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俊文的命令自然是让斯雷特一脸懵逼的,每家留一个活口?啥意思?啥目的?完全搞不懂啊,这最简单的斩草除根的道理不明白吗?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不过斯雷特也没多问,反正叶俊文怎么想的和他没什么关系,这事也不是很麻烦。

    接下了命令,斯雷特也是带着人去办事了,现场留下了这帮劫狱的人,当然他们都已经被弄成半死了,也没什么反击的能力了。

    叶俊文看了看旁边还在昏迷的山田国义和张连,暂时也先没管他们,而是看向了旁边的几个劫狱者,之前斯雷特也说了,最前面这人就是他们的头领,只不过目前他还没问是哪边的人,叶俊文只是说把人带回来而已,没说要拷问。

    “想活命吗?”叶俊文看着这头领,问道。

    “废话少说,要杀便杀。”这边的头领直接回答道。

    “你们几人呢,我其实也并不是想要你们的命。”叶俊文说道。

    “你想知道是谁派我们做的吗?不可能。”这边的头领直接说道。

    “不,这点我也不想知道。”叶俊文说道,“我知道很多的人想要对付我,你们只是动了手的,还有一些是没动手的,而我对他们不管是动手还是没动手的,都是一视同仁的,所以谁派你们来的,根本无所谓。”

    “什么?”头领稍微有点震惊。

    “我想知道的是,我手下的人是谁背叛我。”叶俊文说道,“你们能进入监狱劫人,绝对是有人给你们提供了情报,监狱的人大部分都是我手下的人,说明有人背叛了我,这是我不能忍的,把这些背叛者的名字告诉我,你们就可以走了。”

    “可以走?”这边的头领再次震惊了,这还能活着放他们走?

    “要杀你们的话,我一挥手你们就人头落地,没什么必要耍你们玩。”叶俊文说道,“你们能不能活着,就看天意好了,反正只要你告诉我我想要知道的,我现在就放你们走。”

    这边的头领稍微的考虑了一下,看了看自己背后的几个弟兄,虽然他们没开口,但是眼神中都带着恐惧和求生欲,看到这些,头领这边也是点了点头。叶俊文会不会出尔反尔的他不知道,但是目前也没什么别的路可以选择了。至于那几个给他们提供消息的线人,那只能说对不起了。

    于是头领这边也是很快的提供了几个名单,叶俊文看了看旁边的卫兵,把名单交给了对方,这意思很明显。卫兵点点头,然后很快就去找人了。

    “行吧,你们走吧。”叶俊文挥挥手说道。

    “真的,放我们走?”这边的头领有些惊讶的问道,这确实是太容易了一些吧。

    “我说了,放你们走,不过能不能活着,就看你们的命了。”叶俊文说道,“今天晚上会有大事发生,被卷进来的话,只能说你们的命不好。”

    虽然不知道叶俊文说的具体是什么意思,反正现在能走当然是先跑再说啊。于是这几人也是很快的相互的搀扶,快速的离开了这地方。

    “把这两人叫起来。”等到这些人离开以后,叶俊文也是指了指地上的山田国义和张连说道。旁边的士兵也是立刻上去,对着两人一阵拍,很快的就把两人叫醒了。

    首先醒过来的人是山田国义,一开始他还有点迷茫,不过很快看到叶俊文他就知道怎么回事了,虽然之前的情况他不太明白,但是事情到现在,他也差不多懂了。于是他也是赶紧说道:“大……大爷,这真的不关我事啊,我根本就不认识这帮人啊,他们强行把我抓走的啊,我没想跑啊。”

    “我知道啊,所以你紧张啥?”叶俊文笑了笑说道。

    山田国义稍微的松了口气,然后又说道:“大爷,您放我出来吧,我是真心想帮你做事的,真的,你看我又不懂这边的语言,想跑也没办法跑啊,要不你找人盯着我?”

    叶俊文看着他的情况还真的有点被他说动了,不过就在他要回答的时候,旁边的张连也醒过来了,直接对着叶俊文吼道:“艹尼玛,快tn放了我,信不信老子弄死你!”

    “真有意思啊。”叶俊文说道,“对你客气点你还真以为我不敢弄死你吗?”

