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克拉姆也是异常的愤怒,他都已经低了头说出“我错了”这几个字了,这个人类居然还敢得寸进尺,还想要让他们伟大的龙族给赔偿?这怎么可能?这人类以为自己算什么东西啊。而旁边的赫路泽更别说了,她下意识的就已经想要动手了。

    “等等。”得克拉姆再次拦住了赫路泽,“人类,我需要一个解释。”

    “哈?”叶俊文一脸懵逼的样子,“什么解释?在我看来既然已经知道自己做错了,赔偿损失有什么问题吗?这……没搞错吧,你们龙族是有多落后多野蛮啊,这么浅显的道理都不懂的吗?就这你们也好意思叫自己智慧种族?”

    “你敢侮辱龙族?!”这边的得克拉姆吼道。

    “不不不,侮辱龙族的是你们。”叶俊文说道,“你说那些魔兽,袭击人类村子,杀害我们的百姓,他们智力低,也就算了,我没想到的是自称是智慧种族的龙族和那些野兽也没什么大的区别嘛。”

    “你……”

    “听我说完,你们两人作为龙谷外出的使者,代表的就是整个龙谷。不是我们侮辱你们,你们自己表现的就像是那种根本没有教养的魔兽一般,不对,有的魔兽的智力都比你们高,你们除了有点力量外,什么都不是,我觉得龙族的存在对大陆来说就是一种威胁,你们根本就无法交流,没有任何所谓的文化。作为教廷的代表,我觉得应该想教廷好好的汇报这件事,这样对大陆只有威胁的存在,应该集合全大陆的力量消除。”叶俊文指着得克拉姆说道。

    “你……你这个狂妄的人类!你居然想要消灭我们龙族?”得克拉姆吼道。

    “不不不,所以我说你们根本就无法交流,狂妄的是你们,不是我们。”叶俊文说道。

    “真是可笑,好,有本事就来!”旁边的赫路泽吼道。

    “哦,你的意思是就算和全大陆的种族为敌,你们龙族也不怕是吧。”叶俊文问道。

    “当然,我们伟大的龙族,不惧怕任何威胁!汝等蝼蚁,怎么可能让我等畏惧。”赫路泽立刻说道。

    “好的,两位圣级大人听到了,这位龙族使者表示愿意和全大陆的生灵宣战,很明显这些龙族很早就早考虑这件事了,他们对整个大陆来说都是一种威胁,我没说错吧。”叶俊文说道,“就算是古时的不死者,他们也没有龙族的威胁大,是时候发动全大陆的力量来对付这帮龙族了。”

    “嗯,我听到了,这件事我们会向圣级联盟反应的。”旁边的艾丽莎很配合的说道。

    旁边的得克拉姆越听越不对劲了啊,生气归生气,这怎么说着说着就变成他们代表龙族向全世界宣战了啊,这样搞下去真的要出问题了啊。虽然他觉得龙族是最伟大的种族,但是真的和全世界为敌的话,打不打得过另说,他们肯定要损失很多的同胞啊,所以不管打赢还是打输,引起这场战争的就是他们两人,然后原因就是赫路泽这边吃了人家两头耕兽,你这让他怎么和龙谷的人解释。

    “既然如此,给你们两个选择,第一,你们回去想龙谷报告宣战的事情,我们也回去向教廷和圣级联盟报告宣战的事情,我想很快光明教廷就会牵头成立讨伐龙族的联盟,到时候战场上见。第二,我们现在直接开打,也算是自动宣战,选择吧。”叶俊文直接一挥手说道。

    “你这是在找死!”这边的赫路泽听完就想要直接出手了,然而马上就被旁边的得克拉姆拦住了。

    “得克拉姆!为什么三翻四次的拦我!”赫路泽也不爽了。

    得克拉姆更加不爽,都是这个傻娘们惹出来的事情,本来好好的等到明天,叶俊文他自己就会去送死了,不是你非要找人家的麻烦,现在搞的他这么头大。

    “你是有多蠢!”得克拉姆这边突然换上了龙语和赫路泽交流,是的本来两人说的都是大陆的通用语,然而这时候得克拉姆明显是想要单独和赫路泽说话了,所以用的是龙语。之前说过大路上已经有四十多年的时间没人懂龙语了,当然得克拉姆不认为前面这几个人听得懂,然而他不知道的是叶俊文还真的就懂。

    “这家伙现在就是再逼我们出手,目前为止你搞出来的事情就是毁了一个庄园,然后杀了点人而已,如果真的引起什么战争的话,虽然我们有些理亏,但是对方小题大做的嫌疑也不可避免。”得克拉姆说道,“但是如果直接在这边开打的话,造成的损失就真的不计其数了,到时候引发战争的话,我们龙谷有什么可以辩驳的方式吗?“

    “打就打,难道我们还怕这些蝼蚁吗?”这边的赫路泽吼道,当然她也换成了龙语和得克拉姆交流。

    “你能代表龙谷吗?”得克拉姆说道,“现在这件事可是涉及到龙谷的宣战问题了,母亲有给你这权利吗?”

