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斗罗大陆 天涯 斗罗大陆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但就在这个时候,一层层黑光骤然从戴沐白脚下升起,那是一根根蓝银草。蓝银草升起后立刻凝结在一起。变得极其坚硬。不但将外面的扭曲气流挡住,同时也在戴沐白身体周围布下了整整七层屏障。

    戴沐白遇到这样的危机,唐三已经顾不得消耗魂力了,万年魂环之技蓝银囚笼发动,一共七层蓝银囚笼,直接落在了戴沐白身上。

    刺耳的摩擦声从月刃与蓝银囚笼接触的瞬间爆发。

    一方是强横的魂力支持,并且经过武魂融合技增幅的月刃,另一边则是前所未有的第四魂环万年魂技。究竟谁会获胜?

    一道接一道蓝银囚笼在月刃的旋转摩擦中破碎,但月刃上蕴含的红色光芒也明显在削弱。

    腾空在半空的唐三并没有闲着,身体从天而降,八蛛矛伸展开来,直奔邪月扑去。

    八蛛矛加上四肢,唐三最多可以从十二个不同的方位攻击邪月,表面看去,邪月已经被压制在了下风。以唐三的攻击能力,完可以完成着十二方向的攻击。

    但是,在这一刻,邪月就显示出了他作为武魂殿黄金一代的强悍,他只用了一个简单的方法,就破解了唐三从天而降的威势。

    身体闪电般旋转一周,另一柄月刃冲天而起,高速旋转中朝着唐三切割而去。月刃上释放着刺耳的尖啸,论冲击力,竟然比袭击戴沐白那一柄还要强。

    袭击戴沐白要的是突然,为了收敛声息,邪月没有使用力。而此时攻击唐三,他自然没有这样的忌讳。

    看到那柄袭向自己的月刃,唐三不禁大吃一惊,因为他发现,哪怕在自己地紫极魔瞳锁定下,那柄月刃的速度依旧极为恐怖,而在现实中。那月刃后面竟然带起一串残影。唐三立刻就判断出,这月刃的切割力甚至连自己的八蛛矛也挡不住。

    此时。战局的另一边,唐三帮助戴沐白防御的七层蓝银囚笼已经部破碎。但那柄月刃也已经后力不足,戴沐白虎爪利刃弹出,将月刃拍飞,而那柄月刃几乎在与他虎爪接触的一瞬间就消失了,重新出现在邪月手中。零点看书

    一抹冷笑浮现在邪月地嘴角处。比赛开始到现在,终于开始进入他的掌控。你能在妖魅中看到我又如何?让我占据了上风,你就不会再有任何机会。

    半空中地唐三眼看戴沐白危机已经化解,虽然在拍掉对手月刃时被焱一拳轰飞,但以戴沐白的实力。应该没有大碍,焱也同样被赶上来地朱竹清一记幽冥斩劈出数米,外面的局势依旧是均势。

    月刃的尖啸声以及上面越发妖异的红纹,都带给唐三莫大的压力,但在这个时候,实战素养就展现出来。

    眼看着月刃破空而至,就像被自己地身体吸引了似的,唐三张开的双臂猛的回收,同时身体在半空中飞快偏转。左手猛的甩出。重达五百斤地昊天锤直接迎了上去。

    轰然巨响中,昊天锤与月刃几乎同时飞射。

    月刃占据的。是邪月魂力强盛的优势,而昊天锤本身的坚硬与五百斤的恐怖重量也起到了作用,因此,这两大武魂碰撞的结果就是**。

    邪月脸色微微一变,右手一招,左手挥出,半空中击飞的月刃悄然回到了他掌控之中,而另一柄月刃却又已经飞了出去,再次奔向唐三的身体,同时,重新回到他右手的月刃也紧接着抛出。

