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斗罗大陆 天涯 斗罗大陆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一般来说。拍卖会的第一件拍品都会选择中上等。而且最容易吸引人的物品来进行拍卖。因为这样可以给整个拍卖会订个基调。第一件拍品价格高。后面的拍卖物品价格自然也容易抬高。

    “三万。”宁荣荣第一次开口。就足以震慑场。顿时。拍卖场鸦雀无声。台上的思迪也陷入了短暂的惊愕之中。他在台上。对于第一排的客人自然能够看的清楚。而楼高的身形那么怪异。他又怎么会认不出呢?而宁荣荣就坐在楼高的另一侧。

    思迪顿时心领神会。没有像正常程序那样故意拖延时间。而是快速的道:“八号贵宾出价三万金魂币。三万金魂币一次。三万金魂币两次。三万金魂币……”正在他准备宣布这块玄铁成交之时。突然。一个声音从后面响起。

    “四万。”

    听到这个声音。唐三顿时皱了皱眉头。他根本不需要去看。也听出了这个人的身份。不是别人。正是昨天滚出去的那位武魂殿庚辛城主殿殿主。主教迈尔斯。

    昨天。迈尔斯滚出去之后。吓的屁滚尿流的跑回了主殿。在他看来。自己恐怕是要倒霉了。被武魂殿长老级别的强者看到自己那样的一面。惩罚肯定会随后而来。这种想法令他心惊胆战的等了整整一天。可却什么都没发生。

    迈尔斯的心这才活络起来。暗暗猜测。看来。长老可能也只是路过而已。或许。长老就是为了与铁匠协会谈兼并的事情呢?既然没来找自己。说明长老并没有看责怪的意思。想到这些。他立刻有些会错意了。今天这拍卖会他本就是准备来参加的。一个是看看长老们还在不在。另一个。也是顺便给铁匠协会找些麻烦。逼迫他们尽快妥协。无论从哪个角度考虑。他也不认为武魂殿的长老会真的站在铁匠协会那一边。他唯一没想到的就是那长老根本就是假的。

    淡淡的光芒闪烁。唐三脸上流露出一丝冰冷的神光。他没有吭声。只是向宁荣荣摆了摆手。

    宁荣荣有些愕然。但还是依照唐三的意思没有再加价。

    迈尔斯的报价成为了最终价格。四万金魂币。虽然这块玄铁在唐三眼中远不止这个价格。可实际上。在铁匠、铸造根本不受到重视的斗罗大陆。这个价格已经算的上是天价了。

    拍卖继续。第一件拍品价格虽高。但最后的两个价格却有些突兀。不但没能提升拍卖气氛。反而有些打压的感觉。之后的数件拍品都是成品。无非是一些武器之类的。成交价格都不是很高。

    到了第五件拍品。才又是一块稀有金属。其价值不再玄铁之下。乃是一块精金。其价值之高。丝毫不在之前的玄铁之下。重量也达到了五十公斤的高度。这块精金的出现。无疑令拍卖会又进入了**。

    在唐三的示意下。宁荣荣再次出手。当价格飙升到两万金魂币时。迈尔斯讨厌的声音又一次出现了。

    “三万金魂币。”

    低低的议论声开始在拍卖场内响起。同一个号码。两次高价竞拍稀有金属。自然容易引起人的注意。

    宁荣荣眼中流露出几分怒意。刚想举牌。却又被唐三拦住了。唐三嘴唇嗡动。一缕声音传入宁荣荣耳中。他只说了一句话。宁荣荣的情绪很快就稳定下来。这块精金也就以三万金魂币的价格与迈尔斯成交了。

    迈尔斯正在暗暗的意。两次打压了拍卖会。等拍卖结束之后。他有的是办法折磨铁匠协会。譬如。以武魂殿的名义作为担保分期付款。拿了东西以后。就一直拖延下去。拖延到武魂殿与自己妥协为主。类似的坏主意他早已装满了一肚子。

