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长老,你的意思咱们继续和帝盟合作,可要是那样的话,咱们就和其他势力一样,成为帝盟的棋子,咱们器盟将来再不会有哦出头之日,而且我担心……”器盟盟主看着大长老说道。

    大长老皱了皱眉头,“盟主,到了这个时候你也就不用藏着掖着,有什么就说出来吧”。

    “帝释天曾经又一次和老祖提过,他想让器盟成为帝盟的器堂,专门为帝盟炼制宝物”。

    “两位老祖怎么说”。

    “他们当然不同意,而且和帝释天还有了矛盾,现在两位老祖陨落,帝释天要是再提起这件事情的话,咱们该如何应对,咱们现在在帝释天面前可没有任何的话语权”。

    大长老扫了眼在场的一干器盟高层,“盟主,咱们器盟现在已经成了这个样子,根本没办法抵御杨承志,为今之计就是依靠帝盟,加入帝盟也不是未尝不可,咱们依旧是一个独立的堂口,等将来帝盟一统南苑大陆,咱们可以凭借这一层关系将咱们器盟发扬光大,到那个时候别人又能说什么”。

    “大长老,话虽这样说,可毕竟咱们是寄人篱下,什么事情都的看别人眼色行事,对了丹盟那边是什么情况”。

    “丹盟现在还不如咱们,丹家叛离丹盟,让丹家实力受损,这现在张国才、李洪明又被杨承志击杀,现在的丹家更是远不如从前,再加上丹盟的密室、宝库中的药草、丹药以及各种宝物都被杨承志偷走,他们现在也只是剩下一个空架子,他们如果离开帝盟的话,几年之后就会彻底没落”。

    器盟盟主长叹一声,看向在场的一干存在,“大家怎么看”,到了此刻他也没有办法,么有了底蕴的器盟真的没有了底气,现在他的内心中满是苦涩,心中虽说懊悔当初没有力阻器盟投靠帝盟,现在落得个这样饿的下场。

    他心里清楚,这件事情并不能部怪怨杨承志,虽说杨承志击杀了器盟的两个底蕴,可毕竟是当初器盟投靠帝盟,对黑魔山、遗落之地以至于炎黄铁旅动手,错在器盟,杨承志对器盟动手也在情理之中。

    毕竟他是炎黄铁旅的盟主,器盟已经投靠了帝盟,虽说暂时没有大的动作,可要是器盟真的和帝盟联合对炎黄铁旅动手,他不一定能够承受的住。

    良久之后,一个老者起身看向主位上的器盟盟主,“盟主,我觉得大长老说的对,咱们器盟已经到了危亡的时刻,如果此刻回归器云州的话,杨承志会不会动手,如果没有帝盟,咱们根本没办法抵御炎黄铁旅,为了器盟的将来,我觉得咱们成为帝盟一个堂口也可以,毕竟咱们还在一起”。

    有了老者这一句话,其他存在也将自己心中的想法说出来,这其中也有一部分他们想要回到器云州,不过绝大多数的声音都是加入到帝盟,成为帝盟的一个堂口。

    ……

    器盟这边是这种情况,丹盟那边也发生着同样的情况,不同于器盟这边,丹盟那边几乎所有人都不愿意回到药云州,他们都担心回到药云州被炎黄铁旅灭杀。

    即使炎黄铁旅不动手的话,他们逼走的丹家动手,他们也不一定能够承受住丹家的怒火。

    丹家是丹盟的创始者,多少年来丹家一直在丹盟中有着绝对的话语权。

    可这一代丹家并没有绝顶高手,而且丹家主脉中只有丹小倩一个后辈。

    因为这些事情,其他家族开始排斥丹家,而有张国才、李明洪在背后推波助澜,最终丹家出走,丹盟实际上成为张家、李家共同控制。

    而现在张国才、李洪明被杨承志击杀,虽说其中没有丹家的影子,可他们知道即使有张国才、李洪明,将来有一天丹家也会回来。

    这现在没有了他们两个,丹盟中的这些家族就是联合起来也不一定能够抵御住丹家,更何况丹家的身后还有这杨承志这个杀神。

    正是出于安考虑,丹盟中的所有人都不愿意回到药云州,药云州不安,主传送阵被毁掉,而且丹盟无尽岁月的积累都被杨承志盗走,他们回不回去都是一个样子。

    ……

    相对于丹盟、器盟这边,水影城炎黄铁旅总部的大殿中,所有存在都是笑容满面。

    这一次杨承志就是根据帝释天来到霍云州的蛛丝马迹就做出了决定。

    原本想的是击溃魔族,给隐龙城减轻压力,可不想在魔族那边却遇到了关天海、李洪明以及帝无天。

    他们中除了关天海、李洪明、帝无天几个的神魂逃离之外,区域的高手都是神魂俱灭。

    而且这一次将围困了隐龙城很长一段时间的魔族击垮,他们想要重新聚集不是一时半会能够完成的。

    “承志,这一次丹盟、器盟的底蕴都被咱们击杀,在帝释天的压迫下,丹盟、器盟想要翻身很难了,如果他们当初不和帝盟联手对付黑魔山,他们和黑魔山联手的话,南苑大陆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他们丹盟、器盟怎么会没落”,洪恩摇头说道。

