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开两朵,各表一枝,就在赵云、萧梅儿琴瑟和谐,从理论走向实践之时,萧逸一家三口在夜色掩护下,来到了成都西北十里-锦官坊!

    蜀地纺织业发达,大小作坊遍地皆是,生产的蜀锦行销各地,换来大量的钱财,也是官府最重要的财政收入了,且没有之一!

    刘焉父子统治时期,专门设置了‘锦官坊’,管理蜀锦的生产、运输、销售,衙门周围作坊密集,吸引了无数客商前来,久而久之,形成了一片繁华的商业区,饭庄、商铺、客栈、青楼遍地皆是,又因为远离主城区,有幸躲过了战火的蹂躏!

    ‘赤眼蜂’渗透巴蜀之时,看中了这片商业区,人流往来、消息灵通的优势,设置了一个重要据点,居中指挥各处人员,如今成了萧逸一行人的落脚处!

    “咔嚓!-咔嚓!”

    “天干物燥,小心火烛!--天干物燥,小心火烛!”

    “汉中王有令故意纵火者,满门抄斩,无意失火者,充军发配,各家各户都要小心了,把灶台、蜡烛、灯笼全都派人看好!”

    ……

    深夜中,锦官坊依旧灯火通明,纺织声连绵不绝,到处都有人影在走动,既有大腹便便的商人,也有身穿短衫的苦力,更多是衣衫褴褛的难民,乞讨食物,翻捡垃圾,像野狗一样的活着。

    期间穿梭一些巡逻的士兵,刀枪剑戟之外,还提着水桶、水囊、斧锯……等灭火工具,纺织作坊最怕火灾了,之前的成都大火,更是让人们心有余悸,把防火视为重中之重!

    战争期间,最费钱财,而巴蜀连遭劫难,各地已经破败不堪,百姓们纷纷逃亡,赋税根本就收不上来了,全靠着出售蜀锦,维持可怜的财政!

    故而刘备主政以后,更加重视纺织业了,任命了糜竺、糜芳为正副锦官,想尽一切办法扩大生产,再把蜀锦贩卖到荆州、江东、中原各地,换回急需的生铁、牛皮、马匹等战略物资!

    而大量难民的涌入,为纺织业提供了充足劳动力,那些黑心作坊主们,甚至不用发工钱,只要每天管两顿粗糙伙食,就有无数人抢着打工了,从黎明一直忙碌到深夜,只能休息两个时辰!

    如此高强度的劳作下,不少人累晕、累病,甚至累死,而后被无情的抛弃掉,再有新劳工填充进来,周而复始,用命换锦!

    “大爷行行好吧,小人刚才只是太累了,不小心睡着了,小的还能继续干活,还能给您赚钱!”

    “都瘦的皮包骨头了,留下来白糟蹋粮食,来人啊,扔出去!”

    “诺!”

    ……

    “掌柜的,我来报名--我也来报名!”

    旁边的作坊大门打开,在肥胖掌柜的指挥下,一名骨瘦如柴的劳工,在扒光仅有的御寒衣物之后,被打手们扔了出来,躺在路边痛苦呻吟,很快就没了气息!

    马上有几十名难民涌上来,争抢着要顶替名额,虽然这是一条死路,可好歹能苟延残喘一下,如果找不到工作,可能连今夜都熬不过去了。

    胖掌柜就像挑牲口一样,在难民群中察看着,最后挑中一个还算强壮的男子,拉着进了作坊大门,余下的人没有散去,仍在大门口苦苦等待,希望过会儿再扔出来一个!

    寒冬腊月,无衣无食,那些累废掉的劳工,很快就会变成‘路倒’了,明天一早有收尸队过来,会把尸体扔到荒郊野岭中,任由饿狼野狗分食掉!

    “父亲,他们好可怜啊!”

    “不要看,快走!”

    萧峰生出不忍之心,脚步也随之放缓了,想救助一下可怜的难民们,萧逸却攥住儿子的小手,脚下加快了速度……是非之地,不可久留,更不能自找麻烦!

    街上的难民太多了,只要救助一个,立刻会围上来一群,到时候想走都走不了,还会引起巡逻士兵注意,如果暴露出身份,那可就麻烦大了。

    萧逸要是折在巴蜀,不知会引出多大乱子,天下大势都会改变,那就不是死几个难民了,刀兵四起,杀伐不断,千百万人随之送命,又岂能因小失大呢?

    “峰儿记住了,侠之小者,除暴安良,侠之大者,为国为民,要想做个真正的大侠,除了一颗正义之心,还得有权谋、通机变,明白取舍之道!

    为救一人,而致十人丧命,愚者所为!

    为救十人,而致一人丧命,勇者所为!

    为救天下苍生,而不惜屠戮百万,王者所为!

    以霹雳手段,证菩萨心肠,才是真正的大智大勇、大仁大义,其中深意如何,你慢慢的体会吧!”

    一直到了僻静无人处,萧逸才松开儿子的手,向他讲解其中道理,自己要培养的是治世之才,而不是有勇无谋的莽夫,整天就知道打打杀杀!

    “孩儿记住了,要做一个大侠!”

    萧峰一脸迷茫之色,显然还不能理解其中深意,却频频点着小脑袋,因为经验告诉他,父亲的话都是对的!

    就这样,一家三口避开大道,专走小路,不断的东游西逛,躲避巡逻的士兵,很快到了目的地--四海商铺!

    …………

    “当!--当!当!”

    “门外什么人?”

    “北方来的,买生丝的客人!”