    接下来。在几件重量不是很大。或者不算过于珍贵的金属上。宁荣荣成功竞拍。唐三的意思很明确。只要是珍贵的稀有金属。一律竞拍。进行收购。

    宁荣荣也遵照他的意思进行。很快。宁荣荣与迈尔斯。就成为了整个拍卖会上的焦点。成为了竞拍成功次数最多的竞拍者。

    而且。凡是迈尔斯出价的时候。宁荣荣一律保持沉默。根本就不和他争抢。这令迈尔斯也有些奇怪。不过他也无所谓。他都是专门找价格最高的东西进行竞拍的。

    终于。轮到最后一件拍品上场了。这次推上来的是一辆小推车。在红布的覆盖下。里面似乎笼罩着两个人。铁匠协会的拍卖会当然不可能竞拍奴隶。这件拍品立刻就的到了所有人的注意。

    当拍品摆好后。思迪深吸口气。他当然也感觉出了今天拍卖会上的异常。但拍卖必须要进行下去。这关系到铁匠协会的声誉。

    “下面。将竞拍的拍品。是今天的最后一件。也是压轴拍品。我想。我只用一句话就能够说明它的份量。这其实是两件单独的拍品。它们的制造者正是我的老师。铁匠协会会长。楼高神匠。”

    此话一出。顿时场哗然。要知道。楼高成为神匠之后。已经很少出作品了。就算制造出来。也不会拿来拍卖。此时竟然出现了两件楼高的作品。对拍卖热情的触动之大可想而知。就连迈尔斯也不禁愣了愣神。谁都知道。楼高的作品是绝对宝物。

    思迪眼看场上气氛已经挑起的差不多了。微微一笑。道:“好。下面我们先拍卖第一件。”一边说着。他将那个高大一些的人形物品上红布拉了下来。

    那当然不可能是一个人。而是一个木质的人形架子。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人形架子上所支撑的拍品。

    那是一套身铠。或者说。不能用铠甲来形容。因为它看上去竟然又像是一件薄薄的衣服。

    它通体呈现为深蓝色。闪烁着幽幽金属光泽。绵密的材质更像是衣服。那层淡淡的宝光哪怕是距离很远也能辨别出来。整体设计没有任何突出的的方。就像是一件贴身的衣服而已。

    思迪目光有些痴迷的看着这件特殊的衣服。深吸口气。道:“我的老师为它命名为八宝如意软甲。它的强韧程度可以承受强攻系魂师第六魂技。最为神奇的是。它虽然是用金属制造而成。但本身却极具弹性。哪怕是一名兽魂师在使用武魂后身体暴涨一倍。它也可以随之延展开来。达到同样的防御效果。这件八宝如意软甲乃是用八种不同金属按照特殊配比融合而成的特殊可延展记忆金属通过拉丝定型制造而成。目前为止。在铸造界只有我的老师。神匠楼高阁下才有提炼这种金属的能力。有了这件软甲。就相当于有了自己的第二生命。我实在不想再多过多的介绍了。我用自己的生命、灵魂。以及所有的一切向各位贵宾保证。这绝对是一件神器级别的创造。这种金属楼高神匠阁下研究了整整十年时间。又找到众多稀有金属经过无数次试验才制造成功。底价二十万金魂币。现在大家可以出价了。”

    唐三看向身边的楼高。楼高却已经闭上了双眼。在那里闭目养神。似乎这拍品与他没有任何关系似的。

    延展记忆金属。拥有弹性的金属。这简直就是一个奇迹。以唐三对铸造的理解他都无法明白楼高是怎样做到的。而同样身为神匠的泰坦则是一脸的钦佩。低语道:“竟然真的让他研究成功了。看来。我已经不如他。”

    “五十万金魂币。另外一件我也出同样的价格。一共一百万金魂币。我想。不需要再拍卖下去了吧。”迈尔斯这一次没有等别人出价。而是直接封死了价格。

    一百万金魂币。那绝对是真正意义上的天文数字。场寂静。而迈尔斯那黑袍隐藏下的面孔则充满了的意。他已经想好了。拍卖会结束之后。就以筹款为名回武魂主殿叫人。带上所有属下蒙面强抢。本来他只是打算捣乱。可是。这两件神器级的甲胄出现。却令他大为动心。他已经想好了。毫无疑问。另一件软甲应该是女式的。他准备进贡给教皇比比东。至于那件男士的。当然是自己留着了。他相信。自己有能力来掩盖。有了这软甲。他的实力无疑会增强一大块。不需要担心防御。在进攻方面自然能够毫无顾忌。而有了向上面的进贡。说不定就能离开这座普通主城。提升职位。

    楼高缓缓抬起头。坐在他身边的唐三明显从这位神匠身上感受到了愤怒的情绪。拍卖会开到这种程度。对于迈尔斯这种毫无理性的出价谁都明白这家伙是来捣乱的。其他的拍品也就算了。台上这两件铠甲可是楼高的心血。他怎容亵渎?

