个人出出气算了,何况叶俊文还把他们的饭菜打翻了,这个本来就是要找他的嘛。三个人拉着叶俊文就走,那叶俊文这时候也是头晕加摔的晕,都没回过神来,被三个人拉着他也没什么办法啊,直接就被拖到旁边去了。

    这个情况当然饭馆的老板也是看到了,这么大的动静这能不听到吗?但是看到这三个人,老板也是有点怂,看着他们把叶俊文带走,连饭钱都没敢上去要。

    很快的,三个人就把叶俊文拖到了旁边的一条小巷里面,这时候天有点黑,这边的小巷也是就一个路灯亮着,没什么人在。带头的黄毛直接把叶俊文一把甩在了地上,然后跟上就是一脚直接踢在了他的头上。

    “艹,强子,终于找到你了,说,这笔账怎么算。”这边的黄毛说道,说完又立刻自问自答的说道,“算了,啥别说了,先给老子跪下磕个头再说别的。”

    “跪!”旁边的两个小弟也直接喊道,虽然知道眼前的人不是他们要找的人,但是在他们看来这也没什么关系。心情不好找个人打打出出气,这很正常嘛。

    叶俊文这边也有发点火了,自己真的是晕的不行,这货还一脚踢到自己的头上,一生气,叶俊文这边直接抬手就是一甩。结果“啪”的一下,正好打在了前面的黄毛的眼睛上。

    “啊!艹……艹尼玛……”这边的黄毛惨叫了一声,这是真的把他打疼了,一摸自己的眼睛,流血了,眼角被打破了,也是生疼,他一瞬间是真的上火了,眼神逐渐变得凶恶,死死地盯住了地上正准备站起来的叶俊文。

    一道红芒闪过,这时候叶俊文手上的戒指突然间发出了一道红光,不过这个时候叶俊文也没注意到这个情况,他真的是混乱的不行,根本搞不清楚目前的情况。

    “d老子弄死你!”就在叶俊文这边刚刚起身的时候,黄毛这边突然就扑了上来。叶俊文就感觉胸口一痛,很快的,两人慢慢地分开,所有人都惊讶的看着叶俊文这边,因为他的胸口现在插着一把折叠刀。

    “这……这……”对面的几个人也是吓坏了,是的两个小弟也没想到会发生这种情况,他们觉得老大不爽,随便找个人打一顿就完了,没想到会动家伙啊。黄毛这时候也慌了,是的他真的就是酒劲上头啊,这个打打架他会,杀人他真的不敢的啊。

    几个人都吓得不知道怎么办的时候,叶俊文这边脚一歪,直接倒下了,还是往前倒的,这一下往下一按,整把刀都插进胸膛了,很快,血流满地。

    “怎……怎么办?”三个人都吓傻了,真的是酒都吓醒了。

    “跑啊……赶紧跑。”其中一个人喊了一声,然后三个人乱滚带爬的跑路了。

    先不管他们几个,叶俊文这边真的是一片混乱,基本上没搞明白是怎么回事,就感觉自己好像是经历了一个非常混乱的梦境一般的感觉。不过很快的,他醒过来了,不过是被冻醒的。

    “冷……这……”叶俊文真的是感觉有点冷,但是很快的他就被周围情况吸引了注意力。朝着四周看了看,叶俊文发现自己居然躺在一片林子里,是的周围都是灌木和植被,这是个自己完全没印象的地方,怎么会来这边的?

    “这是……”下意识的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体,叶俊文突然发现自己的胸口有摊血啊,拎起自己的衣服看了看,但是下面并没有什么伤口的样子,好像并不是像是受伤了啊。叶俊文并不太记得之前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难道不是自己的血吗?

    “这……怎么回事,我记得遇上三个小混混,然后被他们打了……怎么会来到这里?这是哪里?”没受伤,叶俊文也是起身看了看周围,现在的时间是晚上,只有一点月光,能见范围很低,叶俊文除了树也看不到其他的,自己这是被他们打了丢到哪个公园里了吗?不管怎么样,叶俊文只能先起来走走看,不过让他没想到是,自己刚起身,手上的戒指再次红光一闪。

章节目录

花式作死的位面商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张扬的五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张扬的五月并收藏花式作死的位面商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