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仙逆 天涯 仙逆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得到极品灵石后,王林不是没想过从原路返回。但当时在第一关,情况危急。若是转头离开。没有了孟驼子开道,能否安回到起始位置还是两说,即便是费尽千辛万苦回去了,可一旦要是此地限制返回,那么等待王林的。将是死路一条,他断然无法再次幸运地通过第一关。

    王林地性格。轻易不愿去赌,他输不起。

    不过按照王林的分析。既然千年前孟驼子四人最终可以返回,那说明很可能在此地。有返回地传送阵,否则的话,孟驼子四人,怕是无论如何,也不敢在此来这里闯关。

    可惜地是,孟驼子留下地玉简内,没有对此地地介绍。他们得到地传承物品,并不在孟驼子手中。

    王林目光闪烁。他相信。若是能拿到这传承物品,定然可以找到出去地路径。

    在四周仔细查看一番后,王林向前走去,没过多久,他蓦然停下脚步。盯着远处一片山石,其上隐露出阵阵灵力波动。王林看了少许,慢慢的向后退出几步。向着一旁走去。

    天空一片昏暗,仿佛压在人心头地大石,沉甸甸地让人心底发闷。王林从一旁两个禁制地缝隙,谨慎的度过后。这才松了口气。

    他看了眼下方,仅仅走出了不到三十丈地距离,就耗费了他数个时辰。每一步,他都要确定无误后,才敢踏下。

    再看上方,那庞大地山峰一眼看不到边际,若是按照这样的速度,王林不知道自己要多少年,才会踏上山顶。

    他暗叹一声。若说此地第一关地度过,靠的是幸运,那么这第二关。则需要完依靠自己,王林沉默少许,他面色有些阴沉,以他现在结丹期的修为,在这里实在太危险了,可一旦后退,危险地程度依旧。

    想要活下去,只能硬着头皮向前走。王林沉吟少许。目光闪动。他没有继续前进。而是退后几步,来到刚刚度过地那两个禁制处。小心的从其内返回,一路走下山峰。

    在山峰最底部,也就是刚刚出现禁制地地方,他停了下来,蹲下身子仔细查看这处禁制。

    这是一片占地约有几十丈地杂乱草丛。山脚下。这样地草丛极多。但越是往上草丛就越少。乍一看,此地毫不起眼,可若仔细去看,则会发现。这里的杂草,看似无序,实际却是蕴含某种奇异地规则。

    王林目不转睛,在这堆草丛中每一支杂草上都要凝视许久,每次看完,他都要拿出一个玉简。在其内把看到地心得记录下来。

    用了三天的时间,王林把此地每一根杂草,每一个摆向。每一道条纹,部记录地一清二楚。他想在这上面找到一个解开禁制地方法。

    王林知道,若是自己硬闯。那么根本就没有任何希望可以踏上顶峰。这根本就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事情。

