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什么意思?”拉米瑞兹剑圣的脸色稍微的变化了一下,变得有点不自然起来。

    “丹妮凡维科。”叶俊文一下子就说出了一个让拉米瑞兹剑圣更加紧张的名字,“蒙特利元帅的生母,提到这个名字的话,你应该已经知道我要说什么了吧。”

    “这和我有什么关系?”拉米瑞兹剑圣明显的有点动摇,但是还是立刻说道。

    “这可真的是一个很长的故事了,几十年前你为了追寻圣道,抛弃了你的家族,抛弃了你的家庭,还有你的妻子,这个妻子呢,之后也是改嫁成为了凡维科夫人。多年以后你称为了圣级回到了城里,超凡入圣的你这时候不知道为什么又开始寻找你的发妻,当然很快的你就得知了她去世的消息,不过你这时候注意到了她的儿子,稍微的打听了一下,你觉得这个蒙特利好像是你自己的儿子,并不是凡维科家族的子嗣,我说的对吗?”叶俊文笑着说道。

    “蒙特利是我的儿子?”拉米瑞兹剑圣看了看叶俊文,“抱歉,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如果他是我的儿子的话,为什么我要隐瞒这件事,就凭我现在的身份的话,有什么不能直接承认的。”

    “你为什么不认蒙特利的事情我是不知道了,有可能是为了保护他,也有可能只是因为你也不确定这件事到底是不是真的。”叶俊文说道,“毕竟虽然蒙特利确实在时间上能对上,然而你没办法分辨这个消息是不是准确。”

    “够了!”这边的拉米瑞兹剑圣愤怒的说道,“如果你只是想说这些的话……”

    “不不不,我想说的当然不止是这些。”叶俊文笑着说道,“其实蒙特利是不是你的孩子的事情,就在赛古斯帝国的内部已经有很多的流传了,你应该也不知道这件事对吧,毕竟没人敢说你这位圣级大佬的坏话,虽然大家都在猜测,但是没人敢在你的面前说这件事,然而我稍微的调查了一下,这件事有趣部分并不是这部分。”

    叶俊文稍微的顿了顿,然后继续说道“你知道蒙特利的事情,应该是因为丹妮凡维科给你留下的信件,信件中应该告诉了你这件事实,当然原件被你看过之后就不见了,所以信件中的内容我只能猜测,不过有件事我不用猜测,那就是蒙特利确实不是你的孩子。”

    “你,什么意思?”拉米瑞兹剑圣瞄了叶俊文一眼说道。

    “很明显这个爱情故事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美好,你以为虽然你抛弃了丹妮凡维科,对方几十年来还是一如既往的爱着你,想着你什么的,到了最后还把你和她的孩子托付给了你,所以你一直都在明里暗里的照顾蒙特利。然而很遗憾,事情和你想的不一样,据我所知,丹妮凡维科可是一直都憎恨着抛弃了她的你,其实我觉得这点你已经有所察觉了,要不然的话怎么会一直都在怀疑蒙特利的身份呢?”

    “你说什么?”这边的拉米瑞兹剑圣吼道。

    “你走后才多久的时间,她就已经嫁给了别人,说起来是家族所迫,实际的情况……我找到了知情人询问过,当时她已经怀孕了,未婚先孕,形势所迫而已。不过和你知道的不一样,当时婚礼可是拖了很长的时间,凡维科家族的人也不是笨蛋,你觉得他们真的可能给别人带孩子吗?要知道当时你还不是个圣级,只是个高手而已,谁知道你会不会成长为圣级,对当时的凡维科家族来说,你还不至于是那种可以帮你养孩子的投资对象。”

    “也就是说……蒙特利并不是我和丹妮的孩子?”拉米瑞兹剑圣问道。

    “是的,他是丹妮和肖朗凡维科的孩子。”叶俊文说道,“和你完全没有任何的关系,不过丹妮凡维科说他是你的孩子估计也是为了报复你,让你接个锅罢了。青年的时候她被你抛弃,现在让你照顾一下她和别人的孩子算是复仇,她很恨你呢。”

    拉米瑞兹剑圣没有说话,只是看着叶俊文,稍微的过了一会儿,好像是接受了这个事实。确实这不是非常容易接受的事情,不过他也不是没有任何的心理准备,说真的他隐隐约约的感觉到了丹妮给他留下的信件中的一些言语中的恶意,并不是他们热恋的时候的那种感觉,虽然不想承认,但是拉米瑞兹剑圣觉得叶俊文并不是无的放矢。

    “所以,你让我来这里就是为了告诉我这些。”拉米瑞兹剑圣说道,“调查这些事情就是让我不要再帮助蒙特利?”