    叶俊文一边说着,一边直接给旁边的士兵一个眼色。是的张连的车票已经用过了,所以叶俊文不用留着他什么,本来觉得对方还有点别的用先关着看看,结果这货真的是把自己当回事了,那叶俊文能和他客气吗。

    卫兵虽然听不懂叶俊文和这两人的对话,但是意思还是明白的,直接拔出剑就朝着张连走了过去。看到这个情况,张连是真的有点慌了:“你……你有本事让我学会魔法斗气……”

    叶俊文真的是被气笑了,也没回他话。而看到旁边的士兵真的提着刀走过来了,张连这次是真的吓尿了:“别,别杀我,杀人是犯法的!我……我死了的话……”

    话都没说完,旁边的卫兵直接就是一刀刺进了张连的心口,虽然不知道这家伙说的是什么,但是叶俊文没叫他停,他当然也不会停手。这一刀直接刺中了要害,这边的张连连死前还带着意思不敢相信,好像真认为自己是什么重要的人物,叶俊文不敢杀他一般。

    而旁边的山田国义也慌得差点就尿了,叶俊文果然是个狼灭啊,还好自己求饶的早,这货虽然说的什么大部分他听不懂,但是艹尼玛还是能听懂的,这是肯定是自己找死嘛。

    叶俊文直接挥挥手,让卫兵把张连的尸体抬出去了,继续对着山田国义说道:“之前说了,暂时没有什么要你做的事情,你先回监狱吧,以后有事再找你。”

    “好,知道了。”山田国义这时候当然也不敢说个不字了,赶紧点头道。

    这边的事情处理完,很快的时间就到了晚上。今天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夜,刚刚入夜,所有人都感觉到了一丝不寻常的意味,空气中好像都弥漫着紧张的味道。巡夜的士兵也是早早的敲起了戒严的钟声,让平民们都待在家里别出门。

    城卫队这边已经提前收到了消息,不管今天晚上听到什么情况都别管。之前说过,主城的城卫队本来也是军队里的人,他们当然都是听叶俊文的命令的,虽然不知道这命令意味着什么,但是他们当然都是听令的。

    而另一边,暗杀的行动已经展开了。说是暗杀,其实这些暗杀部队根本都不用隐藏什么,直接大摇大摆的冲进大臣的家里都没人管。斯雷特这边一共派出了七支部队,七名队长按照他的吩咐,一家一家的走,走到门口直接甩个硬币,正面就直接冲进去,反面就换一家。

    比如说财政部副官密度萨斯家,他们非常不幸的被扔到了正面。这时候全家人都已经被一群黑衣人集中到了庄园的大厅里,而他们家的守卫已经全部死在地上了。主城内的大臣家里基本上是没什么私兵的,也就是稍微养几个门客什么的,一般情况下他们也不是起保卫作用,都是交给城卫队负责了,然而今天不管他们怎么报警,城卫队都根本没要出现的意思,这一刻他们是意识到自己完蛋了。

    “我知道是谁派你们来的,是元帅大人是吗?”虽然心里慌得要死,但是密度萨斯还是装着镇定的说道,“我要见元帅大人!”

    “抱歉,把你们叫来这里不是和你们谈什么条件的。”这边的暗杀队长直接说道,“你们今天都要死在这里,不过上面的人吩咐,能留下一个活口,给你们十秒钟时间告诉我谁留下,我没空和你们扯皮,不选的话,我就随便点了。”

    “什么?”这边的密度萨斯直接一愣。

    “十……九……”这边的队长也没管他,自顾自的开始倒数了。

    “等……等等。”密度萨斯赶紧说道,然而看到对方完全不理自己,他想了想,脱口而出的问道:“我能选自己吗?”

    “你自己?”队长稍微一愣,然后想了想,“好像……上面也没说不行啊,那就……”

    “噗嗤。”队长的话还没说完,突然密度萨斯的胸口出现了一截剑身,所有人都是一愣,密度萨斯也是惊讶的转头,因为这剑可不是前面的队长捅的,而是自己身后的人捅的,而他身后的人可都是自己的家人啊。

    费力的转过头,密度萨斯更加惊讶的发现,出手捅他的人居然是自己的儿子凯文特,这冲击让他一下子都说不出话来了。

    “死吧,老东西。”这边的凯文特这时候当然也是一张狰狞的脸,一边说着,一边拔出了剑,血花四溅,这边的密度萨斯直接倒了下去,死不瞑目的顶着他的儿子。

    “这位大人,这老东西死了,我现在就是家主了,谁能活现在我应该是我决定了吧。”凯文斯看都没看地上的父亲一眼,直接对着队长说道。

章节目录

花式作死的位面商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张扬的五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张扬的五月并收藏花式作死的位面商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