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叶俊文的话,对方也稍微的愣了一下,看了看叶俊文,对方说道:“看来叶先生已经猜到我的来意了。”

    特纳说完,连旁边的赵先科也有点疑惑的看着他。是的他也不知道特纳这边到底是啥意思,他还真的以为是来谈宠物药品方面的合作的,所以当特纳说起自己根本就没听过的什么特效治疗药的事情的时候他已经很疑惑了,现在居然还有别的事情?

    “仔细一想我最近的动静还真的是有点大啊。”叶俊文说道,“所以你们看上的是什么?魔晶发动机吗?”

    “不,叶先生,我们看上的是你这个人。”这边的特纳说道,“不瞒您说,其实不管是宠物药品,还是特效治疗药,还是发动机,我们都已经搞到样品了,然而这些东西确实有点超出我们的想象,现在我们更加好奇的是您到底是哪里弄来的这些东西,根据我们的情报,您的背后好像还有一个神秘的组织,不知道能否能接触一下。”

    叶俊文点点头,这家伙看来还真的不是安士特制药公司的人,应该是镁国zheng府的人。这他确实是有些猜测了,毕竟人家镁国zheng府的人也不是吃干饭的,自己最近来搞出一些奇怪的东西来,说他们一点都没察觉这实在是太假了,这位特纳估计也是zheng府派来和他接触一下看看情况的。

    “特纳先生,你的情报没什么问题,我这边的产品确实是来自一个组织。”叶俊文说道,“说真的我对政治方面是没什么兴趣的,但是你要了解,我并不是组织的负责人,只是给组织打工的,是组织推到前台的人。而组织现在交给我的任务是开拓华夏方面的市场,并不是镁国方面的市场,所以我目前对镁国方面完全没任何的兴趣,除非是找死,不然我没办法改变自己的立场。你拉拢我没有任何的价值,也没有什么可能性。”

    旁边的赵先科和周喜月都已经没说话了,目前的情况他们心里都有些猜测,但是也知道自己已经插不上话了,都在旁边听着。而特纳听到叶俊文的话,稍微的皱了皱眉。

    “组织为什么只开拓华夏市场?”特纳想了想问道。

    “我怎么知道。”叶俊文摊摊手,“你问我我问谁去,上面的人没告诉我。”

    “那您能让我们和组织直接交流吗?”特纳问道。

    “抱歉,不行。”叶俊文说道,“组织要找你们的话会找你们的,我凭什么给他介绍你们,我没事不想给自己找不自在。”

    “如果阁下愿意帮忙的话,我们会给阁下丰厚的报酬的。”这边的特纳说道。

    “抱歉,报酬之类的,没有小命重要。”叶俊文说道,“别说你们愿意给我提供保护之类的,我现在过的好好的,没必要作死突然被组织追杀,就算你们愿意保护我,我干嘛非要抛弃自己现在的生活然后像狗一样到处躲藏呢。再说了没有组织的帮助的话,我就是一个一般人,你们愿意一辈子保护我这个没用的一般人?所以我并不是笨蛋,这些没用的请别说了好吗?”

    叶俊文的话让特纳有点犯愁,话是说的没错,但是自己的任务不是没办法完成了吗。

    “你们主动找组织没什么用。”叶俊文摊摊手,“还是等着吧,说不定组织什么时候弄个镁国那边的代理人在那边开拓市场之类的,反正这事也轮不到我来办,我也只能和你说这么多了,还有别的事情吗?”

    “叶先生,我们还是希望能够和组织的人接触一下。”特纳想了想说道,“阁下目前是组织的代表人物,我相信阁下还是有些权利的,如果能达成的话,我觉得对我们双方都是好事。”

    “我个人呢,最喜欢别人威胁我了。”叶俊文笑了笑,都已经和他说了自己没什么好处,对方还强调什么“对双方都是好事”,当然就是威胁叶俊文了,意思就是说如果叶俊文不合作的话,可能会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如果叶俊文合作,那才是好事。这点叶俊文当然还是听得懂的,“您说的没错,作为组织的代理人呢,我还是有点权利可以使用的,比如说组织在我工作的时候呢,会保证我的安全问题,我个人觉得呢,组织保证的安全比起你们的威胁要高得多,如果你们不相信呢,也可以试试。反正我是不想惹组织生气啊,你们非要惹,我也不阻止……”