    “不不不,事情到这里就结束的话,一点都不精彩。”叶俊文笑了笑说道,“估计是出于对丹妮的愧疚,这件事你估计是根本没好好的调查,不然的话怎么可能出现这么多的漏洞你还没发现。事实的情况是,你和丹妮确实是有一个孩子的,只不过那个孩子并不是蒙特利,当然也没有进入凡维科家族。”

    “什么?”拉米瑞兹剑圣整个人都震了一下。

    “可能是为了报复,也有可能是不忍心,总之丹妮和你的孩子最后还是诞生了。由于早产而且没有得到及时的治疗,这个孩子天生残疾,之后很快的就被他的生母丹妮抛弃,不过之后又因为种种原因,可能是丹妮这边良心发现,最后还是帮助了这个被抛弃的孩子,私底下提供给他一些资源让他能够活下来,当然相对于他同母异父的弟弟来说,他可是活得相当的悲惨的。这估计也算是丹妮对你一种报复吧。”叶俊文说道。

    “这不可能,你……”

    “我当然不是胡说八道了。”叶俊文说道,“事实上我们找到了丹妮凡维科要交给你的第二封信件,这封信一直托她信任的忠仆保管着,这位忠仆呢,你也见过,毕竟第一封信就是他交给你的嘛,至于这第二封信,本来是在你临死前交给你的,只不过现在提前了一些而已。”

    “什么?”拉米瑞兹剑圣稍微顿了一下,好像是有点相信了的感觉,“信……在哪里?交给我。”

    “信在什么地方好像不是重点吧。”叶俊文说道,“你现在不问问你的宝贝儿子,真儿子现在在哪里吗?”

    “嗯?”拉米瑞兹剑圣转头看着叶俊文,有点不好的感觉。

    “是的你没猜错,你的宝贝儿子已经被我们找到了。”叶俊文继续说道,“哇,你真的不知道你儿子这几十年来活的有多惨啊,本身就是个残废,还无父无母的,平时就是满街的要饭为生,当然也不可能有什么妻子之类的,活了快五十岁了,和只蟑螂差不多啊……他好像完全不知道自己有个剑圣父亲,还有个元帅级别的弟弟的事情,惨,真的惨……这估计就是丹妮对你的报复吧,按照当时丹妮的情况,稍微的给予一些帮助的话,你的这位儿子也不至于过的这么悲惨……”

    “你住嘴!”拉米瑞兹剑圣吼道,“他人呢?”

    “你觉得我花这么大的力气调查你的过往,就是为了帮你找儿子?”叶俊文笑着问道。

    “你想要什么?”拉米瑞兹剑圣吼道,这时候拉米瑞兹剑圣已经有点混乱了,事实上来自爱人的恨意之类的都不重要,问题是他自己的愧疚。现在拉米瑞兹剑圣的情绪稍微有点崩溃,失去了之前的从容。

    “我想要什么……鬼知道。”叶俊文笑了笑说道,“看你现在还没摆正你的态度,你回去吧,回去好好想想,至于我呢,也去照顾照顾你那残废儿子……”

    “你敢动他一根毫毛,我让你死无葬身之地!”这边的拉米瑞兹剑圣一声怒吼,瞬间,叶俊文手上的戒指也亮了起来。

    “哦?”叶俊文心里一喜,让对方记恨自己的目的打到了。是的这也是非常难的一步,毕竟要激怒对方很容易,但是要让对方记恨自己这还是很困难的,按照一般的方法想要让一个圣级恨你这确实很难,果然还是做点反派应该做的事情比较容易得罪人。

    “其实,我的要求很简单。”叶俊文说道,“想要让你的儿子安全,以后你就为我办事……”

    “你觉得这可能吗?”拉米瑞兹剑圣冷笑着说道。

    “哦……你又不管你儿子了吗?”叶俊文笑着问道。还没等拉米瑞兹剑圣回答,叶俊文突然又说道,“那这样,这样强行逼迫也不是太好的办法,这样,我给你一个机会。现在这里救我们两人,你和我打一场,如果你赢了,我已经命令我的手下会把你儿子交给你。当然如果你输了,以后你就要发誓对我效忠,你觉得如何?”

    “什么?”拉米瑞兹剑圣说真的有点懵,没想到叶俊文居然提出这种方案,说真的现在的情况有这个必要吗?虽然觉得有点奇怪,但是毕竟有希望,拉米瑞兹剑圣没多想,直接点头,“好!”

    。

章节目录

花式作死的位面商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张扬的五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张扬的五月并收藏花式作死的位面商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