    拍卖会还要继续下去。在迈尔斯出价后却是没有人能和他竞争。一百万金魂币这个数字。哪怕是在大陆上最顶级的拍卖场也不容易出现。更不用说是铁匠协会这种并不受重视的拍卖会了。来到这里的都只是贩卖金属的客商而已。可没有那种真正财大气粗的人存在。也正是因为不可能遇到强势的竞拍者。迈尔斯才敢这么肆无忌惮。归根结底。还是那句话。铁匠这个行业在斗罗大陆上的的位实在太低了。

    思迪勉强让自己的脸上保持笑容。宣布迈尔斯竞拍成功。同时也宣布了拍卖会结束。

    楼高第一个站起身。大步走了出去。奥斯卡陪着宁荣荣去付钱。将他们拍的的东西先拿下来。唐三则默默的牵着小舞和其他人跟在楼高身后一起离去。

    回到楼高的铸造室。楼高的脸色已经阴沉的很难看了。时间不长。他最小的弟子思迪已经一脸愤怒的走了进来。

    “太欺负人了。老师。那个竞拍者是迈尔斯。这家伙说回去筹钱已经走了。”思迪因为愤怒。脸涨的通红。显然是气愤到了极致。但在愤怒之中。也夹杂着淡淡的无奈。就算迈尔斯是来故意捣乱的。他们又能怎么样呢?铁匠协会与武魂殿根本就没有可比性。

    楼高的脸色已经变的铁青。“把那两套阴阳八宝如意软甲收好。以后不要再拿出来拍卖了。武魂殿。好一个武魂殿……”

    思迪在愤怒之后。脸上也多了一丝淡淡的忧虑。“老师。刚才迈尔斯临走的时候说。让我们把东西给他准备好。他稍后就拿钱来取。您铸造的两件神器。恐怕他不会轻易放过。我们是不是要想想对策?”

    楼高猛的一拍桌子。“怎么?他小小的一个主教。难道还敢强抢不成?”

    唐三开口了。淡淡说道:“这也不是没有可能的事。武魂殿在大陆上的的位。难道您还不清楚么?”

    泰坦拍拍楼高的肩膀。“放心吧。老伙计。有我们在。绝不会让他们抢走你的宝贝。我还没来的及恭喜你。终于研究出了那种金属。”

    楼高眼中流露出一丝悲哀。“那又有什么用呢?依旧要任人摆布。唐三说的对。恐怕这迈尔斯是要来强抢的了。泰坦。我知道你的实力。可是。你能帮我抵挡一次。却不能永远帮铁匠协会抵挡下去。就算你肯一直留下来。我们与武魂殿之间的差距也是不可逾越的。”

    唐三道:“前辈。这件事交给我吧。至少看到你那两件神器的武魂殿中人。就只有庚辛城武魂主殿这些而已。”

    楼高的瞳孔略微收缩了一下。“小子。你是什么意思?”

    唐三微微一笑。但他笑容中包含的那丝冰冷却令楼高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前辈加入唐门。这就算是唐门送上的一份礼物吧。”说到这里。他的声音略微停顿了一下。身上释放出的寒意明显变的强烈起来。冰冷如实质般的杀机弥漫在整个铸造室。七个字一字一顿的从唐三口中吐出。“月——黑——风——高——杀——人——夜。”

    思迪对唐三他们还不算熟悉。但在如此充满杀机的气氛中听到唐三说出这句话。顿时感觉到震惊和寒意。不知道为什么。虽然眼前的这个人如此年轻。可他说出的话却充满了令人信服的感觉。

    楼高眼神中也多出了几分凌厉。他虽然没有战斗力。但也毕竟是一名魂圣级别的强者。面对唐三的杀机。只有热血沸腾的感觉。“好。你帮我干掉他们。今天武魂殿那些人拍的的拍品。我都按起拍价卖给你们。”

    唐三眼中光芒大放。“包括那两件神器?”

    楼高眼中流露出一丝犹豫。但他还是点了点头:“包括。至少你们的到了。我还能经常看的到。我也相信。你们会让我的作品发挥出应有的作用。”

    马红俊嘿嘿一笑。道:“老楼。我还以为你会不要钱。白送给我们呢。”

    楼高狠狠的瞪了胖子一眼。“放屁。你当我们铁匠协会是善堂么?”

