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tn的告诉你老子挂了?”叶俊文一脸不爽的看着下方的一帮将军,忍不住的说道,“就你们这么盼着我死是吧。”

    下面的将军一脸的懵逼啊,没人告诉他们,这是他们亲眼看到的啊。这不是之前你自己非要作死去决斗,然后被人砍了啊,这当时在场的将军和士兵都看的明明白白的,所以他们才会认为叶俊文死了啊,这不是还打出报仇雪恨的口号准备血洗了诺森多姆城嘛。谁能想到……

    “这个,元帅大人,恕我直言,您是怎么……”旁边的爱德朗忍不住的问道。

    “我tn本来就没死好吗?你们发现我的尸体了吗?”叶俊文问道。

    “没。”下方负责清点战场的将军回答道。是的这也是比较奇怪的地方,之前叶俊文被柏福特“砍死”了之后,这帮士兵当然是气疯了,于是一顿疯狂的屠杀,把柏福特带着的这帮人全部都血洗了,一个活口都没留下。他们从晚上一直杀到天亮,战斗才结束。

    然而战斗结束之后他们很快发现元帅的尸体找不到了,之前打仗比较乱,居然没人注意叶俊文的尸体去哪里了。这把爱德朗急坏了,叶俊文为国捐躯,然后尸体居然没有收敛,你们这是不是太过分了,于是赶紧下令找打叶俊文的尸体。

    此时周围已经乱成一团了,柏福特手下的尸体横七竖八的到处都是,叶俊文的尸体当然是找不到了,所有人都认为叶俊文的尸体在乱战中不知道被弄到哪里去了,赶紧到战场开始搜索,一边打扫一边搜索,然后直到他们把战场都收拾赶紧了,还是没发现叶俊文的尸体,这当然是找不到的。

    爱德朗也很生气,但是这还能怎么办?想了想,他只能先举行叶俊文的葬礼了,于是也是通知所有的士兵穿着白色衣装,准备给叶俊文送行什么的。之后就是叶俊文看到的情况了,他回来的时候也是刚刚准备开始葬礼的时候,结果没想到的是本人居然在本人的葬礼上出席了,这当然让所有人都惊呆了。

    之后当然这帮将军都吓坏了,这人还没死就给他举行葬礼,叶俊文能不生气嘛,所以现在就变成了跪了一地的情况。

    “所以没发现我的尸体就给我搞什么葬礼吗?”叶俊文说道,“你们胆子还真大……还不赶紧把这些白色的东西扯下来。”

    叶俊文一声令下,这边的将军士兵赶紧收拾身上的白色的东西,这些白色的布还挺难找的,很多都是他们拆了一些帐篷临时弄出来的,这下好了,把叶俊文弄生气了,他们还少了不少的帐篷。

    当然叶俊文自己是知道什么情况的,只不过他自己也解释不了,反正先发个脾气混过去再说。

    “糟了!”这时候旁边的爱德朗突然喊道,“我……我之前给主城写了信……”

    “我挂了的消息?”叶俊文问道。

    “这……是的……”爱德朗点点头,这事当然是要报告主城的,所以他就写信回去了,现在叶俊文没死,这不是糟糕了嘛,要出大事啊。

    “你tn还不赶紧去在写封信!”叶俊文吼道。

    此时主城那边,所有人的人也是一脸的懵逼的。是的他们遇到的情况更加的离奇。首先早上的时候,他们就看到了叶俊文,这不是叶俊文本来就是从皇宫的藏宝室里面走出来的嘛,他当然也不需要隐瞒什么行踪,大摇大摆的就出来了,这皇宫的守卫都是看到的,并且他们也向其他人报告了这件事。表示叶俊文不知道为什么出现在了皇宫,然后坐着龙又飞走了,不知道去了哪里。

    本来这帮大臣都很着急的想要问问叶俊文现在到底怎么办,这蜥蜴人的大军就要来了啊,他们很着急的想要知道叶俊文怎么应对,他们要不要跑路,所以也是让士兵看到叶俊文就第一时间汇报,但是等他们接到报告的时候,叶俊文已经飞走了,这就很难受了。

    然后更加难受的情况就出现了,这边叶俊文刚刚飞走不到十分钟的时间,前方传来紧急军情,说是大元帅塞里纳在战斗中阵亡。

    听到消息的所有人一脸懵逼,然后同时看向了之前叶俊文飞走的方向,这他么你十分钟前才看到叶俊文飞走,神tn你现在告诉我他阵亡了,有没有这么快啊。

    传令的士兵是觉得这帮人可能没有接受这个事实,赶紧再说了一遍,并且让他们赶紧把这个消息告诉皇帝陛下。

    “你说……元帅大人死了?”这边负责接待的士兵再次问道。

    “是的,这是爱德朗大人的亲笔信件。”士兵赶紧拿出信封说道。

    “来,抓起来。”这边的士兵想了想,然后立刻下令说道,“带上他,马上去见皇帝陛下。”