    赫路泽一时语噻,提到老妈,她的脑子稍微的清醒了一些:“那你说怎么办?这个蝼蚁明显是在挑衅我们伟大的龙族,必须要让他付出代价!”

    “这个愚蠢的蝼蚁本来就活不过明天,都是因为你非要找麻烦,结果搞成现在这个样子。”得克拉姆说道,“现在如果在这里开打,说不定真的会闹成宣战。”

    “那我们回去!”赫路泽吼道。

    “回去?母亲派我们出来调查这件事,结果我们什么都没办,惹了一屁股的麻烦回去,你觉得同族会这么看待我们两人?以后我们还有出来办事的机会吗?”得克拉姆说道,“本来我们可以带着克瑟罗密诺的尸体回去,成为龙谷的英雄的。然而现在莫名其妙的到了这个境地,你不觉得愚蠢吗?”

    “那你的意思是要给他赔偿?”赫路泽算是听出来了。

    “这蝼蚁有一点说的没错,我们俩人现在不仅仅代表自己,还是龙谷的使者,如果你还是那么任性妄为的话,母亲会对你很失望的。”得克拉姆说道。

    赫路泽愣了下,这句话对她的杀伤力倒是很强,确实母亲第一次让她办事,就办得一团糟,这以后自己会不会失去母亲的重点关照啊。

    “听我的,反正都已经道歉了,他要点东西就给他。按照原计划进行,等到明天,这蠢货就回去送死,我们还是击败克瑟罗密诺,带着它的尸体回去龙谷,到时候母亲一定会非常的高兴,你觉得呢?”得克拉姆说道。

    “哼!”赫路泽冷哼一声,不过看意思是接受了得克拉姆的提案了,只不过很明显她可不愿意低头,让得克拉姆去弄好了。

    得克拉姆这边话是这么说,但是其实他也是很生气的,不过考虑到叶俊文明天自己就会去送死这点,他还是暂时忍了。当然两人不知道他们的对话叶俊文听的是明明白白的,马上就已经明白了两人的弱点,不过他还是依旧装作不知道的样子,不会有人怀疑。

    “你……要什么赔偿?”这边的得克拉姆问道。

    “道歉,现在好像并不是说道歉的时候了。”叶俊文说道,“我已经说了,要不现在就回去,两边宣战,要不就直接开打。”

    “开打?你别以为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虽然是我们先惹得事情,但是只不过就是毁坏了几个房子伤了几个人而已,教廷和圣级联盟会因为这件事和龙谷开战?你是想把这件事闹大吧。”得克拉姆说道。

    “嗯?”叶俊文稍微一愣,好像很惊讶的样子。稍微低头想了想,“好吧,居然如此,那么就说赔偿吧,你们弄死了我们十头耕兽,然后几百人受伤阵亡,毁坏了一个庄园,赔钱吧,1万金币。”

    叶俊文还真的是狮子大开口,十头耕兽,30金币一头,也就是300金。真的死了100人的话,按照奴隶价格,5金左右一个,也不过500金。至于庄园,那叫什么庄园,就是一块地围了一圈篱笆然后搭了几个棚子,根本不值钱,加起来1000金有没有都不知道,叶俊文也不知道价格,随口就开个1万。

    “没钱,我们龙族没有那种东西。”得克拉姆也没讨价还价,因为他们龙族根本就没什么金钱的概念,也不会算。

    “没钱你说赔偿?”叶俊文一脸懵逼的样子。

    “……”得克拉姆也没说话,他怎么知道自己会到真的要赔偿的地步啊,根本没想过这事好吗。

    “这样。”叶俊文想了想说道,“现在市场上,五级魔兽的尸体1000金一只,既然没钱,你们去抓10只五级以上的魔给我们,算是赔偿,行吧。”

    魔兽价值多少,叶俊文根本就不懂,价格都是随便给的。因为这件事确实他也没想搞大,再说赔偿,叶俊文也没想要,他想要的真正的赔偿,自己会取,不用这些龙族给,所以随便想了想,主动给了个解决的方案。

章节目录

花式作死的位面商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张扬的五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张扬的五月并收藏花式作死的位面商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