    丹青子微微叹息一声,“当初他们之所以和帝盟联手,也就是认为承志身边至多只有裂天前辈,除去裂天前辈,炎黄铁旅根本掀不起风浪,正是因为如此帝释天才力主要攻打黑魔山,却不想裂天前辈气运逆天逃过一劫,我想现在丹盟、器盟中的不少高手都在懊悔吧,也不知道他们会怎么样”。

    在说话的时候,丹青子的话语中夹带着一丝遗憾,毕竟丹盟是丹家创立,而器盟和丹盟联盟无尽岁月,这突然间丹盟、器盟没落,丹青子的心里还是不好受。

    杨承志目光闪烁了几下,“他们现在应该不敢会药云州或者器云州,他们担心咱们再去报复,而帝释天是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帝释天一直想要吞并丹盟、器盟,这是他的最好机会,我想丹盟、器盟用不了多长时间就会成为帝盟的一份子,日后南苑大陆再不会出现丹盟、器盟了”。

    丹青子的脸色一变,喃喃道:“难道丹盟就断送在我们这一代手中”,他的话语中此刻出现了一丝凄凉。

    杨承志呵呵一笑,“前辈,这只是暂时的,没有了他们,丹家才可以让丹盟再次出现在南苑大陆,而且器盟也不会消失,在丹盟出现的时候,器盟也会出现在南苑大陆”。

    “承志,咱们炎黄铁旅中可没有器盟的子弟”,乌浩罗笑着说道。

    “的确没有器盟的子弟,可是咱们炎黄铁旅却有器堂,义父是索家唯一的传承者,当初索家的问天九打在南苑大陆独一无二,炼制出来的宝物都是宝物,而且我当初承诺过器峰曹家的先辈,我会让器峰的名号重新出现,有义父存在,没有器盟子弟又何妨”。

    杨承志这话一出,大殿中的一干存在哈哈大笑,只不过丹青子的目光闪烁不断。

    “承志,当初你在武当施展的手法不是传说中的问天九打,也不像已经绝迹器峰的手法,这种手法从来没有出现过,你的手法是……”

    杨承志呵呵一笑,“大长老,我曾经学过器峰的炼器手法,后来义父又传授我问天九打,我是在问天九打和器峰手法的基础上创立的一种新手法,义父给这种手法起名为缥缈九打”。

    在说话的同时,杨承志的目光落在了一个位置上,眼眸中满是感激,而那个座位之上的存在正是杨承志的义父索伦。

    诚然,在杨承志刚刚接触修炼不久,他就遇到了索伦的神魂,那些年索伦的神魂一直在混沌塔中。

    他对于杨承志的教诲到现在杨承志也不敢忘记,而且当初在华夏西北沙漠的时候,索伦可是拼着陨落的危险将杨承志从黑风暴中救出来,要不然的话在那个时候杨承志就已经陨落。

    而在杨承志成长之后,义父索伦又帮他辅导儿女、子弟,小天、杨思承的炼器启蒙可都睡索伦。

    虽说这些年杨承志没说什么,可在他的内心中,索伦就如同亲生父亲一样。

    已经达到了掌控境后期的索伦淡淡一笑,“承志,都是你的天赋逆天,问天九打就是我索家的子弟都不一定能够学会,而你却根据问天九打独创了缥缈九打,问天九打炼制出来的宝物的确不错,不过比缥缈九打炼制出来的宝物可要差了太多”。

    “义父,您现在对缥缈九打掌握了多少”。

    索伦苦笑一下,“这些年我一直在琢磨,这也是我的资质太低,到现在只是领悟了不到六成,你的缥缈九打或许只有思承才能够完掌握,我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够修炼成功”。

    “义父,这段时间您放下手头的事情,从咱们炎黄铁旅子弟中挑选一些资质可以的教授他们炼器之法,如果遇到天赋好的,让他们学习器峰、问天九打,如果天赋逆天的话,就是缥缈九打传给他们也可以”。

    。着笔

章节目录

塞外江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黄土守山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黄土守山人并收藏塞外江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