    就算你能用昊天锤抵挡我地月刃又如何?你地昊天锤只有一柄,而我的月刃却是两柄。我到要看看,你如何抵挡我这一前一后地攻击。

    月刃对于唐三来说,就像是大号的回风柳叶刀,眼看那如同流星赶月一般弧线飞来的两柄月刃,他心中不禁气苦,堂堂暗器大师竟然被对手当成靶子,这种感觉绝不好受。

    身体在空中下坠,唐三此时变得极为冷静,紫金色光芒从双眸中喷吐而出,同时双手已经完变成了玉色。

    自己的暗器是不能使用的,现在他所能凭借的就只有召回的昊天锤。

    如果是手握昊天锤去磕飞对手的月刃,唐三可以肯定,对手那远高于自己的魂力必定会创伤自己,绝不可取。

    瞳孔骤然收缩之间,唐三出手了,依旧是昊天锤。

    这一次不再是直飞,黝黑的昊天锤在空中滴溜溜的旋转起来,看似缓慢,但却正好迎上了第一柄月刃。

    和之前的情况完相同,昊天锤与月刃同时磕飞,但神奇的一幕出现了,那磕飞的昊天锤竟然在空中正好拦截到了另外一柄月刃,再次发生磕碰。

    尽管这次力量已经不足,但也足以令那柄月刃改变飞行的方向,斜斜的飞了出去,无法威胁到唐三自己。

    邪月的第一反应就是这不可能。难道是巧合?

    这当然不是巧合,唐三凭借着紫极魔瞳的精确判断,以及第一次磕碰月刃时昊天锤反弹的速率,从他所需要的角度磕中对手月刃,在旋转中改变反弹方向,这才能以一击二,成功的击飞月刃。

    在唐门的暗器手法中,这叫做一石二鸟。

    本身并不是什么高明的手法。但难就难在唐三此时使用的这件暗器重达五百斤,对控制力的要求之高,还有计算的准确性,无疑将他暗器大师的实力充分发挥出来。

    两柄月刃重新回到了邪月手中,而唐三也已经脚踏实地,在这一次的对抗中,双方又打成了平手,谁也没有占到便宜。

    邪月有些愤怒了,尽管对手有魂骨,但他现在却是结合了自己与胡列娜两人的力量。从唐三的动作、魂力以及反应上来看,对手受到妖魅技能的影响很小,甚至可以忽略不计。

    可就算如此,魂力比对手高上那么多的自己,这么长时间还无法击溃对手么?

    不,这决不可能。

    宛如人妖一般的邪月瞳孔开始急剧收缩,握住一双月刃的手上青筋暴露,双臂缓缓向身体两旁伸展,月刃展开,合成一个圆形。凝视着唐三,他的目光就像是要择人而噬的魔鬼一般。

    唐三依旧平静,虽泰山崩与前而不色变,这是唐门暗器的基本要求。能够在妖魅结界中不受影响,不只是他背后的八蛛矛所产生的抵消作用,同样重要的还有帮他看清一切的紫极魔瞳,以及那双听声辨位的灵耳。

    深吸口气,邪月似乎并不着急,凝望着唐三,“你是第一个尝试我自创技能的人。能够败在我的自创技能下,你应该感到荣幸。”

    唐三冷冷的道:“你还没有赢呢。风笑天当初对我用出疾风魔狼三十六连斩的时候,应该也是你这样的想法,他的结果你看到了。”

    不屑的一笑,邪月眼中妖异之光大盛,“风笑天那种菜鸟也能和我相提并论么?我的自创技能,是没有破绽的。领略吧,圆月。”

    邪月动了,他的身体宛如旋风一般动了,刹那间,他整个人和两柄月刃几乎同时消失,出现在唐三面前的,只有一个巨大的白色圆盘。

    没有任何摩擦声和风声呼啸,似乎所有的声音都已经被那圆盘所吞噬了一般。惟有妖魅结界中的红雾如同漩涡哦一般围绕着那白色的圆盘旋转。

    为了战胜唐三,邪月终于用出了他最强的一击。

    从魂力上来看,邪月与胡列娜和焱相差不多,魂技上大家各有所长。他之所以能够成为黄金一代中的魁首,就是因为他这个自创技能。而在武魂融合技妖魅中施展这个技能,就是他最强的一击。凭借这一招,他亲手击败了自己魂力达到六十八级的老师。从而被公推为武魂殿年青一代的第一人。

