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晨,这时候天色还是一片黑暗,柏福特带着自己的部队已经来到了南边的大炮营地中。由于周围的天色实在是有点黑,柏福特目前也看不太清楚营地里面的情况,只能接着月色稍微的看清楚一些大炮的黑影。

    营地里稍微有点火把,他们也看到火把的周围有一些站岗的士兵,人数好像并不是很多的样子,但是柏福特碍事有种不太好的预感,如果叶俊文这边直接派遣重兵把守的话,他反而稍微的安心一些,现在这个情况越看越像是有埋伏的感觉。

    不过现在就算知道有埋伏又能怎么办?趁着夜色赶紧弄了这些大炮,然后直接冲向主城和他们的部队汇合,只能这么办了。柏福特也没办法多想,看着时机差不多了,起身吼道“胜败在此一刻,跟我上!”

    振臂一呼,所有的赛古斯帝国的士兵全部起身,朝着大炮的营地就冲了过去。然而就在他们起身的瞬间,突然就听“咚咚咚”的几声响,一瞬间天上出现了几颗好像是小太阳一般的光点,把周围照的通亮。伴随着光芒的出现,周围一大堆的喊杀声出现,果然叶俊文这边也已经准备好了,周围到处都是埋伏。

    当然这样的情况,其实柏福特也是有预料了,无论怎么想叶俊文肯定是能预计到他们会来袭击他们的,这很正常,不过他们的目的也不是击败叶俊文的部队,只要毁了大炮营地,然后和城里的部队汇合就好,所以看到这个情况,柏福特也没太过的慌张,直接喊道“冲,毁了这些攻城武器,然后杀出重围!”

    “杀!“士兵们也是有些心理准备的,毕竟之前的情况柏福特也和他们说过了,敌人会伏击他们也在他们的预计中。这时候柏福特的部队士气还是非常的高的,毕竟是背水一战了,者都已经被逼到悬崖上了,还能怎么办,只能打了啊。

    然而他们没想到的是面对的阻击会这么大。是的负责招呼他们的自然是叶俊文的现代化部队了,之前在打赛古斯帝国的部队的时候,叶俊文使用的是伏击的战术,很多的事情其实没搞明白到底他们是怎么败的,部队被伏击,然后突然就败了,一团混乱,他们就直接被俘了,甚至有不少的士兵都没搞清楚对方使用的是什么武器。

    现在“哒哒哒哒”的机枪声响起的时候,他们才回忆起来自己好像之前在战场上听过这样的声音,只不过到现在他们才弄明白只是什么东西,不过等他们明白的时候,也是离死不远了。

    叶俊文这边已经早就探查到了敌人的动向,自然也是做好了准备,这边的临时机枪碉堡已经架设完毕,光靠这步兵想要冲击机枪碉堡根本是不可能的。而这帮俘虏士兵根本就不可能有骑兵队,你想他们本来就是送回国内当奴隶的,叶俊文还给他们配马吗?他们连武器都不够,全部都是步兵,面对机枪那基本上就是送死了。

    目前叶俊文这边也是弹药充足,根本就无所畏惧,几十挺机枪围着这些士兵一团扫射,一排排的人不断的往下倒,这效率实在是太吓人了,这下子总算是把这些士兵给吓到了。

    甚至都没靠近敌人的部队,这边的士兵就倒了一大半,看到这个情况,就算是在英勇的士兵都会胆寒啊。面对这赤果果的死亡威胁,这帮士兵终于是忍不住了,直接转头开始逃跑,完全不敢去冲击炮兵营地了。

    然而想跑当然也没那么容易,叶俊文都安排好了,这对方刚刚想要转头,周围的其他部队已经围上来了,四面八方的合围直接把这帮士兵全部都包围在了里面,很快就把他们所有的退路全部阻断了。

    此时赛古斯帝国的部队已经没有了之前的气势,所谓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第一波他们还是很有冲劲的,但是这时候已经不敢冲了,看到周围合拢的部队,他们慢慢地都被聚集到了一起,直接被包围在了中央。

    “真是的,运气好赢了一波真以为自己无敌了吗?”叶俊文这时候也到了部队的前方,在周围一大堆的自动步枪的保护下,对着中间的士兵们说道,“对面的指挥官,还活着吗?”

