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离我远一点!”看到秦景昌走过来,这边沈苏雯的反应还是很大的,声音中饱含愤怒,然而又有点畏惧。一边说着,一边她自己也是先往后退了几步。

    “苏雯,别说的这么绝情嘛,你现在都自己送上门了,是不是表现的稍微的积极一些。”这边的秦景昌笑着说道,“实话告诉你,你爸就是我让人送进去的,只要你从了我,我随时可以让他出来,说真的我等了这么久已经有些等不及了,你要是再不来这里求我,追债的人可能就要上门把你卖去做了,到时候你再求我,那也没用了。”

    “不过你放心。”秦景昌顿了顿继续说道,“就算你被卖了,我也是第一个点你的人,你是跑不掉的。”

    “无耻!”这边的沈苏雯气得发抖,指着秦景昌半天说不出话来。

    “现在说这个还有什么用,你不都已经来了嘛,乖乖和少爷进去吧。”秦景昌根本不在意沈苏雯骂人的话,微笑着说道。

    “你做梦,我死也不会让你得逞的。”沈苏雯直接吼道。

    “想死?哪这么容易,你难道以为你爸进了监狱我就拿他没什么办法了吗?还有你妈妈,我记得还在医院是吧……”秦景昌继续说道。

    “你……”沈苏雯真的是想当场捅死这货,但是又拿对方没什么办法,一时也不知道怎么办了。

    “原来如此,这就是标准级别的反派吗?”在旁边一段时间没说话的叶俊文突然插嘴道,“你这业务确实是比我娴熟多了啊,我本来是想要学习借鉴一下的,毕竟你这拉仇恨的功夫也挺不错的,但是想了想这一脸jg虫上脑的感觉总觉得会降低我的逼格……我虽然也是反派,但是也是个可爱又迷人的反派角色……”

    “你是谁?”秦景昌这时候貌似才注意到还有别人在场,直接问道。

    “武藏……呸,你什么时候问我不好非要在我念台词的时候,习惯性的就顺着往下说了啊。”叶俊文扶额,然后指了指自己说道,“我,叶俊文,打钱。”

    “哈?”秦景昌一脸懵逼,实在是不知道叶俊文到底是谁,看了看旁边的几个门卫,因为他们站在叶俊文的身边,可能知道叶俊文是谁来着。但是看到秦景昌的眼神,两位门卫也是摇摇头,他们也不知道这家伙是谁啊。

    “你到底谁啊?”秦景昌开始有点不爽了。

    “你刚刚去我公司捣乱,我是来找你算账的。”叶俊文简单的说道,“不是已经通知你家里做好准备了吗?怎么你还没收到消息?”

    “啥?你是哪个什么德什么宠物公司的老板?”这边的秦景昌说道,“你来找我算账?”

    “然后你要接着哈哈大笑,好像是听到了史上最好笑的笑话一般是吧。”还没等秦景昌这边开始行动,叶俊文就直接把对方下一步想要做的事情给说完了,“你还真的是超级脸谱化的反派人物啊,说真的演绎这么没特点的人,你心里就没觉得丢脸吗?”

    “你tnd找死吗?”秦景昌还真的生气了,“信我不信我弄死你!”

    “你看看,你说的每句话都是标准龙套反派的台词,就没有一句在规格外的。”叶俊文说道,“说真的人活得这么没特点也是蛮辛苦的,你到底是怎么做到这么标准的?”

    “我……”秦景昌真的是气到了,直接指着叶俊文说道:“给我打,打死我负责!”

    “你看看,这句也是。”叶俊文继续说道。

    旁边两个门卫可不管叶俊文说什么,直接撸起袖子就朝着叶俊文这边围了过来。看到这个情况,旁边的沈苏雯赶紧喊道:“住手!我报警了!”

    “别啊!”叶俊文赶紧说道,“你这么说的话,对方又要念标准台词了。”

    “哈?”沈苏雯真的是有点懵逼啊,打个这都什么时候了,两个壮汉朝你走过去要打你了,你这还在开什么玩笑啊。

    “你听着,他一会儿就要说‘你报警啊,你以为报警就有用了,我秦景昌就是王法’。”叶俊文说完也是做了一个“请开始你的表演”的动作。

    旁边的秦景昌怒气继续暴涨,不仅是因为叶俊文这嚣张的态度,更加是因为叶俊文还真的把他要说的话说了个七七八八的,这不是就证明他是个龙套反派了吗,还有比这更加生气的事情吗?

