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去?”拉米瑞兹剑圣自然也不知道叶俊文说的回去是什么意思。

    “回教廷。”叶俊文说道。

    “回教廷?干嘛?”拉米瑞兹剑圣问道。

    “教廷比较危险,我回去抢救一下教廷的财务,省的之后教廷重建没钱。”叶俊文说道。

    “啥?你要去抢教廷的财产?”拉米瑞兹剑圣瞬间明白叶俊文要干什么了,这现在教廷乱成这个样子,很明显叶俊文这是要趁火打劫啊。你这胆子是不是也太大了一些,光明教廷的钱都敢抢?这要是被光明教廷的人知道了的话,你可直接就是教敌了啊。

    “这话怎么说呢,我这也是为教廷好啊,你看现在教廷这情况,估计教廷的财宝之后也有可能被埋了,我先保护起来,之后我还帮教廷修复宫殿……”

    “让教廷还记得你的好是吧。”拉米瑞兹剑圣扶额,“你可真的是绝了。”

    “所以这票干不干?”叶俊文问道。

    “我是个圣级好吗?你让我去做贼?”拉米瑞兹剑圣吼道。

    “这话怎么说的,我拿不是你拿,你不拿不就完了吗?”叶俊文摊摊手说道。

    “……”拉米瑞兹剑圣真的有点无语了。

    “你看你就送我到那边,其他事情你又不参与。”叶俊文说道,“你想想就算你不参与我也是要去的,就是稍微的慢了一些,如果我出事的话,你想想你儿子……”

    “停停停。”拉米瑞兹剑圣扶额,“我带你去,但是其他事情我不参与。”

    拉米瑞兹剑圣表示真的头痛,叶俊文怎么这么能作死呢,教廷的钱都敢抢,还有什么他不敢做的。不过想想也是,这家伙好像做的事情都是在作死的事情,之前对付瑞森院长,再之前对付自己,感觉能惹的人这家伙都会招惹,还真的是不要命。

    不管怎么样,拉米瑞兹剑圣还是行动了,直接带着叶俊文就飞了回去,当然和出来的时候一样,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那边还在对战的几条龙的身上,根本就没人注意到他们。

    “你知道教廷的藏宝室的位置?”落地之后,拉米瑞兹剑圣也是问道。

    “不知道啊,但是有人会带我们去啊。”叶俊文说道,说完也是四处的看了看,正好看到不远处一个穿着教士袍的人正在指挥其他的几个教士,看样子好像是在就人,毕竟这边这么混乱,不少的教士都被波及,现在被困在倒塌的废墟中出不了呢。

    “走。”叶俊文直接朝着对方这边过去了,因为看对方的教士袍,对方的等级应该还挺高的。

    “这位牧师。”叶俊文有点着急的跑过来对着这位教士说道,“你认识我吗?”

    “您是……”对方稍微的愣了下,然后马上说道,“对了,您是塞里纳元帅对吧。”

    “认识我就好。”叶俊文之前不是拜访的教会嘛,估计也有不少人是认识自己的,他也省的解释了,“索莱登教皇让我找你,教堂的财务库坍塌了,让你赶紧带着人过去抢救一下里面的东西。”

    “教皇大人的命令?”对方问道。

    “是的,索莱登教皇目前实在是没空,让我代为传达一下。”叶俊文说道。

    “我知道了。”这边的教士点点头,果然他也不知道具体是什么情况,不过叶俊文的身份他是知道的,从叶俊文之前的表现看,他和教廷应该也不是敌人的关系,并且和教皇的关系还算是不错的样子,对方还真的相信叶俊文是在帮教皇传达命令。而现在的情况,他当然也不可能去和教皇核实了,这情况乱成这样,哪里有时间去做这些啊。

    “来人,跟我走。”教士喊了旁边几个教廷骑士,然后直接出发了。

    “来,跟着他们就好。”叶俊文说道。

    “我……”旁边的拉米瑞兹剑圣有点说不出话。

    果然跟着这队人,叶俊文很快就来到了一幢建筑的门口,当然刚刚到门口的时候所有人都是一愣,因为这建筑并没有损坏啊。是的这藏宝库建筑也不知道是运气好还是怎么地,别的建筑或多或少的都有被波及,但是就它根本没啥事。

    那看到完好无损的建筑,之前的教士也是有点懵了啊,没坏教皇让他来干嘛来着?还在懵逼呢,突然一道红色的光芒闪过,教士就觉得自己胸口一疼,低头一看,发现自己的胸口居然开了一个洞,还在着火呢。