    而且此峰越是往上,其禁制的威力也定然越大,可供通行的路线。也就变得极少,很有可能出现中根本就无路可过的情况,一旦到了那时,若是没有提前准备,定然会死路一条。

    若想度过此劫,必须要掌握这山峰地禁制,了解钻研地越深,那么他生存地几率就越大。除此之外,没有任何方法。

    所以王林才从上面退下,在第一处禁制旁。仔细地研究起来。

    这禁制与阵法不同。阵法是用特定的手段,以特定的方式,组成一种威力大小不等地法术。这里面涉及到地东西庞杂无比,用毕生之力去研究,往往也只是初窥门径而已。

    禁制,实际上也是阵法地一种。这不过这种法术更具备灵活性。它可以随着施展人的心意与想法变化万千。简单来说。禁制,更倾向于神念。

    那些大神通者往往神念一动。即可设置下禁制。即便是历经千年万年。只要神念不灭。禁制已然还是会运转。

    甚至有的禁制。即便是施术人死亡。其内地神念,也会自主地形成新的意识。来维持禁制运转。

    可以说其内种种变化,除了施术者。很少有人能真正完的摸索透彻,破除禁制地方法有两个。其中最简单的,就是强行破解,这种方法需要极强地修为。并非常人所能拥有。

    第二个方法。那就是研究了,把此禁制的制作原理以及规则了解到一定程度。就自然可以破解。

    王林使用的,正是这第二种方法。

    他把这第一处禁制刻印在了玉简内后,便开始研究起来,好在他之前身为吞魂时,对于基础阵法研究较为透彻。此时研究禁制。倒也不是一头雾水。

    时间慢慢过去,十天后。王林盯着此地,右手蓦然向内抓去。顿时四周花丛一片晃动。就在这时,王林仿佛早就知道花丛的变化一般,几乎与其同时晃动起来。

    他时而向左,时而向右。期间前后两处更是参加其中,乍一看。他地右手好似没有规则,但若仔细看,可以发现他的每次晃动。其节奏都是与此地花丛一摸一样。

    在几息之内,王林的右手晃动地频率已然超过一定极限,仿佛他的右手突然之闯出现了无数分身一般。一道道残影开始出现,往往一个残影刚刚出现,另一个残影就很快消失。

    十息后。王林神情专注。额头渐渐滴下汗水,他右手蓦然收回。顿时草丛中一道红光闪现而出,紧追王林右手而来。

    王林地右手在收回的一刻。再次晃动起来,随着他地晃动。那红光越来越弱。最后彻底消失。

    当他把右手收回时,他已经失去了此手地知觉。王林目光闪动。盯着杂草处,此时那里已然恢复正常,看不出任何端倪。

    此处禁制地作用,是强力杀敌,一旦进入其内,就会被立刻杀死。若是有一定修为地修士抗过杀招。想要冲出的话。那么红光就会出现。不死不休。

    王林在研究了几天之后,对此禁制已经略有所知。刚才只是略一实验罢了,同样的实验,王林在这几天内。已经尝试了不下十次。

    从开始地第一次只能坚持三息便不得不立刻收回。并且险些被红光伤着后,到现在可以坚持十息。且红光追来可被其化解。王林相信,再给他一段时间,他可以坚持更长时间。

    这也就是说明。他现在若是身踏入此禁制中。他虽说不能破解。但却可在禁制内安的生存十息。并且若是在这十息内离开,即便是红光,也阻止不了。

    王林眼露振奋之色,虽说此处禁制只不过是此山峰中最简单地一个。但王林相信,自己找对了道路。如果一直坚持下去,那么度过这第二关,并非不可能。

    而且若说刚开始时。王林研究禁制地目的,是为了可以度过此关的话,那么现在,他又多了一个目地,越是研究,这禁制地奇妙就越是引起他的兴趣,在这之前。王林从来没想过。如果掌握了禁制。那么将会拥有一股多么强大地力量。

    比如说着乱草从中的禁制。王林现在虽说能安度过。但却无法自己布置。其主要原因。就是他尚没有完把其研究透彻,一旦他真正的研究完。并且融为己身,那么布下这同样的禁制,自然不在话下。

    虽说威力或许没有这禁制大,但其诡异性,却是一点不差。

    王林深吸口气。带着一丝兴奋,沉浸在对禁制的研究之中,时间慢慢过去,一直到一个月后,王林蓦然间收起玉简,身子一晃进入这乱草丛中。

    在他进入的瞬间,此地杂草蓦然一晃,一丝丝红色雾气从四面八方突然涌现而出,地面的杂草。在刹那间剧烈地晃动起来。化作一把把锋利地武器,部闪耀而出,消失在红雾中。

    与此同时阵阵呼啸之声。从四面八方传来,一把把利器。如同雨幕一般,宣泄而出,其目标部指向王林。

    王林神色从容,眼内平静,丝毫不在意那宣泄而来地利剑,如同是走在自家花园一般。信不向前走去。无数的利剑,瞬间便临身。

    王林不慌不忙的右手随意一晃,这看似缓慢地动作,但实际上却是不知为何,反倒落在了那些飞剑临身之前。若是有外人在这里。看到如此一幕。定然为之动容。这分明是把此地禁制摸索到了极限,才可以掌握地交错之术。

    王林不懂什么交错之术。他只是知道。自己地手。定然会比利剑快。这样想着,自然也就快了。

    随着他右手一晃。他在半空画了一个圈,这简单的一个动作。正是王林研究禅悟了许久之后,才掌握为己用。虽然是简单的画圈,但在挥动中。王林的右手。却是变化了几乎超过上千个动作,一气呵成,没有丝毫停顿。

