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孟楚吃了早饭,窝在沙发上一边翻看着手机的那些照片,一边摸着手里的钥匙。

    她一直想在照片里寻找些蛛丝马迹,以用来破解这钥匙的谜题。

    胡琳洗漱好了,坐在孟楚旁边,摁手机。她是学霸,每天清晨都会背单词,雷打不动。

    不一会儿沈亦清走过来,端了两碗燕窝,递给两个女孩儿:

    “喏,快喝了。”沈亦清说。

    她是家里的总管家,事事过目,件件处理。出门在外,连燕窝炖盅都带着,也是没sei了。

    沈亦清坐下来,问孟楚:“有什么线索吗?”

    孟楚摇头。

    这一次是真的没有,她已经把整本书的照片从头到尾翻了不下20遍,可惜没什么有用价值。

    “辛宝诚的社会关系怎么样?”孟楚又问沈亦清。

    “他家里的情况挺简单的,就想霍队之前说的那样,还有就是……”

    没等沈亦清说完,孟楚的忆之匙忽然嗡鸣了起来。

    鹿鹿这边一直跟孟楚保持着联系,只是最近孟楚给她放了长假,每天大家都只在晚上问个好就洗洗睡了。今天一早联系孟楚,鹿鹿也是头一遭。

    孟楚不好意思地站了起来:“亦清姐,我去接个通讯。”

    沈亦清点头回应。

    孟楚进了自己的卧室。

    “怎么了?”孟楚接起,问鹿鹿。

    “孟楚……”鹿鹿想了一下,似乎有些迟疑,“咱们得开工啦!”

    “怎么?小妞,你没钱了?”孟楚一听,挑眉,娇笑一声,“不可能啊,以前你赚的足够你活几辈子了!”

    孟楚虽然嘴上犯贱,经常吓唬鹿鹿,要炒了她,可是给钱的时候也是超级大方,从来没亏待过她。鹿鹿一年下来的薪水足够她过日子,两年下来的薪水,已经是相当有水准的富婆了。

    何况鹿鹿跟着孟楚这么多年,就算她金盆洗手,也是超有钱的小妞儿。

    除非……她买海岛了,而且一买买群岛!

    那孟楚就不敢夸海口了。

    “真没钱,我给你。”孟楚又补充了一句。

    “不是没钱!”鹿鹿撇撇嘴,一脸不乐意,“我其实挺节俭的。”

    “那怎么了?”孟楚一头栽在软软的床上,笑呵呵地问鹿鹿:

    “在外面养男人了,养了一后宫?”

    鹿鹿一副抠鼻孔的表情:“都不是。T,你怎么越来越不正经!我在说正事,正事!”

    鹿鹿的声音有点甜腻腻的,虽然是个网络高手,可是这种夹着奶声的娃娃音真是母胎里带出来了,改不了。所以,就算她认认真真地说,孟楚听着还是有点好玩又好笑。

    “行行行!鹿鹿宝贝,你说,为什么该开工啦?”孟楚掏掏耳朵,懒洋洋得如同一只大橘猫。

    “我今早上又接到那个任务了……”鹿鹿说,“就是当初我说的,那个大活儿!”

    孟楚回想了一下,大概在半个月以前,鹿鹿的确是找过她一次,说有人要孟楚出面接任务,当时给了一个超级好的价格,鹿鹿特别心动,央求了许久,让孟楚同意。

    但孟楚有自己苦衷,第一要素就是,她现在不能通过忆之匙魂穿。

    接任务没了这个首要条件,说什么都没用。

    所以,孟楚没多想,拒绝了。

    现在鹿鹿旧事重提,孟楚觉得有点奇怪。

    “对方怎么说?”孟楚问。

    “……你别管对方怎么说。孟楚,你什么时候能魂穿回来,越快越好!我问过委托人,她说你有办法,知道怎么回来!”鹿鹿说得很急。

    “我能有什么办法?”孟楚一愣。

    委托人的确跟孟楚说过魂穿回去的办法:忆之匙和轮回匙合二为一。但怎么合,什么时候合,她到现在也没找到法门,这算哪门子的“有办法”?

    “当时委托人说得云里雾里的,我听得也是云里雾里,不是姐姐我智商上,是她表述不清楚,so,我是真的不知道怎么回去!好嘛!”孟楚摊手。

    鹿鹿沉吟了一下,隔着忆之匙,两个人都很安静。

    空间像是凝固一样。

    好久,久到孟楚以为鹿鹿已经下线了时,她才又开口:“T,你的意思是,你回不来,也没办法接任务了,是吗?”

