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慧欣的出现,让所有人都有点紧张。sh市的各个家族之间虽然有不少的矛盾,但是这也是他们内部的事情,而江南的穆家并不算是他们内部的事情,从目前来看,这可能是穆家想要进驻sh市的第一步计划。

    大家的心里想的都是一样的,穆家有意进驻sh市,然后正好看到了林家衰弱的这个机会,所以从打击林家开始。这让所有人感觉到了危机,这个时候他们也不想内斗了,有外敌出现的话,当然还是一起起来对抗外敌。

    刘晋文这边也稍微的改变了一下脸色,没想到这件事比他想的还要复杂一些,虽然看到林家吃瘪他很开心,但是唇亡齿寒这种简单的道理他肯定还是懂的。穆家真的入驻sh市的话,对他们刘家来说也不是什么好消息,稍微一想,刘晋文也决定这次站边林家这里。

    “穆小姐。”刘晋文上前一步说道,“久闻大名,传闻穆家大小姐穆慧欣乃是江南最美的女人,一开始我还不相信,现在见到了您本人,果然传闻说的一点都没错。”

    刘晋文虽然是拍马,但是这话说的倒也没什么问题。是的这个穆慧欣确实是长的非常的漂亮,不是那种普通的美丽动人的感觉,而是那种出尘的感觉,光是看着她就有一种对方好像不是这个世界的人的那种感觉。从她现身的这一刻开始,周围不管是男性还是女性的目光都集中在了她的身上。

    叶俊文也不得不承认这女人确实是现在自己见过颜值最高的女人了,既不是可爱系的,也不是成熟系的,她就是一种出尘的美丽,找不到什么好的比喻。感觉站在那儿,随时有可能就直接升仙的感觉。

    “刘先生谬赞。”穆慧欣说话的语气很淡,但是也不是那种拒人千里的冰冷的感觉,反倒是让人感觉很舒服。

    “穆小姐,不知道这次江南穆家为什么要参与我们sh市家族的事情……”刘晋文直接问道。这明明是林家和穆家的事情,他这边倒是在质问穆家的人,主动的上前询问,目的也就是让所有人感觉到现在好像sh市的带头的家族就是他们刘家的感觉。

    “刘先生,你好像是弄错了,我们穆家可不是这次的主角。”穆慧欣笑了笑说道。

    “唉?但是……”

    “刚刚说话的人可不是我。”穆慧欣说道。

    “嗯?”所有人一愣,然后不少人突然反应过来了。是的刚刚说话的人虽然是个女人,但是声音和穆慧欣确实不一样啊,之前的声音听上去更加的年幼一些,不像是穆慧欣的声音这么完美。只不过他们听到声音第一时间就看到了穆慧欣,然后又被她的美貌吸引住了,当然下意识的就觉得说话的人就是穆慧欣了。

    “说话的人是我。”这时候穆慧欣的身后也是走出了一个女孩,这个女孩看上去就年轻了,估计十七八岁的样子,身子都还没发育完全呢,散发着一种要熟未熟的青涩感。不过依旧也是一位美丽的女孩,只不过站在穆慧欣的旁边就显得……没比较就没伤害嘛。

    “这位是……”刘晋文看了看这个女孩,不认识。是的sh市家族的人他大部分都能认得,这个女孩长得这么漂亮,一般来说他也不会忘,说明她可能并不是sh市家族的人。

    “我叫做陈梦,这次是来找林家算账的。”这边的女孩开口说道。

    “陈梦?陈家?”刘晋文皱了皱眉,因为他没听过什么陈家的名号。

    “这位是我的朋友小梦。”旁边的穆慧欣说道,“这次我来只是陪同小梦过来的,还请大家不要误会。”

    “陪同?”刘晋文稍微一愣,这穆慧欣的朋友,那能是一般人嘛,所以这个陈梦的身份肯定不一般,只不过他确实是想不到陈家到底是什么家族。只不过他没想到,他身后的刘家另一个人倒是想到了,稍微的拍了拍刘晋文的肩膀,然后小声的说了几句。

    刘晋文的脸色突然一变,看了看这边的陈梦,然后马上问道“陈小姐难道是……帝都陈家的人?”