    “……”特纳稍微的看了看叶俊文,估计是在观察叶俊文说话的真实性。

    “这方面我还真的能配合你们。”叶俊文突然说道,“你们要是真的想要惹组织的话,我还可以亲自送上门,我可以亲自去趟镁国,你们要惹组织的话,直接袭击我就行了,组织会保证我的安全,到时候你们想要试的都能随便试了,也算是给你们便利嘛,在华夏动手不方便吧。”

    “你说真的?”特纳奇怪的问道。

    “当然是真的。”叶俊文点点头,“我知道你们想知道组织的情况,其实我也想知道啊,我可不仅仅想要给组织当个小卒,所以你们自愿来测试一下组织的能力的话,我当然是愿意合作的。”

    “所以你想要控制组织?”特纳问道。

    “没错,不行吗?”叶俊文摊摊手,“是你的话,既然了解了这样一个组织,你不想控制它吗?”

    “那你为什么不找华夏军方合作?”特纳问道。

    “喂喂喂,谁说我没找华夏军方合作的。”叶俊文说道,“只是华夏军方比较克制,我和他们说了我的方法,他们怕出事而已。但是你们镁国人不一样啊,镁方一贯的目空一切,你把这件事报上去,对方肯定觉得组织是一个威胁,然后就提出一大堆的威胁论,接着又会表示他们的战力世界第一,无人能挡,然后就会同意我的方案,我说的有问题吗?”

    特纳还真的没办法回答,是的按照他对军方的了解,估计叶俊文说的事情很有可能会发生,即便他报告说这件事可能会有问题,目空一切的军方也有可能会让国会通过这件事,他只是一个特工,没办法决定什么国家大事,上面的人怎么安排他也没任何的办法。

    “所以这件事找你们合作是最好的。”叶俊文说道,“你就把我说的原话报上去就行了,放心,这件事我绝对合作,过几天我就去镁国。”

    叶俊文话当然是还没说完的,去镁国拉一波仇恨,真的是棒棒的。

    “我……明白了。”特纳这边点了点头,然后把自己的电话交给了叶俊文,“保持联络。”

    “没问题。”叶俊文点点头,收下了电话号码,“那宠物药物的问题呢?还合作吗?”

    特纳看了看旁边的赵先科,示意对方和叶俊文继续谈,是的他其实并不是安士特制药的员工,那只是一个伪装的身份而已。不过这种事情其实让赵先科一个人谈就够了,他主要的任务还是试探一下叶俊文,得到一些情报而已。

    赵先科这边心里是非常的震惊的,不过也没多说什么,那毕竟什么话能说什么话不能说他还是懂的,于是他也是装着之前什么都没听到的和叶俊文继续谈合作的问题。其实叶俊文也不太懂这方面的事情,毕竟之前自己都没接手,于是也都是周喜月在和赵先科两人谈,叶俊文稍微点点头就行。

    两个正经生意人稍微的谈了一会儿之后,大概的合作就谈成了。简单的说就是他们公司给安士特制药提供代理,通过华夏这边的分公司运送药物。华夏这边的分公司不会在华夏这边销售这种药品,仅仅作为中间渠道而已。

    合作的规模还是比较大的,第一批货就是百万箱起步的,之后每个月按照情况增减。当然除了拿货的费用,还有代理费,作为镁国地区唯一的指定代理商,叶俊文在镁国地区只能给他们供货,相对的安士特制药愿意支付6200万美元/年作为代理费用,并且第一年的费用马上就会到账。

    “哇哦,这下卖丝绸的钱都给报了。”叶俊文也是在旁边稍微的插了两句。

    谈完这些,赵先科倒是也说起了其他地方的代理,比如说欧洲方面的代理之类的,但是被周喜月直接拒绝了,表示暂时不愿意出售这方面的代理权。这应该也是林音这边吩咐的,估计是想要看看镁国那边的反应,待价而沽什么的,再说代理权全给一家公司,也不是很明智。

    两边谈完,很快的也拟定好了合同。很快的两边确认了一下之后,也是各自写下了名字,至此虽然有些意外的情况,但是最后合作还是达成了。

    “看来这东西目前还是挺好卖的,还能再进一些。”叶俊文点点头,而这边的特纳则是在签订了合约之后很快的离开了,这边的消息,他也必须马上带回去。

章节目录

花式作死的位面商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张扬的五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张扬的五月并收藏花式作死的位面商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