    鹿鹿越来越不对劲儿。

    作为一个敏锐度超越常人,危机意识一流的时光猎人,孟楚知道可能问题很严重!

    “鹿鹿,是不是出什么大事了?你不跟我说,只会让事情越来越麻烦!”孟楚从床上滚了下来,坐在落地窗前的地毯上,端正地问她。

    鹿鹿叹气,才道:“我们遇到麻烦了。”

    “说!”

    “昨晚我的系统被黑了,我是半夜接到的警报,起来反攻的时候已经晚了,你的信息被对方盗走了,他知道你现在在什么时间节点上,也知道你在什么位置,扮演什么人。”鹿鹿顿了一下,又说:

    “T,这个人来路不明,他连我们的系统都敢黑,说明对方是做足了准备才来的,这个任务,你接也得接,不接也得接。”

    孟楚蹙眉,冷静了两秒,问道:“还是上次那个人?”

    要她接任务,而孟楚拒绝的那个人?

    “对。他还留了口信给你,你要听吗?”鹿鹿咬着唇,一字一句说得很重。

    “接过来,我听听。”孟楚道。

    “好。”

    鹿鹿手指飞舞在键盘上,一秒后,一个男子低沉阴冷的声音从忆之匙里传了过来:“T,我劝你最好接我的任务,价钱这么好,不要是非不分,害了自己……我的任务很简单,只要你办到,你和你的小跟班将来要什么有什么,不然,等死吧。”

    孟楚抿着嘴唇听着,最后那三个字:等死吧。

    呵呵……

    她冷冷地笑出了声。谁也没见过孟楚会露出这样阴寒至极的表情,包括韩诺行,包括鹿鹿。

    孟楚的冷,是发自内心的,是透着骨头里的寒冷。

    熟悉她的人,都会被这种冷镇住。

    只是孟楚自从逃过儿时的梦魇之后,不再那么至阴至寒,态度和情绪亲切很多,才让人觉得可以亲近。

    想不到,今天却被“等死吧”这三个字逼出了她的阴冷。

    死,孟楚没怕过,她本来就是夹在生死之间的人。

    但,被人威胁,还是头一遭!

    何况,这个人不仅威胁了她,还威胁了鹿鹿,拿鹿鹿的命跟她做交易,孟楚能忍!

    决不能忍!

    鹿鹿的声音再度传来:“T,我们不能再这样下去了,我们得想办法,他能找到你,说不定,他真的会杀了你!”

    “他想要我的命,还没那么容易。”孟楚咬着压根,冷哼一声。

    鹿鹿:“那你打算怎么办?”

    孟楚唇角夹着冰碴,笑得阴森恐怖:“告诉他,任务,我接了。”

    “哦。”

    “还有,”孟楚补充了一句,“顺便告诉他,任务完成之后,就是他的死期!”

    说完,孟楚挂掉了通讯。

    威胁她,没问题,杀人不过头点地,死在孟楚手里的人,不是没有,也不在少数;拿鹿鹿的性命威胁她,她可要好好算计这笔账,到时候她倒要看看,对方能使什么大招来对付自己!

    孟楚盯着自己手指带着的忆之匙好一会儿,才回神,站了起来。

    一转身,对上韩诺行一双波澜不惊的眸子。

    他倚着门框,看样子站了许久,什么时候进来的,孟楚不知道,或许她和鹿鹿谈话,他都听见了。

    自从孟楚嫁给韩诺行,她也打算瞒他什么,所以看到韩诺行那么站着,她楞了下,什么都没说。

    “出了什么事?”韩诺行先开口。

    他放下圈在胸前的双臂,缓步走了过来。

    说实话,他听见了一些,孟楚和鹿鹿聊天的内容,虽然不是部,但就韩诺行的智商,也猜出来个七七八八了。

    “没什么,我以前的事。”孟楚说。

    他拾起她的手,轻轻捏了捏,触感很好,很柔很软,上面的忆之匙他也碰到了,可没任何感觉……

    “是它么?”韩诺行问忆之匙的事。

    “嗯。”

    ------题外话------

    后面还有哦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章节目录

圈禁宠爱:大祭司的全能甜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珺圣公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珺圣公子并收藏圈禁宠爱:大祭司的全能甜妻最新章节