    前方赛古斯帝国的部队稍微的慌乱了一下,不过很快的一个人推开周围的士兵,走到了部队的前面,这个人就是柏福特了。叶俊文看了看对方,看上去三十来岁的样子,还是很年轻的一个将军,长的也是一表人才,确实算是人杰了,可惜两边的实力相差的太多了,对方虽然想要翻盘,也没这个机会。

    “阁下就是塞里纳元帅?”柏福特看着叶俊文说道。

    “还活着啊,运气不错。”叶俊文点点头,“就是你找我的麻烦?胆子还挺大,你说我现在怎么处理你?”

    “我……愿意一死。”这边的柏福特也知道今天是没什么办法了,目前这个情况他不可能逃脱,“还请大人饶过这些士兵。”

    “哈?怎么可能?饶过他们然后再给他们逃出来的机会让他们给我捣乱?”叶俊文说道,“我可是已经大发慈悲的饶过他们一次了,然而他们根本没有那种自觉,现在还要再让我饶他们,你以为我是傻子吗?”

    “这……”

    “是的,柏福特,本来这些士兵虽然被俘虏了,但是至少还能保住命,但是你的出现告诉我一件事,那就是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我好心的饶他们一命,得到的结果就是现在这样,所以我决定了,以后对赛古斯帝国的战争,我们不要俘虏,这帮人都应该死。”叶俊文说道,“柏福特,这倒是你在这次的战争中最大的贡献,为此感到骄傲吧。”

    “你!”柏福特整个人一震,身体晃动了一下差点栽倒,这是自己的责任?不过他很快就回过神来,怎么可能是自己的责任呢,你们这帮入侵者,侵略别人的家园,还要诬陷他的名声,这简直太过分了。

    “你这个卑鄙的侵略者!”柏福特愤怒的吼道,同时看向叶俊文的眼神也变了。

    本来叶俊文当然还是有话说的,这战争是谁挑起来的?是谁先入侵的?到底谁是侵略者?叶俊文能怼到对方没话说为止,不过看到手上的戒指,叶俊文这边突然就懒得废话了,目的已经达到了。

    “柏福特是吧,要想救这帮家伙也行,我倒是可以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叶俊文笑着说道,“站出来,和我一战,如果你获胜的话,我可以留他们一命,但是如果你输了,今晚所有人都会死在这里。”

    “嗯?”柏福特直接一愣,这什么情况,叶俊文要和他单挑?这是图个什么啊。柏福特当然是完全不能理解叶俊文到底是怎么想的,但是现在的情况他也没办法选择什么啊,这只能这么做了嘛。他不知道叶俊文的武力水平,不过他自己对自己的武技还是很有信心的。

    拔出武器,柏福特直接走了出来,用行动回答了叶俊文。叶俊文自然也是随手拔出了自己的佩剑,朝着柏福特这边走了过去。

    说真的周围的士兵也不太看得懂怎么回事,明明叶俊文直接下令就能解决这帮人了,为什么非要找柏福特单挑啊。虽然不太理解,但是他们当然也是管不到叶俊文的,可能叶俊文就是对柏福特特别的生气,才会想要亲手干掉他的。看到这个情况,士兵们也是很自觉的稍微退后一些,给叶俊文他们俩让出一个单挑的位置。

    “来。”叶俊文对着对面的柏福特一招手,柏福特这边也不客气,直接提剑就冲了上去。对于对方的动作,叶俊文看的还是非常的清楚的,毕竟现在叶俊文的眼力,就算是剑圣的动作他也能看清楚,而柏福特明显是没有圣级的水平的,估计也就是卡兰这个样子差不多的感觉。

    “叮”的一声,叶俊文直接挡住了对方的第一剑,说真的对方的力气还是很大的,一剑下来让叶俊文的动作稍微的有些变化,不过靠着叶俊文的腕力也不是挡不住。当然叶俊文挡这一剑也是给对方一个提醒,那就是自己也是很有水平的,一般的招数可拿不下自己。

    是的叶俊文比较担心的是对方觉得自己没什么水平,但是万一砍死自己的话,这周围一帮士兵估计是要直接把他们都杀了泄愤了。这第一剑就是提醒对方全力以赴,果然看到这个情况,这边的柏福特马上一个转身,对着叶俊文的头就来了第二剑。

    “噗”的一声,这一剑直接命中了叶俊文的肩,是的叶俊文根本就没挡,直接用头去接的,然而没想到的是柏福特这边在最后居然改变了一下剑路,砍在了叶俊文的肩膀上,不过这一击,却没有直接把叶俊文砍成两段。

章节目录

花式作死的位面商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张扬的五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张扬的五月并收藏花式作死的位面商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