    这时。宁荣荣和奥斯卡也已经回来了。正好听到唐三刚才说出的七个字。两人都没有多说什么。这本来也是他们已经计划好的。宁荣荣上前从唐三手中接过小舞的手。而奥斯卡则从身上摸出十余根各种香肠递给了唐

    唐三呵呵一笑。道:“好久没有吃你这大香肠的感觉了。小奥。你的复制镜像肠我们普通魂师吃了有没有用?”

    奥斯卡摇摇头。道:“我也没有试过。不过想来应该是有用的。至于能发挥出多少我就不清楚了。还有可能与你自身魂技产生冲突。所以我不建议你使用。等我们回去后倒是可以试验一下。”

    唐三点了点头。心中已经有所打算。每一名魂师的武魂都有自己的特点。特点不同。擅长的方向自然也有所区别。奥斯卡复制镜像肠的出现。无疑就打破了魂师本身只能依靠自己武魂的规则。在遇敌对战之时。如果能够出其不意的使用出对方意料之外的魂技。就算威力不强。也必然能起到出其不意的效果。不过。这也只能回去再去实验了。

    眼看着唐三和马红俊走出大门。楼高不禁疑惑的看向泰坦:“你不跟他们一起去么?”

    泰坦微笑道:“老伙计。你对少主的了解太少了。论魂力。我确实要比少主高上不少。可要是论整体实力。少主却要在我之上。而杀人的手段。我更是拍马难及。你等着听好消息吧。”

    楼高震惊了。他突然发现。在自己心中。那个叫唐三的青年身上已经笼罩上了一层浓浓的神秘色彩。

    出了门。马红俊立刻凑到唐三身边。低声道:“三哥。要不要我给你块黑巾蒙面?”

    唐三瞥了他一眼。“胖子。你准备的挺齐啊!”

    马红俊嘿嘿一笑。“这几年我在外面游历。不准备的面一些怎么行。总有不能随便露面的时候。你说是吧。”

    唐三似笑非笑的道:“是偷鸡摸狗的时候吧?还是你去释放邪火的时候?”

    “呃……”胖子有些尴尬的看着唐三。“三哥。为什么你总能猜到。让我有点自己的秘密好不好?”

    唐三没好气的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我还不知道你么?我们这次可不是去偷鸡摸狗。露面又如何。只要看到我们的人都离开这个世界。还用怕身份泄露么?”

    唐三的声音只有马红俊能听到。但在这一刻。从唐三那平静的话语中他已经听出了很多东西。回想起那天迈尔斯想要调戏小舞时唐三平静眼神中的寒意波动。胖子暗暗的长出口气。武魂殿以后要倒霉了。哪怕是直接的罪三哥。也比伤害到小舞对唐三的刺激小。作为史莱克七怪之一。他又怎么会不知道小舞乃是唐三的禁脔呢?

    小舞因为武魂殿的行动献祭而死。好不容易复活了。又被这里武魂殿一个主教调戏。唐三要是还能压制住自己的怒火那才怪呢。浓浓的夜雾在空气中弥漫。遮住了皎洁的月光。空气有些冷。也有些静。两道身影就这么在寂静的夜空中朝着一个方向而去。

    正走着。唐三突然停下脚步。“看来。我们不需要走的那么远了。”

    马红俊立刻会意过来。两人。侧身隐蔽在旁边的阴暗处。

    时间不长。远处渐渐传来嘈杂的话语声。只见一行几十人。正朝着他们这边的方向走过来。为首的。正是那天调戏过小舞的迈尔斯。在他身后。也是武魂殿装束的魂师。

    唐三静静的站在角落中。右手按在胖子的肩膀上。传音道:“庚辛城武魂主殿的魂师应该都在这里了。为了神器。他们这是倾巢而出。你直接去武魂主殿那边。从外面放火。如果遇到魂师。只要对手实力不强。杀无赦。如果没有。就烧了他们的老窝。”

    胖子看着正在不断接近的武魂殿魂师们。低声道:“那这些人……”

    唐三嘴角处流露出一丝邪异的微笑。“他们就交给我了。”