    圆月,听上去是多么美好的一个词汇,可此时此刻,出现在唐三面前的,却是一个毫无破绽的自创魂技。

    圆形是最圆满的形状,没有任何破绽的形状,只是一眼望去,唐三就知道,这无迹可寻的强大攻击绝不是自己的乱披风锤法所能抵挡的。

    邪月并没有夸张,他这圆月技能确实是风笑天的疾风魔狼三十六连斩远远无法相比的,但是攻击频率,二者相差的就太多太多。

    那看上去的白色圆盘,其实就是邪月带动自己两柄月刃以极其惊人的速度旋转所致。

    唐三知道,在实战了武魂融合技之后再力施展这个技能,就算邪月获胜了,他和胡列娜的魂力应该也会所剩无几。

    可此时此刻,他真的有些挫败感,因为他清晰的感觉到,眼前这个技能并不是自己所能挡住的。

    蓝银草,缠绕技能发动,缠绕之后,紧接着就是一个第三魂技蛛网束缚。唐三不会束手待毙,他要用自己所能想到的部办法来战胜眼前的对手。

    蓝银草接触到那白色的圆月,悄然破碎,蛛网束缚的绿光笼罩其上,顷刻间支离破碎,两个技能,竟然没能让对手前进的速度降低分毫。

    唐三明白,此时就算是自己使用第四魂技蓝银囚笼在面前布下十道防线,也会被那急速旋转的圆月割裂。

    唐三的眼睛亮了,他的身体开始动了起来,准确的说,是他的身体也开始了旋转。背后的八根八蛛矛部伸直,在唐三的旋转中,顿时化为了一团旋风。

    唐三的旋转和对手是反方向的。此时此刻,他部的魂力都凝聚在了自己的八蛛矛上。他知道,这是自己最后,也是唯一的机会。到了这个时候,任何技巧都已经没有作用。

    有用的,只是双方正面的碰撞。亢奋粉红肠,吞入腹中。唐三要力拼命了。

    轰——

    唐三临时旋转的漩涡终于装上了圆月。临时想出的对策与对手的自创技能碰撞在一起,结局可想而知。更何况,对手的魂力还远高于他。

    第一根八蛛矛甩在了月刃上,产生第一次爆鸣。

    圆月迟缓片刻,其中邪月与胡列娜融合的身体依稀可见。而唐三却喷出一口鲜血,那根八蛛矛应声破碎。

    剧烈的疼痛令旋转着的唐三身一阵痉挛,但他知道。在这个时候自己绝不能停。借助那剧痛的刺激,他地身体反而旋转的更加快速了。

    第二声爆鸣再次想起,两人的身体几乎是一分再撞,同样的局面再次出现。又是一根八蛛矛破碎了。

    要知道,作为外附魂骨,八蛛矛早已经成为了唐三身体的一部份,就像他自身的骨骼一般。连续震碎两根,他所承受的痛苦是何等巨大?

    更加惨烈地碰撞依旧在继续。第三根、第四根、第五根,直到第六根八蛛矛在碰撞中破碎的时候。邪月地自创技能圆月才变得缓慢了一些。

    接下来,是第七根。唐三喷出了第七口鲜血,他身上此时完被粉红色的光芒所笼罩,在亢奋粉红肠地刺激下,他的魂力已经提升到了顶点。

    就剩余最后一根八蛛矛了。邪月与胡列娜那融合的身体已经因为圆月速度的降低而无法完隐藏于月光之中。

    几乎是拼尽力的,唐三抡出了自己最后一根八蛛矛。

    这次不再是轰鸣,而是刺耳地摩擦声,唐三眼看着自己的第八根八蛛矛在与对手的不断碰撞中被切割成一段一段。

    八蛛矛的坚硬他再清楚不过,八根八蛛矛破碎。唐三的背后已经被鲜血染红。那是从八蛛矛根部被震裂地皮肤出流出的血液,此时他的脸色已经一片苍白。

    但是,唐三的抵抗还没有结束,他没有第九根蛛腿,但是,他还有别的。

    昊天锤,在这旋转的最后时刻,终于出现了。在唐三那旋风般的身体中激射而出,重重的砸上了对手的圆月。

    刺耳地摩擦轰鸣。以及无数火星从双方碰撞地中心处爆发。

    昊天锤冲入空中。唐三也终于坚持不住那剧烈的旋转,噗通一声甩了出去。重重地摔倒在地面上。

    而那旋转的圆月,也终于因为这最后的重击停了下来。

    邪月的脸色是震惊的,在施展圆月的时候,他就是要给唐三一击必杀,可八蛛矛的坚硬程度远远超出了他的预料。每一次碰撞,唐三固然会损失一根八蛛矛,可他的魂力也同样会被大幅度消耗。到了最后一下昊天锤的碰撞,终于令他的圆月技能无法再施展。

