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一早,叶俊文刚起床就看到林音和钟叔两人已经开始晨练了。他们联系的自然就是异界的斗气功法,之前林音说想要建立卫队,所以让钟叔也是开始修炼斗气,钟叔当然也是同意的,不管卫队的事情怎么样,自己能更强一些自然就能更好的保护林音,所以他也是点头开始修行了。

    他和林音本身就有练武的功底,虽然年纪有点大,但是身子还是非常的不错的,所以很快也是掌握了要领,目前已经有些进度了。说真的叶俊文看到这个情况表示有点不甘心啊,这感觉除了自己好像所有人都能随便的练出斗气来,是不是自己练武资质特别的差啊。

    对于这个,叶俊文也只能表示羡慕嫉妒恨了,于是叶俊文又去一边看陈梦练功了。是的之前他也看了陈梦练功,但是解析到一半她突然就中止了,叶俊文很像知道解析完毕会发生什么事,是不是自己就直接学会这套技能了,于是想了想他又跑去偷看了。

    不过叶俊文每次偷看都不带隐藏的,这稍微的看了一会儿,陈梦她又停下了:“你怎么又来了?”

    “所以都说了,你管自己练行不行,别管我。”叶俊文说道。

    “你……你是不是喜欢我?”陈梦突然问道。

    “啥?”叶俊文一脸懵逼。

    “你要学这套拳,直接去找我爷爷就好了,他都愿意收你当徒弟,当然也肯教你,为什么非要来偷看我练习?”陈梦说道。

    “这……你说的还真的有点道理啊。”叶俊文说道,“但是我就是不想做人家的徒弟,所以直接偷学,行吗?”

    “不行。”陈梦立刻说道,“你这样看着我我怎么练习?”

    “唉?那就不是我的问题了啊,这是你自己心里有鬼好吗?”叶俊文说道,“这不是我喜欢你的问题,而是你被我看着就觉得心里痒对吧,所以应该是你喜欢我才对吧。”

    “唉?”陈梦整个人一愣,还真的被叶俊文说的哑口无言了,她也赶紧问了自己一下是不是真的喜欢叶俊文,要不然为什么心里不舒服啊。不过她也是马上说道:“胡……胡说,这和喜不喜欢又没什么关系,你做事的时候老有一个人在旁边盯着你,你难道就不在意吗?”

    “你说的还真有点道理,不过我这也不是没办法嘛,虽然我能远远的看,但是问题是我稍微一用力,怕你被激光扫死。要不这样,你稍微的配合一下,赶紧打打完,以后我就不来看你了。”叶俊文说道。

    “我偏不。”陈梦一甩头。

    “所以你的意思就是还是让我每天来看你吗?”叶俊文说道,“唉你这小心思……”

    “谁的小心思啊!我让你根本别来好吗?”陈梦吼道。

    “唉……你这怎么这么麻烦。”叶俊文扶额,“那这样,你知道现在陈家的人想要找我麻烦是吧。”

    “嗯。”陈梦点点头,陈老虽然没告诉她更多的事情,但是她毕竟也不是白痴,稍微也能猜到一些情况了。

    “所以我现在就是要对付陈家,这事你爷爷也是知道的。”叶俊文说道,“这陈家的人,好像包括你父母对吧,你爷爷是不准备管这些不肖子孙了,你呢?从你的角度来说,你希望你父母直接归天吗?”

    “唉?”陈梦直接一愣,直接归天?他知道陈家要对付叶俊文,也知道他爷爷的意思就是借着这个机会教训一下这些不肖子孙,但是听叶俊文的意思是要他们死?这她还真的没想过啊,虽然他的父亲对她非常的冷淡,但是毕竟是自己的亲生父亲啊,这真的死了她当然是不能接受的啊,“你……你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就是……现在这么对付陈家,可都是我一句话的事情。你爷爷是懒得管陈家的事情了,几个儿子出什么事估计他都懒得过问,你要是不想我在教训他们的时候出现一点意外的话,最好还是和我合作一些比较好……”叶俊文笑着说道。

    “你……你说谎。”陈梦说道,“虽然我爷爷确实和我父亲他们有误会,但是毕竟是一家人,你不可能真的对我父亲……”

    “真的吗?”叶俊文摊摊手,“我说了,那是意外嘛,再说了,就算我真的动你父亲,难道你爷爷还能说什么吗?就算他之后找我算账,我还怕了那老头不成,我可是连陈家都不怕……”

    陈梦毕竟年纪小,还真的有点被叶俊文吓到了,不过就在气氛有点僵的时候,林音又出现了。

    “你怎么又跑到这里来了。”林音稍微有点不爽的说道,“这边找你有事。”

    “哦。”叶俊文点点头,然后继续对着陈梦说道,“你好好考虑,我明天早上还来。”

    “嗯?”林音的眼神闪了一下,虽然不知道什么事,但是总觉得不太妙啊。一边走,一边她也是问道:“刚刚你们在说什么事?”

