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克弗瑞让叶俊文去送当然也是因为他实在是太忙了,是的这两天的时间尼克弗瑞真的是忙的都没时间睡觉了。本来他事情就已经很多了,现在叶俊文又给他找了一件大事,安排内部调查确实是太麻烦了,现在尼克弗瑞甚至都还没开始调查皮尔斯,因为他现在连谁能相信都不知道,目前他都不敢随便的行动。

    于是他就想要了叶俊文,本来找个手下去也是可以的,但是这不光是为了送东西,目前托尼的精神状态也很重要。托尼目前其实并不是很相信神盾局的人,叶俊文好像和托尼比较好说话一些,能劝劝对方。

    当然并不是叶俊文一个人去,尼克弗瑞也是找了人和他一起去的,而这个人就是尼克弗瑞目前少数确定能相信的人之一,娜塔莎罗曼诺夫,也就是黑寡妇。

    来接叶俊文的就是娜塔莎,这时候对方还是一头红发,身穿一身紧身的黑色皮衣,完美的勾勒出他前凸后翘的身材,说真的就这情况一般的小孩子看了根本就把持不住。对此叶俊文也就用了三个字表达自己内心的想法,那就是“我好了”。

    “所以……你就是店长。”对方当然也在大量叶俊文,上下的看了看,露出一个有点意外的表情。

    “尼克弗瑞是怎么形容我的?妖怪吗?“叶俊文说道。

    “是啊,差不多。”娜塔莎笑了笑,也是带出一些看不到的花一般,“他说面对你的时候会有很大压力,我到不这么觉得啊。”

    “那面对美女我总不能板着脸吧。”叶俊文摊摊手。

    “谢谢夸张,上车。”娜塔莎倒是挺大方的,也没什么不好意思之类的,微笑着接受了叶俊文的赞美,然后打开了车门。

    叶俊文直接上了车,车上也没别人。叶俊文往后面看了看,一个巨大的箱子放在了车后排(车子是厢式suv,最后一排能放下放东西的那种)。叶俊文坐在副驾驶室,而娜塔莎继续开车。

    “虽然是第一次见面,但是我已经听说了不少你的事情了。”一边开车,一边娜塔莎就开始和叶俊文搭话。

    “尼克弗瑞不会说我什么好话。”叶俊文说道。

    “确实倒不是什么好话。”娜塔莎说道,“听说你知道不少的事情,有关于我的事情吗?”

    “你好,有的。”叶俊文点头道。

    “什么都知道?”娜塔莎问道。

    “几乎什么都知道。”叶俊文说道,“你之前是苏联的特工,自小在红房进行培训,之后……“

    “停停停。”这边的娜塔莎赶紧叫停了叶俊文,“我没说不相信你,你这突然就把别人的秘密都说了,这样很容易找不到女友的。”

    “哦,这样。”叶俊文点点头,“想了想你过去的事情果然还是一大堆的黑历史啊,那要问问你未来的事情吗?”

    “你会告诉我?”娜塔莎转头问道,“免费的?”

    “那哪能啊,酒店一夜……算了……”叶俊文看了看娜塔莎的脸,果断还是不浪了,“放心你的未来没什么大事,安全的很,虽然本身也没啥大用,就是不知道为什么运气奇好每次危机都能躲过去。”

    娜塔莎的运气确实是奇好,本身她的能力在复联里面当然也是比较垫底的,除了稍微能打一些之外就是个普通人,但是每次大战她还真的都没什么危险,就连灭霸打响指的时候她也幸运的成为了留下来的那帮人之一,可能这就是幸运a加成吧,和其他那些幸运e的妖艳贱货完全不一样。

    “总之我就把这当做是夸奖吧。”娜塔莎有点头痛,稍微接触了一下之后,她倒是没感觉到叶俊文给她多大的压力之类的,但是这家伙是真的难缠,这倒是和尼克弗瑞说的一样。

    “你现在还在托尼的公司做秘书?”叶俊文问道。

    “这应该不是局长和你说的吧。”娜塔莎问道。

    “那你可能要被炒鱿鱼了。”叶俊文说道。

    “我是神盾局的人,去那边只是为了任务,我被不被炒他说的可不算。”娜塔莎说道。

    两人一边聊着,一边就来到了一家早点餐的门口,这家叫做randy’s donuts的店可是非常有名的早餐店。在镁国有一个传统,就是早餐吃甜甜圈,和中国这边吃烧饼油条差不多的情况,而宿醉的人好像特别遵循这个传统,这不他们刚到,就看到了正在对方的甜甜圈招牌上吃着甜甜圈的托尼。