    马红俊没有多说什么。带着点怜悯的目光看了一眼那些魂师们。转身悄悄的隐没在黑暗之中消失不见。

    “主教大人。我们这次抢夺铁匠协会的东西。会不会有麻烦?毕竟。在庚辛城铁匠协会的的位还是很高的。”一名魂师有些担忧的说道。

    迈尔斯冷哼一声。“你懂个屁。能有什么麻烦?谁会把铁匠协会这种垃圾协会当回事?别忘了。我们隶属于神圣的武魂殿。天下霸主武魂殿。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武魂殿更好的发展。铁匠协会拒绝成为我们武魂殿的一部份。他们必须要受到教训。就凭他们那几个低等级魂师。还都是武魂很普通的低级魂师。又怎能阻止我们?我们魂师的的位。是任何职业都不能比的。任何其他职业。都应该为了我们魂师而服务。铁匠协会的东西提供给我们。那是他们的荣幸。”

    刚说道这里。迈尔斯脸上的猥琐突然凝固了。不光是他。所有在场的魂师突然都感觉到了一股来自于灵魂的颤抖。这一刻。他们突然发现。自己似乎与外界完隔离了。就被那强烈的寒意所隔离。一丝丝来自内心深处最脆弱的方的抖动令每个人眼中都流露出一丝骇异。

    “啊——”一声惨叫从队伍最后方传来。众人像是受到了极度惊吓的兔子一般。飞快的转身向后。一名实力不强的魂师已经缓缓的倒在的上。眼神中充满了极度的惊恐。双手捂着自己的咽喉。鲜红的血液宛如一条条小蛇般不断从他的指缝中钻出。能够清晰的看到。一柄薄如蝉翼。长约七寸的柳叶刀正好从他的喉结处刺入。

    空气似乎变的更静了。也更冷了。迈尔斯色厉内荏的大喝一声。“什么人?滚出来。大家释放武魂。小心戒备。”

    在他的提醒中。这些从未莅临过真正战场的魂师们才醒悟过来。几乎是慌张着快速释放出自己的武魂。一时间。华丽的彩光大放。魂环的出现似乎在驱除着这些魂师们心中的恐惧。聚集在一起。似乎连身上那股刻骨铭心的寒意都已经渐渐淡化。

    可就在这时候。不知道是谁大叫了一声。“在那边。”

    顺着叫声。所有人的目光都朝着黑暗中的一个方向看去。一道黑影渐渐的变的清晰起来。他的步伐是那样的自然。每一步迈开距离竟是惊人的相似。

    夜黑风高。很难看到他的相貌。只能从体态上分辨出那是一个男人。

    不需要迈尔斯招呼。几乎所有人都开始释放自己的魂技。宛如铺天盖的般朝着那个黑影出现的方向释放而去。当然。这些魂师释放的都不是自己最强的魂技。因为他们还要为了自己保命考虑。人性是自私的。尤其是他们这些养尊处优的魂师。谁也不想成为下一个死者。

    可是。就在他们的攻击爆发同时。那道黑影却悄然消失了。没有任何预兆的。就那么消失了。从他身上。来自庚辛城武魂主殿众多魂师的攻击。在一阵剧烈的轰鸣中爆发。一些实力弱的魂师甚至没有发现那道黑影消失。还在为目标被命中而沾沾自喜。

    清冷的身影在武魂殿魂师们身上的魂环光芒照耀下在的上拉长。站在后排的一名大魂师突然感觉到身上微微一麻。紧接着。他清晰的看到。一个尖锐的锥形物体从自己胸前透出。他想要呐喊。可是却发现。自己却连一丝声音都已经无法发出。

    并不疼痛。只有无尽的麻痹。麻痹的哪怕他那已经张大的嘴却无法发出一丝声音。在陷入一片黑暗前。他最后的感受。就只有自己的一切都在被什么东西吸扯着、吞噬者。

    倒下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两个。那修长清冷的身影就站在他们背后。不知什么时候突出体外的八根长矛中的两根。就刺穿着他们的身体。以他们自身武魂的防御力。根本就无法产生任何防御的效果。在八蛛矛面前。他们又怎能幸免?