    “为什么这小丫头这么麻烦,我就想偷学她的武功而已,为啥就不能稍微的合作一点呢。”叶俊文说道。

    “所以你只是想要偷学他们家的武功?”林音问道。

    “呃……为什么听你这个口气好像也觉得我对她有什么想法似的。”叶俊文说道。

    “嗯……那你对谁比较有想法?”林音突然又问道。

    “我们聊正事行吗?”叶俊文扶额,“找我啥事来着?“

    “是关于你的那个新助理沈苏雯的事情。”林音倒是也没继续的纠缠下去,直接说道,“昨天你不是让我查查她们家的情况吗?现在已经有报告了。”

    “怎么样?”叶俊文问道。

    “目前来看,他们家的情况还确实听糟糕的。”林音说道,“今天他们家里感觉是流年不利,本来父母经营一家小公司,生活还算是美满,然而今天刚开头的时候,他们家公司出了一大堆的问题。先是被一大堆的人查账,然后报出公司做假账,偷税漏税,接着公司的老板也就是沈苏雯的父亲就被抓走了,然后公司就直接垮了。”

    “嗯……”叶俊文点点头,“然后呢?”

    “他父亲沈峰被判了一年半有期,刚刚进去。”林音继续说道,“他母亲好像因为接二连三的打击,身体受不了了,旧病复发,现在还在医院治疗。公司当然是直接破产了,之后被追债什么的,反正现在把家产都卖了,还剩下接近200多万的欠款。”

    “还真的是有点惨啊。”叶俊文说道,“听上去像是被人搞了。”

    “确实是被人陷害了。”林音说道,“根据目前的情况,得罪的是秦家的人,秦景昌,和沈苏雯同一所大学的学生,虽然不知道具体的情况,但是稍微的猜一猜也能猜到大概的情况了。”

    “求爱不成然后开始使用卑鄙手段了是吧。”叶俊文说道。

    “是啊。”林音点点头,“她之前也应聘过几家别的公司,不过没干几天,就被辞退了,估计也就是秦家的人去打了个招呼什么的,所以你应聘她的时候她也刚好有空。”

    “明白了。”叶俊文点点头,“秦家是个什么情况?”

    “是sh市本地的家族,之前你还见过他们家的人,就是上次比武的时候,还记得吗?”林音说道。

    “鬼记得啊。”叶俊文摊摊手,“也就是说是小家族?”

    “和我们林家比自然是算不上什么的。”林音说道。

    “那这次他们的人不敢来我们公司打招呼了吧。”叶俊文说道。

    “确实没敢来。”林音说道,“谁都知道这公司是林家的产业,没什么敢去那边捣乱,除了刘家的人。反正来了也不会有什么结果,秦景昌搞这些事情估计家里人也不知道。”

    “嗯……”叶俊文觉得有点可惜啊,本来顺便连秦家一起惹了,没想到对方胆子小没敢来。

    结果刚刚想到这里,这边林音的电话突然来了,林音接起来听了一下,结果脸色也是一变。

    “怎么了?”叶俊文问道。

    “这……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情况,秦景昌还真的找上门了。”林音说道。

    “啥?”叶俊文也是一愣。

    林音也有点郁闷啊,这刚说完话就被当场打脸,说人家不敢,人家当场就找上门,还真给他脸了:“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情况,这事可能不简单。”

    “你觉得是有人在他背后支持他?”叶俊文想了想说道,毕竟林音刚刚说了,没什么人敢来,除了刘家。那现在有可能是刘家之类的支持他们吗?当然有可能,叶俊文惹了这么多人,对方都在想办法搞他们呢。

    “我觉得有可能。”林音说道,“我去公司看看情况,据说还有人受伤。”

    “哦?”叶俊文倒是有点吃惊,还有人受伤?这帮人居然还敢动手吗?这可有点意思了,正好想要惹他们,这波送的,真的是合作啊,“来来来,一起去一起去,我就喜欢这么刚的。”

章节目录

花式作死的位面商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张扬的五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张扬的五月并收藏花式作死的位面商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