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初叶俊文也没反应过来,但是突然他就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虽然是天牢,但是说真的里面关着的人已经不多了,之前里面关着的都是前朝的犯人,而塞莱托公爵攻入主城之后,把里面的犯罪者基本上都放完了,然后他就把大臣都扔到了监狱里。

    之后叶俊文扶植贝芙莉上台,内政一片混乱,所以他们又把关起来的大臣基本上都放出来了,那天牢里面还剩下的犯人真的是不多了。那有人突然劫狱是为了什么呢?叶俊文突然就想到了自己从地球上带来的两个人,也就是山田国义和张连了,这两人关在监狱的特殊监区,叶俊文觉得如果劫狱的人真的有什么目的的话,可能真的和这两人有些关系。

    果然他问了问士兵特殊监区的情况,得到的答案是肯定的,这两人都被人劫走了,对方虽然打开了整个监狱的大门,但是其他的那些犯人他们只是放走他们,目的应该是让他们引发混乱,只有特殊监区的两人是被人直接带走了的,所以劫狱的人的目的,很明显就是这两人。

    既然带走的是这两人,对方的目的绝对是对付叶俊文了。这两人全是地球上来的人,在这边根本就不可能有什么人脉,不会有人会特意的来救他们,唯一的可能性,叶俊文觉得就是这几天自己比较频繁的出入这个特殊的监区,可能是引起别人的注意了。

    想想也是,如果说有人要对付自己的话,肯定会监视自己的行动,而发现他设置了一个特殊的监区,关着两个人,然后是不是的去找他们,还不让别人接近,是他他也会好奇叶俊文到底关着的是什么人吗。可能对方觉得这两人对叶俊文来说是比较重要的人,所以才会动用力量把他们掳走。

    那这件事,叶俊文就很烦了,本来这几天没什么事的,这有人非作死,给自己找点事情做做。山田国义和张连两人,说真的对叶俊文来说威胁不是很大,虽然他们来自地球,但是却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他们也没有掌握通往地球的传送门或者传送方式,唯一可以给叶俊文造成麻烦的,就是他们的知识了。不过两人目前还不会说异界的语言,想要说出自己知道的事情都不可能。

    但是语言毕竟是可以学的,所以要是真的丢了太久的时间的话,还是有可能教会他们说通用语,然后再问出一些事情的。虽然叶俊文觉得他们知道的信息也没什么重要的,但是还是挺膈应的。想了想,叶俊文觉得这件事还是需要处理下的,不说别的,这莫名其妙的在天牢里面劫他的犯人,已经是非常不给他面子了,这场子也要找回来啊。

    毕竟是天牢,守备还是非常的严密的,叶俊文想了想,想要从里面劫人,不仅仅这个劫狱的小队要很精锐,还必须要有人给他们做内应,不然的话不可能这么顺利的把人劫走的。按照卫兵的报告,劫狱者从出现到带着人离开,一共就花了十分钟的时间,以至于城里的城卫队都还没来得及赶到,他们就已经撤退了。这样的效率,没有监狱的图纸和守备安排,是不可能达成的。

    内应应该是个突破口,不过叶俊文这次没打算自己去找,这要是放到以前的话,什么事都要自己来做,手下的人虽然打仗还挺厉害的,但是这方面没什么人才。但是现在不一样了啊,叶俊文已经有这方面的人才了,于是叶俊文也是直接拿出蓝色的小石头,直接联系了斯雷特,让他赶紧过来。

    没等一会儿,叶俊文就见到了斯雷特,还没等叶俊文开口,对方已经都知道叶俊文找他是干什么了。

    “皇宫的天牢被劫了,你找我是因为这件事对吧。”斯雷特说道。

    “果然是搞情报的,我还没说你就知道这件事了。”叶俊文点点头表示确实如此。

    “这主城里面发生的事情,基本上我们都能在第一时间知道。”斯雷特说道,“这件事是主城内部的人做的。”

    “果然吗。”叶俊文点点头,和他想的一样,这件事确实只有内部的人干得出来,之前说了,劫狱者的效率确实太高了,没有内部的人帮忙不可能。而要在监狱内部安插人手,自然是需要在主城有地位的人才能办到了,所以内部人员做的可能性很大。

    “具体是谁知道吗?”叶俊文问道。

    “你知道目前宫廷内的情况吗?”斯雷特倒是说起了另外的事情,“新皇刚刚登基,目前宫廷内派系的变化还是挺大的,和之前的情况不太相同,目前的大臣分为四个派别:其一是旧臣,也就是前朝的那些大臣;其二是新皇党,也就是支持新女皇殿下的党派;第三是元帅党,你懂的,就是你的人;最后是中立党,也就是没什么明确偏向的党派。”

    “果然还是要搞党争吗?”叶俊文说道,“是哪一派的人干的?”