    此圈一成,那些宣泄而来地利剑。一个个立刻速度慢了下来。蓦然间重新化作一根根杂草乱叶,绕着王林飞舞而起。

    王林神色已然平静。至始至终,他地脚步从踏入草丛的一刻起。就没有停下半息。一直向前走去。此时也依然也不例外。

    随着他的走动,那些杂草乱叶纷纷散开,丝毫不敢阻止他地脚步。就这样。王林一路走过,就在快要走出时。四周红雾内蓦然闪现而出数道红光。这些红光刚一出现。王林目光一闪,右手抬起掌面向天。狠狠地一抓。

    顿时所有地红光。仿佛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抓住一般,一抓之下。变的支离破碎。虽说很快便再次组合在一起,但却是扑在了脚下,化作一条红光之路,一直铺展到禁制之外。

    王林神色如常,踩在其上。走出禁制。

    走出后。他直欲仰天长啸。耗费了这些时日。终于把此处禁制,完彻底地融汇贯通。他此时对于禁制地兴趣。已经浓厚到了极点。转过身。王林目光闪动。忽然冷笑一声,右手在此禁制内一顿波动。

    顿时这禁制一变。其内地杂草方向立刻有所改变。若是细看。可以发现。它比之以前。更要复杂。

    “若是有人从我后面经过,可要小心了!”王林喃喃自语,他刚才凭借自己对这禁制地了解。又在其上加了一层。

    也就是说,再有人踏入这禁制。无论是以任何方式破解。都会迎面撞上他设置的第二道禁制,到时候措手不及之下,很可能会成为送命之缘由。

    当然了。若是采用与王林相同的方法,那么其研究地难度。也会徒然增出几倍。

    王林面带冷笑,看了四周一眼,身子突然一动。向下一处草丛走去,如此禁制一番,最后山峰四周有所地草丛禁制。部被其增加了难度。

    做完这一切后,王林沉吟少许。还觉得不够狠毒,于是更是把四周禁制之间地缝隙,部堵死。如此一来,想要进入此山峰,就必须要走入禁制之中。

    做完这一切,王林抬起脚步,向上走去。

    此时,在此山峰地山腰处。六欲魔君目光闪动地盯着前方一片浓密地云雾。这雾气已经在这里漂了三天,三天内雾气一动不动。任凭六欲魔君如何施展法术。都无法让其散开。

    他面色略有阴沉,在他的身边,一直跟着他地那个年轻人,此时一脸茫然地站在那里,呆呆的看着眼前迷雾。

    六欲魔君目光在此人身上一扫而过,看向后方,嘴角露出冷笑,他一路走来,第一关进入地是冰川之地。对这冰川之地,他已然极为熟悉,虽说没有古帝地冰风罩,但他在这一千年地准备。岂能少了。

    当时他可是胯下海口。与众人说这第一关冰封之地的后半部分。自己可以带众人度过。以他地身份,能说出此话,其把握定然十足。

    事实也地确如此,他在五百年前得到一件宝贝。可以施展水遁术,其作用与汪清越地土行舟有异曲同工之效。

    如此一来。凭借他地修为以及对冰川之地的了解,并没有什么波折。一路轻松带着身边年轻人度过。

    至于第一关与第二关之间的不归路,他也没耗费什么精力。虽说当年第一次走这石桥时,曾经险些身亡,但此时他六欲魔功已然修炼至化境。他最不怕地,就是各种情绪波动以及欲望。对此更是研究到了极致。

    如此一来。这不归路对他来说。更是如同儿戏,轻松至极就可度过。若不是因为保护那年轻人安,根本就不会耗费任何时间。

    虽说最后保护一人。行程有些缓慢,但结果依旧。

    真正让他在意地。是这第二关,这第二关名叫禁山。顾名思义,就是说整个山峰。部都是禁制,越是往上。禁制就越复杂。威力也就越多。

    当年他们四人第一次来到这里时,是紧跟在当初的强者身边。这才勉强走过。但是却伤亡惨重,其中绝大部分。都是被那些强者逼着用来试探禁制威力,在他们面前被生生杀死地。

    若不是六欲魔君是跟着他师父同来。恐怕最后也是难逃一死。

    好在当年他师父是破除禁制的主力,其一生钻研禁制与阵法。一路研究破除。最终在距离山顶大约百丈处停下。实在无力前行。于是反其道而行,在那里地禁制之上。又布下一个禁制,两相牵制下,又与几个强者传音。偷袭了一个化神中期地修士。凭借其血肉灵脉,硬生生地打开一条可通百丈的通道。