    “您要多少生丝,做什么用的!”

    “九斤九两生丝,准备做一件小马甲!”

    “马甲有什么用?”

    “呵呵,穿上马甲,别人就认不出我了!”

    奇葩的暗号对上,商铺的后角门打开了,走出来一名伙计,先警惕的查看周围,又验过了令牌之后,把萧逸一家三口领进后院,又进入地下密室中,多余的话一句没说!

    原来这座四海商铺,名义上是贩卖货物,其中以生丝为主,其实是‘赤眼蜂’的秘密据点,成都发生的大小事情,全都逃不过它的眼睛!

    “属下参见大掌柜的,夫人、小公子!”

    “免了,情况如何?”

    “请随属下来!”

    吴质就在密室中,连忙过来行礼,这次萧逸潜入成都,他带着大量‘赤眼蜂’人员随行,暗中保护安全,并负责传递情报!

    不过萧逸的身份,却不像任何人透露,只说是朝廷派来的巡查使,以免‘赤眼蜂’中有人生异心,为了荣华富贵,做出背叛之事!

    就连吴质见到了萧逸,也不叫大司马,而改称为‘大掌柜’,就是避难泄露身份,禀告的各种消息,也要使用暗语呢!

    “启禀大掌柜的,最近几天,老掌柜的接连派人来,请您到洛阳城相见,有一笔大买卖要商量!”

    “哦,老掌柜到哪里了,身体如何?”

    “已经到了洛阳,身体很是不好,对了,还送来一件东西!”

    大掌柜是萧逸,老掌柜自然是曹操了,这既是一种代称,也有深层的含义一旦老掌柜的不在了,自然是大掌柜的当家做主!

    吴质拿出一个漆木盒子,是从洛阳快马送来的,打开外面的封条,里面竟是一个牛皮项圈,挂着几个铜铃铛,不过材质老旧,做工也很一般!

    可盒子打开的瞬间,萧逸却浑身一阵,露出了迷离的目光……因为这个牛皮项圈,是自己亲手做的!

    当年兖州举兵之时,曹操养过一只幼犬,取名‘望天吼’,机灵活泼,可爱至极,萧逸也很喜欢的,每次去汇报公务之时,都要给小狗带吃的,再跟它玩耍一会儿!

    (地狱中,望天吼不是玩耍,是虐待幼犬,揪豆豆、弹、仍高高……呜呜)

    后来‘望天吼’长大了,变成一条威风凛凛的敖犬,整天趴在曹操脚下,对谁都爱戴不理的,一副狗眼看人低的样子,唯独对萧逸怕的要命,一见面就摇头摆尾的!

    为了表扬它的乖巧,萧逸亲手做了个牛皮项圈,挂在了它的脖子上,这叫做人配衣装马配鞍,狗戴铃铛跑的欢!

    再后来吗,曹操遇到了刺客伏击,‘望天吼’舍身护主,中毒箭不幸身亡了,为了表彰它的忠勇精神,特以军中礼节下葬,并且立庙、刻碑祭祀之,还派人专门守墓呢!

    这副牛皮项圈,则被曹操珍藏起来了,经常拿出来观看,怀念自己的爱犬望天吼,没想随相府使者一起,送到了汉中郡,又送到了萧逸手中!

    很显然,这是希望萧逸念在往日情分上,速速的返回洛阳,见上最后一面,嘱托身后之事……奸雄一世专横霸道,如今也算变相低头恳求了,真是其情可悯啊!

    许昌是曹营集团统治中心,被经营的风雨不透,当此非常之时,萧逸真心不敢回去的,以免招来灾祸!

    洛阳就不一样了,自己一手主持的修复工程,驻军、官员、百姓……各方各面,都和萧氏有千丝万缕的关系,安全性很有保障的!

    何况奸雄苦苦相求,萧逸也不忍心拒绝了,准备回去见上最后一面,毕竟是自己的岳父大人……可是让自己立刻抽身,也不是件容易事!

    此番来到成都,不只是喝赵云的喜酒,还要办一件大事,再杀一个人!

    大事不成,刘备集团生聚教训,很快就会恢复实力,进而出兵北伐,到时候战乱不止,又要死伤无数生灵了!

    一人不死,必成大患,说句掏心窝子的话,在刘备集团众文武中,能让萧逸心存畏惧的,只此一人!

    “各地准备的如何了?”

    “已经准备妥当,随时可以行动,这是按照您的吩咐,制作出来的东西!”

    说话间,吴质取出一根生丝来,柔软滑爽,弹性极佳,看起来别无异样,可是在手中搓了几下,竟然燃烧起来了……火光一闪,化作灰烬!

    原来蚕茧结成之后,要放在热水中浸泡,使之变得软化蓬松,再慢慢的抽出生丝来,这叫做抽丝剥茧!

    而按照萧逸的吩咐,四海商铺在抽丝过程中,在热水里暗暗加了一些白磷粉,使之附着在生丝上,再低价出售给各处作坊!

    这些生丝看着没什么,可是纺织过程中,一旦摩擦生热,就会燃烧起来了,而锦官坊地区,最怕的就是火灾!

    “很好,传令下去正月初二,举旗造反,遍地开花,大闹巴蜀!”

    “诺!”

    赵云刚刚成亲,萧逸不想闹了他的新婚之夜,故而把时间推迟了一点,不过回洛阳的事情紧急,自己必须在十天之内,把巴蜀的事情结束!

章节目录

大魏能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黑男爵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黑男爵并收藏大魏能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