    “呃……这……敌袭!”周围的几个教廷骑士当然也马上拿起了武器,不过他们当然也就这点水平,还没搞明白到底是谁袭击的他们,很快就被几道光线射死了。

    “哇,这宝库。”叶俊文看了看,前方是一个博物馆一般大小的建筑,这说明里面的东西很多啊。看了看,不知道为什么门也没关,叶俊文直接走了进去。

    然而进去看了看,叶俊文发现这好像确实是个博物馆了,叶俊文发现里面确实是成列着不少的展览品,一些雕像,一些好像是谁穿过的衣服,一些奇怪的祭祀工具之类的东西,感觉上更像是陈列室,而不是放钱的地方。

    “找找。”叶俊文想了想,之前他和教士说的是财务库,所以钱应该也是放在这里的,应该还有一个房间,果然稍微的找了找,叶俊文发现这建筑的地下室应该就是放财务的地方,因为他们的面前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宝库门。

    “这应该真的是光明教廷的藏宝室,光明教廷历代的宝物估计都在这里了。”拉米瑞兹剑圣一边说着,一边走上去也是敲了敲宝库的大门,“你看,黑玄铁做的大门,这么大的一块,这大门本身都算是宝物了,这东西没钥匙可打不开。”

    “你也没辙?”叶俊文问道。

    “黑玄铁可是几乎没办法被破坏的最坚硬的金属了,就算是我,估计要打破这大门也要花上一天的时间。”拉米瑞兹剑圣说道。

    “你看看你,一看就是业务不到家。”叶俊文说道。

    “喂喂,你说的到底是什么业务啊,我都说了我不是贼了。”拉米瑞兹剑圣扶额,“所以你的意思是你有办法?”

    “你不信?”叶俊文问道。

    “我不信,你有什么办法打开这个大门来着?”拉米瑞兹剑圣说道。

    “直接砍开不就完了。”叶俊文摊摊手。

    “砍开?”拉米瑞兹剑圣笑了笑,“这东西可不是……”

    话都还没说完,他就看到叶俊文拿出一把剑,直接朝着大门插了过去,就听“噗”的一声,叶俊文非常轻松的就把整把剑都插进了大门里面。

    “什么?”拉米瑞兹剑圣一脸的懵逼,这怎么可能,黑玄铁的硬度可不是开玩笑的,叶俊文这到底是怎么办到的?他真的是看不懂了啊。

    “哈?”叶俊文继续用力往下一划,整把剑直接顺利的切到了最下方,自然是把大门切了一条缝出来。

    “等等,你用的是什么武器?”拉米瑞兹剑圣觉得叶俊文根本就没用什么斗气之类的,应该是这把剑的问题,但是这到底是什么剑?拉米瑞兹剑圣完全就没听说过还有这样的武器。

    “鬼知道,神剑吧。”叶俊文随口说道。

    “神剑?”拉米瑞兹剑圣继续一脸懵,“让我看看。”

    “别吧,我估计你拿不动。”叶俊文说道。

    “什么,我拿不动,你是不是在开玩笑?”拉米瑞兹剑圣倒还不爽了。

    “这……你确定要试试?”叶俊文问道。

    “拿来。”拉米瑞兹剑圣吼道。

    “行。”叶俊文没什么多说的,直接把手里的剑交给了对方,当然就和叶俊文想象的一样,放手的瞬间,这边的拉米瑞兹剑圣直接被手里的剑压得倒了下去,差点趴在叶俊文的面前了,还好他及时的放了手,然后勉强的稳住了身子。

    “这……什么?”拉米瑞兹剑圣一边说着一边去捡地上的剑,结果自然是一动都不动,拉米瑞兹剑圣用力试了试,还是完全拿不起来。

    “我……”拉米瑞兹剑圣突然身上青光一闪,好像是使用了斗气,但是即便如此,地上的剑还是动都没动,稍微的试了试,拉米瑞兹剑圣觉得这东西根本就是有古怪的东西,完全不是因为重量自己拿不起来的关系,可能是什么自己不知道的封印之类的。

    “这到底是什么武器?”拉米瑞兹剑圣好奇的问道。

    “都说了,我也不知道这东西到底叫什么武器,来历也不知道,不过你就当是神剑好了。”叶俊文说完直接捡起地上的剑,然后再次插进前面的门里,又左右上下的划了几下,切出了一个正方形的大洞,往前一脚,这边的大门开了。

    大门的后面是还是一条往下的走廊,看样子还蛮深的。叶俊文自然很快就走了进去,没过多久,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是第二道大门,当然叶俊文还是用老办法,继续打开了第二道门。

    “应该有好东西吧,放的这么好。”叶俊文说道。

    。

章节目录

花式作死的位面商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张扬的五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张扬的五月并收藏花式作死的位面商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