    “这些派系里面,有一点很特殊,旧臣党、新皇党,甚至大部分的中立派其实都在一点上面非常的认同,那就是反对你当政的这点上。”斯雷特继续说道,“这三派都认为你的权利过大,甚至超过了皇权,这样下去于国不利,这些人或多或少的都在讨论怎么削弱你的权力的事情,当然这些事情都不是公开讨论的,目前只在私底下进行着。”

    “呵呵……所以说现在国家各种战争刚刚结束,就有人忍不住的跳出来开始搞内部清洗了吗?”叶俊文笑着说道,“三个派别同时反对,也就是说其实大部分的大臣都同意搞我对吧。”

    “是的,大部分。”斯雷特说道,“所以这次的行动,到底是谁策划的,还真不太好说,目前我还没接到准确的报告,不过没跑的话,应该就是这三派人中的一些人了,可能是一个,也可能是全部。”

    “你也知道他们劫走的两个人的情报对吧。”叶俊文问道。

    “是的,那两个人应该是对你来说比较特殊的人吧,最近你经常去那里,任谁都会注意的。”斯雷特说道。

    “所以你也想过把他们劫走?”叶俊文问道。

    “想到是想过,但是我觉得他们应该还是没那么的重要。”斯雷特说道,“我们可是知道你在主城的藏宝室里面还有条龙在看守的,要是这两人这么重要的话,你估计会把他们放到主城的藏宝室里面看管起来了,毕竟那边安全多了。既然放在天牢,我估计他们虽然有点用,但是也就那样了。”

    “聪明的推断。”叶俊文点点头,“不过这两人说真的对我来说还是有些用处的,找不回来的话还是比较麻烦的,说吧,你要多少时间确定这件事的主使人。”

    “今天之内。”斯雷特说道,“晚上之前,我应该能找到你要找的两人,当然前提是两人没出城的情况下,不过刚刚发生劫案之后,主城就已经戒严了,我估计人还没送出去呢。估计是在什么人的私人住宅里面关着,应该还是挺隐秘的地方,找到他们需要点时间。”

    “嗯……”叶俊文微微点头,“不过除了找到人之外,这些个找我麻烦的人也需要稍微的警告一下,不然还真的以为我对他们很客气来着……你手下有暗杀部队的对吧。”

    “这……必然是有的。”斯雷特说道,这还能没有吗?之前不是还袭击过您老人家吗,当然他也没敢再提这茬。

    “那行,这三个找我麻烦的党派的人,名单都有吧。”叶俊文说道。

    “当然,基本上齐全。”

    “那就名单上面的人,给我之间干掉一半。”叶俊文说道,“全家都给我弄死,处理的尽量血腥点。”

    “呃……”斯雷特稍微一愣,叶俊文这也太……明目张胆了吧,你说这三个反对他的派别的人突然就死了这么多人,唯独支持他的这派没死,这不是就直接告诉别人是他做的吗?这家伙还直接说的血腥点,还真的是掩饰都不掩饰的告诉这帮人是谁干的这事。

    “那……具体是哪一半人?”斯雷特问道。

    “抽奖。”叶俊文说道,“找个硬币,你扔,扔到正面留下,扔到反面死全家,是不是想想都刺激?”

    “这……明白了。”斯雷特这边突然觉得背后有点冷,这家伙还真的是危险,抽奖杀全家还真是没听说过,不过想想这货对敌人的态度,确实好像一直都是这么冰冷的,这种威慑力也是让他不太敢再想和他作对。

    “都明白了?”叶俊文问道,“那就去干活吧,对了别忘记你说的,晚上之前把两人给我带回来。”

    “明白了,大人。”斯雷特点点头,然后很快的离开了。

    “果然这帮人还是挺有用的嘛。”叶俊文也比较满意,更加想要收服这帮无形者的人了。

章节目录

花式作死的位面商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张扬的五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张扬的五月并收藏花式作死的位面商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