    才两天没见,叶俊文看到托尼简直就换了个人,之前对方虽然也一副苦大仇深的脸,但是至少还不算颓废,但是现在看对方好像完全就是耗尽了的人一般,怪不得尼克弗瑞也有点担心他的精神状态了。

    “喂喂,下来下。”叶俊文对着上面的托尼喊道。

    托尼看了看叶俊文,当然还是很听话的下来了,两人直接在店里坐下,这边的娜塔莎已经让手下的人清理了店里的其他人了,是的之前神盾局就已经有其他人在这边了,不然他们怎么找到托尼的。

    “小老弟,你咋回事?”叶俊文说道,“摩洛哥的事情不是早就已经和你说过了吗,怎么才两天的时间你就变成这个鸟样了?”

    “你知道袭击我的身份的人对吧。”托尼倒也不绕圈子了,直接问道。

    “是啊,伊凡万科,他老爸是你老爸的同事,然后被你老爸赶出了镁国,之后去往苏联。”叶俊文说道,“所以他觉得是你老爸偷走了他老爸的研究成果,为此他肯定找你报仇,镁国这边他很难进来,但是早就盯上你了,你一出国,他就找你麻烦,所以我让你也别躲了,去摩洛哥肯定能遇上。”

    “是……我老爸对不起他父亲?”托尼问道。

    “这不好说。”叶俊文说道,“你父亲和你还挺像的,他创造反应炉也并不是为了金钱的目的,倒是真想要造福人类什么的伟大理想,但是伊凡的父亲就真的想要用它来发大财了,所以发觉了这件事的你父亲就直接动手把这个威胁解除了。你说哪边做得对,不好说,你父亲说是什么为了人类的大义之类的,但是也是动用了卑鄙的手段,而那边的伊凡的父亲,你说自私,但是也毕竟是他们合作的发明,他也应该有些发言权的,总之有些事说不清楚对错,只能看站在哪个角度了。”

    “嗯……‘托尼稍微的沉吟了一会儿,从叶俊文这边得到的事实倒是比他想象的最坏的情况稍微的好了一点点,然而还是让他很不舒服。这样看自己的父亲虽然对其他的人来说是伟大的,但是确实对伊凡的父亲来说可太过分了,怪不得现在人家找自己报仇,这能不恨吗。

    “你脸上咋回事?”叶俊文指了指对方的脸说道,“钯中毒都到这种地步了吗?”

    “昨天测量了一下,浓度已经是90了。”托尼暂时放下了父亲的事情,现在自己可管不了这么多了,他都要死了,“我可能真的要死了,公司已经托付给小辣椒了,剩下的时间,我只想要好好玩一玩。”

    “伊凡的事情不处理了?这可是你自己的事情。”叶俊文说道。

    “伊凡?他已经死了。”托尼说道,“被抓起来没多长时间,关押的监狱发生了暴动,伊凡已经死在暴动中了。”

    “是不是有炸弹爆炸,然后一个被炸的面目全非的,只有身上的囚犯编号能看出是伊凡的尸体出现在监狱里?”叶俊文问道,“你好好想想,这不是非常常见的脱身的办法吗?”

    “有人帮他脱狱?”托尼稍微一愣,“他还有同伙?”

    “同伙……之前没有,但是之后就有了。”叶俊文说道,“要知道他可是第二个掌握了这个反应堆的技术的人,虽然目前还没你这个完善,但是稍微的改良一下,很快就能达到你的这个程度。”

    “所以说是有人看上了他的技术,直接把他救走了?是谁?镁国政府吗?”托尼问道。是的说起这个的话,他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政府了,毕竟现在最想要他的技术的人就是镁国政府了,如果是政府干的话,这倒也说得通。

    “政府的效率还没这么高,虽然他们估计也想干,但是干之前他们必须开个会什么的。”叶俊文说道。

    “这倒是。”托尼点了点头,这刚被抓走马上救人,确实政府可没这个效率,“那是谁?“

    “你们公司最近发了大财,钢铁侠的事情公布之后,你们公司的股价可是上涨的有点夸张啊。”叶俊文说道,“听过一句华夏话,叫做同行是冤家吗?”

    “所以,是我的同行?”托尼问道,“我的同行也就是……什么能源企业。”

    “之前的同行。”叶俊文说道。

    “武器制造企业?”托尼一愣,然后突然想到了什么,“你别告诉我是贾斯丁汉默那个蠢货干的。”

章节目录

花式作死的位面商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张扬的五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张扬的五月并收藏花式作死的位面商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