    而他与胡列娜的魂力也终于无法再支撑住那武魂融合技的持续。

    妖魅消失。红雾收敛。所有观战者的目光几乎一下都集中在了红雾中出现的唐三和邪月身上。

    史莱克七怪一方,所有人的心都沉了下去。而武魂殿的人,脸上却都浮现出了一丝笑容。

    倒在地上,身体已经被鲜血染红的唐三正在微微的抽搐着,尽管他正在挣扎着想要爬起来,但此时谁都看得出,化身为二的邪月和胡列娜占据了绝对的上风。

    邪月双手月刃之上,至少有数十个密密麻麻的小缺口,而胡列娜则一脸苍白。但至少他们两个人都还站着。

    此时,另一边的战场上,双方战的不相上下。焱已经用出了自己的第五魂技,而朱竹清和戴沐白也终于用出了武魂融合技幽冥白虎。从整体局面上来看,史莱克学院一方甚至还略微占据着上风。

    焱虽然强,但他以一敌二,面对幽冥白虎还是被完压制。而另外一边,小舞和马红俊的魂力虽然在开始的时候消耗很大,可在他们背后,却有两名辅助系魂师的支持。

    宁荣荣的九宝琉璃塔不断交替射出各种光芒,对他们进行各种增幅。三窍御之心用的如臂使指,极为纯属,总在马红俊和小舞最需要的时候给予他们最正确的支持而奥斯卡的各种香肠也不断从手中制造出来并飞到他们手中进行补给。因此,尽管他们剩余的两名对手魂力高达四十五级以上,却也打的有声有色。反而占据了一丝上风。对方二人,时刻都在提防着小舞什么时候再次施展她那无敌金身。

    武魂融合技妖魅的消失,无疑打破了双方的均衡。尽管看上去邪月和胡列娜消耗巨大,但他们只要再随便攻击一次击溃唐三,就可以投入这边的战场。

    妖魅一小时,武魂殿学院战队的那名辅助系魂师立刻射出两道光芒,分别落在胡列娜和邪月身上。帮助两人恢复着。胜利的天平已经开始倾斜。

    邪月有些惋惜的看着唐三,场中的局面他当然看的清楚,“你很强,听说你今年还不到十五岁,真的很难想象你是一个怎样的天才。在天赋上,我不如你。”

    能让武魂殿黄金一代第一人说出这样的话,无疑是对唐三的肯定。

    但邪月手中的月刃也在这个时候举了起来。

    他知道,唐三虽然消耗巨大,但却还没有到武魂殿交给他任务那样的程度。眼看着唐三已经从地面上勉强的爬了起来。

    在唐三背后,八蛛矛巨大的断裂处看上去极为恐怖,尤其是他那身绿色校服大部分地方都已经被鲜血染红的样子,更是令人触目惊心。但他还是那样站了起来。

    和比赛开始前唯一没有改变的,是唐三的双眼,他眼中的目光依旧是那样的执着而平静。凝视着邪月,唐三挺直了自己的腰板,不论什么时候,脊梁不能弯。

    “不要以为你赢了。”唐三的右手缓缓抬起,此时,他的魂力消耗之大,甚至只能让自己的一只手保持玄玉手的状态。而就在他那只抬起的右手中,握满了一把先前八蛛矛的碎片。

    邪月听到唐三的话,不禁愣了一下,此时局面完在他们这一方的控制之下,焱和其他队友都开始发力,强行压制着史莱克七怪的其他人不让他们对唐三进行救援。

    甚至连奥斯卡抛过来的一根恢复香肠都被胡列娜拦住。唯一落在唐三身上支持的,只有宁荣荣一道魂力增幅的光芒。

    “难道你还有什么办法能够扭转眼前的局面么?”或许是因为大局已定,此时邪月的话也多了起来。

    唐三淡然一笑,“你的自创魂技施展过了,我的还没有。你真正的实力我已经见识过了,可我真正的实力是什么,你知道么?”

    “自创魂技?以你现在的情况,还能施展乱披风锤法?七宝琉璃塔虽然神奇,但也不能令一个魂力接近枯竭,魂骨破碎的人创造奇迹。”

    “是这样么?那就让你看看,什么才是我真正的实力。”

    唐三动了,动的只有他的右手,手臂挥动,小臂以一种奇异的节奏抖动着,五指张开的一瞬间,他的手指仿佛凭空消失了一般化为一片幻影。而他手中那些八蛛矛的碎片就那样四散飞射而出。

    唐三之前手握的碎片一共有十六块,大都是原本八蛛矛上的倒钩和一些锋利的碎片。是他在先前从地面上爬起来的时候逐一捡入手中的。

    十六块碎片,同时飞了出去,却没有一块是飞向邪月与胡列娜的,至少在他们看是这样的。

    邪月笑了,“这就是你所谓的自创魂技?”