    “给我弄死他!”秦景昌再次吼道。

    弄死是夸张了一点,两个门卫也没这么傻真的杀人之类的,但是教训叶俊文一顿是肯定的,只要不出人命,秦家这边肯定是能保住他们的。听到秦景昌的话,这两人也不再犹豫,其中一人直接一拳朝着叶俊文这边打了过来。

    “不要!住手!”旁边的沈苏雯赶紧喊道。

    “喂喂,为什么你也这么配合啊。”叶俊文忍不住说道,“就是你这么配合的和他搭戏他才演的这么认真的好吗?这家伙现在变成这样,你也要负一半的责任。”

    “哈?”沈苏雯一脸懵逼,不过还没等她反应过来怎么回事,那边的门卫已经一拳打在叶俊文的身上了。本来对方瞄准的是叶俊文的头,然而叶俊文和沈苏雯说了一下话,刚刚一个转身,结果对方就打在了叶俊文的背上。

    就听到“砰”的一声响,叶俊文动都没动,而这边攻击叶俊文的门卫直接整个人朝着后面飞了出去。是的这就是叶俊文体内的真气的反震,其实如果是别的这个级别的高手的话,他们都能控制自己体内的真气,反震之类的都能控制。而叶俊文特别的例外,他是个完全不知道怎么控制真气的人,所以他的真气就是完全自动防御机制,被动技能。对方这一拳对叶俊文来说自然就是挠痒痒,而他这震一下,直接把对方半条命都震没了。

    果然这边的门卫整个人砸在了旁边的墙壁上,然后又弹到了地上,当场就“哇”的吐出一口血,然后就没再站起来。看到这个情况,在场的三个人都愣住了。

    “你看看,这搞得我好像也是固定剧情人物似的。”叶俊文摊摊手说道,“我这都没想装逼,为什么你们这么合作,一定要共同努力搭建一个合适的装逼平台给我呢?”

    “你……”秦景昌有点慌了,毕竟他虽然是秦家出身,但是从小就是个不学无术的,武技之类的他根本不会啊,眼前这家伙明显就是古武出身啊,还挺厉害的感觉,这下麻烦了。

    “你。”叶俊文指了指旁边已经看呆了的另一个门卫,“进去喊人吧,剧情到这里了,这家伙一会儿又要说‘你不能动我,我可是秦家的人,我爸爸是’之类的,所以在他说之前你先把他爸叫来,我的名字你记住了对吧,就说我打上门了,现在刚刚把你家儿子双手扭断,让他快点出来。”

    “哈?”门卫直接一愣,“双手扭断?”

    “哦,现在还没扭,但是马上就要扭了。”叶俊文说道,“没事你先去汇报吧,两家是同事进行,我等的时间也少一些。”

    一边说着,一边他就朝着秦景昌走了过去,等到秦景昌反应过来的时候,叶俊文已经走到他的面前了。

    “你……你不能动我,我可是秦家的人,我爸爸是……”秦景昌这边果然开始念台词了,不过还没等他说完,叶俊文直接拉住他的手,然后朝着旁边随便一扭,就听“咔”的一下,简简单单地,秦景昌的手就折成了两截。

    一声惨叫声响起,秦景昌痛的只能惨叫了。叶俊文也是没什么表情的说道:“你看看你,还在这边说台词,我都帮你说了,你还要重复一遍,np吗?那边的,你还不去叫人,演好你自己行吗?”

    门卫看了看叶俊文,然后哆哆嗦嗦的拿出一个对讲机,虽然没说话,但是看叶俊文的眼神好像是再问“我用这个叫人行不行?”

    “呃……居然还有这手吗?”叶俊文说道,“赶紧的。”

    这时候旁边的沈苏雯终于是回过神来了,叶俊文这一套操作也是行云流水的,她真的表示完全看不懂啊。最主要的是叶俊文的情绪完全不对啊,你说装逼打脸的剧情她也就认了,问题是叶俊文好像还不太满意效果似的,完全看不懂这人在想什么。

    “你……”

    “等等,求你别念台词了。”叶俊文赶紧对着沈苏雯说道,“你是不是想说我闯大祸了,我们赶紧走之类的话?”

    “这……”

    “求你说句我想不到的话行吗?”叶俊文扶额道,“固定的台词我真的听厌了,咱们能不能稍微跳出剧情一些。”

    “那……”沈苏雯还真的有点无语了,说真的这个情况她也有点紧张不起来了,“那多谢公子出手相救,小女子无以为报,只有以身相许了……”

    “……”叶俊文也是一愣,“突然转传统武侠剧吗……这我还真没想到。”

章节目录

花式作死的位面商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张扬的五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张扬的五月并收藏花式作死的位面商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