    “帝都陈家?”周围围观的人稍微一愣,然后惊讶的喊道。是的他们没想到这个小女孩居然是陈家的人,这陈家可是帝都那边的豪门家族,这千里迢迢的怎么跑到他们sh市这边来找林家的麻烦了,这谁一开始能想得到啊。总之这件事怎么看上去越来越复杂了,不仅仅江南的穆家来参一脚,帝都的豪门怎么也来了,他们和林家有什么仇啊。

    “我是哪里来的和你有什么关系。”陈梦这边倒是根本不给刘晋文面子,直接说道,“我是来找林家的人算账的。”

    “不知道我们林家有什么地方得罪了陈小姐。”旁边的林音也总算是走出来了,问道。

    “你们趁我爷爷生病,出手暗算与他,我就是来替我爷爷报仇的!”陈梦说道。

    “啥?”所有人都是一愣,林家出手暗算陈家的老太爷?这也太作死了吧。虽然在sh市林家还算是比较强大的家族,但是和帝都的那些家族比起来,那就差的太远了,而陈家就算在帝都都算是数得上号的家族,这你敢惹他们?

    “这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林音一皱眉,感觉事情不对劲,她绝对没下过这种命令啊,难道是有人嫁祸,陷害他们林家?

    “是啊,陈小姐,我觉得这事应该也是误会吧。”旁边的刘晋文也说道,虽然他们和林家有仇,但是这也是sh市家族内部的事情,这时候他还是帮着林家说话的。说真的他也不相信林家会没事做袭击陈老太爷,这些天林家自己都忙的焦头烂额的好吗?还有空干这些?

    “哼,我查过了,那天打伤我爷爷的人,之后开车进了你们林家。”陈梦说道,“就在四天前的晚上。”

    “唉?四天前的晚上,我想想……”林音稍微的回忆了一下,然后突然看向了旁边的叶俊文。是的她想起来了,四天前的晚上不就是叶俊文之前去找zheng府谈生意的时候嘛,晚上出入林家的车辆不是很多,所以当时能想起来的,就只有叶俊文的车了。

    “哦?”叶俊文也没想到这事扯着扯着居然扯到自己身上了,回忆了一下,突然说道,“等等,你爷爷是不是一个一头白发,中间的胡子长到胸口,然后左边脸上还有几个老人斑的家伙?”

    “真是你干的?你不是说去谈生意吗?”林音问道。

    “不不不,这好好说,那老头确实是我派人打的,但是那是……”

    “你就是袭击我爷爷的人?”陈梦听到这个立刻跳了起来,“对了,我听说当时坐在车上的人就是一个中年男人和一个青年的男人,你应该就是那个青年男人了吧,打伤我爷爷的人就是你对吧!”

    “小姑凉,你这好好说,首先这是比试,比试你懂吗?你爷爷在比试中输了就输了,这怪不到谁吧。再说了他走的时候根本就没受伤好吗?人好着呢,你就不去问问你爷爷是不是路上的时候又被别人打了,你别找错人了啊。”叶俊文说道。

    “胡说八道,我爷爷回来的时候是司机送的,我问过了,根本就没遇上别人。”陈梦立刻说道,“爷爷就是你们打伤的,只是回来之后才发作而已。”

    “那是你爷爷叫你来报仇的?”叶俊文问道,“我看不是吧,我都说了,你爷爷是在比试中受的伤,技不如人还敢来找我们麻烦,要脸不?我估计是你私下来找我们算账的吧,这可是丢你爷爷的脸啊……”

    “你……”这还真被叶俊文说对了,陈老现在正在闭关疗伤呢,啥都不知道,陈梦当然是私下来的。当然陈梦也不知道对方是不是在和爷爷的比试中打伤的爷爷,要是真的是这样的话,他们还真不好报仇,不过她也算是聪明,马上眼珠一转,说道“谁说我是来报仇的,我寄得可是挑战书,只是想和你们林家切磋一下而已,这有什么问题吗?”

    “这……”很明显谁都看出陈梦的意图了,但是你要这么说还确实说得过去。

    “我要是报仇,我就带着家里人来了,我现在就来了一个人,只是不知道地方,让穆姐姐帮我引路而已。”陈梦说道,“怎么了,你们林家不敢接这个挑战吗?”

    “原来是这样。”林音这边还没说话,旁边的刘晋文倒是插进来说道。是的这时候他的立场又变了,如果是别的家族要干涉他们sh市家族的内务的话,他当然是站到林家这边的,但是现在不是,对方并不打算入驻之类的,所以不算是外敌,那么对付林家自然又变成了第一要务了。

    “林家家主,我觉得陈小姐说的有点道理啊,她只是正面挑战而已,大家切磋一下,我觉得很正常啊。”刘晋文说道,“当然,你们林家现在这个情况,不敢接也没事,要不你代表林家给陈小姐低头认个输,说声我服了,陈小姐估计也会大人不记小人过,放你们这次。”

章节目录

花式作死的位面商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张扬的五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张扬的五月并收藏花式作死的位面商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