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温书轻抿茶水,“不了。”

    他往日的奔波不过想找到治愈九洛的良药,如今她已经正常,他也没有再出门的必要了。

    殷沐满意离开,相温书却将帝珩叫了进来。

    房门关上的刹那,屋里的温度顿时降了下来,风雨欲来般的压抑。

    半晌,相温书才正视帝珩,“宋家,你干的?”

    “是。”

    他回答的坦荡又直率,甚至没有半分的迟疑。

    相温书只觉得头疼,“嫌你背上的杀孽不够重?”

    帝珩无所谓的看向他,“既然都背了,也不在乎多背几条。”

    总之是不能让他看重的人受委屈。

    相温书也看清了这点,心里顿觉无力,这个徒弟比他还要拗,较起真来非的把自己给气死。

    “没有下次,你出去吧。”相温书摆摆手,放弃。

    在他要离开时却又出声道:“这个拿着。”

    他丢到帝珩怀里一块萤黄暖玉,这是个法器,必要时候会为其主挡灾。

    帝珩攥在掌心,“谢师父。”

    房门开了又关,相温书掐掐眉心,想着该找个机会再去天象师那里走一遭,看看帝珩这小子的劫数到底浮现了没有。

    白焰宗一事在整个奉神州都引起了轩然大波,流云宗内亦是如此,虽然弟子们也觉得这事不是凌云峰能做的出来的,但一想到刚得罪了九洛转眼就被灭族的事,他们仍旧是心有余悸。

    此后数月,凌云峰又恢复了往日的清净,众人对此都喜闻乐见,九洛亦是如此,毕竟她现在为修炼忙的脚不沾地,哪还有时间跟他们玩闹。

    今日是十月初一,天气大好,万里无云,头顶上的碧蓝澄澈,骄阳温暖,让在树下乘凉的九洛舒服的眯起了眼。

    殷梨亭过来时便看到了那在躺椅上悠闲打扇的小姑娘,他笑着过来道:“你这日子过的真是舒坦。”

    九洛小梨涡顿显,对此不置可否,道:“又来找我师兄?”

    殷梨亭不点头也不摇头,只是道:“我爹叫我跑腿,找师叔去主峰一叙。”

    至于师兄,那当然也是要找的。

    “哦。”九洛不感兴趣的点点头,“师父在屋里呢,你去叫就是了。”

    离开时,只有相温书一人,路过看到她懒散的小模样无奈一笑,不知想起什么快步走了过来。

    他目含担忧道:“小九今日若无事,多陪陪帝珩吧。”

    九洛闻言坐直了,“怎么了?”

    “今日是他的生日。”相温书一顿,“也是他娘的忌日。”

    九洛是在竹林深处找到的帝珩,原先在她面前总是没个正形的张狂少年,如今却像受伤的孤狼般,带着通身的戾气和悲痛独自舔舐伤口。

    帝珩早就将她的脚步声铭记于心,可并不想让她看到自己现在这幅模样。

    他背着身,声音低哑,“洛洛,别过来。”

    九洛脚步一顿,“我想陪陪你,就一会,好吗?”

    他永远无法拒绝心尖上的小姑娘的请求,见他僵硬点头,九洛抿唇走过来,坐到了他的身边。

    帝珩并没哭,却让九洛看着比他流泪还难受。

    昔日桀骜的少年,如今身上带着从骨子里透出了空寂,竹林里簌簌而过的微风似乎都能吹到他的骨缝中发出阵阵悲鸣的回响,明明近在咫尺,二人却像隔着个不可逾越的鸿沟。

    她在喧嚣的红尘,而他身处无尽的黑暗地狱,挣不脱、逃不掉。

    九洛忽然起身,在帝珩以为她要离开时突然站到了他的面前,而后小手按在他的肩头,强势的、不容反抗的把他按在了怀里。

    温软和馨香顿时包裹了他,这一刻,帝珩的脑海里忽然冒出一个念头。

    死在她的怀里,是帝珩的幸事。

    她像哄小孩子似的,轻轻拍打着帝珩的背。

    帝珩反手抱住她,嗅着鼻尖的清香,半晌后,沙哑道:“洛洛,我只有你了。”

    他的母亲生他时难产而死,爱妻如命的父亲一夜白头,认为是自己害死了他,长到八岁,帝珩从来没有得到过其父帝墨祁的一个笑脸,或者说,他们父子俩,形同陌路,相看两生恨。

    所以跟着相温书来到这个贫瘠之地,帝珩没有半分不愿,他不是幼时那个渴望父爱的孩子,既然帝墨祁不要他,他也自然不会再把他放在心上,跟着相温书,他反而更自在。

    如今不同了,帝珩也有了羁绊,有了想捧在心尖的人,可难免又有些怅惘,因为心尖上的宝贝并不只有他。

    这很不公平。

    九洛不知他所想,软声道:“你还有师父和师兄,我们都很关心你的。”

    帝珩缓缓的嗯了一声,“师父真的很宠你。”

    让他都没了表现的机会,挫败。

    从主峰赶回来的相温书就听见帝珩来了这么一句,带着几分捉摸不透的委屈,让相温书觉得自己平日里是不是对他太严格了。

    他看了眼相拥的二人,虽心里不得劲,但也没多想,只是咳嗽一声,把九洛给支走了。

    见相温书过来,帝珩还以为他要训斥自己,耷拉着脑袋一言不发。

    下一秒,他那低沉的声音响起,认真又带着些难掩饰的不好意思。

    “你想让我怎么宠你?”

    日升月落,花开花谢,时间一如白驹过隙,转瞬即逝。

    九洛仰头看着头顶上那含苞欲放的粉嫩桃花,心底忍不住感慨,又是一年。

    初来奉神州的一切还历历在目,可转眼间,五年的时间就一晃而过,十岁的小萝莉如今也长成了亭亭玉立的少女,一颦一笑间满是潋滟风华,让流云宗的师兄弟们皆是看痴了眼。

    新来的小弟子用胳膊肘死命捅着身边人,眼冒红心道:“庄晗师兄,那是哪座峰上的仙子?!”

    庄晗只一眼便认出来了,赶紧低下头不敢再看迎面走来的女子。

    “凌云峰的九洛师姐,咱们流云宗的一枝花,不过劝你不要起什么歪心思,凌云峰的人你可惹不起。”

    被警告后的小弟子更加好奇了,“是那个只有三个弟子的凌云峰?”

    “对,九师姐可是凌云峰的宝贝,往日敢追求她的师兄弟们可是吃了不少苦头,你这点小身板,还是不要去送死了。”

    他说的极其严肃,让小弟子也不由得耸了下脖子,“这么严重……”

    ------题外话------

    相温书:你想让我怎么宠你?

    帝珩:把洛洛嫁给我就可以了。

    相温书:看着我手里的四十米大刀再说一次。

    柒柒抱着红枣枸杞茶一脸满足,孩子终于长大了,可以开撩咯!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章节目录

纨绔妖后:病娇帝君宠妻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柒月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柒月歌并收藏纨绔妖后:病娇帝君宠妻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