    “唉?抓我,为什么?”传令兵一脸懵逼,完全不知道什么情况,当然他也没反抗,直接就被逮捕了。

    事情很快的就传到了贝芙莉这边,贝芙莉当然也是一脸的懵逼的,这信她看了,爱德朗亲笔手书,暗号什么的也都对的上,但是问题是……叶俊文早上还在主城出现过啊,这不只是几个士兵,叶俊文可是骑着龙飞走的,城里好多人都看到了,骑龙的人除了叶俊文还有谁啊,这到底是闹什么东西啊。

    问了问下面的大臣,所有人都是一脸的懵逼,最后还是年纪比较大的宰相大人说出了自己的看法“陛下,根据老臣的看法,一般这种看不懂什么情况的事情,都是元帅大人的手笔,我觉得元帅大人应该是没什么事的,可能是在执行什么计划,我们不用这么担心。”

    宰相什么都没解释,反正就说是叶俊文做的,本来这种话当然是不可能有人相信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主角是叶俊文,好像这话可信度高的惊人。确实叶俊文之前那种根本看不懂什么情况的操作实在是太多了,想想好像还真的有这个可能性。

    果然就像是要验证宰相的话一样,还没等他们讨论完毕,这边火急火燎的又跑进来一个士兵“紧急军情!”

    士兵马上把军情给贝芙莉递了上去,贝芙莉一看,还是爱德朗的亲笔书信,表示叶俊文没啥事,之前是搞错了,出现了一点意外,然后就是一大堆的赔罪请罪的话什么的。贝芙莉扶额,虽然不知道具体的情况,但是果然还是这个节奏嘛。

    不过这封信除了说明了之前是个误会之外,还提了一件事,那就是对目前情况的处理。信上表示了叶俊文的态度,就是让主城这边不要惊慌,也不要放弃主城,就等着就好,叶俊文会处理蜥蜴人的问题的。

    话虽如此,但是叶俊文也没说具体怎么处理,是他们那边马上回退兵回来增援还是什么的办法,只是让他们不要撤而已。贝芙莉看了看,然后把书信传了下去,让大臣们传阅了一下。

    很快的所有人都皱起眉头,叶俊文死来死去的问题可能真的只是个误会,这个叶俊文还真的干得出来,他们现在关心的也不是这方面,而是主城的安危问题。

    蜥蜴人的部队估计几天内就要达到主城了,按照目前的情报来看,这次蜥蜴人可是大规模的进攻。之前说过蜥蜴人的部队可以说是全民皆兵的,几十万人口能弄出十几万的军队来,这次的规模估计不下十万,并且蜥蜴人的部队战斗力也很强,除了叶俊文之前发现的那个怕冷以及需要阳光的缺点几乎没有别的缺点了,光让他们来应对的话,根本没办法守住主城。

    然而叶俊文现在让他们死守,这要不要听叶俊文的呢,叶俊文也没说什么时候回军救援啊,之前派出去联系的人一直都没得到对方肯定的答案,会不会叶俊文就没想回军啊。所以现在应该听叶俊文的死守这边吗?

    大臣们纷纷讨论起来,说真的他们心里当然是想要跑的,虽然不情愿放弃这主城的资源,但是毕竟小命重要啊,没有命了怎么想别的。

    当然也有支持叶俊文的,之前皇宫里就有叶俊文的跪舔党,不管叶俊文说什么他们都直接跪舔,所以这次叶俊文让他们留下,他们也是表示全部留下,叶俊文肯定是有安排的。

    对于这点,贝芙莉也不知道怎么安排,说真的她还真不确定叶俊文会不会坑她,按照那家伙的脾气,直接把她卖了也不是不可能的。

    这场会议一直从中午开始持续到了晚上,还没讨论出一个解决的方案,两边各有不少人支持,然而就在他们还在拼命的讨论的时候,突然又有紧急军情传到了。

    一开始所有人都认为是东面的军情,毕竟叶俊文那边正在围攻赛古斯帝国的主城呢,难道说主城攻下了,这么快?这样一来叶俊文的部队就能回援了啊。然而并不是,这居然是南方传来的紧急军情,而传来的消息是,南部山脉,整个居然烧起来了。

章节目录

花式作死的位面商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张扬的五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张扬的五月并收藏花式作死的位面商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