    唐三也笑了,但他却没有说话,而是咕咚一声,重重的摔倒在地,直接昏迷了过去。尽管如此,他脸上的笑容却没有丝毫改变。

    唐三在笑邪月,在笑一个敢于嘲笑唐门暗器手法中排名前十位蝠翼轮回的人。

    蝠翼轮回,唐门暗器手法排名第十。可以由任何暗器使用,同时发射暗器的数量最多是三十六枚。唐三现在的实力和操控力,最多只能用出十八枚。而他此时所发动的十六枚,已经是他昏迷前所能达到的极限了。

    十六块碎片,每一一块是直线飞行的,完是以弧线方式分散开来。

    在唐三倒地的一瞬间,邪月的脸色就变了,他同时感觉到有两股劲风从自己身体两侧传来。

    毫不犹豫的,双月刃同时抬起,朝着那两块碎片磕去。

    叮叮两声轻响,两块碎片同时飞起,与他同样吃惊的还有胡列娜,照顾她的碎片格外多,足有四片。不过,她毕竟是一名魂王,尽管现在魂力也是近乎枯竭,但在己方辅助魂师的帮助下,她还是勉强用指甲将四块碎片弹飞。

    就在他们松了口气的同时,两人几乎同时感觉到身上一麻,带着不可思议的目光,他们摸到了落在自己肩膀上的碎片。

    他们并没有看到,攻击他们的六块碎片在被两人弹飞的同时。竟然同时飞向了对方,而且同样是弧线,只不过因为轻微而并没有太强地破空声。

    蝠翼轮回手法要是那么容易破解,就不配成为唐门前十的手法了。尽管唐三在发出的时候魂力所剩无几,但他想要的效果却依旧已经达到。

    落在邪月和胡列娜肩膀上的碎片一块都没有少,邪月是之前攻击胡列娜的四块,而胡列娜则是两块。六块碎片无一落空。

    这些碎片的力道实在是小了些。落在他们身上只不过是刚好划破了他们地衣服和一层皮肤而已。

    如果是盛状态的邪月和胡列娜,都可以力释放魂力来阻挡唐三地蝠翼轮回手法。但此时的他们却根本没有那样地能力。而这一切的一切,却都是在已经昏迷过去的唐三算计之中。

    划破一点肌肤就已经足够了。不要忘记。在那八蛛矛上,蕴含着连毒斗罗都要极度头疼的恐怖毒素。

    几乎只是瞬间的工夫,邪月和胡列娜就发现自己地肩膀已经失去了知觉,两人心中大惊之下,再想壮士断腕也已经来不及了。因为麻木的位置已经蔓延到了胸口。

    没有半分迟疑。兄妹二人飞快的盘膝坐在地上,拼命的催动自己不多的魂力抵挡毒素蔓延。这是他们现在唯一能做地事情。

    噗通、噗通、噗通、噗通。四个跌倒的声音几乎同时响起。除了焱以外,武魂殿学院战队的另外四名队员几乎和邪月、胡列娜不分先后坐倒在地,其中那名最弱的辅助系魂师,更是直接昏迷了过去。

    唐三的蝠翼轮回手法抛出的十六块碎片中。除了六块用在了邪月兄妹身上,另外十块,分别飞向其他五人。

    在碎片出手的一瞬间,唐三为了追求准确性,大脑急速运转,通过紫极魔瞳的判断,甚至判断出了另外五个目标在之后数秒内的动作。也正是因为虚弱状态下用脑过度,他才会昏迷倒地。

    那另外十块碎片极为印象,不但是弧线飞出。而且还是贴地飞行。虽然其中一些也被反应过来地对手及时挡住。但挡住后地碎片再次飞行,重新找到其他目标。

    除了警惕最强的焱力释放魂力。先后数次挡住了没有后力地八蛛矛碎片之外,其余四人部中招。

    对于任何人来说,场上的局面都是戏剧性变化。之前还完占据上风的一方突然跌倒六人,就只剩下一个孤单的焱。

    胜利的天平重新倾斜,而且这次倾斜的还是那么彻底。

    小舞和奥斯卡直接跑向了唐三,这边的战局已经不需要他了。宁荣荣九宝琉璃塔开,对幽冥白虎进行增幅。马红俊将之前剩余的魂力部用出,凤凰火线在凤翼天翔与浴火凤凰的增幅下从侧翼力攻击。

    不得不承认,焱的实力确实强大,在如此不利的局面下,他依旧苦苦支撑着,尽管他的抵抗已经越来越弱,庞大的幽冥白虎每一次攻击,都会给他身上带来数处创伤,但他毕竟还在支持着。

    不论教皇比比东的心志有多么坚定,面对眼前突如其来的变化也不禁脸色大变。

    唐三并没有违犯比赛规则,他抛出的是自己八蛛矛的碎片,是自己身体的一部份。并非武器。谁能想到,决定胜负的竟然就是他那轻轻的一抛呢?