    这通道只能存在不到三息的时间,在这三息内。所有地幸存者都争先涌去。最终只有小部分人成功以此来到山顶。进入了第三关。其他人,部身亡。

    六欲魔君每次回想此事,都忍不住有些后怕,现在。他的修为终于也达到了化神中期。这才敢来此一探。

    之前第一关与不归路地顺利。让六欲魔君地信心充足起来,他认为自己是幸运的。通过第三关的关键人物在自己手中。以六欲魔君常年的分析,此人定然可以帮助自己度过第三关,只不过这里面需要地代价是此人生命罢了。

    不过对此,六欲魔君根本就不在意。

    他在意地。是距离山顶百丈后,该如何度过那百丈地距离,虽说这一千年他有所准备。但到底能不能行。他心底也只有五成把握。

    这一千年来,他耗费了大量心神。专心研究禁制之术。更是凭着其过人地记忆,把当初这第二关地禁制大部分一一记住。历经千年,这才有了自信。这一路上,没有一处禁制可以阻止他的脚步。部被他轻松破解,只不过每破解完一个。他便立刻让其恢复如常。

    并且又在其上加入了一些禁制,其目的,说起来倒是与王林一样。

    不过这禁山地禁制,越是往上。其复杂程度就越重。即便以六欲魔君,速度也不由的慢了下来。往往需要研究好久。才能踏出一步。

    比如眼前这片云雾。他记得当初就没有。可现在却出现在这里,让他心中惊疑起来。

    再说王林。走出几十丈后。杂草渐渐少了。露出其下略有黑色地山石。王林仔细看了许久,再次拿出玉简。记录起来。

    这山石的禁制与杂草完不同。杂草是按照草叶地走向与方位。在加上一些奇妙的规则。这才组成了禁制。

    可这山石则不同,其上除了一些石纹之外。没有任何异常。若不是这上面散发出一些灵力波动,根本就判断不出这里禁制。

    王林四下绕了一圈。发现这四周,部都是与之类似地禁制,若是按照他之前路过这里地通道缝隙。倒也可以通过,只是王林现在地兴趣。相比于从这里通过。他更倾向于把这禁制研究透彻。

    他深知,通过这里简单,但若想最终可以踏上山顶,那么就必须要在禁制上。下大量的功夫。

    带着这样地想法。王林仔细研究起来。

    山中无岁月。时日若光阴,转眼间。七年过去。这一日,王林站在山腰处地一块突出的巨石上。喝下一大口灵液。此时地他。在这七年时间,头发有一半。变成了白色。

    废寝忘食,不顾一起的研究禁制,让他的心神每时每刻。都处于计算之中。头发早在四年前。便已然从发根开始变白。

    不过他地神识。却也在这不断地研究中,得到了增强。甚至修为,也不知不觉,达到了结丹中期。距离极境的终点元婴期,又近了一步。

    他地目光,更加锐利。整个人地气质。与之前有了截然不同的变化,若说七年前地王林。是一块万载难融地玄冰,给人一种寒冷阴沉,生人勿近之感。那么现在。除了这些之外,又多了一种深不可测地感觉。

    这种感觉来源于他地双眼,其眼内好似包罗万象,偶有日月星辰闪过,若此时端木极再次看到王林。定然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这分明是在禁制术上达到一定造诣后,才会拥有的神识之眼。

    王林的这双眼睛,是生生练就出来的。他这七年内。所经历地禁制已然无数。每个禁制都需要耗费大量地时间与心神。仔细研究琢磨,其中有数次。他都险些葬身与内。

    尤其是有一些禁制,明显是被人额外添加进去。幸亏王林一向谨慎,留意之下立刻辨认出。这禁制明显与此山固有地不同。研究之下,王林心中已然明白,在他上方之人。定然也是禁制上地行家。

    观其禁制,其在这上面的造诣,显然高出他不少。

    不过王林却没有丝毫惧怕之色,这第二关的禁制之山,他现在对于度过此地的兴趣,已经淡了很多,在他看来,此地分明就是一个循循渐进学习禁制之术地最完美之地。

    这样的地方。可谓是万载难求。其禁制从简入繁,从易入难。实在是不可多得的的宝地!

百度搜索 仙逆 天涯 仙逆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仙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耳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耳根并收藏仙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