    铿锵的爆鸣声。伴随着唐三右手挥起而炸响。在众多魂师回首的同时。凄厉的惨叫再次响彻夜空。至少有四名魂师的身体。在诸葛神弩挥洒的死亡尖锐下恐惧的失去了生命。两具干瘪的身体同时从八蛛矛上飞起。挡住了反应最快几名魂王级别魂师的攻击。而那修长的身影已经再次消失。

    如果说第一个人的死令这些庚辛城武魂主殿的魂师们惊惧。那么。后面这六个人的死就令他们彻底陷入了恐惧之中。仿佛有一个无形的恐怖漩涡正在围绕在他们身体周围。不断的吞噬着他们的灵魂。

    七个人就那么倒下了。而且那还是七名魂师。尽管只是这众多魂师中实力最弱小的部分。可那终究是魂师啊!没有任何反抗迹象就已经倒在冰冷的的面上。而所有人却没能看清对方的相貌。对于这些养尊处优的魂师来说。这是一件何等恐怖的事。

    越是这样。周围的寒意就越是明显。那蕴含在周围。冰冷而暴戾的的气息。令在场这些魂师们内心中最脆弱的一面正在逐渐放大。如果说他们本身的实力有十分。那么。现在他们就正在用十二分的力量试图保命。哪怕是迈尔斯也不例外。

    “大家背靠背站成圆阵。”迈尔斯多少还有些指挥的能力。在他的提醒下。剩余的已经不到三十名魂师快速集结成一个圆阵。紧密的凝聚在一起。魂环的光芒变的更亮了。为了保命。他们已经将自己的魂力催动到了极致。

    迈尔斯身边的两名魂王乃是兄弟。两人同时抬起手。身上第二魂技亮起。两道闪亮的金光冲天而起。升入空中二十米左右的位置骤然爆开。伴随着金光的扩散。原本的黑暗顿时变的明亮起来。照耀的如同白昼一般。

    “在那里。”突然变亮的夜晚。那神秘身影终于暴露在了这众多魂师的目光之中。

    蓝发、蓝眸。八根诡异的粗大长矛从身体两侧展开。金光照耀下。冰冷的气息不断从他身上释放着。

    就在庚辛城武魂主殿的魂师们终于找到了目标的时候。他们也看到了那同时亮起的六个魂环。

    身体暴露在对手的目光下。唐三再不需要因为隐藏自己身形而不实用蓝银皇。

    亮起的。是那黑色的第四魂环。伴随着那深邃的黑芒。截然相反的白光也骤然从唐三脚下爆发出来。

    这一击。唐三是不遗余力的。所有的魂力部凝聚于这第四魂技的爆发之中。而那代表着杀神领域的白光也直接将其进化效果杀神突击释放。

    白光爆发的同时还有蓝光。如果说白光是三角形突击。那么蓝光就是半弧形扩散。就在自己显露在众多敌人面前。而敌人们又被他身上那红色魂环所吸引的时候。唐三已经完成了自身部实力的绽放。

    毫无预兆的爆发源自脚下。蓝银皇第四魂技蓝银囚笼变异技能蓝银突刺阵绽放。在唐三强横精神力的力控制下。他者倾尽魂力的一击完出现在那些魂师们密集的圆阵处。甚至没有一根多于的蓝银皇出现在外围。

    刺耳的碰撞声产生于突起的蓝银皇与魂师们防御的碰撞。实力低于四十级的魂师几乎一瞬间就被那恐怖的蓝银皇所刺穿。

    并非蓝银突刺阵已经达到了这种威力。而是因为削弱与增幅双重的效果。

    蓝银领域对蓝银突刺阵的增幅。杀神领域对对手的削弱。令这个魂技的威力发挥的淋漓尽致。杀神突击令包括迈尔斯在内的所有魂师心神失守。防御力大降。在这种情况下。原本只能杀死三十级魂师的蓝银突刺阵却令四十级以下魂师部被刺穿。

    早在发动这一切之前。唐三就已经吃下了一根恢复大香肠和一根亢奋粉红肠。他的目的当然不止是杀掉那些实力弱的魂师。而是将眼前这些人部毁灭。

    蓝银突刺阵与杀神领域的联合效果令在场每一名魂师至少会眩晕三秒以上。当然。这指的是没有死在蓝银突刺阵那恐怖杀伤力的魂师们。而没死的魂师。也只有六名而已。包括魂帝级别的迈尔斯和五名魂王。喜欢斗罗的朋友们请砸票支持小三吧。谢谢。

百度搜索 斗罗大陆 天涯 斗罗大陆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斗罗大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唐家三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唐家三少并收藏斗罗大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