    一个声音突然在教皇耳边响起,“尊敬的教皇陛下,我必须要提醒您一下。”

    “大……”菊斗罗月关刚想怒喝一声大胆,看是谁敢突然向教皇说话,他却发现,这说话的人正是同为封号斗罗,却留在了史莱克学院阵中的毒斗罗独孤博。

    教皇比比东冷冷的瞥了独孤博一眼,“毒斗罗有什么要提醒本座?”

    独孤博微微一笑,他的笑容谁都能看出很假,可他的身份毕竟摆在那里,封号斗罗在魂师中的地位永远都是崇高的。

    “教皇陛下,唐三那八蛛矛上锁附带的剧毒,我也解不了。能够解毒的就只有他自己。而且,那八蛛矛上附带寒热以及人面魔蛛三种剧毒,乃是混毒,发作极快。魂力虽能减缓其发作,但作用绝对有限。如果再拖延下去,恐怕您的黄金一代就只能剩下一个人了。”

    独孤博的话语中无疑带着一丝讽刺意味,但他的话却绝不会有人不相信,以封号斗罗的尊严,是不可能说出谎话的。他本身又是个独行侠,虽然武魂殿势力滔天,但他也并不十分在意。准确的说,独孤博身后的背景正是天斗帝国皇室。

    教皇脸上闪烁着阴晴不定的神色,比赛场地中,盘膝坐倒的六个人脸上紫黑色开始变得越来越浓郁,而焱也眼看就要在幽冥白虎和马红俊的合击下坚持不住了。

    原本应该到手的胜利竟然演变成了如此情景,实在让比比东有些无法接受。但她毕竟是武魂殿历代最优秀的教皇,权衡利弊之下,当机立断站起身,“武魂殿学院战队,认输。”

    教皇话音刚落,他身边的宁风致就站了起来,抬起手,七宝琉璃塔带着莹然宝光悄然出现在他面前,宁风致轻喝一声,“去。”

    只见他手中宝塔滴溜溜的旋转三周,飘然而出,宝塔在空中瞬间放大,刹那间,整个教皇殿前顿时宝光大作,宁风致的七宝琉璃塔随着前飘,体积迅速膨胀,眨眼的工夫竟然已经化为一座高达十米的宝塔,虚浮于半空之中。一道淡淡的光晕从宁风致眉心处射出,直接注入到七宝琉璃塔之中,他身上也闪烁着与七宝琉璃塔同样的光芒。

    这正是七宝琉璃塔的器魂真身,又名七宝真身。

    剑斗罗尘心也同时站了起来,静静的站在宁风致身边,他虽然没有释放出自己的武魂,但身上却释放着极其锋锐的气息。隐隐护住宁风致。

    宝塔第六层,一道恢宏的光晕激荡而出,直接照射在了唐三身上,而正在唐三身边一脸焦急的奥斯卡和小舞则被这道光芒弹的向旁跌退。

    跌退过程中,一朵盛开的鲜花从小舞怀中悄然滑落,小舞脸色骤然一变,飞快的探手捞起相思断肠红,重新塞入自己怀中。

    就是这一个短暂的过程,教皇殿前,顿时有四双目光同时落在了她身上。诧异之色不分先后出现。这四道目光分别来自于教皇比比东、菊斗罗月关、鬼斗罗鬼妹以及剑斗罗尘心。

    四人脸上都流露出了震惊的神色,同时还有无法抑制的情绪波动。和他们一样出现这样表情的还有不远处的毒斗罗独孤博。五大强者的目光几乎在一瞬间就集中在了小舞身上。

    小舞明显感觉到了从他们身上传来的压迫力,脸色顿时一片苍白,低着头,强忍着不让自己双眼中怨毒的光芒流露出来。

百度搜索 斗罗大陆 天涯 斗罗大陆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斗罗大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唐家三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唐家三少并收藏斗罗大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